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雲——何處是歸程?

馬雲

文:王赫

論2020年中國經濟的風口浪間人物,馬雲應排第一位。以「硬槓」王岐山、螞蟻上市被緊急叫停兩事件為核心,馬雲與中共當局的關係如何演變、馬雲會有怎樣的命運?這成了觀察中共動向的一個風向標。

近期關於馬雲被邊控、阿里巴巴要收歸國有等等傳聞不斷,雖不一定屬實,但也是無風不起浪。本文就來談論這兩個傳聞。

2015年硬懟中共工商總局,馬雲一時風光無限。5年之後,形勢已然大變,馬雲的命運也進入了轉折期,跌宕難言。例如,不利事件迭出。這裡例舉6件。

4月,網上廣傳「阿里太子」蔣凡醜聞(這在以往幾不可能)。

10月,長租公寓公司蛋殼爆雷。蛋殼今年1月美國紐交所上市,螞蟻金服曾作為蛋殼的戰略投資方,持有股份比例為7.8%。

11月2日,馬雲等螞蟻高層4人被中共四部門約談;次日,上交所暫停螞蟻上市。

12月14日,以反壟斷為由,阿里巴巴投資有限公司被中共國家市場監管總局頂格處罰50萬元人民幣(另有兩家陪綁)。

12月16日,網上傳出「阿里湖畔大學雲南分校因規劃調整停止招標」(湖畔大學被稱為馬雲的「黃埔軍校」)。

12月18日,在被點名屬「無照駕駛」的非法金融活動後,支付寶無預警下架所有互聯網存款產品(之後3天,互聯網存款產品可謂全軍覆沒)。

在這些具體事件之外,更有一些中共政策在明顯鉗制「馬雲系」。舉例而言:

9月13日,中共國務院發布《關於實施金融控股公司准入管理的決定》和央行發布《金融控股公司監督管理試行辦法》,嚴格監管,「野蠻生長」恐難再現。

11月2日,中國銀保監會會同中國人民銀行等部門推出《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管理暫行辦法(徵求意見稿)》,國內首部關於網絡小額貸款的監管辦法即將出台。該《辦法》對螞蟻現有小貸業務造成巨大衝擊。

11月10日,中共市場監管總局突然發布《關於平台經濟領域的反壟斷指南(徵求意見稿)》。當即導致阿里等等電商巨頭股價蒸發約萬億港幣。

11月19日,中宣部副部長徐麟強調,要堅決防範資本操縱輿論風險。輿論認為,徐麟此言疑似暗指馬雲控制的螞蟻集團與媒體勢力。

12月1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強調反壟斷和防止資本無序擴張(這是2008年《反壟斷法》生效以來的首次如此表態),隨即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亦予重申。阿里等互聯網巨頭遭當頭一棒。

12月11日,《人民日報》點名社區團購,要「互聯網巨頭別只惦記著幾捆白菜」; 22日,中共市場監管總局聯合商務部召開規範社區團購秩序行政指導會,確立「九不得」新規,阿里、騰訊、京東、美團、拼多多、滴滴6家互聯網平台企業參加。阿里11月還剛聯合領投1.96億美元,注入社區零售品牌「十薈團」。

12月,北京市約談多家在京運營共享電動自行車企業,強調不發展電動自行車租賃,並提出限期整改要求。之前,阿里投資200億打造「哈囉出行」,意在從共享單車拓展到共享電動車領域。

從上述情況來看,不論是馬雲系企業的自身直接環境還是其置身其中的互聯網經濟政策環境,都大幅度鎖緊,也可以說在逆轉了。

在這種情況下,雖然這些年裡馬雲對中共還是相當配合的,也沒有馬雲與中共當局爆發直接衝突的傳聞,本文以為,馬雲被邊控的可能性還是存在的。當然,鑒於馬雲的影響力和敏感性,邊控的決定應是中共最高層發出的。

這裡又引出一個問題:如果馬雲被暗地裡邊控屬實,怎麼會鬧得滿城皆知呢?這有兩種可能:第一種可能,中共高層的反習勢力,故意透風,給習添堵。第二種可能,在命令下達和執行過程中,被泄露了出來,畢竟馬雲的幕後圈子還是非常大的。而馬雲這邊放風出來的可能性不大,作為當事人,馬雲不大可能給自己屁股點火,自找麻煩。

中共邊控馬雲的理由有兩點。第一,用中共專家的話說,馬雲系企業掌握海量數據、關係國家安全,中共早對馬雲上了手段,一邊保護,一邊監控。這是中共常規做法。第二,中共最高層叫停螞蟻上市,事態緊急,「不怕一萬、就怕萬一」,為杜絕萬一,同時布置了邊控。

其實,從中共歷史來看,馬雲面臨的最大威脅,還不是邊控,而是生命安全問題。以史為鑑,馬雲有三個參照系。

第一個參照系:在共產因素嚴重殘留的俄羅斯,葉利欽時代產生的7大寡頭,普京上台後命運改寫;即使逃到英國,別列佐夫斯基也於2013年突然死亡。第二個參照系:上世紀50年代,中共搞「社會主義改造」,許多資本家死於非命,包括被譽為「中國船王」的盧作孚不堪受辱以死明志。第三個參照系:2015年股災——「經濟政變」之後,中國當局要「構建新型政商關係」,大鱷們抓的抓、逃的逃,關的關,坐牢的坐牢,2018年海航董事長王健更是在法國意外死亡。

事實上,馬雲也不是完全沒有死亡的陰影。此前,馬雲曾在公開場合透露險些「中毒而死」的視頻,網絡熱傳。中國人有句老話「官大命玄」,馬雲生意做成了「國家生意」,命也自然是玄的,尤其是在中共統治下。

如果說,馬雲被邊控還有可能;那麼,阿里巴巴收歸國有則不大可能。這可從兩個層面分析。

第一個層面:中共政治角度。一方面,阿里巴巴在美國上市,第一大股東、第二大股東都是外資;中共現在應對「脫鉤」,千方百計「穩外資」、開放金融服務市場引外資進來,如果強行把阿里巴巴收歸國有,那不是趕外資走嗎?況且,螞蟻未能如期上市,已經是對外資的重大打擊了。另一方面,「馬雲系」企業股權錯綜複雜,明的暗的有許多權貴資本藏在其中,習當局加強監管,他們子啊檯面上沒得話說,如果收歸國有,那就是虎口奪食,要拚命的;習現在還完全沒必要走這一步險棋。

第二個層面:中共當局「馴化」互聯網大鱷的技術層面。互聯網的迅猛發展,互聯網大鱷的崛起,一度讓中共束手無策。但走過這20多年,中共已經找到互聯網門道了。具體而言,中共當局已有三個手段。

第一,推行數字貨幣,徹底改變貨幣形態,重構金融包括互聯網金融的最底層,掌握主動權,中國的現有互聯網利益格局將推到重來。從這個角度看,中共覺得自己還是有底氣的。

第二,已有具體收編互聯網大鱷業務的成功先例。一個是2017年組建的網聯公司。網聯是中國獨有的金融基礎設施,為非銀行支付機構網絡支付清算平台,一頭對接持牌非銀行第三方支付機構,一頭對接近商業銀行。阿里的支付寶、騰訊的微信支付,之前都是直連商業銀行,現在不行了,都必須通過網聯來中轉。這樣,中共就完全控制了第三方支付,網聯公司的股權結構是,央行旗下7家單位持有37%股份,包括螞蟻金服、財付通在內的29家第三方支付機構持股共63%。這就等於中共成功收編了支付寶、微信支付。

另一個例子是百行徵信。個人徵信是金融系統的一個基礎工作,互聯網巨頭對這個業務的壟斷,在2018年被終結了。這年中共成立百行徵信公司,業務以個人負債信息為主,與負債密切相關的其他信息為輔。百行徵信的控股股東為代表官方的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持股36%;包括馬雲棋下的芝麻信用在內的8家徵信公司,各持股8%。中共利用百行徵信——全國首張個人徵信牌照,成功掌控了這個行業。

第三,中共當局給馬雲們指了一條出路,就是「跟黨走」、「愛國」、「產業報國」。具體而言,就是要馬雲們學馬斯克,「別只惦記著幾捆白菜、幾斤水果的流量,科技創新的星辰大海、未來的無限可能性,其實更令人心潮澎湃。」事實上,中共現在急著搞製造業升級,迫切希望馬雲們從「消費互聯網」進軍「產業互聯網」。甚至,中共的「經濟專家」黃奇帆出面,高調喊出「金融科技應該舉什麼旗?走什麼路?」指導馬雲們認識「5G背景下金融科技的特徵和發展路徑」。(其實,中國之所以只有馬雲而產生不了馬斯克,除了個人特性外,更重要的原因是中共體制是扼殺創新的。)

根據以上兩個層面的分析,中共當局在「馴化」馬雲們,採取多種手段,軟硬都上,要馬雲們按照它指出的路走,因此現今不大可能採取國有化的極端措施(外媒報道,為安撫中共監管部門,馬雲曾提出把螞蟻部分業務移交給政府,中共似乎並未決定接受)。

總括本文,馬雲被邊控有可能,阿里巴巴收歸國有不大可能,表明馬雲的個人命運,尚有很大變數。何去何從,著實考量馬雲的人生智慧。

2014年初,馬雲接受採訪時說,「我自己覺得,中國的企業家確實沒有好的下場,事實也是,歷史也是,歷史不會因為今天而改變。會有僅存僥倖的人,畢竟不多。」2018年9月,馬雲宣布「退休」計劃,並公開表示,將阿里巴巴定位成國家企業,只要國家有需要,支付寶隨時會上交國家。他在另一個場合也曾說,在中國,「打敗你的可能不是技術,而是一份文件」。

馬雲的這些話反映出了一個事實,在中共體制下,一家獨角獸公司迅速站起來,也能讓其火速的敗下去,甚至連創始人本身都會深陷「犯罪」的邊緣。

來源:大紀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