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重金求子廣告的女主角究竟是誰?

十年前重金求子廣告的女主角究竟是誰?
文:自由戰士

在中國,當你漫步在任何一座城市的商圈時,總能時不時看到一些小廣告、小卡片,它們或者是散落在地面上,或者是貼在電線杆上、廁所門板背後。

小卡片上寫滿了「辦證刻章」「駕駛證銷分」「專業打孔」之類的內容。

大多數人看見這類小廣告,基本上目光都不會停留三秒。

而有這麼一類被稱為「重金求子」的小廣告,總會令人臉紅心跳,並為此駐足三分鐘,甚至撕回家偷偷品味。

看了那麼多關於「重金求子」的廣告,很多人肯定一直有這麼一個疑問:「廣告上的美女們都是誰?」

根據我在街頭找素材的經驗,我總結了「重金求子」的一些基本特徵。

甚至他們還總結出了一個廣告模板?

根據這個模板,你可以迅速炮製出一個與愛、死亡、生殖有關的禁忌故事。

·我們拿我們的作者格子做了個實驗

那這些「重金求子」照片上的「美豔少婦」都是怎麼選出來的呢?

首先,這些廣告上所謂的「美豔少婦」,全是網絡上下載的網圖。

其中,網上下載的「美豔少婦」們,又多以知名女星為主。

比如說林志玲。

奶茶妹妹。值得注意的是,這張求子廣告還預言了東哥未來的命運⬇️

·東哥咋進去了

甚至AV女友澤井芽衣也上榜了,中文名陶馳,正在尋找大陸猛男。

根據警方介紹,在負責製作和張貼街頭小廣告的人員,因為文化程度低,所以他們從百度下載圖片時,單純覺得這些照片上的女性十分養眼,並沒有顧慮照片上的人物是否和明星撞臉。

然而,「少婦借種」+「百萬酬金」,天上能有這種掉餡餅的好事嗎?

那麼,為什麼如此粗糙簡陋的電信詐騙,還會有人上當受騙?還有,他們是如何一步一步陷入這類「錢色騙局」的?

這類詐騙的受害者,必然都是男性。

這些貼在電線杆和廁所門板上的小廣告,上面都是搔首弄姿的「美豔少婦」以及動輒幾十,甚至上百萬的「重金酬謝」,很難讓當時精力旺盛且身無分文的小伙子做到坐懷不亂。

這些騙子的真面目,很有可能是個摳腳大漢,然後用魔音手機把聲音變成女的聲音進行詐騙。

根據江蘇衛視《法治檔案》的資料,民警介紹「重金求子」的受害者人群有這麼幾類人:

而之所以有那麼多受害者接二連三地上當受騙,是因為這些行騙人員抓住了這些受害者的一個共同點——「愛貪好色」「愛貪小便宜」。

滿大街地張貼廣告只是「撒餌」,部分詐騙分子會通過專人登報,而主要形式是通過群發短信、QQ或者微信,將「重金求子」的信息發布出去。

緊接著,這些詐騙分子會和這些「自投羅網」的受害者網聊。詐騙分子會和受害者建立一定的「曖昧關係」,並且詐騙分子都有自己的「劇本」。

詐騙分子會通過曖昧的言語,例如「老公」「老婆」這種親密的稱呼,讓受害者放下戒心。

·這種曖昧的表情,都是最基本的操作

而有的詐騙分子,甚至通過賣慘,說自己老公「那裡不行,得不到滿足」,以此來博得受害者的同情心。

·物質上的富裕代替不了無後的悲痛

然後,被財色沖昏頭腦的受害者,會要求立刻見面,立刻操作借種,然後收錢。

在線下見面之前,詐騙分子都會索要一筆小額錢財作為「誠意」,由於金額小(100元~500元),許多受害者覺得合情合理,畢竟要有肌膚之親,占大便宜了。

除此之外,詐騙分子會聲稱自己要前往受害者所在城市,為了見面還會繼續向受害者索要路費、住宿費、健康檢查費,少至幾千元,多至幾萬元。

最後,也是整個詐騙環節的最關鍵一環。騙子肯定不會線下見面,以各種理由拒絕。

但是,騙術還沒有完,騙子會承諾支付定金給早已陷入泥潭的充血小伙。

此時,一個自稱「律師」的人會聯繫受害者,並告訴受害者,這些大額的轉帳,都需要一筆小几萬的手續費。

·富婆、律師,演員陣容完成

這些有點小失望的受害者仍不死心,於是,大多數受害者為了幾十萬元的定金,把自己的辛苦錢,一下子都匯給了騙子。

當受害者再次聯繫「富婆」或者「律師」討要定金的時候,電話早就打不通了,至此騙子收網成功。

另一個疑問出現了,這些打著「美女重金求子」幌子招搖撞騙的人,他們究竟都來自哪裡?起源何地?

於是,我在網上找到了一個「重金求子」的廣告,順手打了過去。

當我撥打過去時,我以為會是這個名叫「李娜」的人接電話,沒想到撥通以後,我聽到一個比我還爺們兒的聲音,當我問起重金求子的細節時,大哥立刻掛了電話。

隨後,我又上網撥了幾通電話,要麼是空號,要麼是電話號碼已註銷。

此時,我慢慢有那麼點思緒了,我打開了中國裁判文書網,搜索了關鍵詞「重金求子」。

有關於「重金求子」的裁判文書共有314篇,而光江西一個省,就有77篇文書,福建省緊隨其後。

根據裁判文書網和先前撥打的幾通電話,都將矛頭指向了江西某個地方。

經過我熬夜查找資料,我發現,警察曾經端掉了江西一個以詐騙為主要經濟來源的村子。

石溪村位於江西省東北部,隸屬於南昌東邊的上饒市餘干縣。

2016年以前,石溪村一直被稱為「詐騙村」「富婆村」。為何一個村子會淪為人們口中的「詐騙村」「富婆村」呢?

20世紀80年代初,石溪村村民最早的詐騙手段是「套鉛筆」。

騙人者拿出兩支鉛筆,將皮尺套在其中一支鉛筆上,然後讓圍觀者猜皮尺套在哪支鉛筆上。猜對者贏錢,猜錯者輸錢。

·魔術師李想

這其實是一種類似於小魔術的手法,還不算是詐騙,這種小把戲被叫作「手藝活」。

到了80年代末,中國人口流動出現高峰期,石溪村的村民們也紛紛外出謀生。

由於餘干縣緊鄰福建,福建就成為村民外出的首選。

而此時,福建就已經是詐騙高發的區域,不少村民也因此受到影響,有的石溪村村民甚至「引進」了「先進」的福建安溪詐騙技術回鄉。

1990年後,「手藝活」發生了質的變化,而逐漸演變為詐騙。

石溪村的人開始扔假金戒指,騙撿起「金戒指」的人。

為了讓人相信,金戒指外面會包著一個喜帖或者幾張看起來有用的票據。一旦有人撿拾起來,就會出現一名「分贓者」,接下來,分贓、要錢抵押等。

2000年左右,石溪村的詐騙術也再次升級,這一時期的騙術統稱為「腦溢血」詐騙案。

2008年前後,「重金求子」的詐騙手法也從開始的在街頭貼小廣告,發展到了登廣告、短信群發和電話群撥。

石溪村裡的很多人靠著「重金求子」等電信詐騙,一步一步走向了發家致富的歪路。

村子裡,對於受害者,他們一律稱為「豬」,而將騙人這種行為稱為「殺豬」。在當地,能騙人者被視為「聰明人」。

根據《中國新聞週刊》的報道,當時的石溪村幹部往往是詐騙的佼佼者,不少村民在「豬」上鉤後,沒有把握,都會去請教村幹部。

·有報道稱,如果一個村子蓋起三四層的小樓了,還有氣派的不鏽鋼大門,那麼這戶人家可能是搞詐騙的

甚至有些詐騙人員,原本是在外務工、做生意的村民,回村探親發現原來搞「詐騙」十分掙錢,於是紛紛改行詐騙。

甚至,村裡子裡還流傳著這麼一個說法,如果村子裡兩家人談婚論嫁,只要男方家裡是搞詐騙的,那麼這門親事准能成。

就這樣,整個石溪村都籠罩在「詐騙」的畸形氛圍中。

至此,一句順口溜也傳了出來:「網騙總教練在福建,美女重金求子在江西」

這些詐騙人員,以家庭、宗族為單位來從事「重金求子」的詐騙行為。

石溪村詐騙擴張的主要途徑包括:親戚帶親戚、朋友帶朋友。詐騙人員分工明確;有人負責劇本,有人負責扮演「富婆」和「律師」。

而當《中文新聞週刊》記者採訪當地村民如何看待「電信詐騙」時,村民普遍認為「因為能賺錢,所以不反對」

以詐騙為主要經濟來源的石溪村,甚至發展出了「電信詐騙一條龍」的魔幻產業鏈。

·普通人也可以搞詐騙

在石溪村的電線杆上,你可以看見小廣告上的各種「作案工具」。

例如進行詐騙時,騙子們群發短信用的設備,可以同時給10~20部手機發送詐騙短信。

上海金融與法律研究院的研究員劉遠舉認為,這其實是中國特有的非正式的社會規則的一種體現。「只要一個地方有一個人做了一件事情,並獲取了利益,整個地區的人都會跟進學習。」

根據公安部的統計,2013年,電信詐騙案高達30萬起;2014年,全國電信詐騙案達40餘萬起。

終於,在2015年11月29日,江西省餘干縣公安局出動300多名警力,在江埠鄉石溪村打掉了以「重金求子」詐騙為主的窩點。

從這以後,大街上「重金求子」的廣告似乎很難再見到了。

本質原因是,「重金求子」這個騙局的兩個核心點是「財」和「色」。

在互聯網背景下,電線杆的「重金求子」消失了,但是,不斷升級疊代的新型網絡騙術和各種PUA,有著比「重金求子」還高級的詐騙劇本。

在深不見底的人性之惡中,「重金求子」也只不過是詐騙這條歪路上的一張小廣告罷了。

來源:X博士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