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萬小店倒閉,滿大街都是房屋中介和藥店

疫情尚未解除,焦灼愈演愈烈。

在過去的一年中,300多萬家小店已告別了這個世界。

有人苦苦掙扎,有人鋌而走險。

小店主們這不確定性尚未減輕的日子裡苟活。

誰又能扶起萬眾群眾生計最起碼的希望呢?

疫情下,小店生存艱難。

天津,潮流商圈營口道。

900多米道路一側的44家店鋪中,17家已經暫停營業,多家正在轉讓。

一家酒吧老闆一臉的頹廢述說: 「 整條街的店鋪都深陷掙扎。 」

瀋陽,平區馬路灣地鐵站出口。

30平方米的小飯店,冷冷清清。

年近50歲的店主止不住嘆氣: 「 孩子正在讀高中,全家收入靠小餐館維持。現在賠慘了,不知道這個家還怎麼支撐。 」

有人苦苦掙扎,有人鋌而走險

上海市奶茶店主秦某收到了公訴通知。

為湊足店鋪房租,她選擇了白天開店,晚上色情直播間謀生的行當。

傳播淫穢物品牟利罪讓姑娘顏面盡失,悔恨不已。

天津,一家海鮮酒樓受疫情打擊,老闆跑路。

在酒樓充了值的會員得知消息後一連數日圍堵酒樓索賠,群情激動,雞毛一地。

…..

大大小小的實體店以日均9000家的速度不斷倒地,留下狂風暴雨後的一片狼藉。

按照2019年第四次全國經濟普查的數據,一家個體工商戶可帶動2.37個人就業。

由此不難想像,300多萬小店倒閉,就意味著700多萬的人口沒了生計。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女性群體、城市外來務工人員、40歲以上中老年人等群體再就業難度明顯。

背後涉及的家庭又有多少眼淚?

山東的 「 拉麵哥 」 程運付紅遍網絡。

拉麵哥一臉的樸實憨厚,即使與旁人搭著話,手上的動作卻沒有半點停歇。

嫻熟的技術,30秒就能拉出一大碗份量實足的麵條。

而且一碗超級便宜,就三塊。

不管房價翻了多少倍,他的面價15年沒有變。

有人問,咋不漲錢呢?

他憨憨一笑:俺賣貴了,怕老百姓吃不起。

滿屏潮水般的點贊。

有 「 良心 」 ,有 「 初心 」 ,有 「 社會責任感 」 ,拉麵哥的吃苦耐勞,誠實守信,胸懷寬廣,優良品質瞬間上了熱搜。

有人讚揚, 「 山東拉麵哥賣的不是拉麵,而是人性善良 」 。

有央媒也加入禮讚的大合唱,稱 「 他的質樸與真誠就是千千萬萬勞動人民的縮影 」 。

我也覺得拉麵哥是個好人,善良質樸的中國農民。

但心中還有一種萬般的悲涼。

拉麵哥即使一刻不歇,滿打滿算一天下來也就賣個三、四百碗,拋去所有成本,一天也就能賺個兩、三百。

而15年的努力,整天的起早貪黑,風吹日曬​​,給他留下的是滿臉的滄桑,只能溫飽的家境。

怕顧客吃不起面,始終沒漲錢,不能否認其中樸素的情感因素,但更是生活重壓下的無奈取捨。

誰不想過的舒服點,不那麼辛苦不那麼累,有個固定的攤位,穩定的營生。

沒有人要求他不漲價,也沒有人要求他履行社會責任。

但價高勢必削弱競爭優勢,薄利多銷必是現實選擇,物美價廉更容易控製成本,整體上增加收入。

但15年來各種要素成本都在增加,拉麵哥唯一可以保住利潤的訣竅只有一個:壓縮一切可以壓縮的成本。

集市上擺著攤,省卻了房租費,除了面、水、電……的必要成本,夫妻二人的辛苦勞作就成了唯一盈利點。

說是生意,實則不過生計,日子勉強過得下去罷了。

奮鬥15年,仍是流動攤點,拉麵哥沒能撐起個門面。

螞蟻今服。

消失在人海裡的馬爸爸都看不到一個背影。

人們曾把實體經濟困窘歸咎於電商,認為是馬雲毀了實體經濟。

不可否認,互聯網衝擊確實很大,但價格透明,交易便捷給萬千百姓帶來了方便,隨之電商、快遞行業的欣欣向榮,也為很多人提供了工作機會。

電商與實體從來沒有到達水火不容的地步。

一碗熱騰騰的拉麵總會給快遞小哥送來的香。

擺滿新鮮果蔬的攤位總比圖片上更有吸引力。

無序的人間煙火,走入那繁華的街道更有生活的氣息。

勤勞的販夫走卒,會把市場自存的調適功能發揮到極致,支撐著他們熬過嚴冬寒夜。

然而就算沒有疫情,他們也早已疲不可支。

5年前,城市的街邊店就開始大量消失。

有人描述2017年的上海,隨著新一輪城市改造啟動,越來越多人賴以生存的空間遭到毀滅性打擊,有的會試圖尋找新的容身之處,剩下的人則可能會離開。

上海變得越來越無聊,北京也是,其他城市都不例外。

在沒有充分討論情況下,街邊店、小商舖、地攤大量消失,像枯葉一樣被無情地清掃而光。

不是市場自然淘汰,而是被強力清退出場。

繼之而來的是房價上漲、租金上漲、水果漲價,餐飲漲價,毫無選擇,理所當然。

這個世界已容不下市井氣息。

就算張擇端再世,也畫不出一幅現代版的《清明上河圖》。

直到疫情襲來,發現活命藥引竟然仍是被趕殺殆盡的地攤經濟。

兩眼一睜,忙到熄燈。賺出房租,心滿意足。

城市裡做過小生意的人都知道,最大成本是每月照例不減的房租。

如果交完房租還有盈餘,這生意就算沒賠。

房租背後是房產,房產背後是資本。

中國的房地產黃金二十年,不僅拉高了房價,更是將商舖的租金提高到了史無前例的高度。

「 一鋪養三代 」 ,便是這些高昂的租金帶來的龐大收益形象代表。

房產兼併,亦是財富掠奪。

想做生意必須租門面房,租門面房就養了一幫靠房租謀利的房主,房主還要把錢交給銀行和房地產商。

中國的事就是這麼神奇,兜兜轉轉,最後都能歸到房地產身上,大家到頭來都是為房地產填坑。

郭樹清剛剛警告:

房地產的核心問題就是泡沫比較大,很多人買房子不是為了居住,而是為了投資或者投機,這是很危險的。

雪崩之前,沒有一片雪花會覺得危險與自己有關。

當無數小店倒閉轉讓時,滿大街的房屋中介和藥店卻是越開越多。

泡沫最大、利潤最大的兩個行業,裹脅起排山倒海的焦慮,也安撫著憔悴疲憊的肉體和靈魂。

有人說,內捲就是葵花寶典。

想在江湖上活下去,除了自宮別無選擇。

有人宮掉了孩子的童年,有人宮掉了身體健康,也有人宮掉了溫良恭讓。

貨拉拉跳車的那個女孩,即使月入2萬也想方設法省錢去買房結婚。

社會承受能力畢竟有限,當房地產泡沫膨脹到一定程度時,人們必然會本能地對抗這種無底線的掠奪。

當然,多敗俱傷的結果,誰也不願意看到。

拉麵哥的故事上了熱搜,卻沒見一家官媒去關注分析背後的機理。

好擬還該感謝:如果沒有這些艱難,拉麵哥就沒有展示 「 良心 」 「 善心 」 「 初心 」 的舞台。

從民生的角度做出思考和詮釋,才更能考量這著看擬盛世的悲歌。

古往今來,凡有安身立命之道,谁愿做引水賣漿的販夫走卒?

小店是民生經濟的細胞,也是底層人生存的最後一道屏障。

作家張賢亮曾語:

讚美苦難是一種罪惡,我寧肯放棄自己現在擁有的一切,只要能夠讓我以前過著正常人的生活,我就很滿足。

誰讚美貧窮,他一定在撒謊!

春天來了,那些柔弱匍匐的花花草草,也有絢爛舒展的權利。

一小間店,不在於賺多少錢、發多少財,而是像徵著寬鬆、自由的社會氛圍,能夠最大程度舒緩底層的生存壓力。

一個小攤,並不會改變大多數人風裡來雨裡去的艱辛,而是賦予勤奮努力的人更多平等機會,讓他們於萬分艱難中看到星星點點的希望。

對於民生之艱的禮讚,越深情越顯得廉價和輕佻。

人間煙火氣,最撫凡人心。

並非所有人都能匹配這個時代的光鮮亮麗,

人民有安於卑微的權利。

孔子說:災妖不勝善政。

藏富於民,還利於民。

讓做小生意、小買賣的人從容地活下去,

就是最大的善政!

 

來源   蘭陵笑俠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