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歲殺毒軟體之父McAfee獄中自殺! 死前留下神秘字母「Q」

提起McAfee,可能很多PC使用者同我一樣,對它愛恨交加:

它會在沒有任何通知的情況下,遮罩你在網頁上下載的圖片;

它會自動刪除你的**補丁,從而強迫你去官方網站購買價格不菲的正版軟體;

也有人發現,自從安裝了McAfee之後,電腦運行速度直線下降……

但是鑒於其的口碑並且是一款真正的殺毒軟體,而不會給你捆綁各種小遊戲和瀏覽器,我還是默默地繳上了McAfee的年費……

事實上就連創始人John McAfee不止一次在公開場合說「McAfee是這個世界上最糟糕的軟體」,並且在自己的視頻中公開演示如何在電腦上卸載McAfee。

這對於McAfee公司而言的確不是什麼好消息。

不過今天起McAfee公司似乎沒有這份顧慮了:據路透社、El Mundo、El País等媒體報導,McAfee殺毒軟體的創始人John McAfee被發現死於巴塞羅那的監獄中。

所以這大概就是為什麼McAfee最新的一條推文還在向大家做科普:為什麼裝了多個殺毒軟體會導致系統變慢? (因為裝了一個就夠慢了吧)

而絲毫沒有對John McAfee之死做出任何聲明或評論。

「難過,這家他自己建立的公司甚至都沒有對它的死發表任何悼念或聲明…… RIP」

自殺謎團

McAfee死在關押的巴塞羅那監獄,加泰羅尼亞司法部表示他的死很可能是自殺所致。

自2020年10月被捕以來,邁克菲一直被關押在監獄中,等待引渡到美國。 他面臨逃稅指控,還被指控犯有與所謂的加密貨幣暴漲和暴跌計劃有關的證券欺詐。

然而McAfee的死或許不只是自殺這麼簡單?

有人發現,他在死前曾發了一條寫有字母「Q」的ins,然而這條狀態很快就被刪掉了。

現在似乎他的整個ins都被清空了。

QAnon,簡稱Q,中文名為「匿名者Q」,其背後是一個聲名狼藉的極右翼陰謀論組織。 不過,但凡牽扯到陰謀論的討論都值得懷疑。

癮君子、禪宗瑜伽大師的傳奇一生

20世紀40年代,John McAfee(約翰·麥卡菲)出生於英國。 他的母親是英國人,嫁給了一名駐紮英國的美國大兵。

在他15歲的時候,酗酒成癮的父親開槍自殺。 這似乎給他的傳奇一生埋下了許多伏筆。

McAfee回憶說,他的父親是一個酗酒者和「一個非常不快樂的人」,而且還經常虐待他的母親。

McAfee在上大學的第一年就開始酗酒,通過推銷雜誌賺錢來維持各種各樣酒精飲料的開銷。

1968年,他在東北路易士安那州立大學畢業並開始攻讀數學博士學位,但隨後被校方開除,原因是他與一名本科生(後來的妻子)在校期間非法同居。

McAfee在一家公司中學會了有關早期計算機的基本知識。 利用這些知識以及一份偽造的簡歷,在密蘇里太平洋鐵路公司謀得職位。 在這裡,他利用IBM推出的新奇計算機系統,説明公司校準列車時刻表。

而在這期間,他開始嘗試各種迷幻藥不能自拔。 隨後在Omex公司工作期間,妻子由於無法再忍受與癮君子一起生活而離開。

他把自己關在家裡,沒有朋友,連續幾天獨自吸毒,想知道他是否應該像他父親那樣自殺。 「我的生活簡直就是地獄」。

他隨後找到了一位戒毒治療師,才開始了正常的生活。

電腦病毒的商機

1986年,經營PC商店的巴基斯坦的兩兄弟巴斯特(Basit)和阿姆捷特(Amjad)為了防止別人盜拷軟體,開發了一個名為C-BRAIN的軟體,只要有人拷貝他們的軟體,C-BRAIN就會發作,將盜拷者的硬碟剩餘空間給吃掉。

他們並沒有試圖損壞任何東西,只是單純的好奇他們的創造能傳播多遠,所以他們在病毒代碼中包含了他們的姓名、地址和電話號碼。

一年之內,店裡的電話響了:C-BRAIN感染了來自世界各地的計算機。

當時,已經戒毒4年的McAfee正在加利福尼亞州桑尼維爾的洛克希德公司從事一項機密語音識別專案,但從關於C-BRAIN的新聞報導中嗅到了商機。

他在聖克拉拉的家中創辦McAfee Associates來研發殺毒軟體,五年之內,一半的財富100強公司都在使用它。 到1990年,McAfee年收入達到了500萬美元。

1992年,McAfee通過主要新聞網路和報紙告訴公眾,最近發現的米開朗基羅病毒可以摧毀世界上500萬台計算機(事實上最終只有幾萬台),從而讓McAfee殺毒軟體銷量暴漲,在當年上市時,McAfee的市值達到了8000萬美元。

而在公司上市兩年之後,McAfee便出售了他持有的所有股份,並且退出了公司的所有職位,自此,此McAfee與彼McAfee分道揚鑣。

在2010年,英特爾以76.8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McAfee公司。

McAfee似乎走上了一個矽谷精英的成功之路:娶到了年輕貌美的妻子Judy,成為了斯坦福商學院的顧問,經常受邀去各個學校演講,並且還被母校羅阿諾克學院授予名譽博士學位。

退休:開啟另一種人生

21世紀初,臨近退休的McAfee表示突然開悟:他意識到自己不想再過傳統富翁的生活了,他的財產、汽車、飛機都成了負擔,「保持如此多的財產總是讓人分心」。

2008年的經濟危機也為McAfee帶來了不小的打擊:到2009年,他幾乎拍賣了自己擁有的一切,包括夏威夷1,000多英畝的土地和他在新墨西哥州建造的私人機場。

於是他開始探索隱居的生活,最終他在加勒比海沿岸惟一一個說英語的國家伯利茲買下了一座別墅。

「我被世界上的棄兒所吸引,妓女、小偷、殘疾人…… 出於某種原因,我一直對這些亞文化著迷。 」

McAfee在伯利茲的生活充滿了戲劇性,與他想像中的隱居生活大相徑庭:

2012年5月1日,他在位於伯利茲的家中被該國警方逮捕。 警方在家中搜出了毒品和軍火,並給McAfee和他的12名員工戴上手銬。 警方拘留了McAfee數小時之久,但在第二天淩晨將其釋放。

2012年11月13日,他又涉嫌殺害美國移民格裡高利·法爾,後者在位於該國聖佩德羅鎮的家中遭到槍殺。

在被當局追捕的過程中,McAfee逃到了瓜地馬拉並躲在一個度假村內,但是一位雜誌記者在採訪的過程中在網上公佈了與McAfee的合影,但是沒有抹去照片的EXIF數據,包括GPS坐標。

於是年近七旬的McAfee再次被捕,並且被關押在瓜地馬拉。 他的律師想盡辦法之後,以健康原因讓他重返美國。

在抵達美國的第二天,McAfee與邁阿密海灘旁的性工作者珍妮絲·戴森共度良宵之後一見鍾情,並於2013年正式結婚,隨後過起了神秘的生活。

2016年,McAfee又突然發推表示自己正式以自由主義者的身份參加美國總統的競選。

2019年,McAfee又發推表示自己在公海上以流亡者的身份,以古巴哈瓦那為競選大本營,正式競選總統。

2020年8月,McAfee稱他在COVID-19疫情期間在挪威被捕,原因是他拒絕用口罩更換蕾絲丁字褲。

邁克菲後來在推特上發佈了一張照片,聲稱這是在這次逮捕期間發生的。

然而,據稱被捕的照片顯示,制服上寫的是德語的「員警」,因此這不可能是在挪威。

奧格斯堡警方後來證實McAfee曾試圖在這一天進入德國,雖然沒有允許他入境,但也沒有將他逮捕。

McAfee 的監獄日記

剛入獄的時候,2020年10月16日說:「我在這裡很滿足。 我有朋友。 食物很好。 一切都很好。 」

「要知道,如果我像愛潑斯坦那樣上吊自殺,那不是我的錯。 」

入獄3個月之後,2021年1月3日:「我在西班牙監獄已經呆了三個月。 如果我可以選擇一個地方,監獄不會是我的首選。 」

2021年1月26日,思考人生:「你可能有很多『朋友』,很多『粉絲』。 但是你是否感覺自己變得不再是那麼孤獨? 」

2021年1月27日,思考人生:「你瞭解你自己嗎? 我是說在你內在行動、感受、觀察和體驗的那個『思想者』。 如果你不認識,那麼你的思想就是陌生人的思想。 」

2021年5月10日:「西班牙監獄中大部分食物與機油中的老鼠屎沒有區別。 唯一的例外是土豆派,它只在星期六供應。 可惜今天是星期天。 」

2021年5月27日:「今天,一個人問我是否知道無痛的自殺方法。 在這方面我經驗很少,並不能幫上忙。 令人驚奇的是,討論的語氣就像討論天氣一樣。 監獄是一個奇怪的環境。 」

入獄接近8個月後,2021年6月11日,也是距離死亡最近的一條關於監獄的推文:「監獄里有很多悲傷,偽裝成了敵意。 即使在最憤怒的臉上,悲傷也清晰可見。 我老了,食物和床就能令我滿足。 」

從「日記」的內容來看,除了最開始表示自己感覺很好以外,剩下的時間基本上就是在思考人生,抱怨食物不好,分享和獄友的日常,表示自己年紀已經太大了,以及美國政府想害我等等。

除此之外,在被捕前有一條推文很有意思:「TikTok是中國間諜軟體??? 笑死個人了! 與谷歌相比,TikTok又聾又瞎。 」

關於McAfee的死因似乎是一個永遠塵封的謎團,但是對於McAfee本人而言,的確算得上是死得其所:戲劇性的人生,配得上一個充滿戲劇性的句號。

John McAfee, R.I.P

來源:新智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