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六六:千萬人的苦難,不應該是你的素材

六六

文:陳麻薯

前些天,先有消息在網上傳開。消息稱有關部門拍攝抗疫電視劇,編劇六六將赴武漢挖掘抗疫故事。 

這個漫長冬天的我們經歷過一些什麼呢?從一開始疫情信息的封鎖、到媒體前線報道的井噴、再到這類報道突然就偃旗息鼓地逐漸從公眾視野中消失;從「幫武漢市長暖暖心」再到「開展感恩教育」,我們每天面對的信息流正在發生什麼變化,幾乎是可想而知的事。

正如編劇六六將赴武漢#的消息轉評區,很快變成了一片空白。這個操作,已經在疫情期間被複寫了多次。

3月7日,六六臨行前一天,微信公眾號也更新了相關文章,題為《我的責任》

3月8日,六六正式出發去了武漢,並也以日記形式記錄了自己的武漢生活。

3月9日,六六日記繼續更新。

但3月9日的日記引起了許多讀者的不滿。

六六在導語裡寫道:

幸虧我來了,再不來素材都沒了。宣傳能進駐的時候,基本都已經到收官時刻。 她說「幸虧」,她說「素材」。 

無論是作家還是記者,挖掘故事、記錄故事本都是無可厚非的事。但這個慶幸的語氣讓人本能產生糟糕的感覺:這裡的故事如此沉重,原來只是寫作的素材?收官時刻需不需要再為了寫作推遲幾天?

點進去,幾乎每看一段,這種糟糕的感覺就加重一些。

六六努力表現出了一種「共情」的態度,表示自己也曾經有非常大的憤怒和不滿,並在李醫生過世當晚達到頂峰。

這番表白無異於一則聲明,聲明自己的情感也和普通人一般無二,到了此處,是作為作家想要記錄人間真實,而非為了站隊。

但一進方艙醫院,發現輕症病人們飲食不錯、艙內氣氛「輕鬆愉快」。六六慨然發出一個大哉問:現在罵政府的人,送你去歐美日韓,你去不去?
 
如此輕佻又理直氣壯的態度讓人錯愕。她所在的城市武漢已經封城一個多月,人口900萬;封省的湖北人口超過六千萬。
 
疫區的千萬人已經過了一個多月恐懼焦灼的日子。有些尚在網絡得以發聲,有些則從來沒有,可能也再也不會有發聲機會。
 
我們記得武漢電影製片廠的常凱,和他的姐姐柳帆。一家4口人,12天內相繼離世。
 
我們記得武漢社會福利院11位老人因為反覆發燒、呼吸衰竭而死。
 
我們記得在家被迫隔離,最後活活餓死的腦癱兒童。
 
我們還記得無數人曾經苦求醫院的一個床位而不得,有人不得不在家隔離導致全家感染,有人對網上求助的網友說「我家剛剛有人過世,應該有床位空出,你可以去試試」這樣讓人心碎的話語。
 
如果在那些時刻問那些煎熬中的人,是不是願意去做好防護措施尚可以正常活動的地方,他們真的有得選嗎?
  
在六六的文章下面,點贊最高的也是這樣兩條評論。 

很明顯,六六這次遠遠高估了自己的共情能力,低估了武漢人民經歷的苦難。 

當她在疫情逐漸緩和、方艙醫院即將休艙的時刻,穿著全套防護服親臨現場的時候,非常容易地就做出了「理性客觀」的姿態。

現在她驕傲地宣稱武漢是現在全世界最不缺防護用品的地方。她好像忘了,就在幾週以前,武漢幾乎各大醫院的一線防護用品都告急。醫院不得已要向民間求助。 

她身上的全套防護服曾經歷經千辛萬苦也穿不到一線人員身上。

根據中央指導組的數據,湖北有超過3000名醫護人員感染。這些天,不斷聽到醫生因感染去世的消息,實在令人心碎。他們是治病救人的人,他們本不至於如此。

在這樣的感染和死亡數據面前,怎麼忍心為了現在物資的齊備驕傲呢?這並不能令那些殉職的醫生起死回生、也不能讓感染的醫護恢復健康。

但這種驕傲竟然還不是六六一人的感受。

當歐美日韓的情況日趨嚴重,網上不斷有喊話他們「抄作業」的聲音,態度狂妄又傲慢。

作為經歷過這一切的人,不報以深重的同情,反而嘲諷他們的政府反應不力,甚至認為「中國是現在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這是對自己同胞遭遇的苦難何等的輕慢。

很可惜,這種驕傲在六六的文章裡貫徹始終。

她晒出了華盛頓到北京的價值高達12w以上的天價機票,甚至稱這是「諾亞方舟的船票」——幾乎都不知道怎麼憤怒了,只覺得荒誕滑稽。

引自六六公眾號

順便,我也查了一下從美國及首爾飛中國的機票,票價仍然是平時的正常水平。用最昂貴的航班的頭等艙機票價格來製造「大家湧入中國避難」的假象,幾乎是沒有下限了。

除了方艙,六六到了武漢後還和熟悉的基層工作者進行了對話,內容大致如下:     

指的顯然是這個刷屏的新聞:

在這位大伯哥的忍辱負重面前,那些怒喊「假的」的居民顯得怪不懂事、特別不體諒人似的。 

但有個概念被偷換了,「假的」的呼聲來自於對於作假、作秀行為的不滿和憤懣,而非針對基層個人。

作假作秀帶來的惡果已經是有目共睹,且正在嚴重影響城中居民的生存狀態。當他們被困家中卻得不到物資時,為何要體諒?又需要體諒誰?

前不久,一則武漢嫂子的漢罵在網上大火,她在微信群裡怒問相關的負責人:我曉得你們是忙,但這是你們該做的事情啊。我們也做了我們該做的事情啊,就連不該我們做的事情,我們也做了好多啊。

在這次前所未有的嚴重疫情中,

幾乎每個人都在努力:努力活著、努力不出門、努力保護自己。更勇敢的人沖在前面,努力履行自己的職責、努力幫別人活著。 

這些普通人之間,真的也已經在努力互相體諒了。

但這不意味著就要包容弄虛作假對普通人的傷害。

被動做出犧牲的人有無限心酸,主動做出犧牲的人自然非常、非常了不起。只是任何時候我們都不應該忘了一句:何以至此?

這是非常樸素的民間道理,可惜很多人永遠不懂。

今天,首個武漢方艙醫院宣布休艙,實現了病人零病亡、零回頭、醫護零感染。對於順利出院的病人和其家庭,對於日夜辛勞的醫護人員來說,自然是好消息。

但武漢的一千萬人仍然封在城中。有些人的生活已經破碎,許多人仍然面對吃喝都得不到保障的困境,這是很多人從未經歷過的浩劫。

這種創痛的感覺可能會一直在,哪怕疫情結束,哪怕生活恢復正常。

面對這樣的人,我們真的沒有什麼可驕傲的。這種苦難,也永遠不應該僅僅被視為一種「素材」。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