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為一個男人花了 300 萬,值嗎?

男團

「姐!你是我唯一的姐!」 這兩天,吃瓜群眾對這句話一定不陌生。

近幾年,娛樂圈有個定律:如果一個不認識的 「糊逼」 愛豆,突然在某天登上熱搜,那麼很大概率 —— 他塌房了。

這半個月頻繁登上熱搜的丁澤仁就是如此。7 月 29 日,丁澤仁站姐 「脫粉回踩」,發布長文並放出證據截圖稱,丁澤仁出道四年中,曾有過多次戀愛、出軌,內涵王一博和隊友李權哲,吃軟飯,以自殺威脅站姐花錢撤負面等劣跡行為。

以內娛對愛豆的 「寬容」 程度,如果丁澤仁願意誠懇(或假裝誠懇)承認錯誤,或許未來還有複出的可能,這樣的例子我們見過太多。

但昨天上午,丁澤仁用一條 「倒打一耙」 的微博,反手要把 「四年給他花了 300 萬」 的站姐送進局子。讓事態徹底升級,也在輿論上堵死了自己的後路。

丁澤仁用個人形象換取 「事業巔峰」,獨攬十條熱搜,迎來了人生中最火的一天。由此事衍生出的 「全網尋姐」「瘋鴨文學」「戀與釘澤人」 等互聯網新梗,也刷屏網路。

面對這個陌生的名字,很多人都一頭霧水。簡單科普一下,丁澤仁 2018 年以樂華娛樂藝人身份,參加《偶像練習生》選秀,止步 35 強。同年 6 月,隨公司組合 「樂華七子」 NEXT 出道,同組合成員還有朱正廷、範丞丞、黃明昊、畢雯珺、李權哲和黃新淳。

樂華七子

作為互聯網選秀元年誕生的愛豆,丁澤仁雖然人氣不高,但靠著節目爆紅和 NEXT 成員身份的加持,在飯圈內也擁有一席之地。不過,隨著組合成員發展差距拉大,逐漸 「單飛」,以及每年 「過量」 新人帶來的沖擊,和很多內娛愛豆一樣,在這個 「只聞新人笑」 的圈子裡,丁澤仁逐漸沒了姓名。

雖然,站姐與愛豆之間的愛恨情仇並不新鮮,但卡在公司即將上市的關鍵時刻,面對火爆的 「尋姐」 事件,不知道杜華姐此刻作何感想。

「糊逼」 愛豆與 「氪金」 站姐

娛樂圈站姐與愛豆間的愛恨情仇,多半是一篇 「虐文」。內容大多是 「氪金」 站姐為愛發電,養活追夢 「糊逼」 愛豆,最後被辜負的故事。不過,能出現 「粉絲和路人聯合起來幫站姐說話」 的詭異場面的,丁澤仁是內娛獨一份。

昨天上午,丁澤仁在微博裡,先是為過去的不成熟和犯過的錯誤道歉。然後表示自己曾把脫粉站姐當作家人,但站姐逼迫他 「事無巨細匯報行程」,多次對其進行威脅和精神控制,甚至還教唆其自殺等等,並表示自己已經報警。

倒打一耙博文

微博一出,等待丁澤仁的並非是路人的憐憫、粉絲的心疼,而是更多的 「雷神之錘」。

很多和這位站姐有交集的粉絲,都站出來維護她。從粉絲的爆料中可知,站姐在追丁澤仁期間,不僅會為他做應援、打投、開站子、沖銷量、送奢侈品,還會一並照顧年齡小的粉絲。

根據粉絲的爆料,丁澤仁在外地甚至外國做活動,站姐會給粉絲買機票、訂酒店,讓粉絲去跟;每次丁出新寫真或雜志,站姐會成箱買回,再寄到粉絲學校免費分發;找 「剪刀手」 剪丁澤仁的宣傳視頻,還會提出免費給剪刀手報剪輯課,精進技藝;甚至在其他粉絲爆出丁澤仁的黑料時,站姐還會 「下跪」 求對方刪帖。

粉絲維護

此外,從不少粉絲爆料中可知,丁澤仁所謂的 「匯報行程」 和 「精神控制」,是在其多次亂搞男女關系被發現後,站姐希望他能潔身自好,專註事業,所以要求匯報行程,並鞭策他努力上進。

雖然真實情況還不得而知,但從粉絲一邊倒的態度和現有的證據中,多少能說少一些問題。網友稱這位站姐為飯圈 「活菩薩」,# 菩薩站姐 #的話題也因此登上微博熱搜,獲得了 6000 多萬閱讀量。

#菩薩站姐 閱讀量還在增加

其實,站姐與偶像反目成仇的故事並不少,在糊逼愛豆身上發生的尤其多。

此前 R1SE 前團員翟瀟聞在成團前私聯站姐,並給站姐發語音唱歌,並親密互動。站姐也盡力幫助彼時 「還不怎麼會當偶像」 的翟瀟聞維護粉絲關系,包括但不限於年節給粉絲送巧克力,給接機粉絲包紅包等。結果出道後,站姐發現對方與疑似與女團成員戀愛,便脫粉回踩,並為 R1SE 塌房貢獻了新素材。

長期以來,站姐與偶像之間的關系就很 「微妙」。曾有資深站姐對毒眸分析過,越糊的愛豆對大粉和站姐的依賴程度就越高,在粉絲不多的情況下,他們更需要 「套牢」 有錢的粉絲 「氪金」,來保住僅有的名氣和地位。同時,為了 「報答」 氪金的粉絲,也會給她們一些其他粉絲沒有的福利,比如聯繫方式、活動資訊,甚至發展到聽(或者表面聽)站姐的差遣這一層。

但時間久了,這種本不平等的關系就會失衡。很多愛豆只希望對方為自己花錢,又不想要對方幹涉生活,從而激化矛盾。因此,一旦這樣掌握更多資訊的粉絲選擇脫粉回踩,對愛豆的事業打擊更大。

到底誰在替愛豆寫公關文啊

跳出事件本身,僅從明星公關行為的角度來討論,丁澤仁的回應顯然也是失敗的案例。

在他回應之前,這頂多是又一起令追星女孩心碎的追星事故。在明知對方手上還有諸多把柄時,丁澤仁不僅沒有擺正態度好好道歉,還呈現出一個受害者的形象,譴責對方,在大眾情緒點上火上澆油。

有律師告訴毒眸,處理得當的危機公關,通常需要抓住合適的時間點,精準把握大眾情緒。主動誠懇面對問題,是獲得公眾理解,平息負面情緒最優手段。而丁澤仁顯然沒有這種覺悟,這也導致了一系列連鎖反應 —— 讓一個飯圈事件變成了一場互聯網造梗狂歡。

首先是創造了繼 「嬌妻文學」「發瘋文學」 之外的另一種文學形式 「瘋鴨文學」。有人將錄音 「你是我唯一的姐!」 全文改為文字版,演變成各種版本。丁澤仁的姐也取代了歐豪的神,成為了互聯網 「新歡」。

「你是我的姐」

隨之波及到的就是 「配音圈」。很多網友調侃丁澤仁的說話語氣,好像在念有聲書。於是,開始糢仿丁澤仁的語氣還原視頻。甚至還有人制作了一段 「偽戀與制作人」 的錄音,將他嵌入到游戲 「戀與」 的劇情中去。

丁澤仁配音二創

包括 「全網尋姐」「菩薩站姐」 這類話題的誕生,以及 「站姐鏡頭外的真實」,討論站姐與偶像關系的衍生話題。丁澤仁憑一己之力短暫盤活互聯網,從吃瓜群眾的視角,他也完美詮釋了三則經典寓言:農夫與蛇,東郭先生與狼,呂洞賓與狗。

這幾年,礙於部分愛豆的文化水平與個人修養偏低,因此在遇到負面新聞時,總是不能很好處理,甚至發出來的聲明貽笑大方,起到反向作用。

比如,最著名的 「六邊形戰士」 任豪,當吃瓜群眾想象不到他還能以甚麼方式塌房時,他總能給出新的驚喜。

在第一次被爆出戀愛時,任豪寫了一篇不知所雲的 「大海和月亮」 的故事,回應戀情問題。在該正視問題,給出合理解釋,安撫粉絲情緒時,發了一篇抒情故事,沒有起到任何公關效果,但確實給網友制造了 「笑果」。

大海和月亮

頂流藝人遇到爭議時, 大多通過公司、工作室,甚至律師事務所的渠道,直接發有公章的聲明、律師函。但愛豆與明星不同,他們往往對粉絲的依賴性更高,為了維持和粉絲的親密關系,遇到危機時,通常是用手寫信或本人直接發博回應。

但這樣的回應更容易暴露自身短板,如果聲明內容回避事實重點,外加甩鍋、刪評、威脅,不但起不到任何公關效果,還相當於在大眾雷點上蹦迪。

丁澤仁恰好就踩在雷區,不僅沒有讓輿論平息,還引起了更多人的不滿。有網友調侃,「丁澤仁是不是已經被樂華放棄了,但凡有人幫他把關,也不至於發出如此沒有水平的聲明。」

或許正如網友所說,在這麼重要的時間點攤上這種事,「我要是樂華,現在倒貼錢也要和他解約了吧。」

來源;毒眸 微信號;DomoreDumou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