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退役軍人坐不住了,馬克龍遭遇政變威脅

馬克龍

文:熊飛白  

今天熊叔給大家講講法國緊張的政治氣氛,退役軍人的雄起。

幾天前,法國雜誌《Valeurs actuelles》(《今日價值》)刊登了一封公開信,一經公開,此信如重磅炸彈轟擊著法國政壇和民眾的神經。

與往日不同,這是一份由1000多名退役軍人聯名簽署的公開信,其中還有18名現役軍官。他們公開向馬克龍提出警告: 「 他和他的政府正讓法國陷入致命威脅中。 」

公開信把矛頭指向狂熱的伊斯蘭主義,他們認為不能再拖延了,如果馬克龍不能阻止 「 伊斯蘭主義者瓦解社會 「 ,那明天的內戰將引發成千上萬的混亂和死亡,你(馬克龍)必須來負責。

法國將退役軍人的公開信,抬頭是寫給總統的
法國將退役軍人的公開信,抬頭是寫給總統的

參與聯名公開信的,有20名退休將軍和另外1000名曾為軍人的士兵,據悉還有18名現任軍人參與簽署。

如此大規模的軍人群體在社會政治問題中發表立場鮮明的看法,在法國歷史上是罕見的,而且他們劍指伊斯蘭極端主義和非法移民,更是在這個敏感話題上澆了一把油。

信發布的時間是4月21日,人們不禁想起了1961年的這一天,它正好是法國歷史上最後一次軍事政變失敗的日子。

60年前一些反對阿爾及利亞獨立的法國非洲軍團的將軍們,發動政變,要求推翻戴高樂統治,對殖民地採取強硬措施。

60年過去了,軍人在這一天發表的公開信,彷彿是一場逼宮。他們要告訴世人,為了維護法國價值,軍人是有政變傳統的。

   法國民族情緒高漲,大部分人支持軍方強硬

軍隊國家化在歐美憲政國家是毋庸談論的話題,近現代國家成型以來,歐美國家極少出現軍事政變推翻憲政政府的案例。

但法國軍人是與其他歐美軍人不一樣的存在,在歷史上,他們就有無數反政府的輝煌歷史,1815年當拿破崙從厄爾巴島潛回法國,試圖東山再起之際,國王路易十八派出去捉拿拿破崙的軍隊息數叛變,在拿破崙的率領下進入巴黎推翻路易十八。

近的還有1958年,法國在阿爾及利亞的傘兵旅和外籍軍團發動軍事政變,支持戴高樂將軍復辟,政變成功,法國第四共和國終結。

只不過進入21世紀,這些豐功偉績早已成了過眼煙雲,雖然法國仍然是為數不多保持了閱兵式的歐美憲政國家,但軍隊顯得格外柔軟,已經失去了過往左右國體的力量。

法國退役軍人坐不住了,馬克龍遭遇政變威脅

但是自從去年10月起,一系列來自非法移民或者極端伊斯蘭恐怖主義的襲擊肆虐法國,讓原本愛與和平的法國人有點幡然醒悟,他們接受了數以百萬計的非法移民,現在不安定因素正在這個群體中孕育。

法國也由此開始向右轉,馬克龍和議會推動了一系列反對 「 伊斯蘭分離主義 「 的法律和措施,比如要求法國的穆斯林領導人同意 「 共和價值觀念憲章 」 ;少年兒童禁止在家上學。

今年4月初,法國國會上議院批准了這項有爭議的 「 反分裂主義 」 法案,以打擊伊斯蘭激進主義。

只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伊斯蘭激進主義者立刻予以反擊,4月23日,一名女警察在朗布依埃警察局(Ranbouillet)被一名高喊聖戰口號的恐怖分子殺害,這是自2015年以來第11名被殺的警察。

反恐調查官員說,犯罪嫌疑人是突尼斯國民,在襲擊發生之前一直在觀看聖戰宣傳視頻。

面對惡劣的宗教衝突,一些法國軍人坐不住了,法國外籍軍團前任指揮官克里斯蒂安·皮卡馬爾(ChristianPiquemal)將軍,組織了一些志同道合的軍人發起了這次署名公開信。

法國退役軍人坐不住了,馬克龍遭遇政變威脅
皮將軍曾指揮過法國傘兵和外籍軍團,是不折不扣的軍中刺頭。

皮卡馬爾戰功赫赫,他的職業生涯在法國精銳部隊中度過,傘兵團、外籍軍團,直到1994年擔任外籍軍團最高指揮官。

他也是一位著名的保守派軍人,退役之後積極參與社會活動,2016年因為在加萊參加一個右翼組織的示威活動而被捕,雖然2016年被無罪釋放,但也被軍隊剝奪了穿軍裝等的退休待遇。

另一位協助皮卡馬爾的將軍是,伊曼紐爾·德·裡喬夫茲(Emmanuel DeRichoufftz),這位出身法國貴族家庭的將軍,還是一位文學家,寫了許多小說和散文作品。在軍事方面,他曾參加波黑戰爭,以及恢復象牙海岸和平的 「 獨角獸行動 「 。

在談到為何參與簽名活動時,裡喬夫茲說: 「 我們很警覺,房子已經著火了,我有權對國家局勢採取立場。 「

參與簽名的軍人,橫跨陸海空軍各大軍種,還包括吉爾斯·巴里陸軍上將、米歇爾·喬斯林·德諾雷海軍陸戰隊上將在內的25位將軍,甚至還有18位現役軍人。

可以說,這些人的表態代表了軍隊中至少是大多數保守派的態度,要求馬克龍採取更加強硬的,行之有效的措施,避免法國核心價值觀的進一步崩潰。

他們甚至帶有軍事政變威脅的宣示: 「 如果不採取任何行動,崩潰將繼續在社會中無情地蔓延,最終導致衝突和我們這些同志的積極干預,以危險的使命捍衛我們的文明價值觀並保護法國領土上的同胞。 」

這種非常嚴厲的聲明,在法國社會中激起巨大的反響,政府和左翼政黨強烈譴責這封信。

政府方面嚇得不輕,馬克龍雖然沒有正面回應,但國防部長弗洛倫斯·帕里連忙跳出來說,管不了退役軍人行使言論自由權利,但可以管仍在服役的人,她聲稱, 18名現役軍人將因違反一項保持政治中立的法律而受到懲罰。

保守派政治家馬林·勒龐對此信表示歡迎,呼籲將軍們加入她的 「 法國之戰 」 。

軍人發聲在憲政國家雖然有點礙眼,但法國老百姓可不這麼想,他們紛紛表達了對退役軍人仗義執言的支持。

新聞頻道LaChaîneInfo發表的一項新的民意調查,有58%的人支持這封信,而有42%的人反對。

在中右翼的選民中,有71%的人支持該宣言,即使在中左翼馬克龍的支持者中,也有46%的人支持該聲明。

法國政局正處在劇變的前夜,民眾的反應在這個時刻顯得頗為重要,一切皆有可能。

馬克龍

      2022法國大選,萬年左派可能失去政權

事發之後,左派政治分析家極力淡化事件影響:在有幾千名退休將軍群體中,僅有25名且並非至關重要的將軍,讓事件顯得無足輕重。

但這是一種信號,說明了整個法國都在關注與非法移民以及極端伊斯蘭主義有關的衝突,而且這種衝突將影響到法國政治走向。

去年11月,老熊曾寫過一篇文章講了歐洲政治右轉的狀況,法國保守勢力咄咄逼人。現在一次重要的選舉擺在法國人的政治議程裡,2022年,法國會進行大選,決定下一任總統。

代表保守勢力的瑪麗·勒龐,發出了 「 法蘭西之戰 」 的號召,這充分利用了法國人內心的焦慮,也讓她贏得了不少的支持率。

在4月初10個民意調查中,勒龐贏了6個,獲得了25%至27%支持率;而現任總統馬克龍獲得了23%至28%的支持率。

在2017年總統選舉中,勒龐贏得了第一輪選舉,卻在第二輪與馬克龍的對決中,以33%對66%敗北。

在人們印像中,第二輪對決永遠是勒龐家族的苦手,2002年瑪麗的爹讓·勒龐和希拉克的對決,第一輪老勒龐以16.86%的選票殺入季后賽。

但這場對決激起了整個法國左派中間派的大聯合,最後老勒龐只獲得了18.5%的選票,輸給了希拉克的81.5%。

發現了嗎,在15年之後,政治形勢發生了質的變化,老勒龐的女兒已經獲得了33%的選票。

現在,又過了5年,時與勢都進一步改變,在恐怖襲擊與極端伊斯蘭主義衝擊下,瑪麗·勒龐的支持率進一步上升,已經在大選第一輪民調中領先了馬克龍一線。

目前的形勢,是有史以來勒龐家族最好的時候,根據最新民調,馬克龍領先的年齡段在18-24歲(27%)和65歲以上的(30%)。

而瑪麗·勒龐越來越獲得社會中堅力量的支持,在25-34歲年齡段她獲得35%支持,50-65歲年齡段是33%。

全球化、穆斯林移民進入,高失業率,臨近退休的人被裁員,都將這些年齡段的人推向了保守一方。

疫情封鎖讓法國反對馬克龍的聲音抬頭。
疫情封鎖讓法國反對馬克龍的聲音抬頭。

疫情期間,法國的應對未如人意,在他們引以為傲的旅遊經濟遭受重創的情況下,經濟發生了8%的負增長,在整個歐洲都處於前列。

所以,在工人和普通職員以及低學歷人群中,勒龐確定領先於馬克龍,這些人群被認為是最容易支持保守的民族主義理念的。

某種程度上,勒龐像極了川普,所以她也有女川普的稱號,在她再度衝擊法國總統的時候,會不會顛覆法國左派萬年統治地位呢?

除了希拉克12年中右執政,絕大多數時間,法國都是左派執政,法國人對左派政策越來越不滿,歐盟的大鍋飯、胸懷天下的移民政策、縱容姑息之下的民族宗教政策,都讓法國人越來越焦慮。

有61%的人已經明確表示不會在第一輪投票中投給馬克龍。

這不代表著勒龐穩操勝券,因為許多法國人雖然厭倦了白左的無能與軟弱,但他們始終對保守派抱有懷疑。

在法國,左派最擅長的一點就是對法國優先的民族主義進行妖魔化,比如會把民族主義冠之以民粹,或者直接說成是法西斯主義。

巴黎反對 「 反分裂主義 」 法的穆斯林示威者。
巴黎反對 「 反分裂主義 」 法的穆斯林示威者。

在歐洲,法西斯主義是萬試萬靈的說辭,畢竟這玩意對歐洲人刺激太深,人們對此還是非常警惕。

只要進入辯論,歐洲所有的左派都會把法西斯甩在右翼頭上,通過人們對法西斯的恐懼,獲得政治利益。

這樣污名化的把戲會不會永遠有效呢?如今,已到了檢驗老百姓是害怕極端伊斯蘭主義還是更怕 「 法西斯主義 」 的時候了。

從今年開始,西班牙在5月要進行大選,左派政府幾無連任可能;下半年德國將要大選,默克爾已經確定要退休了;明年法國進行大選。

老歐洲暗流湧動,冷戰後持續了20多年的全球化大潮是否會退潮呢?

由於當政的大多數是中左政權,當他們在移民、宗教問題還有疫情問題兩座大山的夾擊之下,有很大機會喪失執政地位。

熊叔說過,歐洲左了太久了,大政府、強管制、高稅收、高福利,才是這個發達故事裡真正的敵人。

現在,整個歐洲都在右轉,今明兩年也許就是歷史的分水嶺,這場自從川普開始的保守派反擊戰,已經要蔓延到歐洲。

70多年前,諾曼底灘頭,盟軍把自由的旗幟帶回歐洲。今時今日,整個世界都走到了十字路口,一場歷史大變局已經發生,老歐洲的法國首當其衝。

 

參考資料:
« Pour un retour de l’honneur de nosgouvernants » : 20 généraux appellent Macron à défendre le patriotisme
French generals cause backlash with ‘civilwar’ warning
Explained: The outrage in France over aletter by former generals warning of a ‘civil war’
French police station stabbing: Terrorinquiry into Rambouillet knife attack
SONDAGE. Présidentielle 2022 : Macron et LePen largement en tête, Bertrand en embuscade, la gauche lâchée

 

  來源      熊飛白

 

 

更多閱讀 🧜‍♀️🧜‍♂️

Translate 》
error: 内容受到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