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xiaoqiang.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走進美容院的男人們:80斤體重吸脂豐臀,花10萬元打耳垂開運 

美容院 男人

文丨魏芙蓉 編輯丨李曉芳

摘要:42歲的王麒喻是北京一家醫美機構的院長。從業近20年,醫美咨詢室內,她每年都要接待上千名顧客,其中兩成是男性。

艾瑞咨詢發布的報告顯示,2020年,醫美人群中男性的占比達30%,19-22歲年齡段開始嘗試醫美的男性比例甚至已經超過女性。當「顏值焦慮」輻射到男性,越來越多的男性選擇走進整形機構。

和女性顧客不同,王麒喻發現,推門而入的男性顧客,行為含蓄隱祕,決策卻明確果斷。瘦臉、植發、面部抗衰,是男性顧客群體裡的火熱項目。年輕男孩們用玻尿酸和肉毒素打造「瘦白嫩」的上鏡臉;中年男性們求助祛眼袋、除皺,抵抗「衰老」危機;「打對耳垂,開個運」,醫美甚至也成為了越來越多面相信奉者們的選擇……面容各異的臉龐背後,王麒喻探見男性求美者們的容貌想象和沖動。

以下根據王麒喻的講述整理:

「男團風」帶來的男性整形風潮

我最早的男性顧客中,有一個從英國留學回來的男孩,他找到我們機構時,很明確提出要求:我想讓我的臉變小,我不要這個方的下頜角了。那是一張「豆腐塊」一樣的、方方正正的國字臉,下頜角的直線條比較明顯。

我當時很不理解。因為在我看來他自身條件很優越了,他留學回來,家庭條件也很好,工作機會很多,不是靠臉吃飯的人。關鍵是他長得也不醜啊,濃眉大眼的,皮膚很白。我告訴他:這個手術你可做可不做,如果非做不可的話,要花很多錢,下頜角手術恢複期很長,很遭罪。

男孩說不管多大代價我都做。事實上當時他身邊沒有人支持他手術,他家人都強烈反對。他說自己從初中開始就對臉有想法,即使留學回來了,念頭還是很強烈。後來他花了近10萬塊做了下頜角輪廓。過了術後恢複期,他說自己真正改頭換面貌了。在我看來其實是一個手術把他心結打開了。

這個顧客讓我印象很深。那是在12年前,當時整容的男性很少,找來我們機構做整形的男性除了一些臉部先天畸形的,主要就是從事演藝事業的。

資料圖。圖源視覺中國

但十年後,這樣的男顧客越來越多。尤其是近三年,男團文化興盛起來,男性客戶明顯更多了,現在我平均每天都要接待10個客人左右,兩成都是男性。

現在的男性整形和女性整形在選擇的項目類別上其實沒有明顯區別。甚麼項目都有人做。他們會包卡做小氣泡(編者註:一種深層清潔皮膚的醫美方式),打註射,做脫毛。比如有的男顧客就徹底不想要胡子,他覺得每天刮來刮去挺麻煩的,「刮了不是沒有嗎,脫了不也是沒有嗎」,他們索性脫了;也有來種胡子的,有的男顧客希望自己更有陽剛氣質,他們會自己設計一種胡子類型,要我們照著糢板幫他種。

總的來說,瘦臉針、植發、面部抗衰,一直是男性顧客群體裡的大熱項目。連我的健身教練也找我打瘦臉針。他經常舉重,老咬著後槽牙,找過來的時候他說,「你看我臉多方」。其實就是兩邊的咬肌有點不對稱,一邊大一邊小,他也不做別的地方,就一個訴求,把臉的肌肉調小點。

男性顧客裡面大概有七八成都是90後、00後。我們接待過的最年輕的顧客是16歲,這也是行業的最低要求。每年快到年底、藝校考試之前,都是整容行業的一個旺季。這期間就有很多男學生是由家長陪同著找過來的。

坐在我面前的家長和孩子通常有兩種情況:家長不得不配合孩子來的,或者家長逼著孩子來的。配合孩子來的這類家庭,孩子往往特別有主見,告訴我他要做哪些項目,然後時不時看向媽媽,媽媽要麼不吭聲,要麼就是皺著眉頭。而逼著孩子來的這類家長,他們通常比孩子更激動,不停問我們:醫生你看看他鼻子是不是高了更好看,他眼睛能不能做大一點?我們會問孩子你自己願不願意做,媽媽反而會率先搶答:你就得做,不做以後怎麼辦?

這些都是想進軍演藝界的男孩。他們不會要求做特別大的變動,大多考慮做一些微調,但基本上是向現在的「男團風」靠齊的:唇紅齒白,高鼻梁,然後臉要瘦,不能肉。所以打瘦臉針,把皮膚做得好一點,是這些年輕男孩最基礎的需求。這其中很多男孩子,即使他本身已經特別瘦了,他們還是想通過打針,讓自己看起來更瘦一點。

隱祕的欲望

跟女顧客不一樣,走進我們機構的男顧客都比較含蓄。他們很多人都習慣挑一天中人比較少的時候推門進來,戴個口罩和鴨舌帽,坐在隱蔽的角落。女顧客到店可能會到處溜達到處問:你是在這做的嗎?覺得效果怎麼樣?男性就不會了,他們通常有些緊張,會催促我們:你趕緊給我安排個地方,帶到房間裡,我做完就走。

男性表達對容貌的訴求時很直接。坐下來之後,帽子啪地往桌上一砸:我這有兩條皺紋,我想把他做了;我覺得我咬肌太厚了,想打一個瘦臉針。他不需要我們做太多引導和推薦,他是帶著明確的目標來的。

我們在咨詢室一般希望和顧客多聊一些共情的話題,比如要知道他為甚麼做,然後有沒有人支持。但男性顧客基本不會跟你聊這些。這個常規的咨詢流程,對女性顧客來說最少得進行30分鐘或者更長時間,但接待男性顧客時,一般10分鐘就完事兒了。

因為關於整形,男性現在還是覺得是比較小眾、私人的事情,它不需要被更多人知道,他也怕被別人知道。

但其實不管是男性還是女性,他們選擇整形其實首先是自我實現的需求。很多走進我們機構的男顧客其實容貌並沒有問題,無非就是平平無奇。那些常見於女性的容貌焦慮,在他們身上也很常見。

醫生準備手術期間。講述者供圖。

我有的男顧客是在演藝圈做幕後的,他來做整形我就很奇怪,我問他:你又不需要上鏡,你幹嘛要整?他說跟上不上鏡沒關系,「我雖然不上鏡,但是我天天跟那些人一起泡著,別的男孩子線條長得好看我也羨慕啊」。他第一次來的時候覺得自己下巴有點短,連同鼻基底一起做了。今年他又來了一次,他要結婚了,結婚之前還想再調整一次,打一些面部註射。

我還遇到過一些比較極端的案例,一位男顧客,來做吸脂,然後脂肪填充豐臀。吸脂是整形行業特別常見的手術。前些天有女孩吸脂造成死亡的新聞上了熱搜,我看新聞裡那女孩本身就比較瘦,然後她又要吸收這麼多脂肪去填胸,皮下脂肪吸收過度的話很容易傷到筋膜。

我那次碰到的那位男顧客也很瘦,80多斤,腰就一尺八,我們都找不著多餘的肉。所以我當時明確告訴他:你太瘦了,做脂肪填充不容易成活。但他說沒事,要有一點點效果就行。後來在他堅持下手術還是做了,他覺得沒有甚麼變化,豐臀效果不夠明顯,他還想更豐滿些。

也有一些男性是在進入婚戀之後,因為家庭原因來做整形的。我有一個男客戶,40多歲。做房地產生意的,啥都不缺,長得也不醜,每次都安排司機專車接送他來植發。我問原因,他說他自己不在意,但是給孩子開家長會,他姑娘說「爸爸你頭髮都沒幾根了,我看著像老頭一樣的」。就因為這一句話他就來植發了,他覺得不能在孩子心中留下這樣的印象。

我們咨詢室經常能看到一些年齡相差比較大的夫妻來做咨詢。我碰到過專門從外地趕過來的一對夫妻,妻子很年輕,丈夫大概40多歲,想做抗衰,他其實長得也還湊合。但年輕的妻子一直在說,「他年輕的時候可不是這樣的」。整個過程都是妻子為丈夫做一些咨詢,為他出謀劃策,定制整形方案。

前不久我們店裡來了一個很意外的顧客。這位顧客留著過肩長發,穿一身粉色的紗裙,腳上是一雙土黃色的解放軍膠鞋。再走近一看,他滿臉絡腮胡,嚇我一跳。我看到他手上拎著一個裝滿空瓶子的蛇皮袋,估計靠拾荒為生。他來我們這想咨詢隆胸,問我們需要多少錢,他說自己怎麼樣都能攢出來幾千塊。我無法判斷他是跨性別還是精神方面的問題。說實話,這樣的不是我們的目標客戶,後來我報了個價格,他被嚇走了。

以「我」為主

雖然說男性的整容習慣和女性越來越相近了。但有些時候還是能從他們的講述習慣裡察覺到一些差別。提到整形的原因,很多女性的回答都是:我是為了誰去改變的,我想變成誰喜歡的樣子;男性則更多是,「我改變了之後可以擁有更多選擇」,以「我」為主多一些。

我們的男性顧客中很多是高收入高知群體,他們對外表的要求也一樣很高。他們會定期做一些微調,比如打瘦臉針,做一些皮膚局部的抗衰老,力求自己從各方面變得更好。

有一次,一個剛考上清華的男生,他很年輕就禿頂,家庭條件又一般,清華的研究生面試過了之後,他到北京的第一件事,就是用假期打工掙的錢來這裡做了植發。到了新城市,有了新學業,再加上新面貌,他覺得人生這才算開啓新篇章。

現在越來越多普通職業的、非演藝界的男性希望通過容貌來提升自己的運勢、職業路徑。特別是一些在企業任管理職位的男性,他們很介意自己呈現出一種疲憊或老態,讓他的競爭對手或者同事懷疑自己是否能夠勝任這份工作。

醫生在手術期間。講述者供圖。

我有個朋友是公務員,單位新上任了位女領導,他覺得女領導應該比較重視精瘦的、年輕有活力的幹部,他就來我這打瘦臉針,他說「我減肥減不下去,那我先讓臉瘦一瘦吧」。我還碰到過省級的幹部來這裡植發,都走到這一步了怎麼還介意頭髮呢,他就說這不是其他東西能替代的,每次開會,頭頂上都亮光光的,太影嚮心情了。

部分中年男性還特別看重「面相」。我就碰過這麼一個顧客,我都不知道他具體想咨詢甚麼。聊天的時候他看到我的耳垂比較大,就突然問,你這能打耳垂嗎?我說可以。他又問,能打成你這樣子嗎?我說能幫你做得更大。他當天就選了一款很好的材料,花了5萬多打兩個耳垂。第一次打完之後沒多久他又來了,說「我想要再大一些」,就又花了4萬元再打了一次。來了兩次小10萬塊花進去了,他說,「一套紅木家具的錢花進去了,我看中的那套家具一直都沒舍得買。」他也是個公務員,三十多歲,長得還挺帥的。我後來才知道他是算了面相才找過來的,他說,「所有東西都是基於面相的」,他擔心自己的斷眉會影嚮兄弟運,所以他還打算找地方把眉毛種了。

有些機構還會專門請面相大師去講課、忽悠。有人為此砸進去上百萬整形的也有。

接觸整形行業這麼些年,其實我個人覺得男孩子幹淨、皮膚健康就挺好的。男性的舉止涵養,他對女性的尊重程度,是我個人會更看重的。

但話說回來。我兒子今年8歲,有段時間我看他鼻子有點低,也考慮等他長大之後要不要帶他整整鼻子,畢竟,誰不想更帥氣呢?

來源:極晝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