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媒體在學舌北京之前應三思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Shane Miller撰文/原泉編譯)在過去一週左右的時間裡,諸如《紐約時報》和加拿大廣播公司(CBC)之類的新聞媒體報導,美國現在已經取代中國成為全球大流行疫情的「震中」。3月26日,《紐約時報》發表了一篇文章,標題為「美國冠狀病毒確診數居世界首位」,文章概述了所稱的導致病毒在全美快速傳播的失誤舉措。該文還描述了中國開始時應對遲緩,很快地轉變為一種「凶猛的強度」對抗疫情,然後通過「嚴厲的措施」「遏制」病毒。

CBC的標題是「加拿大的鄰國現在是全球流行病的中心,美國的激增意味著什麼」。這篇文章列出了加拿大的近鄰有著全球「最多的確診病例」所帶來的可能影響。

CBC的其它報導重復了北京令人高度可疑的說法,即過去一週武漢沒有新的確診病例,而大多數新病例是由旅客從「境外輸入」的。

這些當代新聞業者的說辭缺乏嚴謹的思考著實令人不安,他們就這麼輕易地重復中共宣傳人員這些很值得懷疑的觀點。

《紐約時報》的文章將中國疫情「開始的反應遲緩」歸因於對信息的壓制,但沒有深入研究這種壓制的細節,反而恭維該政權遏制(病毒蔓延的)努力。

鑑於中共的本質:一開始就掩蓋疫情導致病毒在世界範圍內傳播,人們會期望記者尋找消息來源以查證這些說法。要找出中國正在發生什不尋常的事,跟一些西方記者單純描述中國已恢復穩定相比,並不是太費力的事。

據英國媒體報導,科學家告訴英國首相鮑里斯‧約翰遜(Boris Johnson),中國的確診病例(約8.1萬例)可能被低估了15至40倍。自由亞洲電台(Radio Free Asia)估計,武漢的七家大型殯儀館每天向(死者)家屬發放的骨灰盒總數約為3500個,這也支持了上述說法。這意味著,中國(中共)政府將武漢的死亡人數定為2500至3000人是在撒謊。

除了已病逝的吹哨人李文亮,還有武漢的艾芬,後者接受了一家中國雜誌的採訪,提供了更多內幕揭露中共為掩蓋疫情不遺餘力,還懲戒那些試圖向其他人通報疫情的人。採訪很快被該雜誌和社交媒體網站刪除,但在被封殺之前,網民們已複製並上傳了採訪的截圖。

儘管很容易就能找到這些確鑿的細節,一些西方記者還是對「中國模式」大加恭維,認為這是一個可以借鑒的模式,不加思索地接受中共和聲譽掃地的世界衛生組織(WHO)的言論。一直蓄意忽略一些實際成功的例子,例如被孤立的台灣,這是一個以強大的公民文化為基礎的開放社會取得成功的例子。

在許多情況下,對疫情爆發的報導顯示,媒體普遍缺乏好奇心。他們傾向於將短淺的目光集中在美國總統身上,那種狂躁情緒也助長了這種現象。

早在中共病毒(俗稱新型冠狀病毒)爆發大流行奪走人們的生命之前,西方社會就已經有一種感覺,即重要的社會機構正在衰落。

媒體就是這樣一個機構,它一直是令人們憤怒的對象,主要是因為它的無能。數據描繪了一個悲慘的畫面。根據蓋洛普(Gallup)去年的一項民意測驗,美國人在很大程度上對大眾媒體不信任,只有41%的人聲稱他們信任媒體以公平和準確的方式報導新聞。在加拿大,就在新型冠狀病毒(中共肺炎)開始肆虐中國的時候,今年的愛德曼信任度晴雨表(Edelman Trust Barometer)發現,人們對媒體的信任度下降了3%,約57%的人說他們使用的媒體含有不可靠的信息。

大眾傳媒失去公眾的信任大多是自己造成的,對中共病毒的報導再次表明,一個耍嘴皮子的階層由我們當中一些最輕信、最沒好奇心的人組成。

原文Media Should Think Twice Before Parroting Beijing’s Line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Shane Miller是居住在安大略省倫敦的政治作家。請拜訪@ Miller_Shane94。

Translate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