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滸傳》裡的小種經略相公,是什麼樣的來頭?

種師道

文:何仁勇 

在《水滸傳》裡,魯達本是渭州府小種經略相公帳下的一名提轄。魯達三拳打死惡霸鎮關西之後,地方官找到小種經略相公,小種經略相公交代他們要「 依法度取問」,且務必告知他父親知曉。

小種經略相公到底是誰呢?

目前,有人說小種經略相公是種師中,有人說是種師道。我查看了一下種師中的個人履歷,發現他雖然鎮守西北邊疆數十年,但沒有守護渭州府的經歷,不符合《水滸傳》裡的描寫。種師道做過渭州知州,很有可能是小種經略相公的原型。

種師道,字彝叔,生於1051年。種師道出身將門世家,祖父是創建了鍾家軍的北宋名將種世衡,父親是種世衡的第七子種記。種世衡的子孫輩都出了許多傑出將領,在孫輩里以種師道為優秀代表,最為知名。

自1005年《澶淵之盟》簽訂後,北宋和遼國進入了長達百年的和平時期。可是,隨著西夏的崛起,北宋的西北邊疆面臨著極大的壓力。西夏軍隊動不動就來騷擾侵襲,搞得邊境軍民不得安寧,成為北宋的心腹之患。所以,鍾家軍大多數多駐紮在西北邊境地區,保家衛國。種師道也不例外。

在宋神宗時期,在宰相王安石的支持下,名將王韶主持熙河開邊行動,收復了河湟6州。雖然後來司馬光上台後,將這部分地盤歸還給了西夏,但西夏仍然不滿足,經常提出要重新劃分邊界,得到故地。

種師道煩不勝煩,有一次當面懟西夏使臣焦彥堅:「 如果我們要討論故地的話,就應該以漢朝、唐朝時期的邊界為準。我擔心到時候貴國的疆土將會變得更少。」焦彥堅無話可說,此後再也不提「 故地」的說法了。

當然,種師道能夠說出這樣強硬的話,是有足夠的底氣作為支撐。種師道鎮守西北邊境期間,多次擊敗入侵之敵,保衛了邊境堅如磐石,打出了自己的威風和名氣。

種師道在鎮守渭州時,需要修築席葦城,增強城池的防衛能力。西夏當然不願意宋軍這樣做,隔三差五派軍隊前來侵擾。有一次,西夏軍隊再次大規模來襲,在葫蘆河對面築下堡壘,看樣子是要長期駐紮下來。

種師道手下的軍隊不多,但他絲毫沒有表現出恐慌的樣子,反而大張旗鼓地在河邊行軍布陣,作出馬上就要與西夏軍隊決戰的樣子。這是他的疑兵之計。因為他派出將領楊可世率領一支精銳部隊,悄悄地繞到西夏軍隊後面,突然發起襲擊;這邊種師道又派出將領姚平仲正面出擊,對西夏軍隊形成前後夾擊,將其擊敗,俘獲了一萬多匹駱駝、牛馬。

西夏軍隊成功地完成了一次物流配送行動。

有人問,既然種師道表現得如此神勇,為什麼「 靖康之變」發生時種師道不去京城開封勤王呢?

其實,當1125年金軍第一次南侵時,種師道參與了勤王行動。當時,種師道收到勤王命令後,第一時間帶領姚平仲的7000步騎前往京城勤王,駐紮在汴水南岸,與金軍大營對峙。金軍畏懼種師道,主動將大營搬走,離得遠遠的。此前,金國使者王汭在宋朝飛揚跋扈,相當囂張。種師道軍隊抵達後,王汭馬上變得換了一個人似的,對宋欽宗也表現得有禮貌了。宋欽宗高興地說種師道說:「 這都是你的功勞。」

金軍包圍了京城開封後,城門四閉,給老百姓的生活帶來極大不便。種師道見此情形,覺得長久下去不是辦法,便在城外給金軍畫了一道線,不允許他們越過這條線活動。有幾名金兵不服氣,故意越過這條線,挑戰種師道畫下的線,被種師道部將馬忠抓起來斬首示眾。此後金軍老實多了,規規矩矩地在線內活動。開封變得更安全了,種師道下令打開西門和南門,允許老百姓自由出入。

遺憾的是,儘管李綱組織了開封保衛戰,包括種師道在內的勤王大軍源源不斷地趕來,但過於軟弱的宋徽宗、宋欽宗還是跪了,答應割讓太原、中山、河間三鎮,與金軍簽訂了和約。

在金軍撤退時,宋欽宗腦洞大開,竟然派遣姚平仲去劫營。由於奸細告密,劫營失敗。宋欽宗遷怒於種師道,革除了他的職位。

1126年,金軍藉口北宋違約,第二次大舉南侵。種師道再次被宋欽宗召回來勤王。可是,這時候種師道已經75歲高齡,而且身患重病,再加上宋徽宗、宋欽宗打擊以李綱為代表的主戰派,讓種師道悲憤交加,到了京城後連皇帝都沒有去覲見。

不久,種師道病逝於京城,享年76歲。

種師道沒有見到「 靖康之變」的悲慘,對他來說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來源     煮酒觀天下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