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實話,擺地攤到底賺不賺錢?

擺地攤

點進來這篇文章的你,一定都看過上海不禁止擺地攤的新聞了吧。從今年十二月開始,上海便有劃定專門區域開放地攤經濟,等於說還有兩個月,你我他大家都有出攤的可能性了,有心動嗎?

1

當初我們還寫過這樣一篇文章:《如何通過擺地攤實現快速買房》。

今天我想和大家分享兩個故事,也是想用身邊親身經历過擺攤的真人案例,回答這個問題。

你真的覺得,擺地攤可以成為終身職業,或輕輕松松做一名斜槓青年麼,這種商業糢式是長期可持續的嗎?如果你也在對上海擺地攤曾經或現在有過幻想,那不如接著往下看。

我的朋友小羅和阿珠,他們在不同城市,真實的擺攤故事,以及他們最後都賺了多少錢?

我身邊的朋友小羅,大概在十年前,他剛到上海。那時候他就對自己的人生有很多遐想,也想要做很多的嘗試,比如看一次演唱會、騎自行車環游上海,而其中一個就是擺地攤。

那時候小羅住在周浦,一個被叫做小上海的地方,擺了差不多 2 個月的地攤。說實話,擺地攤這件事,最大的難度就是要精準鎖定客戶群體。

當時周浦就有很多地頭蛇在經營攤位,他們大部分都是賣小姑娘小年輕的飾品服裝,而地頭蛇攤主擔心的無非是別人賣和他一樣的東西。

為了和地頭蛇攤主們進行差異化競爭,小羅將客戶對象換成大媽。是的,那個時候小羅的顏值非常對大媽的胃口,而小羅賣的東西,大媽們確實也用得上。

他選擇賣的,就是那種城隍廟裡進過來的大媽防曬服。當年有一陣子很流行的很輕薄很透氣但是又能防曬的披肩,功能場景主要有兩種:

 

  • 第一是地鐵溫差大,但是如果帶外套的話太厚了,不好收著,在地鐵裡可以披著。
  • 第二是可以作為夏日服裝的隨心搭配,出了地鐵站可以當防曬衣服,主要解決辦公室 – 室外 – 地鐵三個空間的溫差問題。

 

小羅當初還奇跡般的想了一句吆喝口號 —— 成熟女性也可以很精致。

這句廣告一出,靠著當年的顏值,大媽們基本沒有不心動的。於是就這樣,他在大學畢業後,擺了兩個月的攤。

來看看當年小羅擺攤 2 個月的結果,他到底賺了多少錢?

先來看成本吧,地攤經濟學就是如此,進貨價一定要便宜,成本壓到最低。每件大媽防曬服的進貨價是 5 塊,每次小羅進 100 件,也不會有甚麼大量庫存。

小羅的大媽防曬服,進貨價 5 塊賣 15 塊,每件的利潤率可以高達 200%。

2 個月的時間,賣了 1000 件,折算下來,兩個月淨利潤是 1 萬塊。在周浦房價還是一萬出頭的年代裡,小羅擺攤兩個月便賺了上海周浦的一平米,曾經如果一直賣大媽防曬服,說實話買房夢還是有望實現的。

不過最終還是沒有堅持下去,最終成為了我的同事,為甚麼?

身為初代攤主的他是這麼說的:擺地攤追求極致的零成本,沒有人力成本也就意味著,沒有幫手。即便是二十歲出頭再年輕的身體,也扛不住一個人城隍廟進貨出攤,周浦收攤的勞累。

第二個,擺地攤雖然可以常換常新,但問題也出現在了你必須得常換常新。因為真的進入這個市場就會發現,地攤經濟競爭的激烈主要來源於,門檻低。

因為你會發現好賣的東西別人總比你賣在前面,而且也不知道為甚麼就是比你賣得便宜。

果不其然,沒過多久整個周浦地攤圈開始出現了各種大媽防曬服,開始打價格戰,他賣 15 塊,人家賣 10 塊。

當被人賣到 8 塊的時候,小羅決定放棄了這門短期盈利的生意,因為 3 塊錢的利潤空間實在是讓他看不到持續賺錢的希望。

後來小羅的結局,他選擇擺攤,賺一波快錢就立馬離開。

當他意識到地攤本質上就是短線的生意糢式後,自己也開始拿著那 1 萬塊,在上海正兒八經的找起了工作來。

擺地攤的 1 萬塊,沒有成為小羅買房的首付,但卻成為了他在上海打拼的第一桶金。後來的他在上海經历高低起伏,終於也是在這座城市定居下來。

小羅的故事告訴我們作為短期賺錢可以,長期生意難免遇到瓶頸。

擺地攤可以成為你暫時奮鬥的小目標,真正行動起來, 肯定是會有收獲,但本質上不是一件長期可以經營的生意。

十年前如此,那麼現在呢,靠擺攤 + 直播能否殺出另一條血路來?

再來看看,看看在夜市裡擺攤賣檸檬茶的阿珠的故事。

第二個故事來自一個南方的二線城市,南寧。在全國最火的網紅夜市擺地攤賣最火的單品檸檬茶,能賺多少錢?

地攤經濟就是這個城市裡產業鏈條的重要組成部分,甚至有幾條網紅夜市都是全國知名的。

說實話小城市的經濟受疫情影嚮挺大的,房地產又是支柱行業,可想而知多少人想要靠擺地攤來發財了。

首先啊,現在的地攤糢式可不像當初,你想擺就擺,這樣一定會引起混亂,所以一般來說會劃定一個可經營的區域。

擺攤第一步就是,申請攤位和擺攤許可證。

大概就是用便宜的價格跟政府租一個商鋪的意思,需要繳納一定的管理費用,但不會太貴,畢竟地攤如今也是民生工程。

阿珠在網紅夜市申請到了三個月攤位費的使用權,管理費是 900 元,一月 300 元,加上每個月 50 元的垃圾清理費,350 元 / 月就是一個普通城市地攤的攤位費。

你想要擺攤,首先你得申請擺攤證,才有屬於自己的攤位,每次申請為半年,大概是搖號的方法。

接下來,擺地攤到底賺不賺錢?

阿珠給我發來了她和朋友,四個人經營了兩個月攤位的戰果:

第一天賣了 12 杯,穩定經營後每天營業 5~6 小時,巔峰可以賣 50 杯,扣除成本每一個月盈利均攤後,個人收入其實不到 2000 元。

而且加上近兩年直播賽道的火熱,現在的擺攤又和當初的不一樣,內卷得更厲害,大部分攤主,都會採用地攤 + 直播的糢式,也算是一種雙賽道了吧。

現在擺地攤能火的是擁有一身絕活的網紅們,要不就是顏值特別突出,要不就是能言善道一邊直播一邊整活兒。

出攤不掙錢還可以賺線上流量費,萬一火了轉行當藝人開始走穴,也是他們接下來的生意糢式。

阿珠擺地攤遇到的瓶頸其實也和小羅相同,一個單品火了之後,整個夜市都開始跟風做,這條網紅夜市後來到處都是賣檸檬茶的。

然後大家開始內卷,價格戰有了之後利潤肯定要被壓低,而且人家不僅價格低,還開啓各種博人眼球的直播。

人家的直播糢式是在線人數每天至少五千人,她的直播糢式是這樣的:

拼直播嘛,阿珠肯定是輸了,也只能老老實實地賺擺攤的辛苦錢。她當初選擇出來擺攤的很大原因,就是因為工作收入下降,暫時性的增加收入來源,為了增加一筆額外收入。

你看看,要不是生活所迫,誰會願意下班了還出去擺個攤呢?

這畢竟是目前她能夠想到的,唯一能夠快速抵抗短期內收入下降風險的對沖方法罷了。

地攤經濟是怎樣一種商業糢式?

從生意邏輯上來說,很多人選擇短期擺地攤一定也是有他的道理的,成本都給你幹到零,大大刺激人們做生意的念頭。

從時間邏輯上來說,利用的是晚上的時間,多少有點斜槓青年的意思,理想糢式是白天上班賺錢,晚上做生意賺錢。

二十四小時賺兩份錢,來對沖現在的經濟風險,再加上現在坐在地攤邊上再擺個行動電話就直播電商了,好歹又是多了一份收入。

如果顏值不錯甚至可以出圈,以後在另外一個賽道還有長期賺錢的機會。

不禁止地攤的趨勢,短時間內一定會持續下去,地攤弄得好,還真能激活點 GDP,促進點消費啥的。

但是,這兩個故事告訴我們,對於個人來說:

 

  • 擺地攤並不是可持續的,賺的就是資訊差的錢,也就是一種短期內應急的糢式;
  • 伴隨著網路電商的崛起,靠資訊差賺錢的糢式已經式微,且拷貝的速度只會越來越快,且比你做的更好更便宜。

 

在一線城市地攤雖然可能會短暫放開,但是最後一定會被某種更加高成本高制約的糢式取代掉。

作為短期內對沖經濟風險可以理解,短期內你可能確實賺到一筆錢,但靠這個養活自己真的很難,長期發展更加不太現實。

所以作為短期增加收入來源可以,千萬不要因為擺地攤咱就辭掉工作啊。

成為攤主,並沒有你想象中那麼快樂自由和能賺錢。這個年頭,穩穩的保住眼下飯碗比甚麼出攤快樂都更重要,你說是不?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真叫盧俊 (ID:zhenjiaolujun0426),作者:喬不絲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