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鍋裡的螞蟻

馬雲

文:小樣兒

2004年,馬雲去了趟上海。

一下車,馬雲就鑽進了浦東松林路300號,那裡是中國銀聯的總部。

馬雲

彼時,淘寶創立剛一年時間,儘管馬雲雄心勃勃,但淘寶剛一上線,就遭遇了難題:

沒有人願意為還沒看到的東西掏腰包。

這是一道死結,是網購的致命關卡,如果不解決擔保+交易的問題,淘寶將無疾而終。

馬雲此行前往上海,就是拜見銀聯總部高層,設法解開這道結。

當時的中國銀聯成立2年,也剛剛起步,面對主動找上門來的淘寶,雙方的合作似乎順理成章。

但理想與現實是有差距的,僅僅30分鐘,馬雲就走出了銀聯總部大樓:

中國銀聯拒絕了馬雲。

回到杭州的馬雲,隨後就創立了支付寶,解決了卡口問題。

一晃16年過去,阿里已成成長為龐然大物,馬雲也進入全球富豪榜前十。

但歷史是輪迴的,16年後的馬雲,再次飽嚐了被人拒絕了的滋味。

距離上市僅有3天的時候,馬雲等4人被4部門聯合約談。

這4部門分別是,中國人民銀行、中國銀保監會、中國證監會和國家外匯管理局。

都是中字頭,哪一家吐口唾沫都能砸根釘。

風波其實來的並不突然,早在這之前,央行主管的報紙就已連續3天發文,點名螞蟻。

明眼人都能看出來,危機來自哪裡。

就在一周前,馬雲在上海上演了一番刀光劍影。

比起在位時的謹小慎微,退下來的馬雲顯然更敢說了,他自詡外行,但火力全開:

抨擊傳統銀行是當舖,

嘲諷巴塞爾協議像老年人俱樂部。

尤其是那句中國金融的問題不是系統性風險,而是缺乏系統的風險,瞬間將他推上雲端。

馬雲心中有話,更有氣,所以站上演講台,我暢快淋漓。

馬雲看似很委屈,但其實他忘了,在螞蟻上市的過程中,他可是實實在在的既得利益者。

58天的上市速度,堪稱跨欄。

為了趕在雙十一前上市,螞蟻插隊的豪橫,讓排隊的申報公司敢怒不敢言。

還有螞蟻上市定價68.8元,配合著688688的股票代碼。

沒有哪家公司上市能有這樣的待遇,監管機構算是給足了馬雲的面子。

即便是約談,也是同樣如此。

既不在申請IPO時,也不在IPO定價時,更不在打新申購時。

這些,都是監管部門對阿里對螞蟻的照顧有加,但是馬雲看不見,依然為自己叫屈。

人,總不能好事佔全了。

人心不足蛇吞象,膽子太大,貪欲太重,勢必失足。

一天后的暫停上市,就是迎頭棒擊。

有人說,這是婚禮都辦了,但婚禮都辦了,但臨了卻沒進去洞房。

當然,馬雲有叫屈的理由。

2013年之前,憑藉存貸款利差,銀行的日子順風順水,中國的四大行也是全球四大行。

但是,以螞蟻為代表的互聯網金融,打破了四大行的好日子。

從13年底開始,四大行突然發現,以前那些免費又好用的存款不見了,都跑到了螞蟻等口袋裡。

由此,銀行與螞蟻的戰爭開始。

銀行打著安全的旗號,開始瘋狂收拾殘局,限額的出現,就是銀行的手法之一。

坊間都說,馬雲是最有分寸的人。

阿里早期,馬雲指點江山,敢說敢言。

後來阿里開始壯大,馬雲馬上變得沉默起來,說話也頗有了藝術,以前那些稍顯刺耳的語言不見了。

這就是馬雲,一個精明狡猾的商人,卻突然變得如此怒氣沖衝,而且還是在公開場合。

馬雲怒斥的監管部門的不科學,結果到頭來,監督真的來了,緊箍咒卻套到了自己的頭上。

3年前的11月,一部20分鐘的微電影在優酷悄然上線。

沒有收費,沒有宣發,沒有站台,但是依然引起了軒然大波,短短2天時間,播放量就高達1.2億次。

因為微電影的主演是馬雲,電影名叫《功守道》。

在影片的結尾處,幾個被馬雲揍的青臉腫的警察厲聲呵斥著從屋裡將馬雲推了出來:

你剛才不是表現的很倔犟嗎?你這是跟誰比天下第一呢?

馬雲連連作揖,不停道歉:

我是真沒看見,華山派後面還有兩個字:出所。

整3年後的11月,還是那個馬雲,這一次,卻是被別人揍的鼻青臉腫。

生活就像新聞聯播,不是換台就能逃避得了的。

來源        i看見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