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宏偉妻高歌突發聲有蹊蹺 或涉高層內鬥

孟宏偉妻高歌

文:周曉輝

近日,據海外媒體報導,國際刑警組織(Interpol)將於11月23日至25日在土耳其伊斯坦堡舉行大會,在閉門會議中,將決定新一屆執行委員會成員。據悉,中共公安部國際合作局副局長胡彬郴,是亞洲區執委的候選人之一,他將與來自新加坡、印度的候選人,共同競逐兩個席位。

如果當選,胡彬郴將成為監督國際刑警組織的13名成員之一,擁有製定國際刑警組織總體政策之權,並確定每年大會的性質。對此,此事已引起「對華政策跨國議會聯盟」(IPAC)的關注,該聯盟已有50名議員致信政府高層,認為「胡彬郴進入執委會,將為中國政府繼續濫用國際刑警組織開綠燈,並將成千上萬生活在海外的香港、維吾爾、西藏、台灣和中國異議人士,置於更嚴重的危險之中」。

就在人權團體和國際政壇對此予以關注之際,曾經擔任過國際刑警組織主席的中共公安部副部長孟宏偉的妻子高歌,再次接受了美聯社獨家專訪,直言中共政府是「魔鬼」,並為丈夫鳴不平。

孟宏偉妻高歌

據11月18日美聯社的報導,與以往背對攝像機或照相機不同的是,高歌此次首次直面記者的攝像機和照相機鏡頭。她表示,過去三年,她知道瞭如何與(中共)當局這個魔鬼共存,之所以稱中共是魔鬼,是「因為它們吞食自己的孩子」。她亦表示,對即將年滿68歲的孟宏偉當前的下落和健康狀況完全不知情,她甚至都不能確定孟宏偉是否還活在這個世界上。

她還為丈夫辯護,稱中共對他的指控都是虛構的,孟宏偉被清洗是「因為他利用他的職權推動改革」。 「這是個假案,是政治上的不同意見被弄成刑事犯罪的典型案例」,「中國今天的腐敗狀況非常嚴重,到處都有。但是在如何解決腐敗問題上卻有兩種觀點。一種就是目前使用的方法,另一種就是推動憲政民主,從根子上解決問題。」

高歌突然發聲讓人感覺很蹊蹺。首先,時機不尋常。一是在中共公安部官員要參選國際刑警組織新一屆執行委員會成員之前;二是在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結束不久,會議通過的決議彰顯中共高層博弈仍然十分激烈之際。

其次,批中共是「魔鬼」不尋常,且話中有話。孟宏偉和高歌都是中共體制的受益者。根據中共通報,孟宏偉「特權思想極其嚴重,公權私用,濫權妄為,肆意揮霍國家資財滿足家庭奢靡生活;家風敗壞,利用職務影響為其妻謀取職務,縱容其妻利用其職權搞特殊、謀私利」。

另據早前中紀委和媒體披露,孟宏偉自擔任中國海警局局長以來,先後抽調10多名現役公安邊防、海警戰士到他家提供日常生活服務。而2005年高歌嫁給孟宏偉後,其利用丈夫權勢,擔任多家企業董事、高管職務, 並坐領超過500萬元人民幣的年薪。不僅如此,孟宏偉還為高歌在中國購買多套房產,出入保姆車接送、乘坐飛機頭等艙。高歌在生下雙胞胎後,孟宏偉將母子送往法國的大別墅,就讀國際學校,僱傭司機和保姆照料。據粗略估計,高歌每年花銷不低於400萬元人民幣。

享受了權勢帶來的好處的高歌,雖然因為丈夫被捕而生活遭遇變故,但其手中的金錢仍讓她和兒子在法國享有富足的生活。為了身在中共監獄中的丈夫的安全,為了自身和兒子的安全,高歌最好的選擇理應是低調,而不是站出來觸怒中共,除非有特別原因,比如她如此做可帶來某種保證,而她「甚至都不能確定孟宏偉是否還活在這個世界上」是否與此有關呢?

值得注意的是,高歌說中共是「魔鬼」是「因為它們吞食自己的孩子」,難免不讓人產生聯想。 「吞食」究竟是字面上的意思還是另有所指,無論哪個,都細思極恐。高歌想要向外界傳遞什麼信息?

第三個蹊蹺之處是高歌在孟宏偉判刑一年多後才為其鳴不平,是不是遲了點? 2020年1月,孟宏偉以受賄罪被一審判處有期徒刑13年6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二百萬元,孟宏偉沒有上訴。從那時起到現在,已經近兩年,是什麼原因讓她等了這麼長時間才為丈夫發聲?

更耐人尋味的是,高歌鳴不平並將孟宏偉打造成受害者的同時,居然還涉及中共黨內兩種道路之爭。她提到,兩種道路,一種是目前使用的方法,潛台詞就是對「異議者的打壓」方法;另一種是推動憲政民主,從根子上解決問題,其話裡話外都在劍指中南海最高層。是誰給她的膽量呢?是誰讓她有這樣的認知?

事實上,不管高歌是否承認,為中共效力又被其卸磨殺驢的孟宏偉並不冤枉,其追隨老上級周永康迫害修心向善的法輪功學員的罪責尤難推卸。

結合高歌發聲的三個不尋常之處,很明顯背後有推手,而且涉及高層博弈。由於孟宏偉曾是周永康的親信,高歌背後有江派推動並不令人奇怪。高歌之舉帶來的可能後果一個是對胡彬郴競選國際刑警執委會委員造成衝擊,一個是引發國際社會對中共「吞食自己的孩子」的關注。北京當局會如何反應呢?

 

来源 大紀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