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子專欄】大都會記

一整天我都在大都會裏面。在歐洲油畫展廳裏。主要看的是1250-1800年的繪畫。 布格羅的畫,愛更接近人類。拉斐爾的畫,愛是神的,只有真正的聖徒畫得出來。

傍晚,不知不覺我到了歐洲古代雕塑那個展廳。我看到偉大的雕塑。然後,我看到這座沙浮。一位與荷馬齊名的希臘女詩人。我被這座雕塑震驚。

沙浮左手握著豎琴,琴弦已斷兩根。她坐在一張椅子上,她的右眼流出眼淚。這是一座非常成熟的大理石雕塑,我看到沙浮仿佛隨時會站起來或瞬間會轉變姿勢般生動之極,仿佛只是時間把她暫時凝固著而已。她活著。只是被囚禁在這座大理石雕塑裏面而已。我不知道她是誰,是後來才知道她是誰。但當我仰頭看著她,她也看著我。一瞬間我感受到她的靈魂。她顫抖著向我訴說。

我走出去展廳,然後又折返回來,坐在她身邊的木頭椅子上,無法控制,失聲痛哭。

我聽懂這座雕像的訴說。她和她身邊所有的雕像,那些充滿了神性的雕像,包括所有的古典繪畫,他們的功用並不僅是供人觀賞的藝術品,他們的功用,是為了在人類道德在沒落到一定程度的時刻啟迪人類:世間還有這樣的神聖作品做為參照與衡量的尺度,還有返回去的可能。

這真是個禮崩樂壞的時代。我看看我自己,我再看看我周圍的人們。我為我自己羞愧,為這個時代羞愧,在這些失望痛苦的雕像面前,淚如雨下。

沙浮的靈魂說,千百年來,眾神守護著像她這樣完美逼真的作品不致受到損壞,是為了承擔啟迪人心的使命。然而到了今天,不但她被人們誤讀,也越來越難啟發人們心中的神性與善念,然而,負責看護她這座雕像與其他雕像的神,卻還沒到達離開的時刻。

美,今天你卻已淪落。成為淫婦與魔,不再具備聖潔的神性令人心生敬畏。今天人們談到你,更多地談到了欲望金錢與誘惑,從你的誕生一直走到了今天,怎麼不令人痛徹心扉肝腸欲裂?

坐在這樣的博物館,坐在這些僅存的神祇信使當中,哭這個分崩離析的時代,向神祈禱,尋求我們最後返回的機會。

Translate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