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一下:川普的「戒嚴令=假新聞」到底說給誰聽?

川普

文:副舍長

今天最熱的刷屏新聞,無疑是川普親自發送的推文,其中提到「戒嚴令=假新聞」,被許多觀眾理解為川普不可能發起戒嚴令。

不管這條信息是否代表川普真實的即時立場,驢像兩派觀眾信與不信,從傳播效果來看,它是非常成功的。因為它透露出川普有發起戒嚴令的大權,至於發動與否,決定權更在他手中。

但要從深層的角度去體會這話的意味,首先得去看它的傳達對象是誰。假設還原語境現場,美媒記者問,「你現階段會考慮發起戒嚴令嗎?」。按川普推文的邏輯,回答則是:你們這些假新聞,你猜!

可以說這樣下結論:無論古今中外,無論任何一個政治家,在敵對狀態下都沒有義務說真話。敵手理解力如何,得看他們自己的造化。

要知道對於美媒的假新聞,川普可謂恨之入骨,卻又一直無可奈何。圍繞給予美媒保護的第230法案的修正提案,他已經和國會大戰了三年多的時間。尤其是美媒在此次大選之後的表現,直讓川普有除之而後快的決心,以致拿拒絕簽署明年的國防令來做交換條件。

這種情形下再來解讀「戒嚴令=假新聞」,真正意味就出來了,相當於川普說:拜燈能靠假新聞勝選,那麼我就可以靠戒嚴令將他踢出候選資格。

實際上,大選作弊風波發展到現在,面對州層面的三權以及聯高法的作為,川普不可能沒有察覺,如果只靠著一味的遵循「法律與秩序」,那大選結局定是被拜燈竊選,僅憑程序正義根本無法戰勝敵手的程序非正義。因此,戒嚴令絕對會是川普的重磅武器,使用與否,什麼時候使用,越讓敵手猜不透,其威懾力與殺傷力就能達到最大化。

因此,川普通過「假新聞」表達「戒嚴令=假新聞」的信息,目標聽眾當然是驢拜們。也只有對付他們,「戒嚴令=假新聞」就不是一句承諾,甚至可以說它是美式幽默,是在篾視對方。打個比方——

如果驢派以此當雞毛令箭,在川普啟動戒嚴令後指責他言而無信時,川普完全能夠順著這個邏輯反擊:你們既然能相信我不使用戒嚴令的承諾,為什麼又不能相信我說的「大選存在大規模的作弊」是真實的呢?話說到這裡,擅長玩雙標的驢派們也會啞口無言,無法反駁。

再次強調,川普不會被束縛在「戒嚴令」上,它始終是他多條通往勝選路徑中的一條。與此對等的是,他的話語也分幾種不同的觀眾。比如今天白宮副僚長在推文中發布,川普與傑斐遜、林肯、邱吉爾的三張合影照片,就是給川票們看的:表明他已做好了如何在歷史路口抉擇的準備,每一個歷史人物的背景故事都將給予他前行的力量。

美國川票們深知傑克遜的含義:小政、強軍;個人自由、第二修正法案中的權力不可剝奪。其保守觀念與時下左驢主張剛好相反。這也是他們站在川普陣營的原因。

當然,在戒嚴令被觸動之前,鮑威爾律師能夠憑藉「大選特別檢查官」的身分解決好「作弊風波」,那再好不過。獲勝的同時將傷害降到最低,是川普一貫的策略,但當無法避免更多的傷害,那保住勝利會是首選。當外界看到陷入醜聞大法官四個月前的反川電話都能挖出來,就能推測白宮主人掌握的情報,足以讓他勝券在握。

再者,川普已經號召美国川票於1月6日到華盛頓集會,那是國會層面確定勝選人的重要節點,相信川普有必勝把握贏得足夠的選舉人票,以他在爭執中「一直在贏、絕不認輸」的風格,不可能會在如此盛大的歷史場面中,讓支持者陪他一起流淚。

對於川派來說,真沒有什麼可焦慮的。在正義面前,永遠感到害怕、提心吊膽的,只會是那些等待被審判的人。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