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原:《求是》雜志透漏六中全會的內鬥

習近平

11月30日,中共《求是》雜志發表了習近平在六中全會上《關於〈中共中央關於黨的百年奮鬥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的決議〉的説明》(以下簡稱《決議說明》),透漏了中共內部圍繞新「歷史決議」的爭鬥。

這份《決議說明》應該也出自王滬寧的手筆。《決議說明》稱,3月份成立文件起草組,習近平擔任組長,王滬寧、趙樂際擔任副組長。習近平需要為連任而拉高自己的地位,繼續重用江、曾派色彩的人物,卻要刻意壓低江的地位,也注定了可能遭遇的阻力。

9年超越前31年的難度大

《決議說明》稱,需要全面總結「改革開放四十多年來的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但要突出十八大後的「新時代這個重點」,對十八大之前僅「進行概述」。《決議說明》還要求重點總結九年來的「原創性思想、變革性實踐、突破性進展、標志性成果」。

十八大後的9年,試圖超越十八大前的31年,習近平的地位要高於鄧、江、胡三人的總和,難度著實不小。

新「歷史決議」中,十八大後9年的「新時代」,總計用了62段文字描述,列出了13個分標題;十八大之前31年的「改革開放」,僅有15段。鄧、江、胡的評價,各只有1段;談到「一國兩制」時,又提了一次鄧。

前31年也稱為「偉大成就」和「富起來的偉大飛躍」,但「改革開放」僅被稱作關鍵「一招」,31年只算「趕上了時代」。

十八大後的9年,處處提到習近平,評價為「解決了許多長期想解決而沒有解決的難題,辦成了許多過去想辦而沒有辦成的大事」,「取得歷史性成就、發生歷史性變革」,和「強起來的偉大飛躍」。

10月18日,中共政治局開會討論擬提請十九屆六中全會審議的文件,新華社當時報導,「會議強調……以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同志為主要代表……推動革命、建設、改革取得了重大成就、積累了寶貴經驗」,「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取得新的重大成就、積累了新的寶貴經驗」。

六中全會前,所有人的評價差不多,都沒有被拔高,但習陣營隨後取得了某些優勢。最終,新「歷史決議」突出習近平的比重顯然很大,調子很高。

即便如此,近9年超越前31年的邏輯還是牽強;於是,新「歷史決議」不但區分了業績評價,還列出了過去的嚴重問題,更激烈的爭鬥現端倪。

十八大前31年的嚴重問題爭議

新「歷史決議」評價了毛的業績和錯誤,但十八大之前31年「改革開放」的內容中,卻沒有直接指出什麼錯誤。

鄧小平最大的污點是「六四」事件,但維持了原來的定性,鄧似乎就沒有錯誤了。描述江、胡的段落中,相關問題也沒有直接列出。

江的醜事最多,迫害法輪功可謂罪大惡極,迫害法輪功是江的政策重點,但新「歷史決議」隻字不提法輪功。這表明,習陣營不願意替江、曾背黑鍋,沒有像「六四」一樣維持前朝定性,沒有重複江的污衊定性之詞,也沒有表明將來是否可能反轉。

2020年5月,趙樂際到地方視察時,曾直接提出要聽當地「610辦公室」的工作彙報,地方官員們感到不解,趙樂際訓斥說,「法輪功還在、事還在呀?工作要抓緊」,「法輪功的問題今後紀委也要管的」。

趙樂際擔任新「歷史決議」起草班子副組長,是否可能遵循江、曾的授意,提出寫入法輪功問題,目前難以證實,但最終隻字未提,這恐怕會令江、曾勢力更加擔憂可能被清算。

江的問題不只是迫害法輪功,他向俄羅斯出賣國土,帶頭、縱容貪污腐敗。習陣營最關注的,應該是江、曾勢力一直在中央之外發號施令、左右政局。胡錦濤在位時,江當了10年「太上皇」;習上位後,江、曾仍然試圖做「第二中央」。新「歷史決議」列出了這一關鍵問題,但沒有放在江的直接評價中,這應該是另一場爭鬥。

前任的關鍵問題被挪到後面

《決議說明》稱,改革開放以來,「黨的工作中也出現過一些問題」。

新「歷史決議」中「新時代」的內容,第一個分標題就寫到,改革開放後,「黨內也存在不少對堅持黨的領導認識模糊、行動乏力問題,存在不少落實黨的領導弱化、虛化、淡化、邊緣化問題,特別是對黨中央重大決策部署執行不力,有的搞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甚至口是心非、擅自行事」。

這應該是習近平掌權9年來最頭疼的,實際是前任的問題,卻沒能放進對前任掌權者的評價中。前兩任掌權者都還健在,他們應該不會接受類似的負面評價,相關內容被挪到了後面,放入習近平整黨的業績中,強調「加強和維護黨中央集中統一領導」,「保證全黨服從中央」。

這應該是習近平過去9年最專注的頭號問題,卻無法寫入前任的評價中。

《決議說明》稱,「9月6日,根據中央政治局會議決定,決議徵求意見稿下發黨內一定范圍徵求意見,包括徵求黨內部分老同志意見」;各方面「提出許多好的意見和建議」;文件起草組「能吸收的盡量吸收」;「經反復研究推敲,對決議稿作出547處修改」。

前任的關鍵問題不能直接提出,只能被後移,責任也就變得模糊了。這些問題到底算鄧、江、胡哪一個人的問題,還是普遍存在這樣的問題,字面上難以分辨。

毛死後,鄧復出並搞掉了毛指定的中共最高領導人華國鋒,鄧沒有服從「和維護黨中央集中統一領導」。鄧掌權後,先後操縱胡耀邦、趙紫陽和江澤民三任總書記,「黨中央集中統一領導」形同虛設。

鄧小平死後,江澤民也效仿,架空了胡錦濤10年,還試圖駕馭習近平。過去9年,習近平一直在「加強和維護黨中央集中統一領導」,擺脫江、曾的攪局,至今沒有徹底如願,兩派的爭鬥繼續反映在新「歷史決議」的起草中。

更多嚴重問題的爭議

新「歷史決議」中「新時代」內容的第二個分標題寫到,改革開放後,「由於一度出現管黨不力、治黨不嚴問題,有些黨員、幹部政治信仰出現嚴重危機,一些地方和部門選人用人風氣不正,形式主義、官僚主義、享樂主義和奢靡之風盛行,特權思想和特權現象較為普遍存在。特別是搞任人唯親、排斥異己的有之,搞團團夥夥、拉幫結派的有之,搞匿名誣告、製造謠言的有之,搞收買人心、拉動選票的有之,搞封官許願、彈冠相慶的有之,搞自行其是、陽奉陰違的有之,搞尾大不掉、妄議中央的也有之,政治問題和經濟問題相互交織,貪腐程度觸目驚心」。

如此之多的嚴重問題,當然也都是前朝遺留的,同樣沒有放入對前任的評價當中。

新「歷史決議」寫到,十八大以來,「經過堅決鬥爭」,「打虎」、「拍蠅」、「獵狐」,「消除了黨、國家、軍隊內部存在的嚴重隱患」。

反腐運動確實打掉了不少貪官,大多也是靠迫害老百姓向上爬的酷吏,江、曾派的人馬居多,特別是那些對現任當權者存在威脅的官員,自然得罪了不少人,也不斷產生了反彈。

中共各級官員當然清楚,這一系列動作都是權力的爭奪,習陣營要在各個關鍵位置都擺上認為可靠的人,同時又對很多人都懷疑。新「歷史決議」寫到,十八大以來,「堅持五湖四海、任人唯賢」,「堅持不唯票、不唯分、不唯生産總值、不唯年齡,不搞『海推』、『海選』」。

這些提法應該並非所有人都認可。《決議說明》稱,「在決議稿起草過程中,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召開3次會議、中央政治局召開2次會議進行審議」。

這表明,中共政治局內部的意見也難於統一,不得不反覆討論,過去數月的政治局會議或政治局常委會議,中共黨媒一再迴避報導,應該討論得很激烈,無法對外公開。

《決議說明》最後稱,「大家要貫徹落實黨中央要求」,「共同把這次全會開好、把決議稿修改好」。

習近平應該在會議一開始就做了說明,但會議結束5天後,中共才公佈了新「歷史決議」。中共內部的爭鬥一直都沒有停止過,甚至會後可能還在爭論、爭奪。

新「歷史決議」似乎為習近平連任做好了輿論準備,但內鬥卻從未間斷。中共不倫不類的新「歷史決議」表明,所謂的「站起來了」、「富起來了」、「強起來了」,指的都是歷次掌權的中共官員,說的根本不是中國老百姓。

中國內外危機頻現,中共各派還在忙於爭權奪利,至今只能靠謊言治國;這也預示著,中共政權即將在瘋狂的內鬥中走向盡頭。

大紀元首發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