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心術的小測試

文: 曈小曈 

看到一個讀心術測試,蠻有意思。

做了一次,挺准的。
覺得蠻好玩又做了一次,還是准。
那麼,奇怪了,機關在哪裡?
  ……

  ……

  ……
有群友解釋,原理是這樣的
這是你前面看到的五張牌


這是你後面看到的五張牌


原來,這個讀心術的密秘在於:二次出現的牌完全不同。也就是說,無論你選哪張,都不會在後面出現。於是對方讓你相信:我知道你選了什麼牌。我也有點相信:對方知道我選了什麼牌
這個小游戲,包含了很多信息。

關注焦點

當一個人集中於焦點信息,容易忽略對周邊其它信息的關注。這時候,人很可能被誤導。

生活的例子很多。

比如下圍棋象棋,初學者常犯的錯誤,就是一心想著殺對方的大龍,或者特別想吃對方的車馬炮,大概率會被對方痛殺。

比如現在的大數據分析,信息定向投喂,會造成人類智力的二極分化。聰明人的習慣,是自己尋找信息,作出獨立判斷。而愚蠢者的習慣,是不斷尋找權威,然後堅信不疑。系統根據偏好推送信息,不會讓聰明人變聰明,但會讓愚蠢者更愚蠢。


現在的大數據,除了隱私方面的問題外,還有很多被濫用的技術。比如,有的系統可以根據不同人群的消費習慣,提供不同的銷售價格。這就是說,老客戶優質客戶,非但沒有收獲優惠,還可能被宰一刀。
這種自我誤導,需要跳出焦點。

限制信息

我們前面之所以能發現問題,是把前後的信息作了對比。如果最初的信息被屏蔽,那就很難發現問題。
歷史的例子很多,


比如法國大革命的故事,把攻佔巴士底獄說得很宏大。現在已經確認:當時的巴士底獄實際上是全法生活條件最好的一個監獄,也不是巴黎人所畏懼的波旁王朝的象徵。若大的巴士底監獄,被攻佔那一天總共才八個人。

除了一名監獄長之外,其它七個是囚犯,其中有四個假證販子,兩個精神病患者,以及一個性變態者。而大革命開始後,巴黎監獄開始人滿為患,最後沒辦法,只得把很多教堂和學校改作臨時監獄。


比如西班牙內戰的故事,把弗朗西斯科·佛朗哥描述得非常丑陋。現在有考證,共和方幾年殺戮的神父修女就是大幾千人,超過了四百年西班牙宗教法庭處死的人數。

而這位被全面污名化的弗朗哥,在執政初期保持明智的中立,讓西班牙人逃過了二戰的浩劫,在執政末年又把權力還給了國王和國民,實現社會的穩定過渡。對於西班牙人來說,這是一位務實的、堪比華盛頓的偉大人物,前些年連墳墓都被挖了。


比如美國撕裂的問題,主媒把黑人喬治·弗洛依德樹為英雄。如果認真了解弗洛依德的過往,他就是一個多次違法的慣犯,甚至和同伙一起持槍搶劫懷孕女性。這次被拘捕的時候,體內毒品含量超標。

這麼一個對社會毫無貢獻的人,現在卻被樹立為英雄。大家學習什麼,搶劫還是吸毒?弗洛依德的雕像樹起來,華盛頓的雕像被砸倒,美帝真混亂。

如果前面的信息被屏蔽,就無法進行對比,思維就會混亂。

模糊焦點

如果在圖中設置了很多干擾項,那麼發現問題的難度就會增加很多。

實際的操作有二種:一是提供海量垃圾信息,導致真實信息被掩蓋在強烈的白噪音中。二是提供99%的真信息,但在關鍵的地方含糊其辭,產生誤導的結果。


整點明星八卦,搞點桃色新聞,是轉移社會焦點的常用方法,而且屢試不爽。比如紐約州長庫莫的養老院丑聞爆發,如果追查下去,會對驢黨導致災難性後果。結果跳出來六七個女的指責庫莫性騷擾,佩洛西等人紛紛義正詞嚴的批評,主媒配合大肆渲染,但真正的嚴重問題被掩蓋了。庫莫當然不擔心,FBI就是喊兩嗓子,亨特的電腦門都不查,憑什麼查我呢?

現在米國最大的焦點,其實是亞利桑那的審計工作,其它的一切都是次要的。 


比如意大利海灘上的敘利亞男孩,看了讓人心碎。一時各大媒體都用極其煽情的文字進行了渲染報導,原來不同意開放邊境的默大媽看到洶湧的民意,馬上轉向打開國門。

但媒體沒有告訴大家,中東的傳統就是強人政治,歐美的白蓮花非要去解放他們,結果釋放出來了ISIS的大魔頭。當問題越搞越大,本來較好的方案,是在中東圈個地方建立難民營,離著家鄉近,也不存在文化沖突,結果在主媒「大愛」的旗幟下,政客引狼入室。

比如越戰時記者亞當斯,憑借一張警察局長阮玉鸞在街上面無表情槍殺阮文林照片的報道,獲得了普立策獎。其實是阮文林前面無情殺死了很多平民,包括6名兒童和一名八十歲婦人,但為了追求爆炸性效果,亞當斯並沒有充分調查了解背景,晚年亞當斯對此表示懺悔。

很多成年人並不理解,媒體只是一種提供觀點的信息源。世界上不存在標准答案,自然也沒有客觀媒體。

限制參與

關於這個測試的疑問,有了他人的參與,會很快得出合理的解答。如果是合理的分析,那我就接受。如果是錯誤的判斷,那我繼續尋找答案。

如果問題不能討論,只有我一個人想,那需要花費很多時間精力,也未必能想出來。


所以,真正的討論,必須要有反方存在。就象以前的鏘鏘三人行欄目,一個主持人,一個正方,一個反方,這會有比較好的思維激蕩。

如果沒有交鋒,就成了填鴨。填鴨,就是提供標准答案。但和數理化不同,人世間的絕大多數問題,每個人有自己的看法,沒有標准解答。

小結

提升認知的關鍵,是有不同信息和觀點的競爭。任何妨礙競爭的做法,都會導致愚蠢。而且,這個愚蠢是普遍性的。

來源      歷史之曈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