幹掉「發災難財」的大富豪?

桑德斯

文:陳興傑

新冠肺炎流行給2020年全球經濟帶來重創。哪一群體受害最深,人們有不同說法。但要說到誰是這場疫情最大的受益者,答案簡單得多。看看富豪們的財富數字。 

先看美國這邊。今年亞馬遜公司的股價上漲超過70%,貝索斯的個人財富接近1900億美元,將排名第二的比爾·蓋茨甩在身後。同樣幸運的有沃爾瑪·沃爾頓家族、扎克伯格和馬斯克,他們今年財富都增加上百億美元。

美國一家智庫機構6月發表報告稱,疫情爆發後,美國「億萬富豪俱樂部」的人數增加,643位億萬富翁的財富增加近6000億美元——與此同時,4000多萬人在申領失業救濟金,無數家庭陷入困頓。

再看中國這邊,情況似乎差不太多。6月發布的「福布斯中國富豪TOP50」顯示,中國排名前20名的富豪在疫情期間,財富全都增加。互聯網行業最為顯著,黃錚財富翻倍,成為最耀眼的新富豪;馬化騰增長近50%,馬雲也有近15%增長。
將富豪財富增長和全國經濟低迷、無數民眾失業放在一起對比,確實扎眼。 

凡有貧富差距,就有人喊劫富濟貧。鑒於疫情期間富豪財富大增長的現實,最近美國參議員伯尼·桑德斯呼籲,對富豪們徵收重稅。桑德斯的提案要求,向富豪們徵收一次性稅收,剝奪他們在疫情期間(今年3月至明年1月)財富增長的60%,以用於社保和醫療補充。

美國是世界資本主義的大本營,捍衛私產的氛圍濃厚;與此同時,美國也有最理直氣壯、聲勢浩大的左派運動。伯尼·桑德斯就是美國著名的老左派,常年呼籲對富豪徵稅,幾乎不放棄任何場合;他兩次參與總統競選,人氣頗高,是民主黨代表的有力競爭者。

桑德斯的提案聽起來瘋狂,很多美國人還是會認真想想,尤其年輕人和大學生。「劫富濟貧」在美國主流輿論場,是一個無須諱言的話題。7月,一個包括迪士尼家族在內的美國富豪團體發布公開信,請求政府對富人大幅加稅,以糾正貧富分化。當然,這些人是清一色的民主黨支持者。

中國輿論場有沒類似聲音?底層的劫富濟貧情緒再所難免,在稍正式點的場合與媒體,有社會地位的人發聲,還真沒有。這是很大的幸事。

當今中國,動輒呼籲「剝奪富人60%財富」的觀點,不被嗤之以鼻,就是極左主義,沒多少人當真。改革開放後,尊重私產的觀念普及,官方和主流學界都不願被貼上「仇富」標籤。這是中國社會穩定繁榮的觀念基礎。 

我不贊成對「發災難財」的富豪們徵收重稅。理由很簡單:新冠肺炎造成巨大經濟創傷,這不是富豪們帶來的;他們財富增長,並非是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恰恰這種財富增長,緩解治療了民眾苦痛。財富增長是市場對他們貢獻的獎勵。

還是先以美國富豪為例。早在美國疫情大爆發前夕,亞馬遜公司就大力提升雲端處理能力,擴充線下倉庫物流,為員工提供個人防護和清潔設備。這些投入花費數十億美元,收效顯著,亞馬遜的配送能力沒受疫情影響,還提升一倍多。

疫情橫掃線下商店,消費者湧進電商搶購,亞馬遜一度收割了電商50%的流量。一季度亞馬遜銷售額增長26%,二季度增長40%,與此同時這兩季度的利潤都實現翻倍增長。很多消費者首次購買會員,使用「一日達」,流媒體、雲業務等服務,亞馬遜儼然成為人們網上生活的「綜合供應商」,難怪投資人如此看好。 

同樣成功的有沃爾瑪。線下門店受重創,電商和「半電商」業務卻猛增。沃爾瑪在美國有近5000家門店,遍布大小城市和社區,疫情期間一些店面關閉,人們在線上購物,線下到店外自提,這塊原本不大的業務爆發,三個月內首次自提人數增長4倍。

2020年一季度,沃爾瑪總銷售額不降反增,線上銷售額更是猛增74%,全球員工增加23萬。這樣的龐然大物,困境中能取得如此成績,非常不容易。管理層的優異表現讓投資人充滿信心,沃爾瑪的股票一路走高。

類似情形也發生在中國。疫情期間電商猛漲,原因就在於線下商店受重創,人們選擇安全便捷的電商服務。拼多多以團購和低價為特色,大力補貼,鼓勵消費者網購,一季度成交額翻了一倍,人均消費額也穩步提升。拼多多紮根市場,已經贏得越來越多人喜愛。

電商成功也帶動物流發展,包括順豐、「四通一達」在內的物流企業,疫情期間不僅沒有停工,還投入大量資源,幫助物資流通。看富豪排行榜前幾名,從電商到物流,從醫藥到豬肉,他們身家上漲的道理,都很好理解。

就連騰訊遊戲這樣常受詬病的產品,實際上也在滿足消費者需求,創造社會價值——不是手機遊戲這樣廉價的娛樂產品,在漫長的居家期內,多少家庭鬧得雞飛狗跳,多少年輕人要胡亂滋事。 

大公司在災難面前經常做得更好,有先天優勢。它們比小公司有充足的資本積累,獲得的貸款援助多,輾轉騰挪的餘地大。小公司們率先倒閉,大公司也能苦熬待變,在春暖花開時收穫消費者。強者恆強的「馬太效應」,常在災難面前顯現。

 很多投資者主張「股票買龍頭」,道理就在其中。這是市場對大公司地位的獎勵。「大到不能倒」,是很多創業者闖關奪隘的終極追求,大公司比小公司有抗風險能力,無可厚非。如果公司越大越脆弱,發展還有什麼意義? 

當然,「強者恆強」並非鐵律,小公司在危機中殺出一條血路也不鮮見。最典型的是視頻軟件Zoom,這家視頻軟件從300萬用戶增長到3億用戶,只花幾個月時間,靠的是超強的技術和運營手段。

類似還有新加坡互聯網公司Sea,這家公司在疫情期間強推遊戲和網購功能,受到熱烈追捧,被稱作「東南亞的阿里巴巴和騰訊」,股票在幾個月裡翻了超過10倍。 

由此可見,疫情並非鍾情於大公司,它獎勵的是真正的好企業。迪士尼算是巨頭企業吧,疫情期間線下樂園全線關閉,無可奈何;流媒體競爭不過奈飛(Netflix),只能眼睜睜著看巨額虧損發生。

仇視大公司是現代社會的通病,這種一概而論,忽視了好企業和壞企業的區別。 對疫情期間財富增加的財富增收巨額稅收,後果非常惡劣。當人們無法在災難中賺錢獲利,意味著災難期間市場獎勵消失,很多資源不再投入。很多人寄望於慈善幫助——和牟利的商業動機比,慈善的力量太小了。 

市場經濟的特點是,哪裡有需求,哪裡就創造供給。供給者的動機如何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它的實效。

一場重大火災之後,消防股全線暴漲——很多人因此指責資本主義冷酷,借災難發財。他們沒看到,消防股上漲意味著更多資源進入該領域,給消防提供資金支持,有助於防止將來災難發生。疫情也是如此,「發災難財」意味著滿足當下需求,給未來市場提供信號,激勵他們投身於此。 

如桑德斯提議的那樣,懲罰「疫情期間財富增加」,意味著未來再遇類似災難,企業家做得再多,都無法獲得認可。疫情再來,為何還努力生產口罩、提供電商、物流和娛樂服務呢?

稅收破壞生產,當下的資本消耗只是其一,重要的是它阻礙企業家精神,讓雄心勃勃、勇於進取的人們踟躕不前,不能有所作作。這才是人類社會最大的損失。

在當代社會,每一次災難都是權力擴張的機會。左派們藉助災難大作文章,推出劫富濟貧的政策,希望達成良善願望;他們無視經濟規律和市場現實,任意懲罰資本積累和企業家精神。政策造成的災難遠過於天災,這是我們每一個人都應警惕的事實。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