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明星的婚姻裡,擠滿了分手大師

文:郝琪  

有一種冷叫爸媽覺得你冷,有一種婚姻不幸叫網友覺得你婚姻不幸。

1月25日,小S對夫妻關係的回應在熱搜上掛了大半天。她情緒激動地在採訪中回答「 最想澄清的八卦」 :「 我真的沒有被我老公打,OK?我們兩個非常相愛,不要再說我老公怎麼樣怎麼樣,他就是一個大好人。」 她表情誇張地模仿網友怒其不爭的評論:「 小S就是一個好媽媽,只可惜就是不聽勸,怎麼樣都不願意離開她老公。」 說到激動處,她險些從椅子上站起來:「 我幹嘛離開我老公,我老公那麼好,所以不要再造謠我老公的事,OK?」

這已經不是小S第一次澄清有關婚姻不幸的傳聞了。結婚16年來,她不遺餘力地在公開場合和社交媒體上讚美先生許雅鈞。許雅鈞為她煮健康餐、幫她染髮、給她慶生……她事無鉅細地分享,稱讚他是世界上「 最愛我、最疼我、心中只有我」 的男人。

但她越用力,看客們越確認,這是一個在勉力支撐婚姻的女人。在一個題為「 為什麼大家不相信小S的老公可能真的是好男人」 的豆瓣帖子中,160多條評論,幾乎無人相信小S真的擁有幸福婚姻。回复「 記憶中沒有見過其他女明星一直強調老公是個好人」 獲得1926個贊。

▲ 針對日前小S再度回應夫妻關係,豆瓣網友做出評論

人們堅信,一個總把幸福掛在嘴邊的人,一定是在自我麻痺、欲蓋彌彰。更何況,還有那麼多看上去確鑿的不幸「 證據」 :

許雅鈞屢屢被八卦媒體拍到去夜店鬼混;康熙時期,小S臉上隱隱約約的淤青;她那些深夜崩潰大哭的視頻;她一口氣生了三個女兒,肯定是想拼出個兒子;老公投資的「 胖達人」 麵包出事,竟要老婆淚水漣漣地向公眾道歉;她喜歡在節目上和女嘉賓比較高矮胖瘦,那是因為對婚姻沒有安全感;她甚至沒有家裡如何裝修的決定權,明明喜歡木地板和暖光,卻要聽從丈夫意見,將家裝修成簡約版KTV;她想要個木質餐桌,因為每次媽媽和姐姐來看她,只能把包放在台球桌上——這個簡單的要求,她和許雅鈞爭取了很多年,終於實現時,那張桌子竟然成為她人生中很大的安慰。

林志玲婚禮上,「 林姐夫」 黑澤良平對小S說的那句「 人生不要做這麼辛苦的事情」 ,常常被拿來作為心疼小S婚姻不幸的佐證。人們得出結論,你看,她的「 不幸福」 都寫在臉上了,再高調地重複一百遍「 幸福」 也沒用。人們越是真情實感地喜歡小S,便越是真情實感地擔憂她的婚姻,痛心她為何不離婚。

▲ 2019年,林志玲大婚現場,小S與丈夫許雅鈞牽手亮相

就連別的女明星婚姻狀況被熱議,小S都會被當成參照。朱丹在節目上說,孕吐時期,丈夫週一圍曾為她煮餛飩,她感動不已,忍著難受,也要去廚房拍下他的背影。有人評論,她和小S多麼像——小S的確也曾拍下老公煮宵夜的背影,發微博讚美「 好man!」

在網友眼中,更深的相似在於,朱丹和小S都愛把老公那點微不足道的小事掛在嘴邊。吃瓜群眾們感慨,她們怎麼能愛得這麼卑微,要這樣日復一日忍受丈夫的傲慢與冷漠,為這麼點小事感激涕零?網友們一邊痛心疾首地吃瓜,一邊抓住蛛絲馬跡分析,一邊苦口婆心地勸分:

是被PUA了吧? !週一圍拒絕與朱丹合作,理由竟然是「 因為她不專業」 。他從不曬娃,不在微博上與她互動,看,這就是一段典型的喪偶式婚姻,朱丹就是那種你叫不醒的裝睡的人。


▲ 鮮少合體的周一圍、朱丹夫妻二人現身機場

她每提一次丈夫,都彷彿在為這種卑微之愛增添註腳。兩人吵架,週一圍說:「 我跟你說話是在給你台階下,如果你不下來,一會這個台階就沒有了。」 他這麼高高在上,這麼大男子主義,可她怎麼不但不生氣,反而反思起自己的情緒管理能力了呢。

婚姻對她磨損太大了。她主持功力下降,屢屢叫錯嘉賓名字,簡直喪失自我。 1月23日,產後不久的朱丹直播帶貨,網友們立刻發現她面部浮腫,「 像是一個被吹脹了的氣球」 。眼神也不對,「 掩蓋不住滿滿的憔悴感」 。那種長年壓抑的婚姻生活讓她臉上的線條變得扭曲,更加讓人心疼。

女明星們像是被拉進了「 豆瓣勸分小組」 。作為經久不衰的網絡勸分聚集地,虎撲情感區和豆瓣勸分小組濃縮了痴男怨女們對於不幸婚姻的萬千想像,每天有數不清的分手大師在花樣勸人早日解脫。

區別在於,來到勸分組發帖的網友是真的需要傾訴,而女明星卻在從未許可的情況下,被外界窺探著情感世界。只要哪天狀態不對、丈夫被拍到與異性舉止稍顯親密,立刻就會被扣上婚姻不幸的帽子。

這是一種窄化的、單向度的想像和焦慮,目的是證明一段親密關係的崩潰。只要有這個前提在,任何一個細節都能導向它。網友們能從幾十種角度分析,告訴你,壞事早就有跡可循,情況比你想像的更糟糕,趕緊離婚吧。

阿嬌該離,後來也真的離了。離了還不夠,從戀愛到結婚,這段親密關係的每一個細節都要被拿來复盤。看客們早就看出不對勁了,阿嬌怎麼就那麼傻呢。賴弘國怎麼總在社交媒體上點贊漂亮女生,怎麼老趁阿嬌不在身邊時外出鬼混。他去參加朋友的生日聚會,又不是他生日,合影時憑什麼被女生們簇擁在C位?

再看看阿嬌,多麼惹人心疼。早在2009年,她就在《志雲飯局》裡說很想結婚了,甚至幻想過關於婚禮的細節。後來結婚也是她主動提議的。賴弘國怎麼可以辜負她呢?他怎麼能抱怨阿嬌樂高太多,侵占家中位置?

▲ 2018年12月20日,鍾欣潼、賴泓國在香港尖沙咀舉辦婚禮

勸離的理由千千萬。出軌了該離——陳思誠都被爆出6次背叛婚姻了,佟麗婭為什麼還要委曲求全?事業崩塌該離——王珂破產了,劉濤為什麼還要當賢妻養家?有時,勸離的理由讓人好氣又好笑。 Yamy前老闆徐明朝開會時說她「 長得醜」 「 衣品差」 ,網友們跑到徐明朝老婆玲花的微博下留言,建議離婚。

但婚姻關係哪有那麼簡單。女作家遼京在短篇小說《我要告訴我媽媽》中描述了一對離異夫妻。主人公何雯的丈夫李義男出軌,女同事都站在她這一邊,「 將李義男嚼成骨頭渣」 。但是何雯清楚,真相比籠統的表像要曲折得多。所有人都誇何雯​​性情溫和,心地善良,工作收入穩定,對孩子循循善誘,富有耐心,「 沒人知道她的致命缺陷」 :她有無法控制的壞情緒,早在丈夫出軌之前,她就從他眼神中看見失望乃至絕望。

可是這些事情,跟外人是說不清的。 「 他們看見了一場當代常見的婚姻悲劇,像走進森林,眼前只有茫茫的綠,看不見每一片葉底的脈絡,條分縷析,是如何一點點地通向結局。」

每片葉底的脈絡尚且不同,何況人。更不用說由兩個複雜的人構建起來的更加複雜的情感關係了。網友簡單粗暴的同情如同一把雙刃劍,在譴責婚姻中一方的同時,也羞辱和低估了另一方。

更主要的是,那些鍵盤敲擊出來的、鏗鏘有力的結論,不是分擔或者共情。它更像一種情緒正義,是對於復雜關係快刀斬亂麻的寄望。

很多賽博世界的分手大師,在真實世界裡只是普通人。普通人在婚姻關係中遇到問題,第一反應通常是忍一忍。世上哪有完美無缺的親密關係,總是好壞摻雜、冷暖自知的。正因如此,每天,豆瓣勸分小組和虎撲情感區才會有海量新增帖子,人們糾結、焦慮,尋求安慰,渴望共情。

既然自己無法瀟灑轉身,那就把期望寄託在他人身上,希望勇敢的女明星們早日離婚,追求自我。畢竟,批評渣男比離開渣男容易。慷他人之慨,用他人的婚姻完成自己的人生正義,比自己做抉擇並承擔後果容易得多。

來源      貴圈-騰訊新聞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