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在香港豢養中共代價高 抉擇時刻到來

文:周山

全世界再次關注美國總統川普。香港人盼望、英國人盼望、世界各國都在盼望著,川普能夠有大動作,迫使中共收回「港版國安法」。中共也在觀望,看川普如何出手。

不得不權衡的代價

川普當然需要權衡,香港人會付出什麼代價,中國人民可能付出什麼代價,美國願意付出什麼代價,世界各國又願意付出什麼代價?

極端的情況,香港人可能有很多人被中共殺害、消失,香港經濟一落千丈。當然很多人會選擇逃離,各國可以接納香港難民,不知數百萬之多,是否都能被接受。各國的僑民,應該會被妥善安置,其他人也許只能聽天由命。

各國在香港的公司,包括香港本地公司,可以最大限度的變現撤離。選擇留下的公司,當然被迫要與中共合作,甚至直接為中共服務,還可能變成國企。海外資金和本地資金,無論是股市、匯市、債券、地產等,當然也可以折價變現逃離,損失無法估計。

人們希望避免付出如此高昂的代價,所以,都在寄望川普,能否妙手回春,解救這一切,既能嚇阻中共,又能達成某種妥協,繼續以往的日子。

這看起來是最理想的結局,當一場危機過去,人們可以長出一口氣,繼續「一國兩制」的夢想。

「一國兩制」早晚對決

也許不少人還在期望「一國兩制」,或者一個變種的「一國兩制」。然而,人們應該從這場不切實際的夢境中醒來了。正是因為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無法調和的根本對立,才產生了「一國兩制」。

1950年,英國成為第一個承認中共政權的西方國家。中共默認不收回香港,繼續執行不平等條約,換取英國對中共政權的承認,並把香港作為對外窗口。1997年,香港新界99年租約到期,假如英國續約成功,就等於中共再新簽一個不平等條約,中共的謊言就徹底露餡了。但中共很清楚,英國政府、香港人民、整個西方世界,都不可能接受中共在香港實行社會主義統治。

在歸還香港的談判中,英國提出「以主權換治權」,為香港人民爭取「自治」,鄧小平迫不得已,「發明」了「一國兩制」、「港人治港」,換了個名詞,最終接受了英國提出的香港「自治」方案,雙方簽訂了《中英聯合聲明》,「一國兩制」50年不變。不平等條約總算沒有再續簽。

實際上,鄧小平自己也沒譜,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在一個國家真能共存50年嗎?即使真能,50年之後,實行哪種制度呢?

按照中共自己的理論,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是對立的,並一直灌輸,社會主義比資本主義更先進,社會主義必然取代資本主義。但全世界的事實證明,資本主義還在有效延續,而社會主義卻帶來巨大災難,社會主義陣營已經自行瓦解。中國的改革開放,恰恰要迎接資本主義的資金、技術和企業運作,更需要資本主義國家的龐大市場。香港的樞紐地位,至關重要。

鄧小平沒有什麼理論,「一國兩制」正符合他的「白貓黑貓」和「摸石頭過河」。鄧小平內心清楚,中共的社會主義已經是死路一條,只能改革開放,有條件的擁抱資本主義,但未來如何,都是未知數。鄧小平直言,放棄「姓資姓社」的爭論,「發展才是硬道理」。在這樣的背景下,因為需要香港來發展大陸,「一國兩制」誕生了,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的對決,被暫時擱置。香港也確實帶給了中共諸多好處,香港作為亞洲四小龍之一,很快把出口導向型模式傳到了中國,並率先帶進了資金、技術、工廠和訂單。另一個亞洲四小龍的台灣,緊隨其後。中國大陸的出口導向型經濟,隨之進入高速發展階段,中共藉機穩固了政權。

1989年,鄧小平曾直接指揮了天安門廣場的「六四」屠殺,中共拒絕政治轉變,但隨後,東歐和前蘇聯的社會主義陣營,卻轟然倒塌。當時,《中英聯合聲明》已經簽署,但香港尚未歸還,香港民眾對六四的抗爭,一直持鮮明的支持態度,每年都舉辦大型紀念「六四」活動,這也預示了,「一國兩制」這顆定時炸彈早晚會爆,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在香港早晚要對決。雨傘運動、反送中運動,已經預演。

豢養中共的代價

西方各國的資金、技術、訂單,通過香港流入大陸,也造就了香港的繁榮,培育了一大批香港本地的企業家和專業人才。西方的法制體系和普世價值,同樣惠及了香港人,但香港人遲遲得不到民主和真正的港人治港。

西方各國一直關注香港的經濟繁榮和金融地位,幾乎沒有人真正幫助推動香港民主和自治,暴露了西方商界的短視。這如同把供應鏈遷入中國大陸一樣,忽略或不願意正視中共政權這個最大的風險。一些西方和香港本地商人,還幫助中共權貴從香港大規模洗錢,獲得巨額回報,樂此不疲。

西方各國所作的一切,豢養了中共,在香港的企業,還幻想著躲在中共承諾的「一國兩制」之下,盡量降低經營風險。在過去的23年中,西方各國在香港的大量投入,也註定了今天不得不付出的代價。

全世界的瘟疫,讓各國剛剛付出了遠遠更大的代價。中共隱瞞疫情,造成瘟疫蔓延世界各國,醫療物資的供應鏈卻把持在中共手中,口罩外交、甩鍋、感謝鬧劇之後,各國才意識到,與中共靠近的代價有多高,全球化正在離中國而去。

各國的疫情追責聯盟才剛剛形成,中共還在想方設法的抵賴,香港的對決又來了,中共又一次發起了挑釁。這場危機,早在23年前就已經產生,各國多年來無所顧忌的投入,被中共作為籌碼相威脅,變成了今天不得不付出的代價。

各國輕信中共,導致了瘟疫爆發;各國幻想中共會遵守「一國兩制」,帶來了今天代價高昂的對決。美國最新的對華戰略報告,剛剛痛陳了以往與中共接觸戰略的失敗,西方各國同樣失敗。

世界各國等待著川普的決定,川普應該也在等待著西方盟友的醒悟,這不是川普一個人的對決,也不是美國一國的對決,這是整個西方社會與中共的對決,沒有人可以袖手旁觀,沒有人可以不付出代價,這代價是各國以往的錯誤選擇,也只能各國自己去承受。幾個月前的瘟疫似乎難以防堵,今天香港的對決卻可以把握。

對決的代價不可避免,現在唯一的不同是,假如世界各國迴避對決,繼續對中共綏靖,甚至還要與狼共舞,任由中共肆虐香港、肆虐全球,各國還準備付出更大的代價嗎?

「一國兩制」已經等不到50年,歷史又來到了十字路口,各國和香港人一樣,還要不要中共,現在就得做出選擇。

來源:大紀元

Translate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