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裡的武俠與遠去的江湖

一代宗師

文:凌青

比 武

1953年,香港吳式太極宗師吳鑑泉的長子吳公儀與白鶴派拳師陳克夫約定了一場生死較量。兩邊都是大有來頭的人物,二十年後古龍寫《陸小鳳傳奇》,其中的葉孤城大戰西門吹雪,不知道有沒有參考過這場世紀之戰。

道是文無第一,武無第二。彼時的各大報紙就孰強孰弱大打口水仗,從官方到民間亦引發熱切的討論與賭注,更有遺老遺少認為,這兩位大師隨便哪一位都可以空手接子彈,拳勁打飛機。

兩人比武過後,記者用「 兔起鶻落」、「 快如閃電」、「 腿起生風」等詞彙描繪了比武的場面。看報紙的人熱血沸騰,高喊著「 中國功夫牛逼」,但現場見到比武的人卻嗤笑不已。

後來,實戰影像流露了出來,越來越多的人看到了兩位大師的比武現場,據說有人看後呆了半晌,然後傻傻的發問:「 是不是放映速度被調慢了。」

趙文卓在系列電影《黃飛鴻》中也有過類似的段子,不太會擺弄放映機的黃麒英看著畫面中身法如電的黃飛鴻感嘆不已,道:「 難怪有人叫你無影腳。」懂行的十三姨告訴他們,是機器放映出了問題導致畫面放映速度過快。

可惜,吳公儀與陳克夫的比武影像沒有絲毫的加工過,兩人你打一下我接一下的「 套路式」比武如同孩童打鬧一般。所謂的「 兔起鶻落」、「 快如閃電」、「 腿起生風」等也純粹是記者腦補後的產物。

這算比武嗎?不,這是擺套路。

韓寒在《長安亂》中寫過一樣的比武場景,禿驢對道長,誰的套路深,誰就是最強的武林高手。

江 湖 高 手

上世紀80年代,北京相關部門搞了個散手試點,廣邀民間高手參與,如太極、八卦、形意等等不一而足。亦有從寺院裡走出的和尚,從道觀中下山的道士來參與比賽。

結果沒兩天,百餘名江湖高手就稀拉拉沒剩下幾個,在正規培訓過的散打高手面前,江湖高手往往撐不過十秒鐘。據說還有江湖高手上台比劃了半天,轉圈把自己轉暈的。

那次散手試點的結果是,傳統武術如被揭掉了褲衩,在現代搏擊技術面前,他們與一般人無異。

後來,天津傳統武術家趙道新接受《精武》雜誌訪談時表示,「 傳統武術基本不存在技擊性。」他還指出傳統武術界的種種弊端,諸如談玄論道、門戶之爭等等。

《武魂》的雜誌主編魏珉更是從1980開始走遍名山古剎去尋訪傳說中的世外高人。但讓他失望的是,所見到的「 高人」永遠是說故事類型的,曾經叱吒風雲,名動一方。可你要讓他們展示一下,那麼多半就會用超脫世俗的高人狀來表示自己早已不問世事。

國家體育總局武管中心劉普雷副主任對此深有感觸,他說:「 民間那些所謂高人,甭管之前招式多花哨,一上擂台就是王八拳、窩心腿。」

言下之意是,民間高手更適合用嘴來比武。

霍 元 甲

1981年,《大俠霍元甲》在香港播出,該劇一度引發了武術旋風與強烈的愛國思潮。兩年後,該劇被大陸引進,在官方的大力推動下成為了彼時現象級電視劇。

《霍元甲》的主題曲《萬里長城永不倒》亦成為大街小巷的主題曲,該歌曲的詞寫的極好:

昏睡百年

國人漸已醒

睜開眼吧 小心看吧

哪個願臣虜自認

因為畏縮與忍讓

人家驕氣日盛

開口叫吧 高聲叫吧

這裡是全國皆兵

歷來強盜要侵入

最終必送命

萬里長城永不倒

千里黃河水滔滔

……

在《霍元甲》之後,還有講擊敗俄羅斯大力士的《八卦掌》,打敗日本浪人的《武當》,對抗八國聯軍的《大刀王五》。這些電視劇除了弘揚國粹外還有另一個目的,就是提振國人的愛國情操與自信心。

電視劇帶動了武術熱,霍元甲的故事、黃飛鴻的故事、陳真的故事開始越來越多的被進行二次創作後搬上了熒幕。與此同時,新武俠小說家「 金古梁溫」等作品也越來越多的出現在大陸。

此武俠與彼武俠雖然描繪的不盡相同,但有許多人開始相信,中國是存在武術這麼個玩意的。有些文化的人更會搬出《唐傳奇》、李白的《俠客行》等來佐證中國自古就有武俠的基因,只是,禮失,求諸野。

但後來有人考究,霍元甲一生從未登過擂台,更無同海外武士交手的經歷,他本是天津小南河村的普通農民,只是在業餘時間習武,倒是比一般人要強壯敏捷一些,後來為了生計,霍元甲輾轉到天津市做買賣,在天津他經常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因此漸漸積攢了一些名氣;描述黃飛鴻生平的《黃飛鴻別傳》(黃飛鴻的徒孫朱禹齋撰)也根本沒提及黃飛鴻的絕技「 無影腳」;陳真更是倪匡於1972年杜撰出的虛擬人物。

所謂的傳奇人物,都有賴於藝術的加工。

閆 芳

2012年,經梧太極第一代傳人閆芳老師收徒儀式上的推手視頻外流。該視頻中的閆芳老師儼然又一個氣功大師,能以「 暗勁」控制大漢而大氣不喘,微微一發功便能彈飛一眾大漢。

與其說是武功,不如說更像氣功。

閆芳老師的太極神功還有個詭異之處,就是沒有「 內功」的普通人是不會被她的暗勁震飛的。也就是說,能被震飛的只有她那些有內功的弟子。

所謂內行看門道,外行看熱鬧。可閆芳太極拳是內行與外行一起看熱鬧。

到了同年10月10日舉辦的「 太極拳大師李經梧百年誕辰紀念座談會」上,唐山市武術運動協會主席項國員痛斥閆芳「 假推手」事件將中國的太極拳推向了深淵,而且在世界上產生惡劣影響。為「 維護國粹尊嚴,蕩滌門內濁流」,李經梧次子李樹峻等後人委託項國員等入室弟子向社會公開聲明:「 因為閆芳的假太極拳推手,把中國的太極拳推向了深淵,而且造成的影響極其惡劣,我們一致同意將閆芳開除山門。」

可後來經過證實,李家後人未曾委託任何人對外發布將閆芳逐出師門的聲明。

真真假假,虛虛實實。倒是讓人想起曹公那句,「 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

也是從閆芳事件後,越來越多會隔空傷人的視頻在網絡流出。人們這才意識到,如閆芳般的大師還有很多,信的人也有很多。

打 假

數年前,司馬南揪著氣功孜孜不倦的打假,在經過王林事件以後,各地的氣功大師多少都安靜了下來。倒是傳統武術在民間依然有著蓬髮的市場。

一龍以「 武僧」的身份成為了傳統武術明星,其在擂台上能打贏泰國拳王播求,KO韓國巨人崔洪萬。但也不知道是長久以來的「 勝利」給了他無比的信心,還是他認為錢真香的定律是中外通用的。他通過視頻公開挑釁格鬥狂人徐曉東,可當徐曉東空降到一龍所在的城市要求比武時,後者選擇了報警。

從這點上看,一龍比馬保國與雷雷等人都要聰明的多。

這兩年,徐曉東攪亂了傳武的一灘靜水,點穴大師呂剛、詠春的丁浩、太極雷雷均逃不過被他KO的命運。有道是砸人飯碗如殺人父母,徐曉東也因為太過「 鬧事」,被新浪微博等許多平台封殺。

這不禁讓人想到電影《葉問1》中的金山找,到了佛山四處挑戰,結果惹起了眾怒,若不是有葉問出手,佛山武術怕是要名聲掃地。

可惜,現實中的傳武圈沒有一個電影中的葉問,面對徐曉東的四處挑戰,每每灰頭土臉。

不過,傳武大師一大厲害的地方在於,每當有同行落敗,就會迅速的落井下石,劃清界限。渾元形意太極拳的馬保國曾在王志安的採訪中吐槽雷雷假大空,末了自己幾天前被一個搏擊愛好者給KO了。

老人家以68歲高齡還如此拼命,不得不讓人感嘆傳武精神之永不言敗。只是老人家從此也沒法在圈子中混了,一世英名也算一戰終結。

張三豐哪去了?葉問哪去了?

是江湖越老功夫越頹,還是傳統武術本就如此呢?

解 構

韓寒的《長安亂》解構過傳統武術,所謂的套路高手,就是按照拳譜比劃,且比劃的要慢,太快了就壞了相互套路的節奏了。這實際上是一門考驗記憶力的活,擂台上的雙方,哪一人記不清下一招出什麼了,那就是落敗了。

而若是有一人不按套路來,也是壞了規矩。不知道當代那些傳武高手落敗時有沒有在心中鬱悶道:「 這傢伙怎麼不按套路來呢?」

套路久了,奉承多了,虛名盛了,謊言多了,自己也便就堅定不移了。

心中有數者,打打嘴炮,搬出「 內勁」一說表示自己不想傷人,當一個不穿衣服的皇帝也算過得去。心裡沒數者上台比武,傷名又傷身,一如馬保國,之前竟然還約戰過張偉麗。

有時候看看,會覺得上擂台的傳武高手像是塞萬提斯筆下的堂吉訶德,但堂吉訶德也終有大徹大悟的一天。

韓寒的《長安亂》解構了部分傳統武術,塞萬提斯的《堂吉訶德》解構了騎士小說。

其實馬雲的《功守道》也是一部解構傳統武術的微電影。馬雲拳打八方,腳踢四海,你以為靠的是武術,其實靠的是人民幣。

21世紀了,世上早已不興「 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那一套,中國人的民族自信也不似上世紀八十年代那般需要武俠片來進行提振。

江湖已然遠去。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