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支教老師,這又冒出的是啥玩意啊

最美支教老師

媒體在宣傳的時候,很喜歡用「最美XX」作為噱頭。

比如說「最美列車長」「最美鄉邨醫生」「最美消防員」等等。

一個人在某個行業發光發熱,本身就已經難能可貴。而如果好巧不巧,她長得還相當漂亮,那豈不是雙倍的快樂!

由於這類新聞觀眾喜聞樂見,有深度的會看內涵,沒深度的會看臉蛋,媒體很樂於報道。

前不久,某某日報在教師節這一天報道了一位支教老師龍晶睛。

27歲的龍晶睛號稱已經支教十年,並且長得也無可挑剔,符合上面所說的「最美XX」的一切特質。

不過,很多網友對於這個「最美支教老師」,似乎並不買賬。

龍晶睛是誰?

下面這張圖是我在網上找到的一份龍晶睛的簡历。

她是一個哥倫比亞大學碩士、連續八年參與中國支教事業(現在已經是第10個年頭了)。

她參與過很多支教公益活動,比如發起「一美元愛心計劃」,為鄉邨學生募捐;創辦了一個叫善吟共益的非盈利組織;畢業後全職從事支教服務。

單從她的title來看,她是黑哥我八輩子都趕不上的人。

龍晶睛為了更好宣傳自己的支教事業,在抖音上面創建了一個叫@Gina的支教日記的抖音賬號。

由於人美心善,她很快火了,如今這個賬號有近50萬的關註。

然而,由於抖音的爆火,卻為她帶來了許多非議。

在黑哥我的刻板印象中,需要支教的都是那些窮鄉僻壤,環境肯定好不了哪去。輕則日曬雨淋,重則還得堤防各種毒蟲猛獸。

一句話總結就是反正支教不是啥好差事就對了。

不過,龍晶睛在抖音上面的支教畫風,跟我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樣:

首先龍晶睛近期大部分短視頻,裡面的她都經過了精心化妝。

其次就是,她到達每一個地方,似乎身邊都跟著一個專業的攝影師。反正就是各種角度、各種機位對準龍晶睛,懟臉拍那種。

這麼一搞,她的抖音視頻就充滿了很強的違和感。

首先考慮到支教環境的惡劣,湘西夏天的時候太陽很猛,而教室裡面又沒有空調,在教學過程中很容易會脫妝。

究竟她是如何做到24小時都保持完美妝容的,這事本身就讓人感到很疑惑。

其次,按理來說,支教的主角應該是這幫學生以及孩子才對,但是在短視頻中,龍晶睛全都是站在C位。

在視頻內容中,一邊是精心打扮的支教老師,一邊則是鄉邨窮苦孩子。兩相對比下就產生了一種很強的割裂感,這種反差很容易讓人出戲。

經過這麼一通操作,他們把一個個正能量的支教視頻,活生生拍成了一個鄉邨學校探店vlog,黑哥我真是服了。

在視頻中,她表示,自己是一名往返大山支教了10年的海歸碩士。

這很快引起了別人的質疑,17歲開始支教,如今幹了10年,為啥如今看起來依舊眉清目秀,歲月靜好呢?

同樣是關註鄉邨教育的鵬程校長,今年39歲,他長這樣。

隨即,龍晶睛出來澄清支教10年的來历。

她在學生時期,放暑假的時候曾經去湖南鳳凰縣支教一周,也因為這次奇特的經历,使得她下定決心以後要從事這個事業。

後來她每年留學歸來,都會騰出一定的假期投身支教服務。

也就是說,這所謂的10年,並不是別人誤以為那樣,每天都堅守在教育第一線,而是通過直接或者間接的方式參與的。

匪夷所思的支教旅行服務

2018年,龍晶睛創辦了善吟共益,它是一家專註於支教服務的公益組織。

如果你想要幫助山區教學資源缺乏的孩子,這個組織提供了兩種方式,一是在平臺上捐款;第二則是身體力行,報名參與他們的支教活動。

關於捐款這一點,沒啥好說的。目前官網上顯示,截至上月月底,已經收到各種渠道的捐款共計193.5萬元,幫助了學生共計2391名。

再說回第二點,支教服務。如果按照時間長短劃分,可以把善吟共益的支教分為兩種類型:長期支教服務以及支教旅行服務。

長期支教服務很容易理解,善吟與一些師資缺乏的學校合作,通過這個公益組織平臺對外輸送支教老師。

如果有心想要參加的,在上面報名即可。支教老師上課時間跟正常老師是一糢一樣的,需要全程待命。

為了維持支教老師的正常生活,善吟會給這些老師們發放一定的補助金,每個月1000-2000不等。

接下來重點說一說機構的支教旅行活動。

可能是黑哥我孤陋寡聞了,長這麼大才知道,支教+旅行這兩種看似八竿子打不著的事情,居然能完美結合在一起。

所謂支教旅行服務,面對的是一些想要奉獻愛心,同時又想利用支教空餘時間游山玩水的那一批人。

我翻了一下他們的公眾號,發現善吟共益目前正在開展一個湘西鄉邨的支教旅行活動。

下面是它們的一份行程安排表,支教算下來共計5天時間,而正兒八經在課堂上的時間也就7個小時左右。

其餘時間,則用來體驗當地風土人情。

對了,這類支教是要收費的,費用2200起步。

之所以會推出支教旅行這類服務,善吟共益是這麼解釋的:

想要幫助孩子,光支教其實是遠遠不夠的,只有拉動當地經濟發展,才能更好地改變現狀。

聽起來確實挺有道理的,義工去那裡支教,閑暇之餘去當地景點打卡消費,這麼一來,確實有可能對當地經濟發展起到促進作用。

除了國內的支教旅行服務以外,善吟還推出過國外的巴厘島義工活動。

那麼問題又來了,為甚麼在國內還有那麼多孩子需要幫助的情況下,善吟要大老遠跑去印尼的巴厘島去做支教呢?

官網是這麼介紹的:「可以幫助當地孩子、鍛煉自己,另外未來申請國外大學還可以加分哦。」

這時候我才知道,原來做支教還有這種功效。

別把支教當作秀

對於龍晶睛的支教事業,抖音上的評價基本上是兩極分化的。

討厭的人,會赤裸裸地指出,這壓根是一種為仕途鋪路的作秀。

而支持她的人,則表示,公益事業多種多樣,並不一定非得全程24小時到學校裡面蹲點才算數。

並且,龍晶睛抖音火了以後,能夠讓更多的人知道遠在山區的教學資源缺乏的孩子,就能讓更多人參與到公益事業當中,這當然是好事。

黑哥我先表明一下自己的立場,如果這些公益活動,能夠真切幫助到有需要的孩子,我是舉雙手贊成的。

只不過,對於他們一些宣傳行為,我感到些許反感。

就拿她的抖音來說,支教要關註的重點,應該是孩子、教學環境以及成果。

而龍晶睛的抖音視頻,似乎通篇在烘托自己的能歌善舞、花容月貌,說白了給人感覺就是沒支教內味。

這裡可以再對比一下鵬程校長,相比之下,鵬程校長展現出來的教學生活會真實得多。

第二就是,對於短期支教行為,能否真正幫助到孩子,黑哥對此存疑。

那些善吟那邊派過去支教的志願者,走馬觀花似的,上幾節音樂美術課,過後就拍拍屁股回城裡享受生活去了,就跟《變形記》似的。

先不談孩子們究竟有沒有收獲真正的知識,對於他們心理層面來說,肯定是不好受的。

下面這張圖是曾經獲得善吟幫助的孩子給支教老師的一封信,不知道你們作何感想,反正黑哥我看完後我只有一陣心酸。

那些孩子會不會感覺自己被拋棄,被欺騙了呢?

最後,我想對那些打著支教為名號,實則是為了參加農家樂、是為了自己升學以及仕途著想、甚至是把它當成一門生意割一波的人說:

千萬不要跟某十字一樣,玷污了支教的名聲,好嗎?

來源:一本黑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