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7 月 15 日

中國功夫的 「 假」, 這部生猛武俠片早就講清楚了

文: 滾君

民國年間,武林江湖。

詠春拳傳承人陳識(廖凡 飾)習武一生,萬萬沒有想到自己來到武學之都的天津光大門派,最終卻是這個結果。

被武行各門派追殺的陳識一路奔逃,圍追堵截至狹長的胡同巷內。

前有曾經打敗過陳識的三扇大鍘刀封巷。

後有一干人等斷了後路。

陳識無路可逃,唯有生死一戰。


陳識手持八斬刀對陣江湖各路的各種兵器,兵刃相見,琳瑯滿目,目不暇接。


第一戰對陣朴刀,不到十回合,陳識勝。

第二戰對陣岳飛刀,不到一分鐘,陳識勝。

第三個對戰的三尖兩刃刀,也就30秒,對方倒地。


第四個、第五個、第六個…….

斧鉞、牛尾刀、單鋒劍……

陳識憑著一身絕學一路過關斬將,無人能敵。

一部功夫片的高潮段落,三下五除二,也就用了5分鐘的時間。

武打動作穩準狠,乾淨利索,不拖泥帶水。

沒有華麗的動作,沒有虛晃的套路,一招一式都是實打實的力量與速度的較量,寫實感十足。

這不是大家認知里傳統意義的功夫片。

對於習慣香港武行動作設計的人來說,這樣的真實感可能會使動作戲份並不怎麼好看。

功夫片,功夫不好看。

這就很有意思。

因為這不是單純講功夫的功夫片。

它還原的是爾虞我詐的江湖,一個沒有那麼多傳奇色彩的真實江湖。

南派宗師陳識北上入津搏名,以求揚名立萬,振興師業,再整家業。

詠春一派的興亡皆係其人之身。

來到天津後,陳識登門拜訪天津武行頭牌鄭山傲(金士傑 飾),望其指點,求其成全。

在集全國武術之大成的天津,各地小拳種為圖壯大門派,各自在天津開設武館,廣收學徒。

武館林立,魚龍混雜,靠的就是江湖上的規矩平穩運轉。

規矩,是這個江湖一切的行為準則。

入了天津,就要遵守天津的江湖規矩。

不僅是武行,各行各業都要守規矩。

誰破了規矩,人人可誅之。

武行各派遵循著老規藏著真學秘而不傳,收徒就是為賺錢。

現在江湖上的功夫都是花拳繡腿,虛有其表。

師父的名是真,教的東西卻是假。

這個時候的武林,外表輝煌依舊,實則暮氣沉沉,只剩下空皮囊掩耳盜鈴。

這是一個「 出師父不出徒弟」的時代,各派都有名師,卻也都後繼無人。

祖祖輩輩傳下來的武藝,在西洋的洋槍洋砲面前,似乎一點用處都沒有。

鄭山傲賞識陳識的武學造詣,告訴他外地人要想在天津開武館,本人去踢館,是不被同行所容的。

有一個迂迴戰術可以得到天津武行的認可。

收一個本地的徒弟,讓徒弟去踢八家館,徒弟踢館成功,師父理所應當被允許開館。

鄭山傲希望利用外地人陳識北上揚名的這次契機,在功成身退前打破武行以往拳術秘傳不教真的規矩,培養出真正的武學人才,一代一代傳承下去。

武行頭牌當了三十年,就想在退出江湖前做一件造福後代的事。

他不敢破這個規矩,只能讓外地人去破。

在新舊交替的時代大背景下,江湖早已不是「 武」和「 俠」兼具的那個江湖。

人人都想暗度陳倉,打破規矩。

陰謀與算計,利益與私慾,各取所需。

一場牽動整個天津武行的棋局開始了。

陳識在發掘練武奇才耿良辰(宋洋 飾)之後,果斷拒絕鄭山傲給安排的徒弟,以便能在最短的時間內踢館成功。

鄭山傲見陳識篤定心意,才將他的算盤全盤托出。

原來鄭山傲對陳識,不是惜才愛才想幫他這麼簡單,而是利用他成全自己,成就沒有污點的完美一生。

徒弟踢館,等打到第八家,為保天津武行顏面,各武館會聯名請出一位頂尖高手對戰,徒弟初出茅廬,勝算極小。

徒弟敗後就會被驅逐出天津,但武行承認踢八家館的戰績,以示大度,身為師父的陳識依舊能開館。

這個頂尖高手,就是鄭山傲自己。

按照鄭山傲的計劃,他務必要確保這場對戰萬無一失,保全自己的名聲,圓滿隱退。

所以才他介紹自己的徒弟給陳識,以便安心等待穩贏的戰績。

他也沒料到陳識會突然換人,這下勝負多了變數。

勸說不成,又生一計。

鄭山傲不愧是在江湖上混跡幾十年的武學泰斗,他深知自己的徒弟怎麼都好說,別人的徒弟卻不能揣測其實力。

為保險,鄭山傲向陳識提要求:你徒弟會的,我都要會。

不惜舍下老臉,當場跪拜陳識為師。

師父教徒,必自留一招。

鄭山傲怎會不知這一點?

為學其所有,鎖定勝局,鄭山傲使出必殺技刺中陳識,陳識若不用絕招反擊,恐怕小命難保。

無奈之下,陳識使出自己的絕招反殺。

於是鄭山傲學會了陳識的絕殺一擊,穩操勝算。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老謀深算的鄭山傲沒有想到,本來即將功德圓滿退隱的他,關鍵時刻卻被自己在軍界的徒弟林副官(黃覺 飾)給算計。

武行中人,以武會友尊師重道的俠義之氣早就被條條框框的規矩消磨殆盡。

他們比的不是武,是心計。

林副官知道鄭山傲將名聲威望看得極重,美其名曰留下影像將師父載入史冊。

其實他是想趁機擊敗師父取而代之,以軍人身份統領武行。

鄭山傲敗在自己徒弟手中,三十年頭牌名聲毀於一旦。

鄒館長,靠著表面功夫坐穩武行之端,是統籌天津武行的背後人物。

她沒有什麼真本事,只是一個場面人,靠著一張嘴皮子和工於心計的頭腦拉攏住整個天津的武行。

她的丈夫在故去前是天津武行的頭牌。

「 男人打下的江山,女人要守住」,這就是她在幕後操縱的意義。

無論江湖上如何風起雲湧,她會用盡任何手段確保天津武行的大權掌控在自己手裡。

為保江山,無論是老大哥鄭山傲,軍界人士林副官,還是武行高手陳識,武學奇才耿良辰。

她將身邊所有人視為棋子,布控全局。

因名聲被徒弟毀掉的鄭山傲無顏面世,耿良辰連續踢館八家之後,天津武行的臉面岌岌可危。

於是由鄒館長出手解決耿良辰,保全天津武行最後的尊嚴。

她知道林副官的野心在武行,想介入武行為自己的軍職謀利。

所以她面上同意讓林副官接管武行,實際早就準備演一出好戲,讓武行不必受軍方擺佈。

耿良辰之死,陳識勢必要為徒弟報仇。

鄒館長將計就計,借刀殺人。

給陳識機會殺林副官,還為林副官擋上一刀,這一下完全撇清天津武行的責任。

隨後解決掉陳識就萬事大吉,既能擺脫軍方的控制,又能成功甩鍋。

鄒館長這個女人實在是高明,精於謀劃,又做足場面。

「 活著,不就是裝裝樣子嗎。」

這一句話就足以說明她活得太通透。

難道南派宗師陳識就是一個一心傳道授業,發揚門派的正派人士?

其實他也不是一個多麼光明磊落的人,他有他的私心。

一方面他確實立誓要將詠春拳聲名遠揚,一方面遵守對他師父的諾言,一生只能真傳二人。

他收徒弟,不為傳藝,只為出賣。

以此換得自己在天津武行立足的機會。

決定犧牲耿良辰一個時,他為自己找到一個合理的藉口:

「 好在是個小人。毀了,不可惜。」

但耿良辰的確是個習武的料子,憑他的天賦,將來必成一方氣候。

毀掉一個天才,成全一個門派。

陳識深居淺出,過著粗茶淡飯的貧民生活,布上耿良辰這顆棋子,為的就是在天津振興師業。

師父利用徒弟,徒弟也可利用師父,同行之前相互利用,謀取私利。

這就是刀鋒劍影之下的血肉江湖。

情,義,要排在利己之後。

宗師們一個個道貌岸然,為鞏固自己高高在上的江湖地位,機關算盡。

包藏禍心,還要口口聲聲要遵循規矩的儀式感,維護所謂正派人士的體面。

比如決定處置踢館的耿良辰時,各門派館長默契得只擺茶,誰都沉默不語。

留杯的位置代表武行的態度,留下邊上的是朋友,留下中間的是敵人,

這一套飲茶喝茶的規矩,正是為害人時不發一言,以此安心定神。

最諷刺的是,一代宗師也免不了俗,被追殺的時候也只能狼狽逃走。

一打一百?

小命要緊,溜之大吉再說,也顧不得什麼風度了。

陳識有著非凡人可練的武藝絕學,又收了一個武學奇才的徒弟,原本在天津開宗立派也在掌控之中。

可惜謀劃多年,功虧一簣,還是敗在同行的手裡。

陳識逃了,南下回廣東。

追到火車站的鄒館長說:「 老規矩,逃了,就是死了。」

她終於保住了先夫留下的武林,不計代價。

她微笑著仰天說道「 詠春拳絕了」,看似放了陳識一馬,實際上卻絕了詠春一脈。

心思縝密的鄒館長吩咐徒弟帶著自己的親筆信,跟踪陳識的女人趙國卉(宋佳 飾)上火車。

信上寫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是既然可以給你送信,也就可以讓你送命。

陳識以詠春拳武藝一己之力戰勝全數天津武行高手,技驚四座,天下奇絕。

這讓天津武行顏面盡失,傳出去怎能擔得起「 武學之都」的名號?

鄒館長的這封信就是警告陳識,下半輩子就老老實實隱姓埋名,不要妄想開館授徒了。

從此,這世上便再無撼動天津武行地位的功夫。

顯然,詠春拳並沒有絕跡。

後來詠春後繼有人,詠春拳館遍布全國各地,最終得以在世界範圍內發揚光大,說明陳識的武藝得到了傳承。

那結局可能就是,趙國卉坐上火車後並沒有去找陳識,而是選擇斷絕和陳識的音訊,所以鄒館長的徒弟自然找不到陳識的下落。

趙國卉和陳識天各一方,終究沒有團聚。

陳識在火車上拿著耿良​​辰留下的血書。

這一刻起,他才是真正開始靈魂的救贖。

離開天津後,他開館授徒,教真功夫,傳授武學。

所以才有了現在的詠春。

歸根到底,這一場武行內鬥,沒有誰是贏家。

陳識無名而來,無名而走。

耿良辰死了,白瞎了他的天賦,武學界失去了一個天才。

鄭山傲沒了他最珍視的名聲,不得不背井離鄉,絕跡江湖。

算計師父的林副官反被算計,害了自己性命。

鄒館長看似是最大的贏家,然而她沒有什麼真本領,三腳貓的功夫誰都打不過,這樣的武館是絕對不會長久的。

贏家沒有,敗家卻是整個中國的武術界。

這樣內部崩潰的武林,不可避免走向衰敗和消亡,武術的精神同樣正在沒落。

在那個時代,大師終究還是大師,武藝超群的人大有人在。

而放到如今 ,倒成了人人皆大師的時代。

最近有一條武術界的消息,想必大家都有耳聞。

兩週之前,「 國術大師」馬保國被五十歲的下崗格鬥愛好者KO,過程僅用了28秒。

新聞爆出後,滑稽荒誕的結果成為大家茶餘飯後的談資。

當然,中國的武術界不止馬保國一個鬧出笑話的。

各門派武術「 大師」,在強橫的拳頭面前,毫無還手之力,事後還要找個體面的藉口為自己挽尊。

這就是中國武術的真相。

現在的武術只是一個幌子,「 大師」們視其為生意。

他們靠的就是動口不動手,用「 假大空」的套路廣收弟子,賺得的盆滿缽滿。

《師父》的打鬥部分很少,動作幅度也很小,武打戲份缺乏表演性,點到即可。

沒有飛簷走壁,不夠花哨華麗,有些實在。

這不是一部真正意義的「 武俠片」。

它用一種非常武林的方式,講述了一個反武林的故事。

告訴大家,這就是真正的江湖。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