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謖如果當道下寨,漢軍就能守住街亭嗎

文:林森

作為三國歷史中知名度最高的故事之一,「 馬謖失街亭 」一直以來便在各路小說、影視劇、遊戲中被不斷演繹。可以說,這場對蜀漢來說至關重要的街亭之戰,因為馬謖臨陣放棄了孔明佈置的「 當道下寨 」的計劃,改為「 屯兵於山 」,結果遭魏軍完敗(《資治通鑑》原文:謖違亮節度,舉措煩擾,舍水上山,不下據城。張郃絕其汲道,擊,大破之,士卒離散),致使本來形勢一片大好的諸葛亮第一次北伐最後落得個虎頭蛇尾。

由此千百年來人們也始終在討論一個話題:如果馬謖真的按照孔明部署選擇「 當道下寨 」,那麼漢軍就一定能守住街亭嗎?


街亭位置所在

戰前形勢:雙方皆不容有失

我們先來看一下街亭之戰前的雙方態勢:蜀漢在曹魏的隴右地區取得重大進展。當諸葛亮率漢軍主力進入隴右時,天水、南安、安定三郡反水降漢,偌大的隴右只剩下一座隴西城還苦苦支撐。但此時的隴西與外界的聯繫被漢軍切斷,失陷也只是時間的問題。在這種情況下,曹魏迅速做出反應,魏明帝以大將張郃統兵西進,救援隴西。得此情況後,諸葛亮派馬謖率軍在街亭阻擊張郃,為攻取隴西爭取時間。

之所以選在街亭阻擊魏軍,因為當時由關中到隴右一共只有兩條可靠的山道:

一是陳倉渭水道,諸葛亮此時正在此與郭淮對峙;

另一個就是隴山道,街亭就是隴山道的西口,是從隴山道前往隴右的必經之路。

如果在攻克隴西前守不住街亭,漢軍的處境就將非常危險:

首先,張郃的援軍和隴西可以形成前後夾擊之勢,將漢軍攻城部隊圍困;

其次,雖然天水等三郡投降,可諸葛亮並沒有實際派兵接收,只是在名義上收復了三個郡。如果街亭失利,漢軍將「 進無可據 」,之能撤軍返回,北伐也將徒勞無功。


 三國地圖

對魏軍來說,形勢同樣不容樂觀。隴西太守遊楚對前來勸降的漢使說:「 卿能斷隴,使東兵不上,一月之中,則隴西吏人不攻自服。 」(《魏略》)可見在遊楚看來,隴西的堅守極限是一個月。一月之內援軍能到則圍解,如果趕不到,那麼隴西必將失陷。後來的事實證明,魏軍從長安趕往街亭用了十餘日。也就是說諸葛亮交給馬謖的任務便是堅持剩下的十幾天,保障漢軍主力拿下隴右。而張郃的計劃也相當明確,必須盡快擊破當面阻擊,在隴右失陷前趕到城下。

漢魏兩軍,一個想「 耗時間 」,一個要「 趕時間 」,街亭之戰就在這樣的背景下爆發了。


馬謖(190年-228年),字幼常

雙方實力對比:魏軍全面碾壓

講完形勢,我們就能明白馬謖要做的其實就是如何盡可能長時間地拖住魏軍。作為防禦一方,其可以依靠的有利條件一般包括兵力、地利和工事三個方面。那麼,馬謖在這三個方面上有優勢嗎?

先看兵力。

街亭之戰中,魏軍人數有明確記載:「 (魏明帝)乃勒兵馬步騎五萬,遣右將軍張郃督之,西拒亮 」(《資治通鑑》)。也就是說,張郃所部兵馬為5萬。有學者指出,由於隴西戰況危急,張郃率軍晝夜行軍,那些不適合輕裝疾進的步兵、車仗、輜重等單位肯定是被落在了後面,所以街亭之戰魏軍兵力絕不會真有5萬,一般認為應該在2萬上下。

漢軍一方沒有明確記載,但考慮到漢軍主力一部在圍攻隴西,一部隨孔明對戰郭淮,而孔明首次北伐總兵力不過6萬,不可能派給馬謖很多兵馬。加之街亭之戰中作為馬謖副手的王平只分到1000餘人,按漢軍軍制計算,馬謖所部最多不過8000人。如此,則漢軍在兵力上劣勢明顯。

再看地利。

據學者現場考證,街亭地區的所謂「 當道 」,也就是兩山之間的山口,是一塊面積很大的衝擊平原,非常像「 一把折扇的扇柄 」(徐日輝《「 陳倉渭水道 」與街亭戰役考》),扇柄往東(即魏軍來攻方向)就是寬廣的開闊地,以步兵為主的漢軍要在這裡阻擋以騎兵為主的魏軍至少十天,其難度可想而知。如果漢軍當道扎寨,壓力其實非常大:張郃完全可以集中力量選擇一點進行突破。所以說,街亭地勢對漢軍很不友善。

最後看工事。

地形、兵力都對漢軍不利,那馬謖能夠仰仗的,就只有堅固的防禦工事了。街亭雖有一舊城,但因年久失修,早已破敗不堪用。而馬謖來到街亭後不久,張郃就接踵而至,漢軍也沒有時間進行土工作業。所以說,漢軍在街亭也沒有完備工事可以依托。

兵力、地利、工事,這三個最主要的方面漢軍都處於不利地位。想當初馬謖率領軍來到此地時,肯定會先罵一番娘。也就是在這時,他的目光瞄上了山口兩邊的山頭,可能就是這一剎那,屯兵山上的構思在他的腦海中形成了。當然,筆者認為馬謖一定是先率軍向張郃發起過一次突擊,希望趁敵人立足未穩之時打他個措手不及,但是沒有成功,為節約兵力,這才率軍上山。不然,但凡是個智商正常的將領,怎麼可能什麼也不做就讓人團團圍在山上?

而就是這個上山的決定,直接導致了最後漢軍的潰敗,這也是此役馬謖最遭詬病的地方。那麼,馬謖究竟該不該上山呢?


唐朝時期的隴右道

馬謖的選擇:屯兵山上並非下策

首先,應該肯定的是,在兵力不足且無工事依託的情況下,讓幾千步兵去抗幾萬騎兵,除非這些步兵兄弟人人能有奇俠的戰鬥力,否則把他們安排在山上,憑山勢來抵消騎兵的衝擊,未嘗不是一個選擇。其次,如果不守山頭,那麼張郃可以繞過當道的漢軍,尋找山間小道直接馳援隴右。雖然小道肯定不好走,但這樣不用怕遭敵軍阻擊。但我們看,恰恰是馬謖上山後,張郃沒有繞過,而是圍山開戰。

為什麼?因為如果不理馬謖在山頭上這幾千人直接西進,這些人就可以從容下山跟在張郃後頭,成為魏軍後方的隱患。但是完全不在當道設防,顯然也是不行的。可對於馬謖來說,他實在是沒有太多的資源能夠調配。前文已述,漢軍本來就少,如果既守山、又要道,張郃完全可以集中力量,以精銳騎兵為矛頭突破其在當道上的守軍。所以對於馬謖來講,不管他怎麼做,都難保完全。因而他率軍上山,恐怕就是希望在最大程度節約兵力的基礎上,使張郃不敢毫無顧忌地一路向西。由此可見,他的選擇不能算最差。


張郃(?-231年)

配角的表現:臨陣指揮太關鍵

然而,馬謖還是敗了,而且敗的很乾脆。張郃圍山後,派兵斷絕水源,山上的漢軍就抓瞎了。雖然馬謖提前派黃襲、李盛保護水源。可張郃派重兵襲擊黃襲和李盛,奪取了水源。然後張郃圍而不戰,七天后發動進攻,漢軍大敗。以幾千人拖了魏軍名將張郃幾萬人七天,馬謖恐怕是盡力了。

但馬謖是不是沒法做的更好?顯然不是。史籍記載:「 眾盡星散,惟平所領千人,鳴鼓自持,魏將張郃疑其伏兵,不往逼也。於是平徐徐收合諸營遺迸,率將士而還。 」(《三國志·蜀書·王平傳》)副將王平僅率千餘兵馬,卻巧施疑兵之計,迫使久經沙場的張郃也不得不小心對待。


 街亭之戰

可見,馬謖在臨場指揮上還是有很多地方不盡如人意:

一是在水源斷絕後未能組織官兵利用夜間突擊搶水,也沒有想辦法重振士氣。對比一下長平之戰,趙括在斷糧十餘日的情況下尚能組織趙軍進行成建制的突圍行動,兩人的差距可見一斑。

二是沒有像王平一樣,施計迫使張郃不敢輕舉妄動。如果馬謖能在指揮上做的更好,再堅持幾天也不是沒可能的。

所以,馬謖在街亭之敗中還是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諸葛亮斬馬謖

孔明最大的難題:誰來對付張郃?

由此,我們就引出了一個問題:為什麼馬謖無法率領漢軍取勝?

《三國志》中對馬謖有一段這樣的描寫:「 才器過人,好論軍計,丞相諸葛亮深加器異……每引見談論,自晝達夜。 」作為孔明的參軍,馬謖的軍事理論功底十分深厚,但卻缺乏一線實戰經驗。而他的對手張郃卻是「 識變數,善處營陳,料戰勢地形,無不如計,自諸葛亮皆憚之 」《三國志·魏書·張郃傳》。以一個缺乏實戰經驗的參謀軍官,去迎戰一個久經沙場的方面大將,而且在兵力兵器上又無優勢,這就好比讓一個新司機開一輛小排量汽車參加F1大賽,他能贏得了開著方程式賽車的老司機嗎?


魏延(?-234年)

那麼,派誰迎戰張郃才適合呢?當時漢軍內呼聲最大的是魏延,但魏延正率軍圍攻隴西,一時找不出能接替他的人;漢軍另一位大將趙雲則在箕谷對峙曹真,同樣抽不出身。可能有人會問:那姜維呢?姜維雖然能力可以,但如果你作為統帥,會把這麼重要的一個任務交給一個只有26歲、且剛剛投誠過來的降將嗎?

此外,吳懿、吳班也可擔此重任。但出於抑制巴蜀士人集團的考慮,最後孔明還是選擇了和自己一樣出身荊襄士人集團的馬謖。馬謖苗正根紅,又是心腹。畢竟把部隊交到一個人手上,最大的前提是這個人不能和自己貌合神離。其實,孔明最明智的選擇,就是自己親率人馬迎戰張郃。像張郃這樣的名將,自袁紹時代起就是獨擋一面的大將,此後幾十年南征北戰,指望他在實戰中出錯的可能性太小了。除了孔明,漢軍還能指望誰在客觀條件絕對不利的情況下擋住張郃?


諸葛亮(181年-234年),字孔明

綜上所述,如果馬謖按照諸葛亮的部署當道下寨,同時分兵戍守山頭,且重用王平、施以巧計,在短期內或許能讓張郃無可奈何。

但漢軍兵力不足,戰場環境也不利於己,時間一長,其狀態、士氣、警惕性都會出現變數。一方面孔明還沒完全把隴右建成根據地,另一方面就是守軍人數實在太少。為了節約力量,馬謖或許只得放棄當道,屯兵山上,以求盡量拖住張郃,使其不敢大膽西進。但絕對實力的差距,加上張郃名將級別的臨場發揮,街亭即使一時能守住,也很快會被攻破。

說白了,街亭之失,蜀漢是輸在國力上。即使換成姜維、魏延來守,恐怕也難逃馬謖一樣的結局。

參考資料:
【1】陳壽 《三國志•魏書•張既傳》
【2】陳壽 《三國志•魏書•張郃傳》
【3】陳壽 《三國志•魏書•郭淮傳》
【4】陳壽 《三國志•魏書•明帝紀》
【5】陳壽 《三國志•蜀書•諸葛亮傳》
【6】陳壽 《三國志•蜀書•王平傳》
【7】司馬光 《資治通鑑》卷七十一
【8】魚豢 《魏略》
【9】徐日輝 《「 陳倉渭水道 」與街亭戰役考》
【10】王文傑 《街亭位置考辨》

來源      歷史D學堂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