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部長談美國和世界最重要問題

美國 司法部長

文:楊威

繼白宮國家安全顧問羅伯特·奧布賴恩(Robert O’Brien)和聯邦調查局(FBI)局長克里斯·雷(Chris Wray)之後,7月16日,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也發表針對中共政策的演講。白宮內閣關鍵成員的演講頻率明顯加快,他們必須儘快跟上川普的節奏。

回應中共野心的問題最重要

巴爾一開場就點出了關鍵性主題,「二十一世紀對我們國家和世界最重要的問題,就是美國對中國共產黨全球野心的回應」,「中共用鐵拳統治著世界上最偉大的文明之一」,「它尋求推翻國際規則並意圖獨裁統治世界」,「美國如何應對這一挑戰將具有歷史意義,並將決定美國及其自由民主的盟友將繼續塑造自己的命運,還是由中共獨裁控制未來」。

巴爾表示,他同意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賴恩的觀點,「美國對中國(中共)的消極和天真時代已經結束」。巴爾也談到了鄧小平的「韜光養晦」,隨後他說,「習近平將權力集中到毛澤東專政以來從未出現過的程度,他現在公開地講中國正在『走向舞台中心』,『建設優於資本主義的社會主義』,並用『中國解決方案』取代『美國夢』。中國(中共)不再隱藏自己的實力,也不在浪費時間。從共產黨統治者的角度來看,中國(中共)的時代已經到來」。

巴爾的主題似乎再次令人震撼,但這無疑是川普團隊的共識。這可能也是川普不再與習近平通話的原因,正是中共不自量力的咄咄逼人,令美中關係徹底改變了。

中共企圖統治全球的做法

巴爾直指「2025計劃」,並說,「對於全球市場中的美國公司而言,與中國進行自由、公平的競爭一直以來都是幻想」,「中國共產黨政府完善了一系列掠奪性和經常是非法的策略:匯率操縱、關稅、配額、國家主導的戰略投資和收購、盜竊和強迫轉讓知識產權、國家補貼、傾銷、網絡攻擊和間諜活動。在所有聯邦經濟間諜訴訟中,大約80%的指控與中國政府相關,所有商業祕密盜竊案中,大約60%與中國相關。」

巴爾也說,「中國(中共)還尋求在歐亞大陸、非洲和太平洋地區的主要貿易路線和基礎設施中占據主導地位。例如,全球約有三分之一的海上貿易經過南海,中國(中共)宣稱對幾乎整個水路擁有廣泛的主張,無視國際法院的裁決,建造了人工島,並部署了軍事前哨力量,騷擾鄰居的船隻和漁船。」

巴爾也談到了中共的「一帶一路」,稱之為一種新形式的「現代殖民主義」。巴爾還指出中共的「數字絲綢之路」試圖「主導世界的數字基礎設施」。巴爾也認為,中共試圖「壟斷稀土材料」,「美國現在危險地」依賴這些材料。

巴爾表示,美國授予中國最惠國貿易地位,大力支持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現在美中貿易總額約為7000億美元。中共「利用關稅和配額向美國公司施壓,要求他們放棄技術並與中國公司組建合資企業」,「甚至是《財富》 500強企業,都擔心激怒北京,因此不願意提出正式的貿易投訴」。

巴爾警告說,「美國公司已經變得依賴中國市場」,「美國現在也依賴中國提供許多重要的商品和服務」,「隨著(中共病毒)大流行在世界各地的蔓延,中國(中共)為自己積攢了口罩,阻止了包括美國公司在內的生產商將商品出口到有需要的國家。然後,它試圖利用短缺來進行宣傳,運送有限數量的經常有缺陷的設備,並要求外國領導人公開感謝北京」。

巴爾說,美國醫療器械製造商正在有效地「創建自己的競爭對手」,「尤其是醫藥」,「中共長期以來一直在從事網絡間諜活動,對美國學術醫療中心和醫療保健公司進行黑客攻擊」,最近又開始「竊取與冠狀病毒(中共病毒)治療和疫苗相關」資料。

巴爾總結道,「所有這些例子都應該清楚地表明,中國統治者的最終野心不是與美國進行貿易。這是襲擊美國」,「該政權的基本特徵從未改變,正如其對香港的殘酷鎮壓再一次表明的那樣」,「中共對自己的人民進行監視並為其分配社會信用分數,僱用政府檢查員大軍,對持不同政見者施加酷刑,並迫害宗教和少數族裔,其中包括一百萬維吾爾人,他們被拘留在灌輸和勞教所中」。

中共還企圖統治意識形態

巴爾說,「在中國發生的一切」,已經「足夠糟糕」,但是「中共強迫意識形態整合的運動並沒有在中國邊界停止,相反,中共試圖將其影響力擴展到全世界,包括在美國領土上」。

巴爾特別例舉,好萊塢為了商業利益向中共屈服。他說,「在過去的二十年中,中國已成為全球最大的票房。中共長期以來一直嚴格控制進入這個有利可圖的市場渠道,包括對美國電影實行配額制。(中共)違反入世義務,實施嚴格的審查制度。好萊塢越來越多地依靠中國籌集資金。2018年,與中國投資者合作的電影占美國票房收入的20%,而五年前僅為3.8%」。

巴爾認為,「與其他美國行業一樣,中國對好萊塢的合作興趣不大,而是選擇好萊塢,並最終以自己的本土作品代替好萊塢。為此,中共一直遵循其通常的作法。通過對美國電影實行配額制,中共向好萊塢電影製片廠施壓,要求它們與中國公司組建合資企業,然後中國公司才能獲得美國的專有技術」。

巴爾也談到了美國的科技公司,「思科等美國公司幫助共產黨建立了中國的防火牆」,「多年來,諸如Google,Microsoft,Yahoo和Apple之類的公司已經表明了自己也很願意與CCP合作」。巴爾還舉例說,「在中國政府抱怨報導香港民主抗議活動後,蘋果最近從中國的應用商店中刪除了新聞應用Quartz。蘋果還刪除了虛擬專用網絡的應用程序,該應用程序允許用戶繞過防火牆,並從其中國音樂商店中刪除了民主歌曲。同時,該公司宣布將其部分iCloud數據傳輸到中國的服務器」。

巴爾也舉例,迪士尼在上海開設一座耗資55億美元的主題公園,迪士尼同意讓中國政府官員擔任管理職務。公園的11,000名全職員工中,有300名是活躍的共產黨員,他們在辦公桌前擺放錘子和鐮刀徽章,並在工作時間內參加黨的學習。像其他美國公司一樣,迪士尼在上海開設公園後不久,幾百英里之外就冒出了一個中國人擁有的主題公園,裡面的人物形像看起來像白雪公主和其它迪士尼商標。

巴爾舉出的例子,比前兩位演講者都更豐富,也令人深思。美國確實已經處於危險之中。

中共對美國各界的滲透

巴爾還指出,「隨著中國政府在全球範圍內喪失信譽,司法部已看到越來越多的中國官員及其代理人,與(美國)大公司領導人接觸,並誘使他們擁護中共所偏愛的政策和行動」,「躲在背後的美國聲音可以使中國政府增強影響力」,「立法者從美國人那裡聽來的,更能引起同情」,「通過掩蓋對我們政治進程的參與」,中共「避免了其遊說活動的暴露」。

巴爾表示,美國的企業領導人可能不會把自己當作遊說者,但應該警惕可能會被利用,這種努力可能涉及《外國代理人註冊法》。巴爾也表示,這不是扼殺自由表達權,而是為了確保美國公眾及其立法者可以辨別,誰才是真正言論來源。

巴爾也談到了「孔子學院」,「這些學院被指控迫使主辦大學沉默討論或取消北京認為有爭議話題的活動」。巴爾表示,在全球化的世界中,美國公司和大學都可能將自己視為全球公民,而不是美國機構,但是他們應該記住,使他們成功的首要因素是美國的自由企業制度、法治以及美國的經濟、技術和軍事實力所提供的安全性。

巴爾提到,中共強推「港版國安法」,Facebook、Google、Twitter、Zoom和LinkedIn等許多大型科技公司暫時沒有向中共交出用戶數據。如果他們站在一起,它們將為其它美國公司抵抗中國共產黨的腐敗和獨裁統治提供值得借鑒的榜樣。

巴爾最後總結,美國人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關注,「中國共產黨威脅我們的生活、生計和生活方式」,「中共發起了一場精心策劃的運動」,「利用我們機構的開放性來摧毀它們」,「為了確保我們的子孫後代擁有一個自由和繁榮的世界」,「要共同努力抵抗統治和挑戰,贏得全球經濟制高點的競賽」,「我們的自由取決於它」。

巴爾的演講,以及前兩位川普團隊成員的演講,已經表明了美國對中共的態度,也比較清晰地描述了中共的野心和手段。幾乎每一天,人們都在看到,川普政府正在迅速勾勒出美國清剿中共的全新策略。

來源:大紀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