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雲一句話也不說

馬雲

文: 寶庫斯基  

外灘峰會一別,馬雲再也沒露過面,到今天正好兩個月。

如按往常,他會在各地大佬陪同下,遊覽風景談談合作,人潮聚攏一處,爭相目睹馬老闆芳容。

他會在各種論壇上暢談對教育、科技、公益的思考,提出自己一些不成熟的意見,觀點偶有爭議,但他樂在其中。

再把各地優秀的女同胞喊過來,自己化身婦女主任,對她們極盡讚美之詞,甚至表示下輩子要當個女人,還要生兩個孩子。

一個愛說話的人,硬生生憋著不說,痛苦程度堪比人活著卻沒錢可花,實在憋屈。

這兩個月不太平。

有流言說,湖畔大學在雲南佔地1.9萬畝的項目被叫停。這句話多惡毒啊,「 佔地1.9萬畝」影射其勢力之大,「 被叫停」凸顯其窘境。

還有流言說,聯合調查組已進駐阿里巴巴。這明顯是看熱鬧不嫌事大,千錯萬錯,還不至於招來如來神掌。

澄清是不管用的,老百姓就信一句話——沒病那就出來走兩步。

今天,相關部門發佈公告,根據舉報依法對阿里巴巴集團實施「 二選一」等涉嫌壟斷行為立案調查。

幾大監管部門也將於近日約談螞蟻集團。

馬老闆還是不說話。

這兩個月,馬老闆有很多事要忙。

在夜深人靜的夜裡,可以復盤一下人生前半段。跟澳大利亞朋友練英語的西湖畔,辭去教師工作下海創業,歲月的點點滴滴匯聚成如今的財富和地位。

貢獻要總結,過失也要總結。

也可以徹底回歸家庭享受退休生活,錢掙到什麼時候是個頭呢?萬丈紅塵三杯酒,千秋大業一壺茶,名都是過眼雲煙,有什麼放不下的。

朋友啊朋友,你可曾想起了我。有什麼苦悶可以找朋友傾訴,實在不行可以找我,我隨時待命。

開瓶茅台聊聊委屈,有什麼解不開的心結呢?如果有,那就多開幾瓶。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馬老闆很忙,沒機會和咱老百姓交上朋友。傳聞中的朋友們,都是商業教父、尋常富豪、文藝明星,還有一些奇能異士。

馬老闆是重友情的人。但這些年,風流都被雨打風吹去,老朋友們也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銷聲匿跡,他們也不說話了。

王林「 大師」,死了。

這個被定了性的江湖騙子不知道算不算馬老闆的朋友,如果他還活著,一定是個極佳的傾訴對象。

王大師和劉志軍是好朋友,幫他搞了塊泰山石,要保他一輩子不倒。

王大師和宋晨光也是好朋友,他常勸宋千萬別為了小利壞了大事,要好好為官。

當年他用悍馬接來了馬雲、趙薇和李連杰,給馬老闆現場展示了空盆來蛇。除此之外他還會氣功,能給人治病。

套路不管真假,起碼能把心事重重的大佬們逗樂。

王大師有些地方和馬老闆也很相似。

王林曾經因說大話被揍得鼻青臉腫,把子虛烏有的事說得天花亂墜。

王大師也做慈善,他自稱給寺廟捐了1.3個億,每到過年給貧困戶捐米、油、肉和魚。

王大師也對外放貸,用他自己的話來說,這是取之於民,用之於民,賺的錢他要用來做慈善。

這樣有趣的朋友,稀里糊塗地死了,再也沒機會開口說話。

高曉松,蔫了。

這個長得隨心所欲的胖子偏偏是個才子,一年四季拿著一把折扇,頗有諸葛孔明再世的風采。

馬雲愛才,將其招致麾下。

高曉鬆自己說,參加阿里高管的年會,當時幾百人的會議沒有人在上面談生意,更沒有人談數字,都是在談理想。這讓他十分受震動。

清高桀驁的知識分子竟然在一家電商公司有了歸宿感,也算是當代美談吧。

作為知識分子的後代,高曉松頗有影響力。在娛樂圈積攢的人脈不說,自己也身體力行做起了節目。

與馬雲一樣,他總有驚人之言。

鄭成功是最大倭寇;四大發明全是假的;漢人沒有音樂細胞……

歷史軍事、影視娛樂、世界見聞,以及名人軼事、家族往事他都能聊。

但是舊知識分子的做派改不了,習性改不了,思維習慣也改不了。甚至有些年輕人把他貶中媚外的線索都扒出來,把他優越的出身視作原罪。

於是在今年的一場直播中,高曉松被罵得體無完膚,主辦方不得不中斷直播,高曉松再也沒回來。

時代拋棄你,不會打一聲招呼。昔日的才子名流突然成了「 人人喊打」的對象,總有滿肚子不解和委屈,可又去找誰說呢?

算了,還是不說話吧,一副伶牙俐齒落滿了灰塵。

錢峰雷,被砍了。

螞蟻上市剛被叫停,三名刀手的長刀就砍向了剛從高檔餐廳走出來的錢峰雷,這位神秘富豪的大腿不幸中刀,鮮血淋漓。

他懸賞1000萬港幣緝拿兇手,一是證明了他的憤怒,二是證明了他的財富。

「 錢多多」的綽號可不是白叫的。沒有人能解釋在2000年還是個窮光蛋的青年,是怎麼做到6年後一擲千金,在王菲的嫣然天使基金晚宴花費500多萬元拍下競拍品。

後來幾年他又在嫣然天使基金花費了5000萬。

2015年,馬雲的第一幅油畫作品《桃花源》問世,一位神秘富豪以4220萬港幣拍下,此人正是馬老闆的好朋友錢峰雷。

在阿里美國上市的敲鐘儀式上,他就站在馬雲身邊。馬雲是大自然保護協會中國主席,而錢峰雷則是大自然保護協會的理事。錢峰雷與全球最著名的首富巴菲特把酒言歡之時,馬雲也在場。

好朋友就是這樣,平時一言不發,關鍵時刻鼎力相助。

錢老闆現在一定很自責,在馬老闆需要朋友陪伴的時候,他卻不能趕來。再醇香的茅台他也不能喝,因為身上的傷還沒完全好。

兄弟啊,想你啦。你在那旮旯還好嗎。

《人民日報》說得很明白:

公平競爭是市場經濟的核心,只有競爭環境公平,才能實現資源有效配置和企業優勝劣汰。

而壟斷阻礙公平競爭、扭曲資源配置、損害市場主體和消費者利益、扼殺技術進步,是監管者一直高度警惕的發展和安全隱患。

除了點出問題,還有後邊的關懷:

自線上經濟誕生以來,我國始終支持和鼓勵互聯網平台企業創新發展、增強國際競爭力。

馬雲沒什麼事,一點錯誤改了還是好同志,只是這一段時間不好出面了,真正意義上實現了完全退休。當個普普通通快快樂樂的老頭,看看書下下棋有什麼不好的。

給老馬頭送首詩吧:

監牢且作玄都觀,我是劉郎今又來。能受天磨真鐵漢,不遭人嫉是庸才。

不過這首詩更適合年少的他。

還是送張之洞的名言吧:

鄙人立身立朝之道,無台無閣,無湘無淮,無和無戰。

其人忠於國家者敬之,蠹於國家者惡之,其事忠於國家者助之,害於國家者攻之。奉公而不為身謀,期有濟而不求名。

翻譯過來就是,沒有馬雲的時代,只有時代中的馬雲。

來源:老斯基財經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