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強:想念台北的夜

我想念台北的夜晚,想念台北的秋月。

去年的此時,9月5日夜晚7時,我正站在台北的街頭,站在南京西路和中山北路的路口,感受著台灣的夜色,等待一位朋友,身後是一家叫「六堆伙房」的餐廳,我們將在這裡用餐。

去年我從美國兩次入臺,原本計劃隨後在台灣展開工作生活,但是天意弄人,意料之外的突發事件,讓我美夢成空,不得不決定離開台灣。朋友知曉我寂寥的心情,專程陪我吃飯。

吃完飯後,我和朋友沿著中山北路漫步,來到了國賓大飯店的一樓咖啡廳坐下聊天。

我和朋友喝著咖啡暢談到深夜,余興未盡。第二天的同一時間,我們又來到這裡,聊天到夜深。我當時和朋友相約,三個月之後,我再回臺灣。

但是,整整一年了,我如今仍然隱居在挪威的家中,在挪威充滿冬寒的秋風秋雨中,想念著臺北街頭充滿夏意的秋夜。

臺灣的朋友也在等待著我的重歸。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吃飯、喝咖啡聊天,是人生的欣慰和幸運。

去年七月份的一個夜晚,我和光宇受邀和臺灣的朋友在圓山飯店吃完飯後,來到宋美齡咖啡館喝咖啡,卻不巧已經打烊。站在咖啡館外圓山飯店的平臺上,憑欄遠眺,臺北夜色,淡水流過,點點燈火,夏風拂面,良夜苦短。

10月8日夜,我獨自一人,拖著行李箱,趕往桃園機場。大巴外閃過臺北熟悉的街道,閃過臺北的夜,閃過我的記憶和夢。

當我黯然離開臺北的時候,瘟神已經在全球悄然布局,當然,也沒有人能夠知道,臺灣寶地的上空,也同時被布下了一層神奇的保護罩,也正因為如此,如今臺灣正在發生著全球防疫的奇跡和神跡。

我當然也不知道,我看似失意地離開臺灣,竟然是上天對我最好的安排,小強失意,焉知非福。

人生每一次的分離,都是為了久別後的重逢。

我在夜裡,想念著臺北的夜和夜色。

噫!微斯人,吾誰與歸?

(此文為「夏小強的世界」獨家稿件,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Translate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