夏小強:「母女跪地爬行」新聞的背後

医院

2011年3月22日,廣州大道往體育中心的路上,一位來自湖北荊州市江陵縣熊河鎮的農村婦女謝三秀懷抱著6個月大的女兒跪地前行,一千米的距離,2個小時的跪行,她說這樣做,是為了給身患眼癌的女兒籌錢治病,因為一個名叫「廣州的富家公子」的網友說,如果她從廣州大道抱著孩子一直跪爬到體育中心,就捐2萬元。

當這名叫謝三秀的婦女這一天跪走完整段路程後,「廣州富家公子」卻沒有兌現承諾,罵謝三秀「那是她自己作賤,錢我是不會捐的」。隨著事件帶來的社會效應,感動和憤怒一同而來。連日來通過銀行捐款和其它一些募捐渠道,謝三秀竟然收到28萬多元捐款。

更出人意外的是,人們緊接著發現,事件竟然是一樁已經策劃好的炒作,「廣州富家公子」是網絡策劃人「金泉少俠」的另一網絡名字,他利用的正是社會的憤怒和愛心,來幫助這位母親為女兒籌得了看病和做手術用的巨資。

這一新聞出現在網絡後,讓人們引起關注的不是母女跪地爬行的事情本身,如今社會上類似的弱小無助者太多太多,網絡上充斥著底層民眾的血淚哭號,普通的血腥悲劇已經無法持續吸引人們的關注,在沉默或是嚥下一聲嘆息後,隨著鼠標點擊下一個新聞,人們會立刻忘記剛剛看到的悲劇。

石金泉(金泉少俠)對記者說:作為策劃過多起媒體事件的網絡推手,他說自己純粹幫人,分文不收不止,還捐了300元。「整個事件最壞的一環,就是媒體把內幕揭穿了。如果延續下去,這是一個很好的事情。」

在石金泉看來,要在短時間籌集到救命錢,除此之外已經沒有更好的辦法。「社會太冷漠了,論壇上那麼多求助的帖子,根本沒人幫。我實屬逼於無奈。」

謝三秀為了治女兒的病,在網上論壇發帖求救,但沒有結果;也曾帶著寶寶在南方醫院門口跪著乞討,但沒人相信她;她求助過香港的慈善機構,也沒有人給她捐錢,她給很多報社、電視台都打過報料電話,媒體讓她留下電話,說之後會跟她聯繫,但沒有一家媒體聯繫她。

謝三秀對記者說:「委屈!要不是為了女兒,就算給我10萬元,我也不會下跪。我也要尊嚴,我也要生活。」一個普通的中國底層民眾必須用犧牲自己尊嚴的方式,才能在極其偶然的機會下幸運地換來女兒的健康,但是,在社會底層苦苦掙扎的人們又有多少人能夠有這樣偶然和幸運的機會呢?更多的可能是,失去尊嚴甚至失去生命,也沒有任何機會。

石金泉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對此事向公眾表示道歉,他說他只能用這種低級、傷害大眾愛心的方式,這也是一種無奈,事情被揭露後,大眾以後他們做慈善會越來越謹慎,數量可能會減少。

事件發生後,央視隨即推出了一套相關節目,稱事件為「無良策劃」,是「不道德行為」,破壞社會,令社會信任崩塌等等。

全國兩會代表委員稱此類事件為惡性網絡推手,「網絡水軍」往往占領「道德制高點」綁架輿論,以正義為名行侵權之實,不僅讓個人名譽權、隱私權等受損,也傷害了公共利益,形成一種「群氓文化」,誤導輿論,因此呼籲從立法層面遏制。

在我看來,央視和這些兩會代表的話才是「群氓言論」。政府醫療保障系統形同虛設,普通民眾無法得到有效的醫療保障,這是政府的失職。這些本應該由政府職能部門承擔和負責解決的問題,卻由民間人士自發解決,並且在困難的條件環境下,面對墮落和勢力的無良媒體,還要使用不道德的欺騙方式來使弱者得到幫助,這不能不說是一個悲劇和無奈。

「傷害了公眾利益」的不是網絡推手和這些策劃者,而是政府的不作為和作惡,還有這些為政府不作為和作惡辯護的幫閒幫凶——兩會代表們,他們才是在「誤導輿論」。

民眾失去尊嚴跪求治病、網絡推手撒謊救助弱者的社會亂象,在社會倫理道德層次沒有根本的提高之前,只能從政府和制度的層面入手才能得到解決,即只有政府和體制得到根本改變,所以現在需要人們更多關注的問題是:如何才能有這種改變,而不是去討論謝三秀和石金泉的對錯是非。

2011年03月28日首发于大紀元網站夏小強专栏

更多閱讀

夏小強:政府還需要掃黃嗎?

夏小強:「孔子熱」中的孔子之悲

夏小強:不忘初心 中共官員包養情婦創紀錄

夏小強:「失去」共產黨,中國會怎樣?

夏小強:中共滲透和控制香港手法大揭祕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