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思純和音樂人談戀愛了,為什麼大家叫她快跑?

馬思純

馬思純,快跑。」

昨天,有人曝光了馬思純的新戀情:馬思純與盤尼西林樂隊的主唱張哲軒十指緊扣過馬路。

可沒想到,爆料一出,評論裡全都是讓馬思純快跑的留言。

「文藝女青年」一直是馬思純的人設。

以前夢想騎馬走天涯,從張愛玲愛到史鐵生。

現在執意投身入滾圈,還沒「開竅」,就被「樂手濾鏡」蒙了眼。

 

不過,已經見怪不怪了。

初中時,馬思純喜歡的男生不喜歡她,認為她太過張揚作風不正,她就跑去醫院開了處女證明,甩到那個男生的面前。

乖乖女馬思純一直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去衝撞這個世界。

不撞得「頭破血流」,絕不回頭。

究其原因,還要從馬姑娘的家庭講起。

1988年3月,驚蟄與雨水之間,天上春雷初響,地上繁華織錦,楊柳堆煙。

一個肉嘟嘟的小娃娃被抱著緩緩而歸至安徽蚌埠市的家。

這小女娃便是馬思純。

其實,在一個月前,家裡還發生了一件大事:馬思純的小姨蔣雯麗通過了北京電影學院的面試。

可別小瞧這場面試,對於蔣雯麗來說,這也是一次新生,她要去北京了。

1986年,高考,蔣雯麗沒考上大學,去了安徽水利電力學校。

畢業後,被分配到蚌埠第三自來水廠當工人,每天就在泵房間,來回巡視,記錄下儀表上的數字,掰扭著各種機器。

要不是那個大雪夜,「噼裡啪啦」的一串響聲震醒了她,日子可能還要這樣繼續下去。

「我的生活就這樣了嗎?」

那天是春節,別人熱氣騰騰過年時,她一個人披著大衣徹夜上班,可她根本無處下手改變。

一直到1988年,蔣雯麗被廠裡安排負責全廠文藝演出才有了機會。

蔣雯麗年輕時

蔣雯麗被舞台總監選中,他對蔣雯麗很好,還想提點她:「你跳的舞蹈基本功不行,但表現力不錯,別窩在這兒了,可以去試一試報考北京電影學院啊。」

這句話似乎點醒了夢中人。

蔣雯麗聽完滿腦子想的都是「逃」,而北京電影學院就是她最好的去處。

那是一場艱難的面試。

蔣雯麗一沒化妝,二沒漂亮衣服,像個剛從煤坑裡出來的「土包子」還帶著一股子「霉味兒」。

只憑這張臉,進了三試。

三試是即興表演,北電教授林洪桐出了一道考題:「唐山大地震一個月之後,你終於回到家裡,發現全部親人遇難,眼前一片瓦礫……」

蔣雯麗沒有哭天搶地,默默坐在廢墟上。半晌,她抬起頭來,眼裡噙著的淚噴涌而出。

「太好了,太精準了。」

「她身上有一種對生命特別好的感覺。」

林洪桐知道蔣雯麗是老天爺賞飯吃,急忙把她收了當學生。

但林洪桐不知道,這哭的天賦還能遺傳,老天爺賞飯還能賞一家子。

25年後,蔣雯麗的親外甥女馬思純,也能哭出這悲從中來的感覺。

不過,25年長著呢。

馬姑娘先要遭遇幾個人渣,才能日後在鏡頭面前哭得如此真情實感。

「滾開!」

「離我遠點兒!」

馬思純在心底裡罵了一萬遍,可沒有一次敢說出口,她太軟弱了。

馬思純遇到的人渣不是別人,就是她的初中同學。

那個年紀的女孩,正趕上青春期,膽子大得不得了。

一個稱霸慣了的小女孩,經常針對馬思純。

往她的可樂中加粉筆灰和拖布水,還偷拿她的私人信件並當眾朗讀。

最過分的是,這姑娘還造謠馬思純「亂搞男女關係」。

馬思純不是唯一一個校園霸凌的受害者,卻是這些受害者裡最有名的。

同學們都知道,馬思純有個小姨是名人,很厲害。

於是,欺負馬思純的痛快好像比欺負別人來得更恣意。

可馬思純從小就乖,第一次被欺負,她大氣兒都不敢出。

因為馬姑娘家的家教,不是一般嚴格。

小時候,每次進家門,她都要依次到每個長輩面前鞠三個躬,告知自己回來了才行;飯桌上也是,大人不動筷子,她就不能吃飯。

要是在學校被欺負的事被家裡人知道,說不定會先把她罵一頓。

更何況,那時候她爸媽都不在身邊,沒人撐腰。

馬思純的媽媽蔣雯娟是小姨蔣雯麗的經濟人,常年在北京;爸爸是一名民警,一天到晚不著家。

馬思純解決被霸凌的方式就是把自己藏起來。

別人羞辱她青春期的體型,她就穿寬大的衣服;別人總盯著她看,她就從來不舉手發言,恨不得自己是個透明人。

然而,一切並沒有好轉。

「我性格又比較軟弱,不那麼敢反抗,之後別人就越來越欺負你,然後就變得越來越懦弱,開始自卑了。」

如果照此發展,馬思純等不到這幾年,十幾歲就有可能患上抑鬱症。

好在,北京的小姨救了她。

2000年,電視劇《大宅門》開拍,蔣雯麗主演。

這可是新世紀的大製作。

彼時,章子怡剛剛出道,正被李安關在屋子裡練功;馮小剛也還沒摸索到名利雙收的法子,電影市場遠不如電視劇市場有勁頭。

再加上《大宅門》是央視獨資,那陣仗很多老演員也沒見過。但咱們馬姑娘有得天獨厚的優勢,能進劇組客串一把。

那時,導演郭寶昌想要找一個小孩演少年白玉婷。第一次,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馬思純身上,不是霸凌是期待。

儘管7歲時馬思純已經有客串經驗,可她根本不會演戲,不知道應該看哪個機器,小手一直捏著衣角,聲音嗡嗡像蚊子叫。

不過,拍出來效果竟然不錯,導演還誇她聰慧,有天賦。

這《大宅門》就像老天爺給馬姑娘送來的糖盒,特別及時。

以後再受欺負,自卑的馬思純就從盒子裡取出一塊兒糖舔舔,就不覺得難受了。

而且這糖還給她帶來了好運,一上高中馬思純就被媽媽接到北京,徹底逃離了以前的生活。

可是吃糖會上癮。

馬思純想要進娛樂圈的心思一下子就被媽媽看透。

這親媽對馬思純說的話,跟當年宋丹丹給楊紫的勸告一樣:「孩子你長成這樣,還是別演了,你可以去好好學習,這個圈子太亂了。」

雖然聽上去是真的「為你好」,可對一個孩子來說未免太殘忍。

媽媽的理由是,馬思純身材比較胖,而且近視,樣貌也不出眾,進娛樂圈,很難一帆風順。

馬思純雖然心有不甘,但還是不敢反抗。

2006年,18歲的馬思純終於熬到自己人生的第一個岔路口。

那些年,演《大宅門》時感受到的甜一直在她心裡揮之不去。

「我想考北電。」馬思純告訴媽媽。

18年前,蔣雯麗也是這樣跟家裡人說的。

18年,像一次新生,這一家人的命運都曾被這句話改變。

不過,馬思純可沒想要改變什麼,她甚至沒提當演員的事兒,她想考的是北電導演系。

因為這次她仰仗的不是自己的小姨,而是姨夫顧長衛。

顧長衛和馬思純

2005年,顧長衛執導的第一部電影《孔雀》在柏林拿了銀熊獎,馬思純看著姨夫,感覺找到了一條,長得不好看也能混出模樣的路。

可她還沒上道兒呢,這條路就被自己給堵死了。

馬思純沒有像小姨蔣雯麗當初一樣一鳴驚人。

2006年,北電導演系本科班只招了17個人:14個男生,3個女生,馬思純沒能成為那三分之一。

在媽媽的安排下,馬思純考入中傳表演系,大一結束後,又轉到中傳播音系。

要知道,那時候轉專業可不是一般人能操作的,馬姑娘家裡人沒少為她鋪路。

更要命的是,這條家裡人鋪出來的主持路,實際上是為了完成媽媽蔣雯娟的心願。

蔣雯娟從小就想當主持人,她希望女兒能幫她實現。

可馬思純轉了播音系,沒有在基本功上下苦功夫,而是談起了甜甜的戀愛。

按照馬思純「初戀談了10年」的說法,這個大學男朋友就是她追了三年才追到手的打籃球的男孩子。

18歲的馬思純已經是「戀愛腦」,為男孩做過不少傻事,但好在人選得還算般配,同學們也喜聞樂見。

馬思純幻想過很多次嫁給男孩的情景。

也許自己會穿上婚紗,和他在校園裡每一處有記憶的地方拍一張照片;也許會像小姨和姨夫一樣,磕磕絆絆但相守;再不濟,也能像小姨和王全安一樣,讓同學們羨慕一陣子。

馬思純做書模

然而,一切都被馬思純的「明星生活」打亂了。

2007年,19歲的馬思純被選中,成為暢銷書作家饒雪漫的書模。

2008年,馬思純被沈嚴導演挑中出演電視劇《戀人》。

不過,接到嚴導電話的馬思純,當下要解決的第一人並不是自己的男朋友,而是自己的媽媽。

男孩兒還要再等幾年才會離開馬思純,但媽媽這隻攔路虎把她的演員路堵得死死的。

「小姨,你幫我勸勸她吧!」能勸動蔣雯娟的人只有蔣雯麗。

「她還年輕,想做什麼都應該支持。」

說白了,蔣雯麗就是讓蔣雯娟想開點兒,馬姑娘有任性的資本,家裡不差錢,也不差資源,走這條路我可以幫襯,不會撒手不管,你放心。

有了這話,蔣雯娟給女兒發放了當演員的「通行許可證」。

自那以後,蔣雯麗只要拍電視劇都會把小馬帶上。

雖然「任人唯親」,但「事半功倍」。

沒幾年,馬思純也能算個青年演員,儘管沒被觀眾記住,但也不缺戲拍。

按照馬思純以前的想法,拍戲不火也沒關係,她最大的願望是嫁個好人,日後回歸家庭,不再拋頭露面。

可命運偏偏沒給她機會。

2015年,一部《左耳》翻紅了蘇有朋,也正式把馬思純推到大熒幕前。

一起進到觀眾腦子裡的還有馬姑娘背後強大的家族。

「西北圈公主」的稱號不脛而走。

不過,這消息不是空穴來風,馬思純一開始確實沒有被選上,第一:面試時她太緊張了;第二:她太胖了。

那時候製片組把所有候選人的照片都貼在一張大紙板上。

馬思純圓嘟嘟的臉夾在一堆小臉中間,顯得格外的突出,也格外刺眼。

公司的李總經過饒雪漫辦公室,只要看那個板子一眼,就說一句:「馬思純,我心裡永遠的痛。」

就算關係再硬,也不能臉有硬傷。

饒雪漫命令馬思純減肥,20天減15斤。

於是,那二十天,馬思純每天六公里,只吃一頓飯,餓了就喝藿香正氣液。

這也是馬思純第一次為了拍戲「拚命」,就像以前談戀愛一樣,奮不顧身。

嘗試去夜店、學抽菸、跳海……

不知道是不是日後的男朋友歐豪的荷爾蒙起了作用,拍戲的那些日子,馬思純特別來勁。

馬思純和前男友歐豪

結果就是,電影成了,蘇有朋正式轉型,馬思純還趁機實現了自己出書的願望。

在新書籤售會上,有人問起她和歐豪的感情,馬思純也不迴避,直說:

「我的感情嘛,現在處於甜蜜中。不過我覺得自己從17歲開始,就一直都是甜蜜的。」

過去的事,話中真假,外人不得而知。

畢竟,「戀愛腦的通病」就是:無論之前多麼歇斯底里,下一段感情來了,還是會一股腦深情投入。

那個10年的男朋友,如何離開,馬思純已經忘了。

未來的事將如何,她也有資本不計後果。但話一旦說得太滿,有她哭得時候。

2017年3月14日,馬思純歐豪公布戀情。

可惜,這段戀愛見光後,只維持了一年半,2018年8月8日,兩人宣布分手。

一紙通告,便分道揚鑣。

沒人知道馬思純和歐豪的分手原因,只知道,一年後,在《我就是演員》裡,馬思純哭著說:「相愛就行了,相愛已經很難了,還要什麼?」

「我就覺得小時候,書裡寫的,歌裡唱的都是假的,都騙我們,不是相愛的人就能在一起。」

馬思純像一個偶然揭開生活真面目的小女孩,面對殘酷,她很難接受。

從小到大,馬思純都被保護的太好。

2018年,已經30歲的馬思純接受採訪時說:「我長大才三年。」

而且她的長大也是在媽媽和小姨的庇護下,和只能靠自己的周冬雨的野蠻生長,完全是兩碼事兒。

拍《左耳》時,馬思純去夜店體驗生活,剛晚上9點,媽媽就催女兒快回家。

她也依舊軟弱,不自信:「除了嘴唇,好像也沒有什麼地方是讓我特別滿意的。」

金馬獎頒獎那天,周冬雨說:「我們家沒有一個人是做電影的,我覺得特別光宗耀祖。」

馬思純則說:「我媽媽也來到了現場,估計我結婚還有好多好多年,但我現在可以先把金馬送回家,讓家人開心開心。」

沒有人想到,馬思純會突然提到結婚的事。

雖然,她的三個人生願望中一直有一條——嫁個好人。

蔣雯娟也一直想讓馬思純在爺爺奶奶姥姥姥爺都健康的時候結婚。

但一個金馬獎似乎讓一家人改變了注意,這條光鮮亮麗的路,她們感覺馬思純能走。

然而,事實證明,她們高興得太早了。

2019年11月18日,「馬思純,我的演技到底怎麼尬」上了熱搜。

一週後,馬思純又因為「胖」被嘲上了熱搜。

這已經不是馬思純第一次被諷刺演技和嘲笑身材。

更讓人心煩的是,大家都拿她和周冬雨做比較。

獲金馬獎後,周冬雨又拍了幾部叫好又叫座的電影,尤其是《少年的你》上映,馬思純被比較的更多了。

可娛樂圈這種捧一踩一的營銷,一旦認真,就輸了。

偏偏馬思純要叫這個真兒,沒有被校園霸凌打垮的她,還是敗給了情緒。

馬思純,抑鬱了。

2020年上半年,馬思純沒有什麼動態,直到上綜藝,坦然說出自己有抑鬱症這件事。

大家才發現,這小姑娘那種完全沒有受到生活虐待的樣子,全是裝出來的,她被壓抑太久了。

馬思純一直想養一條狗,但因為姥姥怕狗,家裡是不允許養狗的。

一直到馬思純得了抑鬱症,並且醫生說養狗有助於她的病情,這個願望才得以實現。

對於一個32歲的人來說,這樣的管教真的太苛刻。

馬思純一直以為她天生就容易緊張,放鬆不下來,卻不知道這是家庭規訓的結果。

不過,說出來了,也就好了。

馬思純的抑鬱症逐漸轉好,還參加了《吐槽大會》,又有新劇上映,可就在大家以為馬姑娘的新生活已經到來時,馬思純的新戀情,又讓大家緊張起來。

「馬思純,快跑!」

喊出這句,不是不讓馬思純談戀愛,也不是不讓馬思純跟樂手談戀愛,而是不准她跟張哲軒談戀愛。

因為這盤尼西林的主唱張哲軒的風評實在太差,沒少睡粉,也沒少挨打,總的來說就是才華一般般,人品確實不行。

像馬思純這種抑鬱症還沒好完全,談個戀愛掏心掏肺,分個手一年半載出不來的情況,實在不建議挑戰這麼高難度的對象。

畢竟馬思純不是章子怡,更不是王菲、周迅,遇到渣男她兜不住,還有可能脫層皮。

但戀愛畢竟是兩人的事兒。

這麼多人讓馬思純跑,她也不見得會跑。

一直到發文,馬思純也沒有回應這段戀情。

這可一點都不像馬姑娘的作風,以前的她雖然懦弱,但經常是一上熱搜就發微博回應、解釋。

不過,不回應也好。

也許那個想做一個大家不討厭的人的馬思純,想要討好所有人的馬思純,真的被抑鬱症吃掉了,可喜可賀。

以前抑鬱症,馬思純可以說是因為家庭,因為家人的壓抑。

但這次戀愛,是她自己的選擇,只希望她拿得起、放得下。

畢竟,棋逢對手也是一件痛快事。

但有句話不得不說,人這一輩子啊 ,最重要的就是:

不要在任何事物面前迷失掉自我,哪怕是教條,哪怕是別人的目光,哪怕是愛情。

部分參考資料:

1. 《魯豫有約》蔣雯麗

2. 《理娛》對話馬思純

3. 人物 《馬思純:做一個大家不討厭的人》

4. GQ 《馬思純:工作和戀愛,我當然選戀愛啦》

作者:谷小歌。

更多閱讀 🧜‍♀️🧜‍♂️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