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個婚,鐵飯碗丟了

榛子公主

文:伢大富

我很小就知道,婚姻對女性很重要,可能飛上枝頭,也可能墮入凡間,所以如果沒想好,千萬別趕著二次投胎。

因為我小時候是在奶奶和外婆家輪流長大的,老人家麼沒讀過甚麼書,講故事也都是民間傳說為主。

奶奶喜歡牛郎織女,外婆則是會念叨七仙女和董永,很多人會混淆這兩對,但我分的還蠻清的。

牛郎織女的媒人是老黃牛,然後織女是因為衣服被偷了留下的,好上了之後生了一兒一女。

有孩子的夫妻就比較麻煩,涉及到撫養權嘛,所以織女的領導王母娘娘雖然很頭大,但還是讓他倆一年見一次,主要是娃不能沒了娘啊。

七仙女這兩口子的媒人是她姐,她的出身要好一點,是玉帝小女兒,好日子過膩了,就想體驗下凡間疾苦,於是挑中了長工董永,至於為甚麼選父母雙亡的,我覺得仙女也是不想有婆媳矛盾吧。

兩人在大槐樹下成親,後來就被仙女爹媽知道了,派了一堆保鏢來抓閨女,說你不回去,我們就把男的弄死,於是乎仙女就含淚走人了。

這倆人沒孩子,所以over也就over了,沒了仙女的長工依舊是長工,仙女失戀走出來了,還可以繼續在天庭找帥哥。

這倆故事讓我明白2個道理:

1、同樣是下嫁,有沒有娃差距很大,沒孩子的還可以止損,有了就只能認命了;

2、不被父母祝福的愛情,基本沒好下場,但女方父母實力雄厚的除外。

原以為仙女下嫁凡人只是傳說,沒想到鄰國Japan上演真人版——榛子公主在一眾反對聲中,下嫁大學同學小柿子,不要彩禮不要陪嫁,還計劃雙雙赴美過普通生活。

對這個公主我是有印象的,因為她也在英國讀過書。

2017年我去那之前,家裡挺擔心,上海的姨媽特意介紹了她生意夥伴的孩子給我認識,說這個弟弟在那讀書多年,各方面都比較熟,讓他多多照顧我。

他在萊斯特大學讀商科,互加好友之後一直沒見上面,某次趁公共假期,我說要不咱倆倫敦唐人街碰個頭?他說OK。

我以為他單刀赴會,所以禮物就準備了一件,結果人家是帶著女朋友來,女朋友又帶了個男性朋友,兩男一女,這就有點尷尬了。

帶過來的小boy據說也是個富二代,打小就被再婚了的父親送英國念書,還給了一大筆錢。

年紀小還有錢的孩子,那可不就是肉雞麼,很快就被壞朋友盯上了,學費生活費都貢獻給了堵場。

現在飯都吃不上了,也不敢告訴家裡,房租也付不起了,到處蹭住,現在投奔我這個朋友,只能走哪兒都帶著。

小二代對豪車挺有研究,我們走在大街上,飄過一輛車,他就能說出牌子、價格和性能。

不過落魄也是真落魄,記得喝茶的點心都被他一個人啃光了,晚餐點了大米飯,他吃了快一盆,要不是我那個弟弟關鍵時刻摁住了,估計他還能再點一盆。

我對弟弟的女朋友印象也蠻深,是個文科小學霸,席間她說日本公主和她住同一幢宿舍樓,叫Akishino Mako,是學博物館學的,喜歡穿機車皮衣,還喜歡逛日韓超市,遇上商場打折促銷啥的也會去搶。

我那個時候很喜歡吃M&S的一種草莓小蛋糕,但是蠻貴,就專門等它打折的點去囤貨,一聽人家公主跟咱一個愛好,瞬間拉了一波好感。

回校之後,翻新聞發現還真有這事,一直以為萊斯特大學是新聞學厲害,沒想到他們的招牌專業是博物館學。

日本公主在那拿到了藝術館和美術館研究的碩士文憑,不過因為太低調,直到出席畢業典禮,才被外界所知道,這個喜歡逛超市的公主,就是這個大婚的榛子。

關於她和小柿子的愛情故事,網上一搜遍地,大概劇情就是,小公舉上大學談了個對象,喜滋滋準備結婚,然後被狗仔挖出來說,這對象出身貧寒還單親。

能上國際學校和私立大學,全靠心機老媽跟有錢男的談戀愛搞錢,除了讓男的給兒子付學費之外,她還吃離世公公和老公的撫恤金還有低保。

總之就是各種不好,配不上金枝玉葉,但這倆比較剛,最後還是結婚了。

沒有婚禮彩禮,儀式就是個記者會,倆人緊張的跟校園電視臺的實習主播似的,公主讀著稿子說,結婚是活下去的必要選擇,嚇得網友紛紛擔心,這要是不給結會不會就殉情了。

駙馬爺則是上來就說:I LOVE 榛子。油管上的日本網友,毫不留情的毒舌:「love你個鬼哦,她在你眼裡就是一曡曡日元還差不多!」

總之全國人民就是不理解,覺得社會都內卷成這樣了,我們小公舉竟然為了愛情,放棄尊貴體面的最牛體制內工作和皇家戶口,下嫁窮小子,還要跟他一起流落他鄉。

這是嫌生活沒有996太無聊,還是覺得不用還貸的皇宮大House住起來不爽啊?傻閨女,可走點心吧。

真是這樣麼?我覺得未必。

榛子公舉是前任天皇長孫女,是現任天皇姪女,是現任皇儲長女,以及未來天皇悠仁的大家姐,是名副其實的金枝玉葉。

她出生時大伯德仁還沒有結婚,是皇室孫輩第一人,老爸也很喜歡她,說她長得像自己,起名時候就說了希望她「真」心快樂。

為了培養她的愛心,見到鯰魚都要打招呼,還在皇宮養蠶,為此奶奶美智子皇太後還寫了2000字的表揚信。

果然每個孩子的成長路上都離不開養蠶這道坎吶,我小時候做養蠶作業,不知道蠶寶寶是營養不良,還是抑鬱了,好不容易熬到快吐絲了,竟然死了。

急的真的是半夜都在嚎啊,最後還是老爸去借了兩個蠶繭充數,才應付過去,這麼一對比,榛子公主還針不戳呀。

團寵下長大的孩子,尤其是老大,都比較有主見,這一點從公主履歷上就能看出來。

例她高中畢業後,沒按皇室慣去讀學習院大學,而是自己考進排名更高的國際機督教大學(簡稱”ICU”)。

這是由機督教長老會創辦的推崇精英教育的雙語制私立大學,美國駐日盟軍總司令,麥克阿瑟當年就是他們學校的大金主。

皇室成員多信奉神道、Fo教,真子做出這個另類選擇,足見她是有想法之人。

她還在2010年和2012年,先後到愛爾蘭都柏林大學和英國愛丁堡大學交流學習,那時候剛和小駙馬戀愛呢,也沒擋住求學的心,一個去英國,另一個則是去加州。

等駙馬爺畢業了又鼓勵他去美國讀JD,拿律師執照,都說這姑娘戀愛腦,試問哪個戀愛腦會學業事業第一,忍住長久分離啊,這分明就是個相當有主見的妞兒啊。

日本皇室沒實權,二戰後也禁止對政事發表意見,因此成員們在專業選擇上都偏冷門,公主爺爺明仁研究蝦虎魚,爸爸文仁研究鯰魚,姑姑清子則是鳥學專家。

真子對美術和文化遺產感興趣,在ICU時就取得了策展人資格,之後去愛丁堡讀藝術史,又在萊斯特學博物館學,還在考文垂博物館工作過一段時間,畢業後回國也不是家裡蹲,而是去東京大學博物館做研究員,一周上班三天。

結了婚也不是說就做家庭主婦了,而是會去紐約大都會博物館(The Met)工作,那是全球最大博物館之一,也是香港名媛章X蕙,以及劉L雄大閨女曾經工作過的地方。

公主作為策展人主要負責館內日本畫廊,年收入85萬元人民幣,加上老公小柿子做律師的112萬軟妹幣年薪,小日子還是蠻寬裕的。

#大都會博物館#

談戀愛就直奔結婚,婚前堅持上班,婚後換平民護照和工作簽證,以及申請國際駕照,然後去美國找老公團聚順便繼續上班。

拋開皇室身份不談,這哪裡是愛情燒腦的傻白甜,分明就是職業幹練的大女主啊。

都說小駙馬選的不好,婆婆一堆黑歷史,但換個角度,一個帶著孩子的寡婦,想讓兒子接受好的教育,有個好前途有甚麼不對麼?

她又不是日本董M珠,靠自己賺不來錢,可不就得嫁人麼,自己照顧對方,換來兒子的學費。

至於後來被追逃20多萬債務,無非是那男人看到前女友的孩子攀了高枝,想借機敲一筆而已,倆人都不是善類,誰還不明白誰啊。

榛子公主在結婚記者會上火藥味十足,說不還錢是她的主意,意思是凡事沖著我來好了。

想想也對,對方就看皇室要臉才來討債,還了繼續要咋辦,倒不如硬氣一把,對方一看沒啥好處,也就收聲了。

至於駙馬爺小柿子去紐約留學,去律所找工作,很有可能就是公主的意思。

讓他去異國他鄉自食其力,沒準還忽悠他說,你看別人都說你圖我們家錢,為了證明咱倆是真愛,你要爭氣自己賺,然後也不要陪嫁,這樣好堵上眾人的嘴。

這小柿子能怎麼說啊,孤兒寡母走到今天,公主已經是他的最好選擇了,巴不得當月亮捧起來,怎麼可能婚後還虐待。

這可是爺爺、伯伯、爸爸和弟弟都當天皇的人吶,敢對她不好,哪是工作不想要了,還是四肢不想要了呀。

所以,與其說公主是為了愛情下嫁,不如說她拼了老命也要結這個婚,是為了自由。

皇家編制和戶口是香,但她是女的,按照規定,她們沒有繼承權,除非跟其他皇族成員結婚,否則一旦嫁人就會降為平民。

換句話講,沒有繼承權的公主也就是頂級體制內的臨時工,對外保持高貴形象,但其實一早就清楚,這份工做不長的,一個註定幹不到退休的單位,繼續留下也沒甚麼奔頭,不如早點另謀出路。

再看看身邊長輩們,奶奶美智子,因為娘家不是貴族,被欺負的患上失語癥;嬸嬸雅子因為只生了個閨女,哈佛牛津學歷都不好使。

全民只關心她的子宮,為此患上疱疹和抑鬱癥;還有老媽,生了兩個還不能停工,為了老公前途,40歲高齡生三胎拼男孩;既然當臨時工都這麼慘,那還是早跑早抽身吧。

於是這個勇敢妹子,用4年時間抗住雙親壓力,還偷偷去見爺爺和大伯,爭取長輩支持,來向父親施壓,換來今時今日的裸婚。

有這麼強大的內心,有那麼清晰的思路和規劃,她的丈夫是誰,都已經不重要了。

因為她知道自己想要甚麼,那就是離開皇宮,成為一個獨立生活的自由人,哪怕這個自由是通過嫁渣男來實現,也無所謂了,她輸得起。

在這個打工人都想往體制內鑽的時代,寧要自由不要鐵飯碗的在逃公主,也算是最美逆行了,那就祝求仁得仁吧。

來源:伢伢複盤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