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恩為何擱置對韓軍事行動計劃?

文:林海東

在此前的文章中,針對朝軍總參謀部將對韓軍事行動計劃提交勞動黨中軍委審批一事,我連續表達「能否獲批兩說」的觀點。這基於以下幾個認識——

1、朝方此次以傳單為由提升事態,目的不在於激化朝韓矛盾,而在於施壓以推進朝韓合作,解決自身面臨的困難。

2、金帥在謹慎管控事態,並以最後緩衝的角色存在。

3、軍事行動的決策程序罕見公開,且朝軍總參謀部連續兩次強調軍事行動計劃將在提交中軍委審批後實施,這種狀況是反常的。

從朝軍總參謀部公開軍事行動計劃之後,朝方一直沒有明顯的軍事行動,主要用力方向是印了大量傳單、緊鑼密鼓地準備散發,在關鍵的前線地區、敏感的開城地區,只是派小股部隊(韓軍觀測為排級單位)帶著鐵鍬去已拆毀的哨所舊址挖地、在個別邊境地區重新豎立對韓高音喇叭、在個別地區重新打開海岸炮炮門,以及顯露潛艇基地「有動作」的跡象。但自炸毀朝韓聯辦大樓之後,除了輿論洶洶之外,朝方總體上是相對平靜的,只聞樓梯響、不見人下來。

在我看來,這種相對平靜基於夏威夷中美會談、華盛頓韓美會談這樣一個大背景,朝鮮在等待這些會談的結果,在等待相關信息,所以,採取了「引而不發」的態勢。

6月25日,是脫北者團體宣布對朝再次散發傳單的日子,也是朝鮮戰爭爆發70周年的日子,是一個敏感的時間點,朝方會否採取行動以及採取什麼樣的行動頗受外界關注。然而,事情像以往的半島局勢一樣,再次出現了戲劇性的變化。這一變化,來自金帥。

23日,朝鮮召開第七屆中軍委第五次會議預備會議。這是一次特殊的會議——首先,是金帥執政以來首次召開中軍委會議的預備會議;其次,此次會議以視頻會議形式召開;第三,只有部分軍委委員參加。前兩點是反常的,在我看來,這種反常是為了一件事情,即擱置對韓軍事行動計劃;朝媒官方中文版使用了「保留」一詞。而我更願將其視為「留中」,就像當初大清朝的各位萬歲爺,在某些摺子上批一個「知道了」,然後留中不發。

如何看待金帥擱置對韓軍事行動計劃,這要從幾個方面來考量——

首先,這次預備會議是否必要。在我看來,不能排除朝鮮每次召開重要會議之前都會開預備會議的可能性,或許只是不公開,這一次只是特意公開了而已。從此次預備會議的內容看,主要有兩個方面——

1、審議擬提交中軍委第五次會議的主要軍事政策議題,並探討擬提請正式會議討論的報告、決議和反映為進一步加強國家戰爭遏制力的國家措施的多件文件。

2、評估當前形勢,保留朝軍總參謀部提請中軍委第五次會議審議的對南軍事行動計劃。

在我看來,前者為虛,後者為實。也就是說,此次預備會議非必要,而是專為後者而來,只是為了「留中」。

其次,為什麼要「留中」?擱置或暫緩執行對韓軍事行動計劃,是評估當前形勢的結果。也就是說,形勢發生了某些變化,這些變化讓對韓軍事行動成為非必要,而且這些變化是部分符合朝方預期的。為什麼說是「形勢變化部分符合朝方預期」呢?因為對韓軍事行動計劃是「留中」,仍然是「引而不發」的態勢,進可由中軍委第五次會議正式會議批准執行,退可繼續暫緩執行,這要看下一步形勢往哪個方向發展。也就是說,維持適度壓力,依形勢變化決定施壓程度的強弱,把主動權掌握在自己手裡。

第三,形勢究竟發生了什麼樣的變化?在我看來,形勢出現了部分符合朝方預期的的變化,或者說只是出現了「向好」的苗頭,所以要把局勢的溫度降下來,避免局勢惡化,避免得來不易的「向好」消失。那麼,這些變化究竟是什麼呢?目前沒有確切的信息,夏威夷中美會談的公開信息未提及涉朝內容,比根與李度勛的會談基本對外保密,無從加以引用或驗證,只能進行推測。在我看來,朝鮮此番拉升朝韓關係緊張度,脫北者的傳單只是個由頭,其真正意圖是施壓而非真正斷絕朝韓關係,反倒是通過炸毀聯辦這種極端的行動讓韓方感到壓力,從而推進朝韓經合關係發展,以解決自身面臨的困難。雖然朝方宣稱朝韓之間已斷絕聯絡,但金與正日前拒絕韓方派遣特使入朝一事看,雙方的聯絡實際上仍然存在,無論直接或間接。因此,必須考量李度勛與比根會談的因素,究竟談了什麼以及韓方是否向朝方傳遞了相關信息,這一點對判斷形勢變化是很重要的。

第四,勞動黨中軍委第五次會議什麼時候開?這是一個「看需要」的問題。在我看來,朝媒公開披露的第五次會議的議題,與整整一個月之前召開的第四次會議的議題多有重合和相似之處,而且在第四次會議僅僅召開過一個月之後不久舉行第五次會議是非常規的。在我看來,當第五次會議預備會議擱置對韓軍事行動計劃之後,第五次會議正式會議就顯示出另外一種意義,即根據後續形勢變化,決定對韓軍事行動計劃是繼續「留中」還是付諸實施。而對韓軍事行動計劃一旦實施,朝韓軍事協議基本成為廢紙一張,局勢收拾起來就比印傳單、豎喇叭、鐵鍬挖地麻煩得多。

總體上看,擱置對韓軍事行動這一腳剎車來得正是時候,讓朝韓關係的緊張度得到了一點緩衝。那麼,數百萬張已經印好的傳單會飛向南方嗎?在我看來,給韓國人添一點清理垃圾的麻煩是有可能的,而且時值6·25,搞搞這種小意思也並非不可以,但同時存在傳單也「留中不發」的可能性。印好的東西不發出去,不浪費嗎?我想,如果炸毀聯辦大樓都不在乎,這點兒傳單也無所謂。

順便提一句。近日有朋友詢問「金與正準備接班」問題,統一在這裡做個簡單答覆——無稽之談,把複雜的事情簡單化了。金與正主管北南關係,是2018年就被金帥定下來的事情,並且對文大統領當面通報過。我在之前的文章中數次提過,此次事件是金與正正式全面接管對韓事務的標誌,所謂「炸樓立威」並非金與正「接班」之舉,而是經過多方考量、金帥親自拍板才能做出的動作,金與正不過是前台的執行者,兄妹倆對韓的紅臉白臉分工其實很明確。金與正主管對韓事務與金英哲退出之間,是有關聯的,從目前的人事布局看,對韓事務由金與正與統一戰線部等部門唱前台、偵察總局局長林光日幕後輔助的可能性較大,而金英哲則極有可能轉向主管對美事務方向,率領現在主掌外務省的舊部。僅此而已,不必再去想什麼小妹接班的事情了。至於此次預備會議以視頻會議形式召開,大可不必從金帥健康角度去看待,防疫需要、人在外地、為北南會談預演等均有可能,不必抱著一個「健康」角度死磕。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