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人民軍總參謀部發布公報,對韓軍事行動竟然是這樣的

朝鮮 金與正

文:林海東

6月16日,朝鮮人民軍總參謀部通過朝中社發布新聞公報(以下簡稱6·16公報),對外公布了對韓軍事行動方案,要點有四——

1、朝軍已做好萬全準備,從軍事上堅定保證朝鮮黨和政府所採取的任何對外措施。

2、朝軍將重新進駐北南協議劃定的非軍事區,重新實現南部防線要塞化。

3、將開放陸地前線和西南海上大部分區域,為各界群眾即將對南散發傳單的大規模行動提供便利和安全保障。

4、正在制定以上2、3兩項的行動計劃,待提請勞動黨中軍委批准後實施。

在上週末的文章中,我曾預判朝方採取軍事行動的時間範圍大致在上週末與本週初這個時間段。現在,軍事行動來了,沒有超出這個時間段,但此事頗為有趣的地方是,沒有實際行動,只有表態,只有計劃方案。不過,這為準確判斷朝方的真實意圖提供了進一步的依據。簡單說一下吧。

首先,6·16公報是對金與正6·13談話的回應,算是正式接令之後的跟進措施。值得注意的是,朝軍此番淡化了以往較為強烈的「軍方」意識,將自己定位於「配合者」、「執行者」的角色;大原則是為對外措施提供軍事上的堅定保證,符合七屆五中全會對「正面突破戰」的定義,即軍事是保障性存在;具體任務方面則是「領命」,上述2、3兩項具體行動均為接受「黨中央委員會統一戰線部和有關對敵部門」意見,亦即在此次軍事行動中,軍方只是有關部門意見的具體執行者。這是一個很有意思的微妙變化,進一步證明了金與正全面接管對韓事務、實際權限範圍擴大的可能性,為金與正的角色變化提供了背書。

其次,朝軍此番表態的時間點並未選擇更為敏感的《6·15共同宣言》20周年紀念日,而是放在了文在寅表態的次日。這個時間點的選擇頗為耐人尋味。眾所周知,此次朝韓關係緊張以來,在朝方的高調與強烈面前,韓方的反應相對低調、回應相對謹慎,而且韓方的表態明顯不符合朝方的預期。文在寅15日連續兩次公開表態,這大概既是朝方衡量下一步行動的指標,也是朝方所需要的。截至本文發稿時,朝方對文在寅6·15表態尚未直接回應,僅有朝軍總參謀部的計劃性行動。

在我看來,有必要把朝軍行動計劃與文在寅表態聯繫起來看。文在寅15日表態的大原則是,朝韓關係發展不能停、和平承諾不可違、對話窗口不能關;這「三不能」大致屬於老生常談、沒有新意。需要注意的是,在這「三不能」大原則之外,文在寅還有三項具體表態——

其一,對目前局勢升級表示遺憾和道歉。

其二,非常理解金委員長改善半島局勢的決心和努力。

其三,雙方應攜手尋找突破口,推進朝韓自主合作項目,韓方將為此積極尋求國際社會對此的理解和支持;不能坐等局勢變好,和平不能靠別人打造。

文在寅的這三項具體表態,應該是朝方所需的回應,從這個角度看,就不難理解朝方的軍事行動為什麼沒有實施而是暫時停留於「計劃、方案」階段。有趣之處在於,有關對敵部門拿主導意見、朝軍同意接受這些意見並準備行動方案,但行動與否還需要勞動黨中軍委批准;儘管朝軍已做好萬全準備,但金帥是否在方案上簽字還兩說。目前的情形是,朝方雷聲大、雨點小,措施喊了千千萬,但截至目前,除了不接韓方電話之外,其餘措施仍然還是達摩克利斯之劍。從這一點可以看出,金帥仍然在小心謹慎地管控事態,文在寅的6·15表態至少是部分地符合了金帥的預期。換一個角度看,如果把文在寅的6·15表態看成是對金與正6·13談話的回應,則把金帥擺到「北為上」的位置,把按下暫停鍵的決定權放到了金帥的手裡,這大致是朝方需要的效果。

此次朝韓間事態發作以來,我一直有個看法,即雙方之間存在某種默契,朝方是否在「文攻」之外輔之以「武衛」行動是判斷軍事走向的重要指標。從截至目前的狀態看,一切盡在金帥的掌控中,所有軍事行動目前仍然停留在紙面上,不僅給朝方留足了轉圜餘地,也給韓方進一步留出了時間和空間。整件事情越來越像一出雙簧,當文在寅終於說出「攜手尋找突破口,推進自主合作項目」時,真正的共同訴求基本浮出水面,突破口在哪裡也就越來越清晰了。在我看來,朝軍重新進駐非軍事區也好,各界群眾大規模對南散發傳單也罷,都是有可能發生的,而且施壓意義大於實際意義。

第三,我此前曾經講過,此次朝韓事態緊張還有另一重意義,即金與正因素,是金與正「確權」、「立威」的一個重要標誌點。6·16公報也基本證明了這一點。需要特別注意的是,以往朝方對外宣布的一般是決策結果,但此次6·16公報極為罕見地將尚未有最終結果的決策過程公諸於世,在這個流程中,金與正領導的對敵部門、朝軍總參謀部、勞動黨中軍委各自的位置和彼此之間的關係非常明顯,尤其是凸顯了金與正對軍方的權限。

由此顯示,6·16公報可能還是另外一個重要的標誌,即自此之後外界在觀察朝鮮時可能要淡化以往「軍方尾大不掉」、「顧忌軍方不滿或反對」之類的看法。6·16公報所表現出來的「服從命令聽指揮」,再一次證明「先軍」的意義已經發生了重大變化,儘管先軍還是一面旗,但現時的先軍已經是「先黨之下的先軍」,「一切行動聽指揮、人民軍忠於勞動黨」的現狀已經相當明顯。以往外界對朝鮮「軍部勢力」、「軍方利益」因素的觀察角度可能要換換了。如果非要說什麼勢力、利益的話,那麼,在我看來,現時的朝鮮可能只剩下以「白頭山血統」為代表的一種勢力、一種利益了。當然,這仍然需要更多的信息來觀察、來判斷。

綜上,目前朝韓關係固然緊張,除了朝方確實不接聽韓方電話之外,其餘朝方宣布的行動仍未真正實施,事態發展充滿不確定性,但雙方最高層級或明或暗表達的立場似乎正在接近,轉圜的餘地並未消失。對於「朝軍已做好萬全準備」一說,不僅需要從惡化事態的角度看,也需要同時從緩和事態的角度加以觀察,畢竟「萬全」的含義涵蓋了情況從最壞一端到最好一端的整根鏈條。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