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奶有風險,入行需謹慎:這三個二奶的經歷,一個比一個離奇悲慘

文: 孤燈書生

二奶早就被寫入了《現代漢語詞典》裡。

二奶成為了一種職業。

過去有三妻四妾,現在有二奶。

能夠包二奶的,都是所謂的有錢人。

上海市前核電辦主任楊忠萬,第一次和二奶見面,就給了100萬元人民幣。

廣州市花都區原區委書記潘瀟,包養了5名空姐,給每個人配置別墅一套,商舖一套,寶馬一輛,還有1000萬元人民幣。

………

看起來,好像每個二奶都很有錢。

再說,不是為了錢,谁愿意當二奶。

可是,事實上真不是這樣,不是所有二奶都有錢。

我採訪過三個沒錢的二奶。

她們的故事,讓人唏噓不已,感慨萬千。

第一個二奶,當年只有23歲。

包養她的人,開了一家夜總會,有很多錢。

這個男人結婚十幾年,一直沒有孩子。但是,和二奶生了一個男孩。

男子對這個婚外生的兒子,愛得不得了。

當然,任何一個人都會愛自己的孩子。

有一天,這個男子被人殺了。

具體被誰殺了,一直不知道。

能夠開夜總會的,都有黑社會背景,黑社會打打殺殺,是常事。

夜總會那麼賺錢,別人當然會嫉恨。

有一年我在廣東惠州海邊,看到一架飛機落在了海邊。

一男一女去游泳了,一個黑衣保鏢看護飛機。

我和保鏢聊起來,得知這個老闆就是在東莞開夜總會的,當然也是有黑社會背景的。

現在,我要說的不是黑社會的事情,我要說的是這個二奶的故事。

男子死了,剩下妻子、二奶,二奶生的孩子。

妻子繼承了男子的巨額財產。

二奶想給兒子搶一點財產,居然被打出門去。

二奶說,她對那名男子是真愛,從沒有要過他的錢,她有工作,工資足以養活自己和孩子。

現在,真愛死了,她得為孩子考慮。

可是,問題來了,誰能證明這個孩子就是那名男子的?

男子都死了,怎麼做親子鑑定?

既然不能做親子鑑定,那麼就沒法證明這個孩子是那名男子的。

最後,這名二奶沒有得到男子任何遺產,只得到了一個兒子。

帶著兒子,以後出嫁都難。

現在說第二個二奶。

第二個二奶是名高中畢業生,在一家酒店做前台。

認識了一名住店的男子。

這個男子比她大了20多歲,號稱自己是跨國公司的高管。

男子在小區裡租了一套房子,金屋養嬌,讓二奶呆在裡面。

二奶很快懷孕了。

男子說:生下來,我在美國給你和孩子存了一大筆錢,夠你們生活一輩子的。

二奶相信了他的話,生了一個女孩。

生活平靜地過去了,二奶養著孩子慢慢長大。

她又懷孕了。

這次,男子說:生下來,我在美國買了兩套房子,兩個孩子一人一套。

她又生了,又是一個女孩。

男子給這娘兒三個租了一套房子,每月交房租,每月給她們生活費。

生活費月就只夠她們三個人的日常開支。

二奶幻想著孩子長大了,就帶著去美國。

可是後來,這男子來的次數越來越少。

她問怎麼回事。男子說:生意不好做啊。

她說:那我帶著孩子去美國。

男子問:去美國干什麼?

她說:我在美國有兩套房子。

男子問:你怎麼會在美國有房子?

她突然就醒悟了。在她的一再追問下,男子說了以前都是騙她的,在美國沒有房子。

男子說:你可以離開,孩子你愛帶就帶走,不想帶就給我留下來。想要錢,沒有!

她瘋了一樣地哭鬧,但無濟於事。

她說她最好的十年青春,送給了這個糟老頭。

現在,她沒有一技之長,出門也找不到工作。

她想離開男子,但又心有不甘。

不離開吧,這一輩子就葬送在他身邊。

現在,她還和他在一起,生不如死,沒心沒肺地活著。

第一個故事很悲慘,第二個更悲慘。

但是,還有更加悲慘的。

第三個二奶認識了一個老頭,老頭包養了她三年。

老頭買了一套房子,房子寫的是她的名字。

事情看起來很「 圓滿 」 ,三年的青春換了一套房子。

可是,有一天,老頭的老婆帶著幾個廣場舞大媽找上門來。

老頭的老婆也是廣場舞大媽,經常鍛煉的她們,都體力充沛。

幾個廣場舞大媽,把二奶揍了一頓,頭髮拔得只剩一半。

然後,廣場舞大媽逼迫她把房子過戶,要回了房子。

還沒有完,廣場舞大媽還讓她寫了一張100萬的欠條。如果她不離開這座城市,就必須償還這100萬。

她失魂落魄地離開了。

三年的青春,換來一無所有,而且頭髮還只剩下一半。

她頂著這一頭稀疏的頭髮,怎麼嫁人?怎麼工作?

二奶總是理虧的。

無論是法律還是公眾輿論,都不會偏向二奶。

網絡上,經常能夠看到打二奶的視頻。

下面的評論是一片叫好聲。

影視劇中的二奶都是很風光的,現實生活中的二奶總是有各種痛苦和煩惱。

二奶有風險,入行需謹慎。

別當二奶,危險係數太大,弄不好,一輩子就毀了。

踏踏實實地活著,不好嗎?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