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戒》:一部被床戲耽擱的好電影!

文:北遊 

說來慚愧,我是昨天才看了完整版的《色戒》,雖然預知尺度很大,但依然大到讓我震撼。

先給評語:這是部被床戲耽擱的好電影!

如果你只是看到了床戲,看到了性,那是讓人遺憾的。

好在,經典就是經典,時間是電影好壞的試金石,足以挽救一部牛逼的電影。

這部金獅獎獲獎影片的豆瓣評分,從上映之初的7.8分升到了現在的8.5分,榜單排名也來到了205名。

這說明觀眾終於可以冷靜下來,安安靜靜的欣賞電影本身了。

雖然那三段超大尺度的床戲依然是《色戒》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標籤,然而成也蕭何敗也蕭何,太多戲外的東西左右了觀眾的觀影心態。

很多人似乎不是在看戲,而是在政審,拿著把「 政治正確 」 的尺子到處測量。

累不累?確實累,不但觀眾累,創作者更累。

據梁朝偉回憶說,因為太心累,他常常看到李安獨自躲在拍攝現場的角落裡痛苦,他安慰李安說,「 導演,我們只是露個皮肉,你要保重 」 ,其實,梁朝偉在拍完《色戒》後大病一場,長達一年多無法正常工作。

可見,哪裡是輕描淡寫的「 露個皮肉 」 那麼簡單。

犧牲最大的,當然是女主角湯唯。

尺度有多大,犧牲就有多大。

那麼問題來了,尺度有多大呢?

要知道,李安當初是希望舒淇來演王佳芝,然而舒淇居然拒絕了這位享譽世界的大導演,說好不容易把脫下來的衣服穿上,不想再來一遍。

就連身處美國的李安都知道,在中國,要接拍這樣的戲,意味著什麼?

當有記者問李安,湯唯的婚戀和前途問題,李安打趣說,「 這是她自己的選擇 」 。但實際上,在湯唯被封殺後,是李安給她安排了後路,一路護航,除開合作中產生的私人情感,這很難說不是出於一種愧疚。

《色戒》是有原型的。

王佳芝是鄭蘋如,易先生是丁默邨。


前者是上海名媛,有著一半日本血統(母親日本人),但一家子都抗日。

後者是汪偽政府的特務頭目,其執掌的76號特工總部,製造了3000多起血案。

電影中易先生狂奔出店,跳上汽車逃命的情節,也是取材於真事,不過,在現實中,是丁默邨自己出於職業敏感,覺察出不對勁,而非情人的提醒。

外人看到的歷史是乾癟癟的枯枝,只得寥寥幾句,只有創作者才能看到繁盛茂密的葉子,看到故事背後的複雜人性,張愛玲是創作者,李安也是。

這篇篇幅很短的小說,張愛玲卻花了整整25年,如此大費周折,她是在顧忌什麼嗎?

張愛玲在談到色戒漫長的創作過程時,毫不掩飾「 最初獲得材料的驚喜 」 ,而原型故事曾經使她震動,「 因而甘心一遍遍改寫這麼些年…… 」

我們不能奢望一般人的洞察,能夠超出「 女英雄色誘刺殺漢奸 」 的老套故事太多,但藝術家可以,否則就不會是一個合格的藝術家。

尤其是張愛玲這樣特立獨行的人,不會滿足於這樣的刻板敘事。

關於張愛玲的特立獨行,坊間流傳著一個著名的故事。

1950年7月24日,上海第一屆文藝代表大會,文學藝術界500多人出席。當時的華東文化領導夏衍有意安排張愛玲進「 單位 」 ,並點名她作為代表。張愛玲在1949年前不喜歡參加官方活動,一般都是請辭。這次卻不僅赴會,還盛裝出席。當她進入灰會場,卻發現只有自己穿著一身旗袍,其他的人,不論男男女女,都是藍色或灰色的中山裝。

沒多久,張愛玲就輾轉去了香港,之後去了美國。從此,再也沒有回國。

如此決絕的原因,據張愛玲的朋友說,張愛玲曾說,她一直感到一種壓力,一種非要她寫什麼的壓力。這種壓力,是四十年代知識界的左翼氛圍給與她的。

很多人不讀歷史,或讀不懂歷史,所以他們不知道,今日籠罩歐美社會的「 政治正確 」 氛圍,從本質上,其實,一直都不新鮮。即使經歷了第二次世界大戰,直至今日,除開哈耶克等少數睿智的學者,大多數學者依然愚蠢如斯。

這也許是張愛玲用了25年才寫完《色戒》的深層顧慮——她對於社會和人心的洞察力是敏銳和非凡的,尤其是當她帶著女性所獨有的細膩情感去看待這一切時,她可能早就知道社會會如何解讀她以及她的小說,而她本人會遭遇什麼樣的壓力,而有些部分,是她自己不能承受的。

公眾對作品的誤讀是免不了的,這是創作者的宿命,就像李安再怎麼解釋那三段床戲的不可或缺,但公眾依然會有「 販賣情色 」 的質疑。

關於梁朝偉和湯唯是否假戲真做的討論,至今不休。

在我看了完整版後,我必須要說,這三段床戲確如導演所說,不可或缺、極為重要。刪減以後,就如邏輯鏈條少了一環,不能自洽。

我來分別來說說這三段床戲。

說之前,還是略微交代下劇情,否則有些沒看過的小伙伴會一頭霧水,畢竟,沒有前戲,怎能入戲?

故事其實挺簡單,一夥愛國青年策劃想殺掉漢奸易默成,影片前半段在香港刺殺,未果。後半段是3年後,已經加入中統的同學們又計劃在上海刺殺易默成。結果,女主王佳芝放走了易默成,行動失敗,導致全員被特工逮捕殺害。

也就是說,如果王佳芝沒有放走易默生,故事的結局就完全是另一回事。

所以,床戲為何至關重要?答案不言而喻——因為這三段床戲是解讀電影最為關鍵的鑰匙。

沒有這三段床戲,王佳芝為何會對易先生動了感情,你不知道;王佳芝為何會提醒易先生逃走,你不明白……

如果你看完電影,對關鍵情節不知道,也不明白,那我們在看什麼呢?

三段床戲都集中在上海的後半段。

第一段出現在影片的第90分鐘,司機把王佳芝送到了一個公寓,老狐狸易先生已經等在了那裡,準備吃掉她。而原本以為易默生還沒到的王佳芝,不經意的一轉頭,突然發現了坐在陰暗角落裡的易默生,嚇得尖叫了以來,發覺失態後的她,瞬間又平復了下來,開始按照既定計劃,脫掉大衣,展示自己曼妙的身材,畢竟她是來色誘易先生的。

提醒一下,這一段畫面,就是我今天文章的封面圖。

很多影評都只提到第一段床戲,始終被易先生掌握主動,其實是不對的。

在肉戲開始前,試圖掌握主動的,是王佳芝。

她主動走向坐在椅子上的易先生,跨在易先生兩腿之間,自信的扯掉了易先生的口中的香煙,面對被她撩撥的把持不住的易先生,她壓住上來摟抱的易先生(易是個瘦削的矮個)的肩膀,溫柔而又不容反對的把他壓坐在椅子上,然後優雅的走開,在易先生眼皮底下開始脫絲襪,並站在遠處靜靜的看著易先生……

所有這些細節,都是導演試圖傳遞給我們的信息——王佳芝在演美人計,還自鳴得意。

然而,在真正老謀深算的特工易默成看來,這個3年前還幼稚的可笑的女人,如今竟然可以在他面前耍弄「 職業技巧 」 ,這是種公然的挑釁,易默生平時的暴虐瞬間爆發,抓頭、撞牆、扯下皮帶狂抽……動作連貫而熟練,讓人看後很難不相信,這就是個嗜血殘暴的特務頭目。

接受采訪時,湯唯說過,床戲的動作細節,其實都是導演跟兩位主演反复演練過的,如此用心良苦,自然是要展現出人物和情節的真實與可信。

這段床戲還有兩個細節值得一說。

第一個細節出現在易先生壓在王佳芝背後,王佳芝費力扭頭看著易先生時,易先生突然面露羞澀,也許是發覺自己暴露了弱點,易先生馬上又把王佳芝的頭重新用力按在床上,有人說,這個細節給易先生的情感變化埋下了伏筆,按照他凶狠的個性,他一般會痛下殺手,之所以在完事後抽煙,就是在考慮是否留下王佳芝的命。結果不言而喻,王佳芝讓易先生一直以來的果決動搖了,這救了王佳芝一命。

第二個細節,王佳芝虛弱的躺在床上,在易默成離開後,不動聲色的笑了——王佳芝以為易先生已經上鉤,自己的美人計奏效了。

多麼完美的細節和相互呼應。

好的電影,都是細節大師,值得觀眾反复品味,這一點,《色戒》幾乎做到了滿分。

第二段床戲,緊接著第一段,出現在100分鐘左右。

之前王佳芝在易先生面前故意透露過要回香港的意思,就是為這段戲做了個前期鋪墊。易先生回家後發現易太太有事外出,於是立馬抓住機會跑步上樓來找王佳芝,而王佳芝也正假裝收拾東西,要回香港。

開頭的對話很關鍵,我複述一遍:

王佳芝:「 你相不相信我恨你 」

易先生:「 我相信 」 ,「 我已經很久不相信任何人說的話 」 。

王佳芝開始摟著易先生:「 那你一定很寂寞。 」

易先生:「 可是我還活著。 」

王佳芝:「 你一走就是四天,一句話都沒有,你知不知道,我每一分鐘都在恨你。 」

易先生:「 我現在回來了,你還恨嗎? 」

王佳芝:「 不恨了。 」

易先生:「 那你還回香港嗎? 」

王佳芝含淚嬌聲:「 我要回去。 」

這段對話很重要,重要在於,它們告訴觀眾,王佳芝動情了。

在易先生消失的四天裡,她坐立不安、牽腸掛肚,她不知道這是不是愛,但她是真的想他了,而冷酷無情的易先生顯然也被王佳芝動搖了,自從聽說她要回香港,他不動聲色記下,到快步上樓,急不可耐的來找她,半真半假的說出「 我已經很久不相信任何人說的話 」 ,但王佳芝的話,他試圖賭一把。

人畢竟不是機器,面對柔弱無骨的女人,面對女人哀怨嬌羞的撒嬌,再冷血的男人,都會心軟。

而在此時,易先生用熱吻終結了對話,這是什麼意思呢?

在大尺度的水乳交融之後,答案揭曉:當王佳芝緊抱著易先生說出那句,「 給我一件公寓 」 時,就是在接續開頭的對話——兩人用行動來告訴對方答案,易先生要留,王佳芝也想留。

我相信,看到此刻,無論是劇中人物,還是觀眾,都感受到了邏輯之美。

這句話原本就是中統老吳讓王佳芝說的,屬於任務的一部分。

這句話也是王佳芝和易先生激情過後順理成章的話,屬於情感的一部分。

導演讓兩個人物在「 假戲真情 」 的複雜博弈中,從戲和情兩方面,同時做到了邏輯自洽。

什麼是美?美就是和諧!

如果一個故事不和諧,邏輯不自洽,只會讓人彆扭,感受不到電影之美。

電影的好壞,導演的功力,邏輯是關鍵一環。

這段床戲是劇中人物情感轉變的關鍵,梁朝偉和湯唯需要在這場戲中,體現出兩人即釋放、又堤防的複雜心態,這種心態的微妙變化無法通過文字,只能通過人物的動作和表情來加以呈現。

沒有對床戲的展現。要表達出人物不能言明的矛盾糾結和情感轉變,可能嗎?不可能!

也是在這段戲中,出現了日後常為人道的「 回形針體位 」 之類的討論。

這種彆扭的姿勢不是沒來由的,這都是導演要體現人物心裡的彆扭——一個跟她交合的女人,下一秒就可能殺了他,他怎麼可能不堤防?當恐懼和情慾交織,他怎麼可能不彆扭。

一個人心裡彆扭,他一定會在動作和表情上,留下蛛絲馬跡。沒有對這個蛛絲馬蹟的刻畫,電影就有瑕疵,難稱完美。

這就是李安之所以說,這三段床戲不可或缺的原因。

一個牛逼的導演,一定是會把這種彆扭當做重點展現出來,這是李安的牛逼之處。

相對於第一場的粗暴,易先生明顯溫柔許多,投入許多,雖然依然有著彆扭的刻意防備,但即使如此,也讓王佳芝陷入其中。

張愛玲在小說中直白的說,「 到女人心裡的路通過陰道 」 ,但很明顯,用於「 練手 」 的梁潤生給她的性愛感受是糟糕的,無論是小說中,還是電影裡。

很多事,就怕比較,一比較,就容易讓人拿不准。

原本一直把性當做工作的王佳芝,在這個時候感受到了異樣的感覺,她不那麼確定了。

小說中是這麼描述王佳芝的心理:

「 難道她有點愛上了老易?她不信,但是也無法斬釘截鐵地說不是,因為沒戀愛過,不知道怎麼樣就算是愛上了。 」

女人的直覺是可怕的,她似乎已經預感到,自己快陷進去了。

對於這一點,鄺裕民也感覺到了。

鄺裕民和王佳芝這對同學是有感情線的,鄺裕民是才子,王佳芝是佳人,當初在香港,是妹有情、郎有意,放到一部爛俗愛情片裡,他們的結局必然是終成眷屬。

電影中,鄺裕民由王力宏飾演。

王力宏本身的形象,就非常貼近鄺裕民那種積極上進的優等生形象——乾淨帥氣、有激情,有情懷,但放在亂世,就顯出揮之不去的天真幼稚。

這兩人如果在和平時期,自然而然就是一段校園佳話,但如同救亡壓倒了啟蒙,在鄺裕民看來,國仇家恨顯然遠遠高於私人的小情小愛。

所以,當刺殺易墨成需要利用王佳芝的色相時,他雖然也痛苦,但並無太多遲疑,為了讓王佳芝練手,他甚至連「 陪練 」 的角色都拱手讓給了猥瑣的梁潤生。

所以,當3年後再遇鄺裕民,我們很難說,王佳芝對鄺裕民的感情中,愛的成分多,還是狠的成分更多?

相對於情場老手易先生,笨拙的鄺裕民,更加相形見絀。

當鄺裕民感覺到王佳芝要陷落的危險,鼓起勇氣去親吻王佳芝的時候,卻被王佳芝推開了,冷冷的丟下一句,「 三年前,你可以的 」 。

如今的王佳芝,顯然已經不是三年前那個沒有經過社會毒打的文藝女青年了,她的心,已經徹底倒向了易先生。

有了前兩段,第三段床戲自然水到渠成。

情到深處的兩個人已經放下了大部分的戒備,他們已經沒有那麼多彆扭的體位,王佳芝還一度上位,在這個過程中,王佳芝有很多機會可以殺掉易先生,兩個人分別瞄到掛在窗框上的槍,暗示了這一點。

然而,易卻徹底放飛,居然任由王佳芝用枕頭蒙住了自己的雙眼,徹底把命交給了眼前這個女人,這是何等的信任?這還是那個蛛絲馬跡都逃不過他眼睛的特務頭子嗎?

當然是,但情感和慾望的釋放讓他想賭一把,他賭贏了。

一個始終在漂泊,極度缺乏安全感的女人,在她原本喜歡的男人那裡,在這些組織裡,都沒獲得,反而,在她要刺殺的男人那裡,她獲得了安全感,這無疑是個反諷。

在王佳芝朝中統老吳喊出的那段話已經暴露了一切:

「 你以為這個陷阱是什麼?我的身子嗎?你當他是誰?他比你們還要懂得戲假情真這一套,他不但要往我的身體裡鑽,還要像蛇一樣的往我的心裡面愈鑽愈深,我得像奴隸一樣地讓他進來,只有「 忠誠 」 地待在這個角色裡面,我才能夠鑽進他的心裡……每次他都要讓我痛苦得流血、哭喊… …他才能夠滿意,他才能夠感覺到他是活著的,在黑暗裡,只有他知道這一切是真的。 」

沒有這三段床戲,你根本不知道王佳芝在吶喊什麼?你也根本無從得知,王佳芝到底在掙扎什麼?

其實,何止是王佳芝在掙扎,易墨成也在掙扎,一個女人讓他完全卸下防備,這是他作為職業特工的全然失敗,但他似乎已經顧不上了。

他不但送連自家太太都捨不得送的「 鴿子蛋 」 鑽戒給王佳芝,在陪王佳芝去取鑽戒,在王佳芝緊張觀察四周埋伏同伴在哪兒時,易居然還不解的問她怎麼了,易完全沉浸在馬上要討女人歡心的場景中,喪失了職業特工最基本的警覺。

當王佳芝得知這只璀璨奪目的鴿子蛋,居然是易先生送給她的,她的全部情感瞬間湧了上來,在這個時候,還有什麼東西配得上眼前這個男人給她的愛呢?於是,她顫抖著使出全身力氣,從嘴縫中擠出了那兩個字,「 快走 」 。

似乎是愣了兩秒鐘,易默成迅速恢復了特工的技能,立馬起身,幾乎是兩步就跳跑下了樓梯,並敏捷的觀察周圍的危險,一個箭步衝出珠寶店,魚貫跳入等候在外的防彈汽車,逃離了現場。

而放走了易先生的王佳芝,表現完全不像是面對任務失敗,自己即將面對死亡的模樣,她甚至可以平靜的叫一輛黃包車,依然去易先生給她準備的公寓方向,一直到被捕被殺,她都平靜以對,為什麼?

整部電影裡,她從來沒有這麼平靜過,放走了易,她居然平靜了,我想,這一定是一種釋然,如果說這是筆交易,她頭一次在和易的交易裡,獲得了公平,這讓她釋然,即使這筆交易需要用生命來兌換。

影評寫到這裡,已經完全超出了一般公號文章的規模,必須告一段落了。

但實話告訴大家,這部電影可以聊的還遠不止於此。

經典的電影總是這樣,越寫越是意猶未盡,越寫,你越能覺出它的牛逼,《色戒》的一切都堪稱完美。

如果你的眼光只是盯著「 色 」 ,而對「 色 」 背後的人性和靈魂視而不見,那肯定不是導演、編劇和演員這些創作者的遺憾,因為金子總會發光,藝術總會被發現,而你卻永遠平庸。

2007年,《色戒》在威尼斯首映,並最終斬獲金獅大獎。一位記者在觀影后寫到,「 等著看《色戒》性戲而自爽的人是可悲的,勸你不如昂首闊步去借A片來爽比較快又划算。而要是硬把色戒裡的性愛鏡頭刪掉,就等於硬往古歐洲裸體雕像蓋上遮羞布一樣尷尬。 」

這也是我的想法。

來源     北遊獨立評論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