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8 月 7 日

揚言拆毀美國!民主黨議員同時有3個男人,包括親哥,電視劇都不敢這麼拍……

文:愛德華

7月7日革命小將,黑人女穆斯林民主黨議員,伊爾汗奧馬爾,揚言要拆毀整個美國的「經濟和政治制度」。

她的祖先非洲黑人原本無憂無慮的生活在富足的非洲大草原上,經常研發抽水馬桶,無線電收錄機等先進科技,非洲黑人當時正在引領人類文明發展…(根據美國黑人可靠消息報道,這些科技都是白人後來從非洲黑人手裡搶走的。)

後來伊斯蘭宗教的信徒秉承他們暴力征服的教條,也為了綁架更多的奴隸賣給白人,而到非洲黑人無憂無慮的大草原上,軍團級別的騎兵輕而易舉的擊潰了防禦村莊的長矛與弓箭。

而她的祖先們面臨著兩個選擇,如果不改信伊斯蘭教就會被全家當眾割喉,如果改信伊斯蘭教就可以保全性命。

雖然被征服者新改信伊斯蘭教只能先作為二等公民繳納《異教徒生存稅》,或被當時歐亞非大陸最龐大的奴隸提供集團 – 伊斯蘭帝國 賣給那些更願意文明的購買奴隸的白人。

但是每個群體中都存在著識時務者為俊傑的既得利益者,這其中就包括了本文的主角伊爾汗奧馬爾的祖先。

奧馬爾通過假結婚成了美國公民,而詭異的是她居然在同一時間段和自己的親哥哥結婚,從而幫助其親生哥哥取得了美國國籍,她的私生活一直非常混亂。

奧馬爾+赫斯一家▼

2008年以前,奧馬爾與Ahmed Hirsi 赫斯住在一起,並有兩個孩子。但是他們沒有合法的婚姻,而是舉行了伊斯蘭傳統禮儀。在西方左派社會暴力宗教伊斯蘭教是沒人敢碰的話題,所以穆斯林們大可以重婚,童婚,近親結婚不受美國法律約束,只要說一句這符合伊斯蘭宗教傳統即可。

但同時奧馬爾親哥哥Ahmed Nur Said Elmi  艾爾米也經常和妹妹+妹夫住在一起。

2009,奧馬爾與親哥哥艾爾米登記結婚,為的是幫他拿到美國身分。

與此同時宣稱與前夫分居了,但實際上接下來幾年奧馬爾一直和赫斯共同報稅。這也是共和黨人指控奧馬爾違反婚姻法的理由,不是夫妻不能共同報稅。

而這期間奧馬爾+赫斯+艾爾米3人一直住在一起,從事不可告人的活動。所以隨後奧馬爾又宣稱與赫斯和解了。

在這期間奧巴馬開始通過總統權利的便利,往明尼蘇達安插穆斯林暴民。明尼蘇達本來是美國基督教新教徒比例最高的州,奧巴馬不虧其美利堅毀滅者的稱號,直接用幾萬極端穆斯林暴徒把明尼蘇達毀滅成今天這個樣子。

奧馬爾親哥哥艾爾米▼ 

2012伊爾汗奧馬爾又與赫斯生了一個孩子。記住這期間她在法律上仍然是親哥哥艾爾米的妻子,三人住在一起。

2017伊爾汗奧馬爾接受DEEP STATE深層政府的安排,開始利用明尼蘇達數萬穆斯林暴徒的選票參選國會議員。

與此同時宣布與艾爾米離婚,因為親哥哥艾爾米早已獲得美國身分。

奧馬爾與艾爾米離婚的理由也十分奇葩,說她已經找艾爾米好幾年了,艾爾米已經去英國了,她還宣稱通過社交媒體想找到艾爾米,但是沒找到。

她發誓她不知道他丈夫家裡任何人的名字,也不知道任何熟人。(廢話,本來就是一家的,她丈夫家裡就是她家裡的!)

而後FBI調查結果顯示,艾爾米不但就在美國境內,而且登記的地址與奧馬爾的地址相距僅僅2.6英里,這個距離在美國相當於中國的同小區。且FBI找到了艾爾米的facebook、推特、領英等社交媒體帳戶,全部都是真名Ahmed Nur Said Elmi,並且有他本人的照片。

當然了奧馬爾回應,這完全是虛假的。▼

2018伊爾汗奧馬爾在宣誓就職的前一天,終於與前前夫赫斯登記結婚,這段迂迴曲折波瀾壯闊的愛情故事被愚昧的穆斯林社區奉為人間佳話。

2019伊爾汗奧馬爾已經是左派DEEP STATE深層政府民主黨內部成員,所以又與民主黨政治顧問38歲的邁艾特進入了熱戀,

邁納特▼

38歲民主黨政治顧問邁納特與其55歲太太,於2019年4月分手

邁納特太太向華盛頓州法院提交的離婚申請文件中指,邁納特向前妻坦言分手原因是正與奧爾馬熱戀。這也導致了伊爾汗奧馬爾又與前前夫赫斯登記離婚。

小編已經蒙圈了,電視劇都不敢這麼拍。左派民主黨議員利用法律漏洞,利用政治正確,利用伊斯蘭暴力宗教,已經利用得如此淋漓盡致。

讓我們看看這一波騷操作中,伊爾汗奧馬爾,最終得到了哪些好處。

1  伊爾汗奧馬爾獲得美國身分

2  她哥哥艾爾米獲得美國身分

3  報稅因孩子原因減免(同時前前夫赫斯申請獨自撫養福利)

4  符合左派底層愚民、票蛆、懶鬼、loser的價值觀,當選議員。

5  各種婚外情度假全部由民主黨競選資金買單

6  所有結婚離婚法院手續費用全部由民主黨競選資金買單。

誰要是再給美國民主黨捐錢就把本文拿給他看,他的錢都幹了什麼。

奧馬爾揚言拆毀美國的「經濟和政治」

2020年7月7日,晴,明尼蘇達州舉行關於系統性種族主義新聞發布會。伊爾汗●奧馬爾呼籲拆除美國壓迫制度,包括美國的「經濟和政治制度」。

奧馬爾說:「目前,國會參議院正在制定一項全面法案,以改變刑事司法和治安體系。

由於米奇·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和唐納德·川普(Donald Trump),警務法被忽略了。我猜想,總統寧願攻擊抗議的人們,也不願真正解決人們在這裡抗議的問題。」

她繼續說:「我們不能就此事停止刑事司法改革或警察改革。我們不僅僅是在努力拆除刑事司法系統中的壓迫系統。我們正在努力拆除存在於住房,教育,保健,就業,呼吸中的壓迫系統。

她還說:「明尼蘇達州黑人感染病毒的死亡率是其他種族的兩倍。對我來說,這關係到我個人,因為我因冠狀病毒失去了父親。我看到病毒在明尼阿波利斯的黑人社區造成的痛苦和破壞。我們必須認識到,這些壓迫體系是相互聯繫的。只要我們的經濟和政治制度優先考慮利潤,卻不考慮誰在獲利,誰被拒之門外,我們將使這種不平等現象永久存在。因此,我們不能止步於刑事司法系統。無論我們在哪裡發現,我們都必須開始拆除整個系統。」

這只是伊爾汗奧馬爾的第N次口出狂言。對她這樣,又黑又綠的政治正確尤物來說,口出狂言不需要付出任何代價,因為左派DEEP STATE深層政府的媒體已經完全掌握了輿論導向。

開掛的人生不需要解釋。左派民主黨新星,革命小將伊爾汗奧馬爾上任時公然破壞美國200多年的憲法,帶著頭巾進眾議院。

要知道美國按手聖經宣誓就職一直是對上帝賦予人權的一種敬仰,也象徵著你今天當官擁有的權利只是上帝安排你為人民服務,不是為你謀私利用滴。

伊爾汗奧馬爾上任當天就把美國政府當菜市場,破口大罵川普「SON OF BITCH」狗娘養的,這句罵不但是很激烈,最關鍵是相當低俗市儈的罵人方式。▼

緊接著她在演講時聲稱,最大的恐怖襲擊事件911隻是:「some people did something。」 一些人做了一些事

伊爾汗奧馬爾還公開發表反猶太言論,什麼猶太人都該死呀,什麼以色列應該被毀滅呀,這都是小兒科。

最要緊的,他公開質疑美國以色列多年的合作夥伴關係,「以色列和美國的盟友關係是受金錢驅動的。」

這就是把美國200多年猶太基督價值觀體系的100%否定啊,就連以色列總理都看不下去了,表示對美國左派民主黨有這麼個議員表示,強烈抗議 和 堅決反對」

 

3   伊斯蘭恐怖主義組織滲透美國

1993年密謀炸毀紐約地標的八名中東男子,全部都通過娶美國女子獲得了綠卡和永久合法居留權

中東人El Sayyid A. Nosair在美國女人凱倫·斯威尼的手指上戴了一枚戒指,以避免因超支簽證而被驅逐出境。

然後他獲得了美國公民身分,後來在1993年世貿中心爆炸案中造成6個美國人死亡。

奧薩馬·本·拉登的高級助手阿里·穆罕默德▼

在從埃及飛往紐約的飛機上纏上了一位美國女人,結婚後就成為了美國公民。

1998年,他因在美國駐非洲大使館爆炸案中所起的主導作用而被定罪,爆炸案導致12名美國人,和200多當地人死亡。

美國大學裡普遍存在的穆斯林學生基金會,在美國大學募集資金,輸送到中東穆斯林國家用於針對美國的恐怖襲擊。

這種情況已經持續了幾十年,試問有正常人會不寒心嗎?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