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9 月 19 日

冤案發生學:如何成功地製造一起冤案

文: 聶作平  

悲劇的開頭是撩妹。

話說南宋臨安郊區農民、青年創業者崔寧,怀揣著雞生蛋蛋孵雞的美好理想,從事生絲生意。這一天,他販一批絲到城裡賣了個好價錢,歡快地唱著歌劈著叉回家。

路上,崔寧看到一個像丁香一樣結著愁怨的少婦。當年的檔案記載說,這個少婦雖然沒有十二分顏色,卻也明媚皓齒,蓮臉生春,秋波送媚,好生動人。

好色是人的本性,像聶老我這麼德高體重的人尚不能免,何況小青年崔寧先生呢?

崔寧就吹著口哨上前打招呼。人命關天的悲劇就這樣拉開了序幕。

作為村里的準成功人士,崔寧年輕,長得帥,穿戴整齊得體。所以,少婦也回了一聲HI。

少婦說她姓陳,人稱陳二姐,要往褚家堂去。一個人走路,正有些害怕呢。

崔寧忙說,別怕別怕,有我在,我正好也去禇家堂,我們一路吧。

才走了兩三里地,估計崔寧還在為撩妹作鋪墊,還處在痛說革命家史的第一層面時,後面追來一大群人。

都是陳二姐的鄰居。

就在崔寧暗自懊惱攪了他的艷遇時,他才發現自己惹了大麻煩。

陳二姐的鄰居們說,她老公劉貴先生被人砍死在家裡了。

陳二姐和崔寧,被眾人認定有重大嫌疑。

鄰居們要陳二姐和崔寧去公安機關投案自首。崔寧當然不肯去,但鄰居們說,你若不去,便是心虛。我們卻和你罷休不得。

現在說說陳二姐的家庭。

陳二姐的夫君叫劉貴,原本是個讀書人,但高考多年不中,只得改行做生意。誰知,做生意竟比金榜題名還難。幾年間,劉貴別墅換成躍層,躍層換成電梯公寓,電梯公寓換成經適房,最後只能勉強靠一點積蓄度日。

劉貴先生雖然窮,有一點卻很讓人羨慕:他有一妻一妾。不消說,這都是當年有錢時攢下的。妻子王氏,妾陳二姐。不過,劉先生雖有一妻一妾,坐享齊人之福,卻沒生個一男半女。

這天,老岳父過生,劉貴和王氏去祝壽,留陳二妹看家。

席間,老岳父對劉貴說,以前我看你小子知書識字,以為早晚會考個公務員吃皇糧,誰想連半個秀才也沒撈著。後來我又以為你下海經商會有出息,誰知也不是那塊料。如今,你坐吃山空,立吃地陷,往後的日子怎麼過?我現在喝高了,這裡有十五貫銅錢,我先借給你,你拿回去開個小店子,掙幾個錢養活你老婆是正經。快趁我後悔之前,拿了錢滾吧。

劉貴拿了錢就滾,王氏卻留在娘家要多住幾天。

進城時,劉貴碰到一個朋友,又約去一家蒼蠅館子吃了幾杯。劉貴酒量不大,連喝兩台,那就是高樂高的高。

到家,陳二姐看到一向錢包裡常常只有幾個銅板的老公竟帶回這麼多錢,驚訝之極。

劉貴趁著酒興,和陳二姐開玩笑:唉,你看我們家裡吧,實在過不下去了,連老鼠都餓得咬自己的尾巴。我只好把你賣了十五貫錢。

陳二姐疑懼不已。劉貴和王氏對她一向不錯,按理不會把她賣了,可這一大堆錢就擺在面前,難道會有假?俗話說,窮生奸計,富長良心。富長良心的沒雜見過,窮生奸計的可不少呀。

陳二姐越想越難過,服侍劉貴上床後,她決定回家給爹娘說一聲。

劉貴鼾聲大作,陳二姐趕緊出門,跑到鄰居朱三媽家裡借了一宿。

那時候沒有防盜門,沒有物管也沒有天眼,小偷幾乎就是一些品行不高的年輕人的第二職業。

夜黑風高,一個沒留下名字的人出場了,為了敘述方面,我們暫且叫他蔣胖子吧。矮胖矮胖的,一嘴大鬍子,總之就像我的好朋友、著名詩人蔣雪峰。

蔣胖子白天斗地主輸了錢,晚上出來走走,看看有沒有發財的路子。經過劉貴家時,他驚喜地看見房門虛掩。

老岳父借給劉貴的那十五貫銅錢,赫然擺放在劉貴腳邊,劉貴口角流泫,睡得正香。

激動的蔣胖子都想寫首詩感謝生活了。想了半天,他才想起自己不識字。

就在他拿起錢要說聲拜拜再見時,劉貴突然醒了。

爭執中,蔣胖子抓起一把劈柴的斧頭砍向劉貴。

第二天,鄰居們發現劉貴死了。

那時候和現在不一樣,現在叫床之聲相聞,老死不相往來。那時候左鄰右舍天天都要打拱行禮,禮尚往來,來而不絕。

留宿過陳二姐的朱三媽告訴眾人,昨晚陳二姐在她家住的,陳二姐說劉貴把她賣了十五貫,她要回娘家知會一聲。

熱心的鄰居們一面飛告王氏,一面火速追趕陳二姐。

春天的大路上,鄰居們看到,據說已被劉貴十五貫錢賣了的陳二姐,竟然興高采烈地和一個年輕英俊的後生走向遠方。

鄰居們很憤怒,憤怒導致他們都在心裡下了個定論。

那時候的鄰居也不泛朝陽群眾。

崔寧和陳二姐被鄰居們扭送到了臨安府。

王氏父女是原告,鄰居是證人。

看起來順理成章:崔寧和陳二姐通姦,殺死劉貴,盜走十五貫後潛逃。幸好被我熱心的人民群眾捉拿歸案。

府尹既是一個地區的最高行政長官,也是司法長官,他親自負責審理案子。

先審陳二姐。陳二姐說,我和那位崔帥哥,今天才在路上認識的。我老公劉貴說他把我賣了十五貫,我只想回家通知父母一聲。

但王氏父女憤怒地指斥她撒謊,那十五貫明明是我們家的,哪有賣你個賤人這一出?

府尹採信了王氏父女的說法。並且,他推論說,你一個婦人家肯定乾不了殺害親夫的事,一定有姦夫對不對?

接著審崔寧。崔寧辯解,我是個回鄉創業的青年農民,經營絲業,和陳二姐萍水相逢。我承認,我有泡她的想法,可從來沒想過要殺她老公呀。泡個妹子就殺個人,那我不成屠戶了嗎?

府尹問,你說你到臨安賣絲,那你賣了多少錢?

崔寧說,十五貫。

英明的府尹勃然大怒:世間不信有這等巧事,他家失去了十五貫錢,你賣的絲恰好也是十五貫錢,這分明是支吾的說法。況且他妻莫愛,他馬莫騎,你既與那婦人毫無關係,如何與她同行?還一起談理想談人生談天麻談杜仲?

然後,就是千百年來都少不了必修課:大膽刁民,不動用大刑,你如何肯說實話?左右,給我重重地打。

刑訊逼供是最有效的斷案利器,尤其是在刑訊逼供合法的古代。

打十板子你熬得住,那一百板子呢,一千板子乃至一萬板子呢?你要么吃痛不過,要么當庭斃命,招還是不招?這比哈姆雷特的問題還痛苦。

據記載,崔寧和陳二姐的慘狀是:「 當下眾人將那崔寧與小娘子,死去活來拷打一頓」 ;「 可憐崔寧和小娘子受刑不過,只得屈招了。說是一時見財起意,殺死親夫,劫了十五貫錢,同姦夫逃走是實。」

既然紅口白牙地招了,畫押了,那就可以結案了。於是,府尹上報朝廷,決定判處崔寧和陳二姐死刑。

當然,男女有別,在用刑上也有區別。崔寧是斬首,一刀兩斷倒也痛快;陳二姐慘了,凌遲,也就是俗話說的千刀萬剮。

想想陳二姐那麼個嬌滴滴的美人兒,竟被粗魯的行刑者撕掉衣服,用銳利的小刀一片一片地把她光潔的身子剮得像只松鼠桂魚,聶老我就傷痛不已。

魯迅老夫子有話為證:可是我實在無話可說,我只覺得所住的並非人間。

兩條年輕的性命就這麼斷送了,但故事還沒完。故事的結尾被加上了一線光明的尾巴。

王氏為劉貴守孝一年後,守不下去了,他爹就叫家人把他接回娘家。回娘家路上,大約導航失誤,錯進了一座林子。現代的路上有收費站,而古代的路上有山大王。

這座山的山大王正是殺害劉貴的兇手蔣胖子。估計蔣胖子殺了劉貴後,想想已有命案,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乾脆在幹壞事的道路上勇往直前。

蔣胖子殺了接王氏的老僕,把王氏納為壓寨夫人。

為了活命,王氏只有認命。

不僅王氏如此,古往今來,無數的人都是這樣:為了活命,只有認命。

王氏嫁給劉貴,劉貴惹來殺身之禍,讓人懷疑她是喪門星;但王氏從了蔣胖子,蔣胖子的無本生意卻財源滾滾,簡直就是天生旺夫。嗯,天生旺姦夫。

蔣胖子「 不上半年,連起了幾主大財,家間也豐富了。」 王氏就勸蔣胖子趁好就收,把搶來的錢漂白了,順便弄個公司當個董事長,保不准以後當個委員之類的也未可知。

蔣胖子欣然應允,從山林遷居城市,買了高尚社區,還開了一家雜貨公司。每逢節假日,也不出門自駕,專好到各處寺院燒香拜佛,儼然天生大善人。

有一天,蔣胖子和王氏談心。蔣胖子可能喝高了,竟說漏了嘴,他講述了當年殺害劉貴的往事。

顯然,儘管之前同居臨安,但蔣胖子和王氏並不認識。

王氏很可能已經打算和蔣胖子白頭到老,雖然他是個強盜,可畢竟家資豐富,況且還很聽自己招呼。嫁漢嫁漢,穿衣吃飯嘛。

但蔣胖子竟然是殺害自己丈夫的真兇,而且還為此冤殺了陳二姐和崔寧這兩個無辜的年輕人,王氏還能和他一起歡天喜地地滾床單嗎?

叔可忍,叔娘都不可忍。

王氏悄悄到臨安府報案。

府尹接案,抓到蔣胖子,又是一場刑訊逼供,蔣胖子招了。

判處蔣胖子死刑,立即執行。

十一

 

這個故事記載於馮夢龍的《醒世恆言》,題為《十五貫戲言成巧禍》;後來,又編成戲曲,叫作《十五貫》。

《十五貫》前面的情節與此差不多,同樣是個冤案。只不過,為冤案評反的,不是蔣胖子失言這種小概率事件,而是中國人最終的期望:清官。

死刑執行之前,一個叫況鍾的清官不惜以官印作抵押重審案件,並抓出元兇,還了蒙冤者一個清白。

從今天的角度說,不論是真兇失言還是清官解冤,都不是依靠制度的自糾,而是寄希望於天命與人治。

十二

那麼,到底怎樣製造一起冤案呢?

總結一下崔寧和陳二姐事件,在古代,一起冤案往往有以下幾個必要條件:

其一,結案率。現代講究結案率,據說結案率的高低是衡量稱職與否的指標。古代沒有結案率這樣的詞語,但如果一個官員治下有太多的無頭案,不僅官員臉上不好看,而且會被上司和同仁視為無能。馮夢龍就說:「 府尹也巴不得了結這段公案。」

其二,有罪推定。一對青年男女親熱同行,必是有姦情。劉貴掉了十五貫,你賣絲怎麼也可能恰好是十五貫?必是有B門。

其三,刑訊逼供。在其一和其二的基礎上,一定會出現的就是刑訊逼供。只要不廢除刑訊逼供,冤案就永遠不會終結,就永遠有人充當可憐的崔寧和陳二姐。

其四,輿論影響。古時候沒有媒體,輿論就是市井閒話。陳二姐雖然與人為善,但一旦出事,鄰居們幾乎無一例外地認定她就是勾結姦夫殺害親夫的禍水。

究其因,在野蠻的連坐制度下,古時的鄰居們儘管平時打拱作揖,但一旦攤上大事,必定以鄰為壑。其情其景,頗似一個關於猴子的寓言:

一群猴子被屠戶關在一起,屠戶一天殺一隻猴子。每天,當屠戶到來時,猴子們都把其它猴子往前推,一旦屠戶選定一隻,其它猴子都如釋重負,認定自己已經平安無事。

來源     聶作平的黑紙白字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