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克文急了

盧克文

文:北遊 

一直都有讀者讓我談談盧克文,我有點不明白為什麼?我又不靠懟人賺流量,我一貫奉行的原則是關注有價值的東西,並輸出有價值的東西,所以,為什麼一定要談他呢?我找不到理由。

盧克文

你看我的文章裡,幾乎沒有胡主編、金政委、周某平的身影,也沒有盧克文這個近幾年在自媒體圈裡爆火的同行,主要就是因為我平日里對他們幾乎沒有關注過,我都不關注他們說過什麼,自然也談不上去反駁什麼,我想把我大部分精力用於關注有價值的東西,這是我的原則。

今天有讀者給我發了盧克文的一篇文章,文章裡盧克文一副很委屈的樣子,挺好玩。按理說,在自媒體圈做到他這種程度的,只要不犯什麼忌諱,基本可以躺著掙錢了,何必為了別人對他中專文憑的嘲諷著急上火呢?

這突然讓我產生了興趣,盧同學的政論不一定有價值, 「 盧同學為何急了 」的底層邏輯一定有價值,值得說說。

看文章裡,盧克文的委屈主要體現在幾點:

1、他上中專是因為家庭原因,迫不得已;

2、他在大企業裡一直奮鬥,取得了不錯的戰績和年薪;

3、我學歷上是比不過別人,但我在職場上的成績還是拿得出手的。

我相信,看完文章很多人並沒看出來盧同學刻意的迴避。雖然盧克文同學洋洋灑灑為自己辯解了10條,但對於別人對他 「 國政 」理論水平的質疑卻隻字未提,倒是對自己職場生涯著墨頗多,這種刻意的迴避說明什麼呢?

還能是什麼,不自信唄。

他對自己的國政水平並不自信,對職場還算有點自信。這就好比,盧同學原本祖傳賣刀,現在卻靠賣劍揚名江湖,這個時候有人揭他老底,說他劍法拙劣、沒有家傳,這讓他有點發怵。

你想啊,讓盧同學江湖揚名的是沒名沒份的劍,而不是祖傳之刀,所以,為了避免自己尷尬,就只談自己的刀法,而避而不談自己的劍法優劣。

其實,盧克文同學還是嫩了點,要是我有他目前的江湖地位,最明智的做法其實是高掛免戰牌,根本不理會無名之輩的挑戰。

可是,他還是跳出來寫了這麼一篇暴露自己軟肋的文章來,說明什麼呢?

說明中專學歷是他心中永遠的痛啊,痛到最後咬牙切齒 「 你們家房子真不是我燒的 」,行文如此不顧體面,可見他是真急了。

這很有意思,讓我想起了另一個事。

前段時間,我轉發過一篇文章,說是一個海歸哲學博士在飯局上,直接被一位身家過億的淘寶大鋪老闆嘲諷到, 「 你學哲學有什麼用? 」、 「 你信不信,我們走到大街上,問十個姑娘,至少有八個姑娘會選我 」。

老闆的言下之意其實很明確,你們讀書有個屁用,讀了這麼多書也沒我賺得多,姑娘還是喜歡我這樣有錢的。

作者寫到這裡筆鋒一轉,馬上意識到,這位老闆其實骨子裡也是不自信的,不自信在哪裡呢?

作者說,在於一個億級老闆在沒有依賴家庭資源,並能憑藉自身努力在某領域大獲成功的前提下,依然無法與自己和解,依舊不那麼自信,依舊渴望他人的認同,即便這個人在他眼裡微不足道。

這可謂一針見血,雖然掙到大錢的老闆似乎自信滿滿,其實骨子裡是不自信的,就跟盧克文一樣,雖然自媒體做的風生水起,掙到了大錢,但骨子裡依然不自信——因為他只是個中專生,面對外界對自己水平的質疑,他用以反駁的證據不是自己現在從事的所謂 「 國際政治 」的理論水平,依然是自己之前 「 掙到錢 」的職場。

當一個功利者習慣了用功利的標準去衡量一切的時候,總有一天會發現,自己也會被同樣的邏輯反噬——你盧克文不是想顯示自己有文化嗎?可你只是個中專生啊,怎麼證明你有文化呢?你可不就是沐猴而冠嗎?有啥好得瑟的呢?

所以,盧克文急了。

也許,他看到了自己曾經引以為傲的邏輯的崩潰,找不到支撐自信的實在憑據,他唯一拿得出手的證據就只能是自己曾經在職場上的成功。

可是說到底,你職場上的成功跟你國際政論的水平高低,有個一毛錢關係呢?

雖然邏輯完全拉胯了,可很多人居然看不出來,這同時也說明了盧克文走紅的原因——他水平高不高,還真沒幾個人能夠看出來。

因為所謂 「 國際政治 」真是個沒有啥門檻的領域,是個中國男人就能聊起來,還能聊出各種花樣,對錯無所謂,基本屬於膽量越大,水平越高的階段,遠不如理論物理對門檻的要求那麼證據確鑿、冷酷無情。

我前幾天批評知識分子,說歷史不能重來,所以由得知識分子胡說八道,人文學科的領域因為無法證偽,所以是垃圾知識分子的重災區,其實,何止是知識分子,中國人無論男女對於國際政治謎一般的興趣和自信,難道不是世界第八大奇蹟嗎?

酒桌上的中國男人有多愛談國際政治就不多說了,是個中國人都有感受,而央視國際政治板塊的收視率之高,也早已不是業內秘密了,隨便給你找張圖。

有龐大的市場需求自然就會有爆款來滿足,即使沒有盧克文,也會有張克文。

可能有人會說了,你北遊不也是經常談論國際政治嗎?有臉說別人?

這可高抬我了,我說的都屬於政治哲學和歷史哲學範疇的事情,政治和歷史只是素材,背後都跟個人權利密切掛鉤,這麼抽象的、個人化的東西哪裡能跟指導國家戰略、引領國際交往的國際政治相提並論呢?

再說,我等屌絲哪裡懂國際政治啊?我一直都認為國際政治這麼高大上的東西,都是政治家和智庫要去研究的東西,那是人家的飯碗,跟我等屌絲一毛錢關係沒有。

我一直不明白的是,一個老百姓為什麼要去研究跟自己的生活和生意八竿子打不到的東西?為了喝酒的時候,多點鬼話?撩妹的時候,顯得身形偉岸?

有盧粉替盧同學辯護說,盧同學水平比專家學者水平高,因為他還要自費去別的國家做田野調查,這真是令人噴飯,把深度遊說的這麼清新脫俗還真是活久見啊,敢情你自費出國轉一圈,認識幾個老外,就是專業研究了?你這麼無腦吹盧同學,把我們偉大國家那些真正搞國際政治的專業人士和專業機構還放在眼裡嗎?

如果盧同學的國際政治水準真的這麼牛,我相信國家會聘請他給國家出謀劃策的,但事實是,他並不給國家和政府服務,只是寫文章給完全不需要 「 國際政治 」的屌絲們看,這其中的原因還需要我明說嗎?

所以,盧同學論國政的真實水平如何並不重要,在他賣力包裝下,他的粉絲們認為他的水平高就行了唄。

可悲催的是,面對別人對他文憑的質疑,這次盧同學居然急了,這就壞事了。

就跟那些暴發戶雖然裝作看不起讀書人的窮酸,卻希望窮酸的讀書人看得起自己,他們表面上說讀書無用,自己卻花高價也要讀個MBA,千方百計也讓兒女上貴族私立、出國留學,拿高文憑,這說明什麼?

說明暴發戶骨子裡,其實也是看不起自己沒文化的,而對於暴發戶來說,證明自己有錢很好辦,銀行卡和房本曬一下,年薪展示一下或把愛馬仕的皮帶特意露出來,出國做 「 田野調查 」的照片在朋友圈發發,這些操作都比較有底氣,但如何證明自己有文化呢?就只有文憑嘛。

一張中專文憑是斷然拿不出手,是整套包裝最大的疏忽,不急才怪。

來源   北遊獨立評論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