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演義》是怎麼修改歷史的

三國演義

文:南郭劉勃

三國演義》對歷史的改動,不在於吹捧了誰或貶低了誰。因為具體的人物評價,本是最難說清的。真正肯定有大改動的,反而是一些比較宏觀的設定。

第一是模糊時代特徵。

東漢以來,最講究閥閱,三國時代的風雲人物,絕大多數出身都不低,包括一些被嘲笑門第寒微的人物,都夠現在的中產階級仰望的。《三國演義》把英雄們寫得一個個好像白手起家,完全沒體現時代特色。——但是,這麼處理,對明清時代的讀者和聽眾來說,親切好接受。明清社會的階層流動性,比後漢三國強得多,聽書看書的,大多是渴望「發跡變泰」的小市民和底層文人,生來就是大人物的人生,太不方便他們代入了。

第二是隨意處置地理方位。

《演義》從黃巾之亂開局。歷史上,平定黃巾的戰爭中,劉備大概未出河北戰區。《三國演義》先虛構了劉備去支援潁川的情節,然後又讓劉備去了宛城。

作者用意倒不是為了吹噓劉備功績之大,和民間早有流傳的張飛「曾破黃巾兵百萬」的故事比,《演義》誇張劉關張的戰功,算是相當克制。重要的是,劉備到了潁川,就和曹操有了交集,小說裡最重要的兩個陣營,在第一回裡就同台亮相。去宛城,則是為了讓劉備又遇到孫堅,也給東吳人物一開頭就安排個出場機會。

這麼設計,人物關係比起史實來,立刻顯得緊湊得多了。有朋友說,現在電視劇裡,喜歡讓男女主人公第一集裡就來段對手戲,和這個思路其實很相似,看來大眾文藝的趣味,真是穩定得很。至於河北和潁川、宛城是各自獨立的戰區,距離並不近,劉備這支部隊跑來跑去後勤問題怎麼解決,不在作者考慮之列。

關羽千里走單騎,過五關斬六將的行程顛三倒四,真實的地理空間內絕不可能,是現在三國迷常說的笑話。嘲笑作者沒常識容易,但是,過去的廣大讀者需要這個常識嗎?過五關好看,就在於每一關有每一關的風險和挑戰,這一關究竟在哪裡,真無所謂的。也就是現在九年義務教育普及了,好點的初中生地理知識就勝過古代一般文人,大家才都嘲笑《演義》把關羽寫成路痴了。

第三是簡化人物形象,也簡化人物關係。

注意,不是粉誰黑誰,而是簡化。

現實中和歷史上的人,每個人都有豐富的內心的複雜的想法,要按照文學評論術語來講,都是所謂「圓形人物」。但這個真相端到讀者面前,一般人真消化不了,會在密集而陌生的信息轟炸下暈頭轉向然後掉頭而去。讚歎下諸葛亮的智慧,曹操的權謀差不多了,至於袁紹、董卓、公孫瓚,還是就留著給大家刷智力優越感吧。

又比如都說《三國演義》醜化周瑜,其實歷史上的周瑜未必沒有志大才疏的嫌疑,是不是比《三國演義》裡的高明,大可討論,但歷史上的周瑜比《演義》裡的複雜,倒是毫無疑問的。只不過真把周瑜性格的多棱面,和周瑜在東吳是處於一種何等錯綜的政治關係中寫出來,在許多讀者那裡可能吃力不討好。相反,一個相貌俊美,性格偏激,嫉妒心強烈的人物,這在傳統小說中是相當成熟的人設(後面羅成、白玉堂等等還可以牽出一串),深受人民群眾歡迎也是經受過市場檢驗的,於是《三國演義》雖然被改來改去,但周瑜就一直保持這麼個形象。

大多數角色都是扁平功能性的,才符合大眾的欣賞習慣。《三國演義》不像《紅樓》那樣人人圓,也不是《說唐》《楊家將》那樣個個扁,圓扁搭配,或許敘述反而顯得格外流暢。

作品是作家和特定讀者之間的默契,《三國演義》顯然和身在江湖而神往廟堂的讀者最相知莫逆。當年魯迅、胡適他們瞧不起《三國演義》,就是學問太好,對人情洞察太深,因此也就缺少了這種默契。至於現在,「四大名著」在中小學裡有一套標準化的解釋,不是特別不安分的小孩,聽到老師的解釋和自己的閱讀體驗不同,大概多半還是會調整自己的閱讀體驗罷。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