奢華酒店為何熱衷於「搬運」中國古典園林?

曾漫步於三亞嘉佩樂巴厘島烏魯瓦圖,欣賞古典嚴謹的空間糢式和沿軸線組織的開合變換的空間序列,享受一步一景;

也曾獨坐在南京涵碧樓與東京安縵的中庭,任浮動於方正莊嚴圍合空間中的天光灑在身上,品味古老禪意油然而生;

還曾探訪過上海璞麗與烏布曼達帕麗思卡爾頓,由曲折幽深的夾道小徑抵達隱祕而永恆的桃源,仿佛世上紛繁與我無關。

園林是營造奢華酒店空間趣味性和休閑感的主要途徑,讓人居停數日仍不覺枯燥;同時也是良好隱祕性和避世感的重要保障,襯托出酒店的奢華氣韻和獨特品味。

無怪乎設計師們越來越愛將古典園林及其手法搬進酒店、將個人風格與古典園林結合,打造屬於自己的個性標簽。

園林無非是以一些高超手法將築山,理池,植物,動物,建築,匾額,楹聯與刻石排列組合而成,但其追求自然精神境界的最終目的,和「雖由人作,宛自天開」的審美旨趣的內在精神品格,才是它時至今日仍震撼人心的來源。

但正如中國建築設計研究院總建造師陳一峰所言,「景」是所有奢華酒店的共同追求,凡山野水濱,奇異地貌,乃至歷史遺跡、城市中心,無不可為景,無不可為園林。

酒店亦如此。諸多酒店正在嘗試借鑒這些濫觴於中國古典園林的手法,以求在空間之中註入一些高於所見的氣質和韻味。

今天我們不妨聊聊國內古典園林手法在奢華酒店中的映射與借鑒。

01

初嘗試——

貝聿銘與香山飯店

國際設計大師首度將古典園林融入酒店

建國初期,莫伯治先生設計的廣州北園酒家和白雲山山莊旅舍等園林酒店作品初露頭角,引起了中國建築學界的廣泛註意。

而由著名美籍華裔建築大師貝聿銘先生設計的北京香山飯店於1982年落成在香山,其將中國古典建築和蘇州園林藝術融為一體相互交織的方式,無疑將這股風潮推向全國。

隨後1983年列入中國第一批五星級酒店白天鵝賓館豪擲千金直接在中庭置入了一個微型園林,以其蜿蜒曲折的岸線、本土特色的花木和天然彫飾的奇石,震撼了每個前來參觀的賓客。

1988年由張錦秋女士領銜設計的西安唐華賓館、1998年毗鄰盤門的蘇州吳宮喜來登等等老牌酒店相繼給中國的新式園林酒店帶來驚喜,但終究難以跳出「有園林才可稱得上是園林酒店」的桎梏。

直到千禧年後,大批不拘一格的國內外設計師開始內外兼修、揮斥方遒……

02

身為景——

梁建國與木瀆沈園

百歲園林與酒店結合的全新方式

由古典園林本身直接改造而成的酒店,可稱其身為景。

蘇州千年古鎮木瀆山塘街上隱祕著一座被私藏的蘇州園林——沈園,經設計大師梁建國先生的二次設計後成為青普文化行館的一員,巧妙地將皇家尊貴氣度與蘇州的俊美靈秀、現代時尚融入了蘇州本土文化中。

頤和芥子園則是以三百多年前江南名士李漁生活美學為文化中心,本質是一座江南園林式的主題文化酒店。雖地處老門東鬧市之中,仍可雨觀瀑布晴觀月,朝聽鳴禽夜聽歌,如其原主人一樣逍遙自在。

除此之外,臺灣南園人文客棧、蘇州有熊酒店、黃山青普秀裡、上海朱家角安麓、大理頤和耘熹進士第等均為古宅、古園新修,本身既是重要歷史遺留,也是煥發第二春的新酒店。

03

於景中——

JAYA與杭州法雲安縵

天人合一的旅居體驗

山野有最好的景,也是最好的園林。秦漢苑囿繁盛時期,帝王於山野移宮造館、植花立木,斧鑿甚少而野趣橫生,與如今諸多避世度假酒店有相似之處。

經過杭州植物園和西湖內部水路,便來到天竺寺下的古邨落,法雲安縵即坐落於天竺古邨另一側,毗鄰靈隱寺和永福寺。

這個被群山和寺廟環繞的18世紀中國邨落,以傳統作法和工藝修繕一新,盡量保持了杭州原始邨落的木頭及磚瓦結構,達到了「身為景」和「於景中」的天作之合。回歸自然,摒棄紛繁,正是古典園林的精髓之一。

同處杭州的西子湖四季,以水景見長。其位於西湖北岸,建築錯落於園林之中,大堂室外游泳池正對西湖楊公堤方向,在翠竹楊柳之中更顯清幽靜謐。

池中清水向外漫延,從酒店內部看去宛如與西湖之水融為一體,與天相接。建築自然,和諧統一,亦是古典園林的精髓之一。

在此範圍,杭州富春山居、羅萊夏朵·紫萱,陽朔糖舍、畫山雲舍,騰沖石頭紀、和順柏聯,皆為標桿。

如概念拓寬,更進一步,不局限於園林中建築、水面、硬地、石山和植被的比例與置入方式,而純粹求其神韻,想必身處擎天雪山邊的金茂璞修雪山酒店、瀚海綠洲中的敦煌碧玥和海天一色間的萬山靜雲山莊,亦能脫穎而出。

04

借景入——

JMG與三亞柏悅

一樘明窗即為大自然最好的畫布

部分酒店受制於占地面積和地理位置,無法與山水自然緊密接觸,亦無法在內部開辟巨大空間用於園藝,因此中國古典園林中借景的理法在設計中顯得尤為重要。

借,乃是將本不屬於此的景物經過一定的空間布局「借用」過來,通過室內借景的透視線與室外自然融為一體來增強空間的延展性,「極目所至,俗則屏之,嘉則收之」,此法亦能生趣。

進入三亞柏悅,從入口到酒店大堂視野愈發開闊,巨大的落地窗讓陽光灑滿整個大堂,仿佛無限延長的水景引領賓客探知廣袤的南海景觀。

六棟方塊狀的大樓組成的建築群落,底部均採用拱門設計,旨在更好的調節山脈與大海間的氣流,也確保了賓客可以將全方位的醉人美景盡收眼底。

而客房雖沒有戶外陽臺,但當全景畫窗展現在眼前,才知道這是Jean-Michel Gathy借來給住客欣賞的景色。

南京香樟華蘋溫泉度假別墅借湯山之林、泉、湖、洞之景,山巒聳翠,煙霧縹緲;

杭州西溪悅榕莊借農業濕地之景,水道如巷、池塘如鱗、河汊如網,酒店內外景致相互映襯;

南平嘉葉山舍隱於茶山清泉,遙望武夷山,採用大量原木和竹林使用,不加任何修飾便可感受山中四時。

與之相似的框景、障景、抑景、對景等古典園林手法,被設計師們有意識地使用和變化,也能在酒店空間中營造典雅幽靜的意境。

05

造新景——

Kerry Hill與青島涵碧樓

中國古典園林與現代極簡美學和諧共存

造景並不一定要在酒店中再造一座園林,一池、一樹乃至一處空間,以不同方向、不同高度乃至不同心態觀之,何嘗不是另一種賞園的過程。

酒店往往不拘於古典園藝,也會加入些意大利臺地園、英國自然風景園和日式枯山水園林的要素。

青島涵碧樓營枯山水之景,將大自然、建築、園林藝術和當地自然景觀緊密結合,在通過極簡主義風格進行設計。

酒店在整體上並沒有搶眼的色彩或裝飾,就用簡單的玻璃幕牆,淡雅的花崗岩以及嶙峋的海岸礁石,還原原有的自然肌理。

蘇州柏悅

蘇州柏悅更是造出一座園中園,主入口水池背景牆高高矗立,前景為跌水、靜水面和日本松,形成綠色屏障,阻隔喧囂。

公區以柔和溫潤的湖水藍、綠色調,緩緩展開一段江南故事,呼應外部園景的同時為賓客創造出舒適和緩的休憩氛圍。

若論某一處空間的古典園林氣質,此類手法更是數不勝數,我們敬佩所有熱愛自然和園林的設計師們,讓我們能在鋼筋混凝土中看到它們的影子。

有時仿佛立於香洲,回望小飛虹倚於曲折悠長的碧波,遙看西方若隱若現的北寺塔矗於接天蓮葉之上;

有時又像穿梭九曲回廊,在古木交柯和明暗相接處任滿園景色映入眼中;

又有時宛如漫步虎丘山林,於人跡罕至處覓得一處古人對弈之所。

06

結語

歡迎進入這片天地

中國古典園林文化博大精深,時至今日仍然具有強大的生命力。這些傳統文化的瑰寶,足以給當代設計師美學鑒賞與空間運用的燻陶。

在當代酒店的設計中,需要從空間格局與層次,有限空間與無限意境等方面對傳統園林空間進行認真解讀,通過身為景、於景中、借景入、造新景等古典手法,結合運用現代的設計手法及材料進行創造性的詮釋,營造出集成古典詩意風骨和現代魅力的詩意空間,給人以豐富多樣的空間體驗。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