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暴跌現場:出廠1毛3,熔噴佈白送、扔路邊,95%老闆虧了上百萬

宋慧乔

文:思想地圖

一、白送的熔噴佈

之前一直聽說口罩核心材料熔噴佈很貴,40萬一噸,今天網上偶然看到上面這個熔噴佈價格趨勢圖,大吃了一驚,這價格降的也太快了,民用90級從40萬降到2萬,已接近疫情前的價格。

於是我就把這個圖發給一個生產口罩的好友,哪知道他說:

現狀比這個圖還誇張,熔噴佈每噸已經暴跌到1萬,甚至白送,前幾天就有廠家直接白送了我一批熔噴佈。

這個太出乎意料了,因為一個月前,我們還聊過要不要追錢加投口罩生產線,幸好沒幹。

一般生產口罩的熔噴佈過濾標準要達到80%。疫情期間很多低於80%的熔噴佈都賣到40-50萬一噸。當時哪管什麼標準,能有就不錯了,生產出來的口罩只要有熔噴佈,瞬間賣光。市場上一罩難求,買都買不到,也沒人在乎熔噴佈的標準。我們單位複工第一次發的都是只有兩層紗布沒有熔噴佈的口罩。

熔噴佈價格暴漲後,好友說:T市很快投資了大大小小成百上千家生產廠,小機器幾十萬,大廠熔噴佈線上千萬,才剛剛投產、甚至還沒有投產(建設週期最短要兩三個月),熔噴佈價格就開始暴跌了,幾乎所有廠都爆虧,現在處於停產狀態。按現在的行情,日後估計也很難有啟用的機會。 (某省S、Q、F、X四鎮在全國來說也是比較大的生產口罩產區)

好友最近買一批熔噴佈,一檢測沒有達到80%,是79%。熔噴佈廠直接就說:我們不要了,白送給你吧。這批貨擱在1個月前還要幾百萬,現在直接就白送了。這下跌的速度,比跳天台還快。

好友也沒地方擱,直接就扔在廠門外的水泥路上。 10天,熔噴佈就從黃金到垃圾。

二、暴跌96%的口罩

好友說:

現在最便宜的熔噴佈口罩,出廠價只要1毛3。

你沒看錯,我也沒打錯,就是1毛3,不是1塊3。而2月最便宜的熔噴佈口罩也要3元。 3個月暴跌96%!恍若隔世。

這些最便宜的口罩很多都只能在電商上賣,所以大家謹慎購買這種,還是要正規渠道買醫用口罩。

口罩價格暴跌主要是產能增加太快。看新聞統計,疫情前全國日產2000萬隻,3月就迅速增加到日產2億隻,口罩廠5萬家。好友說,實際上可能還要高一些,因為很多散戶小廠沒有統計進去。

現在S、Q、F、X口罩四鎮,達不到《GB T32610-2016》標準的口罩基本上賣不掉、沒人要,這也是散戶小廠生產投資最多的品種。好友在S鎮,S鎮現在口罩廠基本上都停了,在做的沒幾家。之前的成本基本上在6毛左右,現在都是1毛3出。

這些小廠都是散戶新建的,沒有主動可控的銷售渠道,之前賣的時候都是沿海上門收,現在沒人收了,就找不到買家,賣不掉了。

而且沿海的套路比較深,Z省著名品牌LS廠,5月十幾號,到四鎮收貨,揚言:做多少,收多少,1.2元收含稅。結果口罩廠拉貨去LS廠門口排隊,貨車排1-2公里。 LS廠有個非常規檢測方式,用秤砣測試焊接點。

這麼大一個秤砣,有幾個口罩能禁得起拉扯。好友說:90%都會斷掉。不收。然而剛一出門,就有黃牛7-8毛收,後門再進廠。都是套路。

好友一氣之下直接拉回去不賣了。我問:你拉回去賣什麼價格?好友說:賣6毛。

還有就是4月底5月初,海關開始嚴格口罩標準檢查,有個廠被退回來6000多萬元口罩。現在堆在倉庫裡,1毛多的價格在慢慢處理,而生產成本是6毛多,虧80%。

三、“廢鐵”口罩機

疫情前,一台KN95口罩機20萬,疫情開始後最高爆炒10倍到200萬一台,而且是現款期貨,就是買家先付全款訂貨,幾週後才能收到口罩機。現在又跌回到20萬一台。

朋友說,這個肯定還不是最低價,疫情前,一台一次性平面口罩機只賣2萬。按現在這個過剩產能,估計後期一台口罩機賣幾千都可能,甚至完全賣不掉,最後放在廠裡生鏽,再最後就只能賣廢鐵了。

四、誰掙錢?

普通口罩賺錢:只要不上KN95生產線,只生產普通口罩,就還好。好友就是,3月底他父親回家看病,幾個親戚一合計就上了一台一次性平面口罩機,口罩機二十幾萬,原材料三四十萬,1週回本,後面穩紮穩打不冒進,先接單再生產。雖然現在價格暴跌,但還有微薄利潤,比上班強的多。而他算晚的,沒趕上最暴利的時候,最暴利的時候,一台普通口罩機一天就賺十幾萬,3天回本。

先來的賺錢:比如Q鎮,本來就是勞保用品生產區,生產口罩水到渠成、無縫銜接。這是最早一批做口罩的。鎮上流傳的口罩四大金剛,每個都賺了10億以上。有的村家家戶戶瞬間就升級千萬富翁,掙得錢不知道怎麼花,去省會買豪宅,鎮上很多沒上牌的豪車。

好友的表哥去年接的無紡佈單子,自己建了個廠,1月投產,2月疫情,正好趕上。這財運來了,擋都擋不住。有倆月,電話打不通,都不敢接,全是各種政府領導、親戚要買貨,供不應求。

倒爺賺錢:沒有風險,下個定金,吃兩頭,無本萬利。口罩上下游的一切都有人倒賣囤貨。

比如好友的表哥2-3月去廣東倒賣口罩機,一台KN95,倒賣回來至少加六七十萬,一次性普通口罩機加2-10萬。一共倒賣20多台。他說:

錢多的都不知道怎麼花了

常州還有3個外行倒爺,倒著倒著,看口罩機只有1000多個零件,就買了自己組裝,3個月不到,就組裝25台賺了700萬,差50萬就一人一個250萬了。但技術太差,有的機器不能用,客戶報警,被抓。

工人掙錢:生產口罩一天300元。還有工人連續加班賺錢,過勞死了。

五、誰賠錢?

口罩剛開始這麼暴利,怎麼還會有人賠錢呢?主要是後期投資的賠錢,前期賺的錢到後期追加投資,於是連本帶利全賠進去。

賠錢的很多口罩老闆,在4月都還是掙錢的。 4月前生產普通一次性口罩賺了很多錢,但是一個口罩只能賺幾毛,一天賺幾萬,太少了,不如生產KN95利潤高,50%的利潤,成本3元以內,出廠賣7 -8元。

於是前期在普通口罩上賺了錢多了,4月就開始上KN95成產線。 4月初200萬定的口罩機,5月初才到廠,再加上組裝調試幾天,KN95價格已經從7-8元降到1元多了。口罩機也從200萬暴跌到20-30萬元。再加上還要囤熔噴佈等原材料100多萬。口罩、原料、機器三個暴擊。暴跌趨勢基本和熔噴佈價格一致。

朋友說:X鎮、F鎮,95%以上的老闆都賠了上百萬。 (這兩個鎮之前是做塑料製品和建築輔材用品,3月才開始生產口罩)

政府批准建設的十幾家投資上千萬的熔噴佈大廠,基本上都虧了上千萬。

有個老闆,存貨太多賣不掉,虧錢太厲害,直接神經了:經常去給口罩機蓋被子,說怕機器冷,以後不好好乾活。

六、口罩日後會幾分錢

朋友說,工人加工費成本最高的時候1毛多,4月降到8分,現在只有3分。熔噴佈每噸1萬,一個口罩合1分錢,成本已經可以忽略不記了。

疫情前,普通外科口罩,有證書的,最低到8分錢一個。而現在的普通外科口罩仍高達6毛。

所以,結合現在的過剩產能,口罩價格日後極可能降到幾分錢一個,大概率低於8分錢。

 

總結一下口罩瘋狂歷程就是:倒爺穩賺,工人喝湯,先來的賺錢,後到的賠錢,知足的賺錢,貪婪的賠錢。

另外還有兩個後續:

一是當地工人心態受到很大影響。口罩生產高峰的時候,每天工資300多,現在口罩價格下來了,每天100多,很多工人不願意幹。臨時口罩廠轉回去再生產無紡布、塑料袋等,一天100多,很多工人也不願意幹。導致當地工廠招工難,成本急劇上升。

二是親情矛盾。多數口罩廠都是親戚合夥,剛開始投產還沒賺錢的時候大家齊心協力,後來賺錢多了,立刻矛盾就來了,很多廠天天吵架,甚至之前很好的親戚最後鬧得老死不相往來。親身體驗了一次“共患難易,同富貴難”。

三四月不少人發朋友圈說:認清了親情的真相,讀懂了人性。

五月的朋友圈就變成了:先來的住豪宅,後來的上天台。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