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說八十年代他每月工資32塊,可以養活一家四口人,可信嗎?

八十年代
作者:張嶔
历史提問

我爸說八十年代他每月工資32塊,可以養活一家四口人,可信嗎?

答:最近這些年,「八十年代30多塊錢月工資養活全家」的話題,常在年輕的朋友間引來熱議。對「40年前32塊錢」的購買力,更有不少朋友表示嚴重不信。這事兒,不妨先和同時期的農村比一比。

比如上世紀八十年代初,一位剛剛調去安徽省工作的領導,在考察安徽農村生活時,就看到了讓他震驚的景象:安徽全省28萬多個生產隊,當時有近百分之七十的生產隊,人均年收入在60元以下。其中還有四分之一的生產隊,人均年收入竟不到40元……

圖片

這樣的收入水平下,當地農民生活是怎樣的呢?且不論溫飽問題,就說「住」。許多農民家裡的門窗甚至桌子凳子,竟都是泥土坯做的,屋裡屋外找不到一件木制家具。以這位領導多年後的感慨說「心裡怎麼能不犯愁啊」。也正是這伸手可見的貧困,激發了接下來安徽省,那一場領中國改革開放風氣之先的變革。

「每月工資32塊」的水準放在這裡,確實是巨款。

圖片

然後也可以看看消費能力。2004年時,一對兒在八十年代初結婚的夫妻,2004年在某雜志上撰文回憶他們當時「旅行結婚」的經历:1982年8月,他們帶著400元錢游覽北京,「每天抽出10元錢」以天安門為起點開始旅程。就這麼一張10元錢的鈔票,一天連玩帶吃,把門票車票飯錢都算上,都還能剩餘一些。「那年月,票子似乎特別經花」。

10元錢的鈔票,在北京旅游時都這麼經花,作為「月工資」的32塊錢,當然更經花。再簡單類比一下就知道:1982年的上海,一枚14K的金戒指,售價也只有37元。

那麼,這「經花」的32塊錢「月工資」,放當時屬於甚麼工資標準?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曾做過煤礦工人的周梅森回憶說,當時年輕工人的工資,也就是二十多元。七十年代末做裝卸工的著名演員張鐵林,每月工資才十八元。未來的茅盾文學獎得主,1983年大學畢業的阿來,這時在縣中學做教師的月工資才三十元。

圖片

當然,比「月工資32元錢」高的工薪族也不少:在1982年的上海,一級工的月工資可以拿到42元。但當時中國百分之八十的工人,工資都在「四級」以下,遠遠達不到這標準。另外還可以看看教師工資:有20年教齡的老教師,月薪才能漲到四十元。1986年時,已經有近二十年工齡的上海工人楊懷定,即未來的「股市楊百萬」,好不容易從普通工人升到了倉庫主任,工資也才艱難漲到六十三元。

對於那年頭的工薪族來說,辛苦打拼大半輩子,月收入也就漲個一二十塊。

甚至我們印象裡的許多「高收入」行業,在那時的工資水平,也常讓人瞠目:上世紀80年代初開機的電視劇《西游記》,其劇組裡工資最高的,是扮演孫悟空的六小齡童,但也就是每集八十元錢。其他的工作人員,大多都是「每集三十多元」的酬勞。八十年代中葉中國最「頂流」的男演員楊在葆,月工資也才八十八元。同時期的北京電影制片廠,演員每天拍戲的補貼才七毛錢。多少經典老片,就是「老戲骨」們拿著低工資完成的。

圖片

這樣的工資水平,能夠養家糊口甚至「養好幾口人」?可以比下物價: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初,大米每斤售價1毛4,豬肉每斤1塊零1分,食用油每斤8毛,菜花每斤2毛,蕓豆每斤2毛6。「每月30多塊錢」的工資,對於普通家庭來說,在溫飽層面上,確實是「經花」。

但是如果想提高點生活質量?那就兩回事了。比如一直認為「我家並不窮」的籃球明星姚明,八十年代初正是他的童年時,從小身高就「躥」得極快的他,不但要吃飽還要吃好,「一頓飯能吃四個大排」。姚明家確實不窮,父母月工資都在40元以上,屬於當時的高工資水準。但這樣的夥食水準,卻依然叫全家發愁,直到區體校給姚明每月發「營養補貼」才解決問題。以姚明的話說:「我小時候對營養的需求甚至成了家裡的負擔」。

想吃好點,就這麼難。

圖片

而對於更多的工薪族來說,僅看家庭夥食水平,就知「32元工資」的「經花」程度。《京華時報》曾這樣形容20世紀八十年代初,北京市民的飲食:「桌子上的主角永遠是大白菜、蘿卜、土豆、白薯」。許多家庭每天的夥食費不到1塊錢。就算家裡沒養姚明,那也是緊巴巴的。而在1981年北京高校的食堂裡,一份紅燒大排價格是4角錢,這還屬於優惠價。姚明一頓飯就「吃進一塊二」,這麼個「大寶貝」的夥食費,確實壓力山大。 

至於八十年代中後期進入中國的肯德基,一塊原味雞的價格就是兩塊五,一份漢堡的價格是四塊五。以當時工作人員的回憶,大多數中國家庭「去肯德基只是為了嘗一嘗鮮」。甚至「不少家庭要攢上一個月的收入來嘗一嘗肯德基」。所以也不難理解,多少當時年輕人的婚禮,都選在肯德基辦。就連肯德基裡的包裝紙,都成了多少家庭的結婚紀念物。

圖片

這還是「吃」,另外還有「穿」,比如八十年代初開始流行起來的西裝,做一件的價格就要200元左右。所以在那「月工資30元」的年月裡,「出租西裝」曾是很火的生意。而在八十年代中期,冬天裡穿軍大衣也成為潮流。以《中國生活記憶》裡的描述,雖然一件軍大衣要花上「月工資的三分之一」。但它價格適中,保暖又好,年輕人的出行工具又以自行車為主,所以算是價廉物美,很快風靡起來,直到上世紀90年代,才被新興的皮衣取代。

就連當時形成熱潮,甚至讓中國有了「自行車王國」之稱的自行車,對比工資也不便宜。一輛飛鴿牌自行車的售價,高達195元。1980年中國自行車的成交額,突破了十八億人民幣,這數字看上去沒甚麼,卻占到當時中國日用品消費的近百分之二十。當時中國每百戶家庭,擁有自行車126輛。一輛自行車對於普通家庭來說,堪稱重要財產。於是當時很多警匪片裡都有這樣的震撼情節:某戶家庭丟了自行車,公安局火速立案偵查……

圖片

綜合說來,在看似「30元錢能養全家」的上世紀八十年代,今天年輕人日常隨便一項普通消費,放在那個時代,都足以讓爹媽肉痛半天甚至好些天。「月工資32元」的記憶,見證的是一代父輩的艱辛,也印證著中國改革開放走過的路。與其羨慕「物價低」的過往,不如好好把握美好的今天。

參考資料:陳煜《中國生活記憶之80年代:建國65周年民生往事》、張化橋《誰偷走了我們的財富》 楊潔《敢問路在何方》 、經濟觀察報《開放中國:改革的40年記憶》、 黃新建《談談我國現行工資制度的改革問題》、連祥卿《關於武漢農副產品市場的調查》

來源:朝文社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