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威:央視曝官員斂財術 馬雲再被牽連

近日,中共央視播出了反腐系列片《零容忍》,披露了中共官員搜刮民營企業的斂財術,其中關於前杭州市委書記周江勇的腐敗細節,被外媒深挖後,又牽連上了馬雲

並不高明的斂財術

中共反腐片《零容忍》中,先有孫力軍這樣政治、經濟雙重腐敗的中央部委大員,後有周江勇這樣似乎僅為求財的地方官吏。比起孫力軍唾手可得的30萬美元「小海鮮」盒,周江勇斂財則需要在民營企業身上動腦筋,也頗費些周折。

周江勇曾任寧波市委常委、舟山市委書記、溫州市委書記、杭州市委書記等職,他利用弟弟出面,通過合辦公司或借款的形式,接受民營企業輸送的利益,另一面則利用手中權力,讓相關民營企業從政府控制的資源中獲得巨額利益回報,達成權錢交易。

例如,周江勇任象山縣縣委書記時,以「合作」的名義,與當地一家民營企業開辦了寧波翔潤石化科技有限公司,周江勇兄弟無償占有民營企業資產達七百多萬元(人民幣,下同),這家民營企業則被免除了土地租賃使用費。

周江勇的弟弟周健勇又和同鄉周文勇等人開辦了另一家企業永潤石化科技有限公司,周健勇一分錢沒出,卻占股40%,註冊資金和增資款1400多萬元,全由周文勇支付。

周江勇任職舟山、溫州時,弟弟周健勇屢次從一家建築公司借款或接受贈送,總計九千多萬元;周健勇則利用周江勇的權力,為這家公司找項目。

周健勇還在寧波與人合辦優城聯合信息技術發展有限公司,通過周江勇打招呼,拿到了寧波地鐵移動支付系統的統籌權,和溫州地鐵移動支付系統的部分項目。

2019年,周江勇任杭州市委書記,這個優城聯合公司又跟著做到了杭州。2021年8月21日,周江勇落馬。

像周江勇這類的權錢交易和斂財術,既不高明也不新鮮,早就被中共各級官吏熟練掌握,民營企業在中國大陸若真想做大、甚至生存下去,只能甘願與中共官員玩這樣的遊戲,還得不斷尋找機會才能得到。

中共若真能對此類斂財術「零容忍」,恐怕中共官員沒幾個能跑得掉;至於是否真的被抓,一要看中央的後台是否過硬,二要看是否東窗事發、無法遮掩。周江勇按理算習家軍,但「舉報信就像雪花片一樣」,沒法不查,當時還牽扯到馬雲。

馬雲再次被牽連

中共最新的反腐片《零容忍》還透露,一家企業給周江勇弟弟周建勇的公司支付「高得很不合理的資金」,周江勇則幫助這家企業獲取了兩塊廉價土地。央視沒有提及這家企業的名字和細節,似乎有隱情不好說,又好像賣了一個關子。

沒有哪個大陸媒體敢深入解讀,但外媒卻十分關注,深挖了背後的細節,結果再次牽出了馬雲。

難以確認有人故意向外餵料,還是外媒自己找準了渠道,挖出的資料顯示,2019年3月,馬雲的螞蟻集團旗下公司上海雲鑫創投,以170萬元購買了周健勇的優城聯合(寧波)信息技術發展有限公司14.3%的股份和一個董事會席位;同年,雲鑫創投又以140萬元購買了周健勇控股的杭州地鐵支付提供商13.5%的股份。

同期,螞蟻集團在寸土寸金的杭州獨家競標,獲得兩塊土地,每平方米5,194元,當時該區域平均房價超過每平方米4.5萬元。

若中共私下裡故意給外媒放料,等於釋放了繼續打擊馬雲的信號;若是外媒自己挖到料,馬雲也同樣不妙。

2021年8月21日周江勇落馬時,就傳出周江勇家族以5億元購買了螞蟻集團計劃上市的股份,上市失敗後,被退還5.2億元;但8月22日,螞蟻集團立刻發聲明否認。

儘管如此,周江勇與馬雲的關係卻沒法撇清。2019年9月7日,周江勇親自授予馬雲「功勛杭州人」榮譽。馬雲則表示,「沒有杭州,就沒有馬雲,也就不會有阿里巴巴」。幾天後,杭州市政府與阿里巴巴集團簽訂了「全面深化戰略合作協議」,周江勇稱「堅定不移」支持阿里巴巴發展。

周江勇還曾深夜赴阿里巴巴杭州總部,穿上阿里巴巴的紅色T恤,慶賀阿里巴巴的天貓「雙11」購物節成交額再創新高。

1月20日,中紀委全會公報稱,「著力查處資本無序擴張、平台壟斷等背後腐敗行為,斬斷權力與資本勾連紐帶」。

無論是內鬥需要,還是收攏權力,或是所謂的反腐,馬雲和民營企業、以及外資企業似乎前景黯淡。

民營企業和外資面臨更大風險

2020年10月,馬雲在一次演講中說,「今天的銀行延續的還是當鋪思想,抵押和擔保就是當鋪。」

隨後,中共人民銀行、銀保監會、證監會、外匯管理局聯合約談馬雲,上海證券交易所、香港交易所暫緩螞蟻集團上市,據稱是習近平親自下令。馬雲不得不高調宣稱在阿里巴巴設立黨支部,表示「誠懇接受」182億元的罰款,還「心懷感恩,也同時心存敬畏」。

曾經高調的馬雲變得低調,甚至離開了公眾的視野。馬雲之後,一系列民營企業在2021年同樣遭遇整肅,中共還公開提出了「共同富裕」。

中共的反腐片表明,民營企業實際早就被「共同富裕」了,當然不是和老百姓「共同富裕」,而是只能與中共權貴「共同富裕」;現在民營企業還要慎重考慮,可以和哪些中共官員「共同富裕」而又不會出問題。

馬雲此次再被牽連,很可能預示著民營企業的又一個寒冬來臨。外媒的挖料或被餵料,除了馬雲們再被關注,對外資企業也是提醒。

過去數十年,外資企業在中國大陸恐怕早都心照不宣,私下裡甘願被中共官員「共同富裕」,以圖獲取更大的利益。如今中國大陸的政治環境巨變,外資企業已經沒法再指望有一天真能按市場經濟的法則,在中國大陸獨自經營;現在也越來越難以搞清,到底能和哪些官員「共同富裕」。

習近平在達沃斯論壇上繼續用「改革開放」給外企吃定心丸,不過,外媒應該不再相信,就看外資企業還信不信了。中共媒體曾高喊別讓李嘉誠跑了,但李嘉誠公開稱要「趨利避害」,基本撤出了中國大陸,如今全球化離開中國大陸的趨勢已經無法逆轉。

中共財政吃緊,公務員被減薪,中共官員們恐怕更會瞄準民營企業、外資企業,為尋求更大規模的「共同富裕」,勢必不斷變換斂財術;大多數中國老百姓則會離「共同富裕」越來越遠。

大紀元首發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