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成年人犯重罪,應該受到怎樣的懲罰?

未成年人犯罪

十年前,佛羅里達州14歲少年Alex Crain在家中槍殺了正在熟睡的父母,被判處20年監禁。

儘管他在第一時間自首,並解釋為一時衝動,由於案件過於惡劣,檢察官無法對其網開一面。

Alex Crain將被視作成年人起訴。

14歲的亞歷克斯·克雷恩因殺害父母被視為成年人接受指控

去年初,密西西比州14歲少女Amariyona Hall和她12歲的妹妹聯合殘殺母親被捕。

青少年女孩,12歲妹妹因暴力殺害母親被捕

派克縣警長Kenny Cotton表示,案件源於女孩們反抗母親的管教。

「起初Amariyona駕駛汽車撞向母親,並未得逞,母親沒收了孩子們的手機作為懲罰。最終這位女士在後院的板房內被發現,身體多處刺傷,胸部還有一發子彈,屍體血肉模糊。」

面對指控,兩位少女處變不驚,矢口否認。

最終Amariyona Hall以一級謀殺罪被起訴,死者的小女兒則暫時關押在亞當斯縣少年拘留所等候判決。

同時期,四名14到12歲的少年將一位女孩拖進友人的家中對其實施強姦,並且在襲擊後使用武器威脅,警告她不要告訴任何人。

特拉華州4名12-14歲少年被指控綁架強姦女孩

最終,這四名少年犯共同面臨一級強姦和一級綁架重罪指控。

未成年人犯罪難逃法網。

以美國為例,設有刑責年齡的22個州內,10-12歲的少年違法將接受制裁。

以北卡羅萊納州為首的4個州刑責年齡低至6-8歲,其餘州則不考慮年齡,直接根據案件情況判罰。

那些惡性犯罪的小惡魔,等待他們的將是成年人的大牢。

在美國大多數州,未成年人犯罪通常納入少年司法系統而非刑事司法系統審判。

少年司法以改造為目的,通過法院和懲教部門干預犯罪行為。少年及其監護人會面臨各種懲罰,包括社區服務,少年監禁和替代教育等。

但是幾乎所有州規定,在一定條件下少年將視為成年人審判(Juvenile prosecuted as adults)。這些因素包括:·嚴重的犯罪事實·罪犯清楚地了解罪行的嚴重性及其含義·有類似的犯罪歷史·罪犯不能有效地接受少年司法的改造

平均每天,美國有超過48,000名未成年人在遠離家庭的政府機構中接受管制。

大多數被關押在懲教中心,超過4500人被納入成人監獄。

根據《紀事報》的審查報道,每年全美高達25萬未成年被視作成人判決。

2003年到2018年間,僅加州就有超過11,500名14至17歲的年輕人進入成年法庭,14歲以下接受成年判決也超過千人。

1993年12歲男孩Eric Smith在公園騎行撞倒了一位4歲男孩,隨後他將其引誘到林區,用樹枝對其爆菊,最終用幾塊大石將其砸死。

當時,他被判處少年凶殺案可獲的最高刑期,至少九年監禁。

由於性質惡劣且無悔改之心,9年期滿他被調度到囚禁大量死刑犯的克林頓監獄,並在之後幾度輾轉,至今尚未釋放。

這項程序自90年代嚴格實施以來,因重度暴力被捕的未成年人數下降了55%。起訴率也有所下降,被移交成年法院的案件也下降了50%。

未成年人犯罪成本相當之高,以儆效尤成果顯著。

沒有孩子願意和成年罪犯關在一起,這意味著他們將遭受漫無止境的性侵和暴力。

未成年人進入成人監獄的巨額代價

與進入懲教中心的少年相比,安置在成人監獄的未成年人自殺機率高出36倍。

無法接受教育和心理疏導,獄友的霸凌,監獄工作者的虐待,即便是殺人不眨眼的惡童也很難生存。

來自15個州的統計數據顯示,從州監獄釋放的未成年人,有82%的機率被再度逮捕,相比之下成年罪犯二進宮的機率減少了16%。

即便熬過漫長監禁,凶狠的孩子們只會更加仇恨,很難重新做人。

一面是失足少年懸崖勒馬,一面是惡童出獄難以悔改。

近年來,「未成年罪犯是否應該被視作成人對待」這一話題在美國引起熱議。

Debate org網站相關投票中,支持維護這一司法程序的網友以53%的比率略微勝出。

一邊是為受害者伸張正義,一邊是最大程度維護未成年人的權利,兩者都得考慮。

Jordan Brown案就順利得到改判。

09年寒冬,賓夕法尼亞州26歲女子頭部中彈倒在臥榻之上,八個月大的孩子胎死腹中,凶手被認為是她未婚夫的孩子,Jordan Brown,年僅11歲。

當警方發現屍體時,凶手正在去學校的路上,並對此事毫不知情。

法院於2012年4月宣判Jordan Brown一級謀殺罪成立,他將繼續關押在少管所直至21歲進入成年監獄終身監禁。

2018年中旬,賓夕法尼亞州最高法院認為Jordan Brown殺人證據不足,推翻了之前的審判結果,將其無罪釋放。

Jordan Brown的父親多年來堅持為孩子上訴。

他為死去的未婚妻家庭支付了巨額賠款,並且失去了工作,每週往返230英里探望孩子。

「只有我清楚自己的孩子什麼樣,監禁良好表現是有力的證明,他從不作惡,更不可能是凶手。」

未成年人刑事犯罪與成年人同罰。即便以輕罪進入少年司法系統,其父母也將承擔更多責任。

美國未成年犯罪通常被命令賠償受害者巨額費用,除了醫療和法院訴訟費用,還包括對方工資損失、精神賠償金等,這使許多家庭背負了沉重的經濟負擔。

根據馬歇爾項目對10個州未成年人賠償案例的審查,這筆費用通常會使罪犯直到成年都無法還清。

多年債務懲罰孩子

緬因州15歲男孩僅用拳頭打傷同學一次,就被勒令向醫保中心支付12,347美元,還不包括受害者賠償金。可想而知較為嚴重的暴力攻擊後果該如何。

這只是金錢方面。

犯罪家庭會被強制進行高達數年的社會服務,掃大街、築房等社區基礎建設必須出勤,相當於免費勞動力。

這些處罰屬於社區公示,將納入個人檔案,有著廣泛的社會影響。

許多家庭因此無法獲得好工作,最終落入社會底層。

無論是進入懲教中心還是成人監獄,未成年人只要犯罪,後果都不可能輕鬆。」

在文章前部分提到的Debate org網站投票頁面發表意見的網友Rashad242如此表示:

「沒有一種情況能夠讓真正的凶手逍遙法外。司法不允許,民意更不允許。」

來源:beebee星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