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迅,才是魔都餐廳的打卡狂魔

魯迅

       這位民國探店達人吃過的餐館們

  到現在仍然受大家追捧

  一點也不過時

  

  魯迅56年的人生裡,最後9年在上海度過。

  作為文壇巨星,他的飯局多到數不過來。這9年間,光是被記錄下來的餐廳就有75家。

  他不僅自己喜歡吃,還熱衷於給好友安利美食。

  諾獎獲得者蕭伯納被盛情款待功德林的家宴後,直接封了老字號一個「素菜之王」的名號。

  

  功德林菜品

  在知味觀的餐桌上,魯迅娓娓道來叫花雞的前世今生。日本友人品嘗後流連忘返,回國便大力宣傳杭幫菜,50年後仍在念念不忘。

  

  魯迅與日本友人內山完造

  《魯迅的飯局》為我們帶來了這個民國作家的飲食日常。

  在觥籌交錯間,我們看到了「橫眉冷對千夫指」的另一面。他率真、好客,彷彿在踐行近百年後人們緬懷他的這句話,「世界上本沒有美食,吃的人多了,也便成了美食」。

  外灘君為大家整理了一份魯迅餐廳打卡指南,收錄了上海、北京的眾多美味。現在,它們中的很多家仍然是大排長隊的網紅餐廳。這個五一假期,不妨跟著他的腳步來打卡。

  01

  功德林

  招待蕭伯納的文人家宴

  百年老字號功德林有「素食鼻祖」的美譽,提供200多種菜品,常規的素雞、素鴨是到店必吃。

  上世紀20年代,它就成了名流聚集的網紅餐廳。柳亞子、沈鈞儒、鄒韜奮等人都是店裡的常客。民國才女史良的回憶錄裡提到,功德林常常接待來自日本、巴基斯坦等國的貴賓。

  

  功德林南京西路總店

  魯迅也鍾愛它,並安利給了另一位文豪,蕭伯納。

  1933年,蕭伯納遠渡重洋來到上海訪問。這位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是全球文藝界的當紅明星,郵輪還沒靠岸,就已經有200多個記者蹲點守候。

  而蕭伯納行事低調,他下船後表示,只想參加私密的小型聚會。

  

  左一為魯迅,中為蕭伯納

  於是,魯迅與宋慶齡、蔡元培、林語堂等人邀請蕭伯納來到莫利愛路寓所,舉辦了一場特別的 「家宴」,並特地把功德林的主廚請來,當場烹製四喜烤麩、招牌鱖魚、素蟹粉、白汁蘆筍、羅漢菜等經典菜品。

  素蟹粉由土豆和胡蘿蔔攪成泥製成,加上蟹醋調味後肉質清香。招牌鱖魚更是讓外國友人連連稱奇。這道菜借鑑松鼠鱖魚的做法,淋上番茄醬後,光看外表,真有點猜不出食材其實是厚香菇。

  蕭伯納在宴席間,直接封了個功德林「素菜之王」的稱號。

  

  功德林的招牌鱖魚

  如今,我們依然可以在南京西路總店裡嘗到這些美味佳餚。

  功德林的專營點心店也很火。許多來魔都旅遊的人,都會買一份帶回去當伴手禮;即使不在中秋節日,老上海也會來店門口排起長龍,只為買到一塊正宗的素月餅。

  

  功德林素月餅

  一向喜好批評的魯迅先生,當時也不忘「批評」功德林幾句,「他們做的是素雞、素魚,其實是在藉助吃素人對葷菜的念想,將菜式變新戲法。」

  雖然嘴上忍不住吐槽,但胃口卻很誠實。根據當年的文字記錄,魯迅在上海生活期間去過次數最多的餐廳,就是功德林。

  02

  知味觀

  見證跨越半世紀的國際友誼

  杭州餐館知味觀憑著西湖醋魚、東坡肉、叫花雞等正宗杭州風味,在1930年代的上海灘就已經出圈了。

  

  杭州西湖

  魯迅是紹興人,杭幫菜自然是他的心頭好。

  這抹「好」裡面,興許還帶有幾番鄉愁。魯迅搬完家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知味觀設宴款待幫助他的朋友們:茅盾、姚克、內山完造……

  幾乎每一次主持飯局,他都提前3天親自前往門店預定。而最為重要的,莫過於1933年10月23日的晚宴。

  

  他的日記中寫道,「在知味觀設宴,請福民醫院院長及吉田、高橋二君,會計古屋君夜飯,謝其治癒協和次子也,並邀高山、高橋及內山君,共八人。」

  福民醫院是魯迅常去看病的醫院,也是周海嬰出生的地方。而這次,魯迅老同學張協和的次子生了場大病。

  萬般危急時,魯迅托內山完造介紹,將孩子送入了福民醫院,在院長的主持下,手術順利完成。不僅如此,魯迅還支付了全部的醫藥費。

  渡過難關之後,大家在席間輕鬆談笑。魯迅點了叫花雞、西湖蓴菜湯等名菜,並親自向客人介紹叫花雞的來歷與做法。

  「1500克母雞,腹中的蝦仁、火腿等輔料一樣不能少;雞身用網油包住後再裹荷葉;酒瓮泥塗抹,在火上烘烤3至4小時而成。」

  烤制後的叫花雞出爐後,憑著幾乎滿分的色香味,直接俘獲了日本友人的胃。

  福民醫院院長回國後,在日本廣泛宣傳了杭幫菜,這個菜系因此在日本生根、發展。

  

  將近半個多世紀後,日本中國料理代表團和日本主婦之友來上海訪問時,只提出了一個要求,「能否帶我們去知味觀嘗嘗正宗的叫花雞和西湖醋魚?」

  如今想吃上知味觀的菜餚,就要跑去杭州了。只是每逢清明時節,許多老上海仍然饞他家的青團,彷彿吃一口下去,便是記起了過去的時光。

  03

  陶陶居

  從病榻出發赴宴

  說起陶陶居,許多人會想起它2019年進駐魔都時大排長隊的熱鬧景象。

  

  如今的上海陶陶居餐廳

  其實它最早開在廣州。清朝光緒年間,它就因為兩大絕招而成了最有名氣的茶樓之一。

  一是茶。老闆雇了10多個小和尚,每天專門去白雲山九龍泉挑水烹茶。

  二是蝦餃。食客在每個蝦餃上,都能數到13個均勻的褶子。

  

  如今的廣州陶陶居

  早在1930年代,陶陶居就曾把分店開到上海,魯迅也趕了一波時髦。1936年1月,他組織了一場重要飯局。

  他的得意弟子——周文,因為在小說《山坡中》中描寫了過於殘酷的場景,被《文學》期刊主編刪去2000字,兩人交涉無果後,特地請來魯迅做調解員。

  飯局上點了一桌廣式茶點,可惜在魯迅口裡已經索然寡味。

  

  陶陶居名點‍

  因為此時的文‍豪先生已經生病。周文寫恩師,「頭髮有些變灰了,鬍鬚也有些變灰了,臉色帶著灰黃,眼角楣還顯著深刻的魚尾紋似的裙皺。我心裡不禁驚異地感到,魯迅先生老了!」

  而他仍然和弟子掏心掏肺談寫作,說道,創作都是艱苦的,會遇到阻礙。就像一路上難免有蒼蠅飛來面前打擾,如果打擾太厲害了,趕一趕就是。但如果為了趕蒼蠅停下腳步,那就失敗了,因為你自己在此刻陷入了停滯。

  飯局上魯迅反覆輕咳、喘氣。周文詢問魯迅身體情況,魯迅答道,「這是不要緊的,只是有些發熱,但現在是好多了。」

  可惜這話過去不到8個月,魯迅就離開了人世。

  

  時間彷彿永遠停在了1936年。但周文寫了一篇文章,標題《魯迅先生是並沒有死的》這10個字,詮釋了這段師生情誼並不會因生死而終結。

  如今的陶陶居陪伴了廣州好幾代人的成長。有本地人說,小時候跟長輩來老西關陶陶居飲茶,就是最幸福的童年回憶。

  上海的陶陶居也開出了眾多新店,排隊打卡的人從未斷過。

  04

  北京城裡

  也藏著一張魯迅美食地圖

  舊時北京飯館裡有「買布到八大祥,吃飯到八大樓」一說。

  魯迅在北京工作時住在西城,很少去東城吃飯。而這「八大樓」之一的東興樓便坐落在東城。

  

  北京西三條胡同21號魯迅故居

  他一共去過3次。第1次是胡適請客,第2次是郁達夫請胡適和魯迅,第3次自己去,一定是因為喜歡。

  那是1932年11月中,他從北大、輔仁大結束了兩場80分鐘的演講後,發現天色已晚,自己也已飢腸轆轆,便直奔東興樓裡點了一份最愛的醬爆雞丁。

  讓他念念不忘的這道菜曾是宮廷佳餚。祕訣是用豬油爆炒,佐以黃醬(非甜麵醬),才能把雞丁做得嫩如豆腐。

  

  東興樓醬爆雞丁

  在如今的兩家東興樓門店裡,仍然可以找到這道菜。北京本地的朋友說,雞肉是嫩的,核桃仁脆而甜。當然,百年前的味道早已不得而知。

  

  「八大樓」之一的致美樓也是魯迅常光顧的餐館。

  他們家主打姑蘇風味,首席廚師是乾隆皇帝的御廚景啟,他首創了一道名菜叫 「四吃活魚」:頭尾做湯;中段一片糖醋,一片醋溜;魚籽可另外紅燒;魚籽另外紅燒。

  

  致美樓「一魚四吃」

  致美樓自製的麵點也深受歡迎,蘿蔔絲餅、小燒餅、雪花龍鬚麵……

  梁實秋在《雅舍談吃》中提到,1926年留學回國後,到了北京前門東車站便急不可耐存了行李,直奔致美樓,先「一口氣吃了三個爆肚兒,……吃得我牙根清酸。然後一個青油餅一碗燴兩雞絲……」

  除卻這些高檔餐廳,魯迅也熱衷於打卡街頭美食。龍海軒裡面有一道軟炸肝尖,經過兩次炸制後外酥內嫩,是魯迅喜歡的下酒小食,如今成了一道北京著名的家常菜。

  位於西城的和記飯館,與魯迅工作的教育部僅一條街之隔,他和二弟周作人在那裡一起吃過8次清真牛肉麵。

  

  魯迅的標配:一小碗黃酒,一碟茴香豆

  餐桌是能知曉一個人真性情的地方。通過一場場飯局,魯迅從紙上走入了現實生活裡。

  看得出來,先生對大江南北的美食充滿博愛,而他更愛的,是身邊的親朋好友。

  擺的是飯局,他真正想要分享的,卻是共此時的人生況味。

  時隔百年後,我們得以從文字間窺見一界文豪的日常點滴,也飽覽了一幅民國特有的人文風情畫。

  文、編輯/Itsuki

  部分資料來自《魯迅的飯局》,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

  圖片來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

  以上內容來自「外灘TheBund」(微信號: the-bund)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