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布與貂蟬

文: 南郭劉勃  

呂布貂蟬的故事,算是《三國演義》原創度比較高的劇情。 《演義》裡講的,既不是史實,也和之前的民間故事差別明顯。

(一)

漢三國時代,有一個很突出的特點,就是人物的地域觀念很重,老鄉容易抱團,不同地方的人,卻容易敵對。 ——當然,傳統社會一貫如此,但這個時間段特別突出。

呂布是并州五原郡九原縣人,丁原以外地人的身份任并州刺史,對呂布固然「 大見親待」,不過史書上並沒有說他們有乾父子的關係。呂布似乎並沒有把丁原很當回事。董卓招降他,他立刻就同意了。雖然是史書記錄簡單,但大概也是確實沒什麼波折可記。

董卓和呂布之間,確實是「 誓同父子」的,但很快就有三件事,讓呂布非常不安。

第一,是涼州人和并州人之間,關係不好相處。

涼州軍團和并州軍團,同是漢朝最英勇善戰的精兵,並稱「 並涼勁兵」,一直憋著彼此較勁,是難免的。現在呂布率領的這支并州部隊,投靠到涼州人董卓麾下,涼州的宿將們,難免是瞧不起的。而且彼此都是直來直去的武夫,很多事情也就擺在臉上。

上一篇提到胡軫作為涼州的「 大人」(大家豪右),揚言要殺掉呂布,就是一種表現;呂布殺掉董卓後,涼州人李傕、郭汜的反應,是立刻把自己軍中的并州人都殺光了,更是這種敵對情緒的爆發。

第二,是董卓的情緒並不穩定。

董卓身上,有瘋狂嗜血的野獸屬性,也有忍性矯情的權奸屬性。 《後漢書》評價他「 粗猛有謀」,是很全面的說法。

當董卓的權奸屬性佔上風的時候,他就很清楚,自己不能只依賴涼州軍團,也要拉攏關東名士,也要籠絡呂布這樣的非嫡系軍事力量。

但當野獸屬性佔上風的時候,那就怎麼爽怎麼來,不會克制自己了。

關東豪傑起兵之後,董卓遷都長安,然後興建高大堅固的郿塢,積存了大量糧食,宣稱:「 事成,雄據天下;不成,守此足以畢老。」花這麼大功夫經營退路,讓人分明可以感受到,董卓已經相當洩氣,進取天下的夢,不怎麼做得下去了。

人失去夢想之後,就會更加放縱。董卓知道要殺自己的人很多,用勇猛的呂布給自己當保鏢,理性上,他知道一定要善待呂布;但怒火上來了,會因為一點小事,就用手戟投擲呂布,要不是呂布身手矯健,直接就被釘死了。

第三,是呂布和董卓的一個侍婢私通。

史書沒提這個侍婢的名字,她的存在,也不牽涉到什麼陰謀。

呂布這樣一個英武壯盛的男性,時時要在董卓的後院進進出出,發生這樣的事雖不能說是「 所有男人都會犯的錯誤」,但是一點也不奇怪。

這時候,司徒王允等人開始圖謀董卓。王允出身著名的太原王氏,就是說也是并州人,和呂布能夠套得上一點州里關係。雖然王允其實瞧不起呂布卑微的出身,但這時候還是願意紆尊降貴,對呂布「 厚接納之」。這麼一個高貴的士族願意和自己交往,呂布很快被感動了,主動把董卓幾乎要殺自己的事,向王允說了。

呂布的意思,大概就是抱怨兩句,向尊敬的人說說心裡話。但王允覺得這是簡直是天賜良機,立刻建議:那你就幫我們把董卓殺掉吧。

呂布考慮到干父子關係,有點猶豫。王允說:「 君自姓呂,本非骨肉。今憂死不暇,何謂父子?」

於是呂布就同意了。

所以,殺董卓這件事,王允的計謀其實是很簡單的。當時他要在董卓身邊找突破口,很可能不止有呂布一個考察對象。發現呂布是可以利用的人,就乾淨直接地提出建議,然後立刻行動,一舉成功。

畢竟,陰謀越複雜,牽涉到的環節就越多,牽涉到的環節越多,敗露的可能性也就越大。布一個超級複雜的局,小說、影視裡也許好看,現實中往往反而是笨。

為了表彰呂布殺死董卓的功績,王允把自己的「 溫侯」的頭銜,轉讓給了呂布,從此才有「 呂溫侯」一說。雜劇和《三國演義》裡,在董卓死之前,很多人都叫呂佈為溫侯,是通俗文藝任性地處理歷史信息的表現。

(二)

宋朝的瓦肆裡,「 說三分」就非常流行。

設想一下,如果你是一個汴京或者臨安的說書人,應該怎樣講述呂布刺殺董卓的故事?

涼州人和并州人之間的矛盾,肯定是不會多講的。大宋京城(或者其他的大城市)的聽眾,對這種古老的地域矛盾不會有什麼興趣。尤其是這兩塊地方,在大宋的不同時段講真是有不同的尷尬。還有,呂布的家鄉五原郡九原,在并州的北部邊緣,即今天的內蒙古包頭一帶,跟大宋百姓講呂布是蒙古來的,還不如講《射雕英雄傳》呢。

所以有些地理概念,模糊處理為好。即使不涉及到敏感,一般聽眾對地理沒什麼興趣,這也是經過實踐反複檢驗得出的真知。各種平話、小說裡那麼多地理錯誤,誰在乎了?

劃重點:顯然是呂布和董卓的侍女私通這個情節,最為廣大人民群眾喜聞樂見。

宋代人怎麼講這個桃色故事的不太清楚,但肯定有很多積累,到了元代,呂布和貂蟬的故事,就已經積累了大量素材,稱得上情節曲折細節飽滿了。

先交代一下雜劇裡呂布是為什麼背叛丁原投奔董卓的。呂布做丁原乾兒子時,一次為丁原洗腳,發現丁原腳上有個黑瘤。丁原還很得意,說這個瘤子不一般,意味著「 有五霸諸侯之分」。呂布想,其實我兩隻腳上各有一隻黑瘤,那我應該是什麼?看來你這個小小的干爹承載不了我大大的前程,於是就掄起腳盆拍死丁原,騎上赤兔馬投奔董卓去了。

後來董卓專權,想要篡位,上天也被驚動了,就派太白金星來點化他。這個天地間最忙的老頭,變成道士跑到董卓府門口,大笑三聲,大哭三聲,然後丟下一匹布,走了。

布的兩端,各寫一個「 口」,布的中間兩行字:「 千里草青青,卜曰十長生。」

董卓看不明白,於是把蔡邕找來問。蔡邕解釋說,這裡暗藏著呂布和董卓名字,意思是呂布要保您成就大業。

董卓聽了當然很高興。

蔡邕轉身就去找王允說了這事。王允也看出這裡藏著呂布和董卓名字,但不知道什麼意涵。蔡邕這才說了真相,可以利用呂布殺董卓。但具體怎麼做,他沒說就走了。

——接受這個設定的話,後來王允殺蔡邕的真實原因,和《演義》裡曹操殺楊修差不多?

王允很困惑,回家到後園,看見了自己的干女兒貂蟬帶著丫鬟,在那裡焚香禱告:

(旦兒云)……妾身貂蟬,本呂布之妻,自從臨洮府與夫主失散,妾身流落司徒府中,幸得老爺將我如親女相待。爭奈夫主呂布,不知下落。我如今在後花園中燒一炷夜香,對天禱告,願俺夫妻每早早的完聚咱。柳影花陰月半空,獸爐香裊散清風。心間多少傷情事,盡在深深兩拜中。

(梅香雲)我替姐姐再燒一炷香。天那,俺曾聽的有人說來,道是人中呂布,女中貂蟬。不枉了一對兒好夫妻。若能得早早成雙,可也拖帶梅香咱。

於是王允審問貂蟬,得知貂蟬是忻州木耳村人氏,姓任,小字紅昌(有的版本寫成「 紅娼」),曾被漢靈帝選為宮女,手捧貂蟬冠,因此喚做貂蟬。

後來靈帝將貂蟬賜給丁原,丁原又把她許配給乾兒子呂佈為妻。黃巾之亂時,夫妻失散,貂蟬落在王允府中,被收為義女。這天,貂蟬在樓上看見呂布騎赤兔馬從街上走過,因此才有了這番禱告。

王允於是醒悟了,「 兀的不是連環計,卻在這妮子身上?」他對貂蟬講了一堆古代的女人為男人的事業犧牲的故事,然後說:「 兒也,你休顧那胖董卓一時春點污,博一個救帝主萬代姓名香。」當然,也許諾了事成之後,讓呂布和貂蟬夫妻團圓。

王允先安排呂布和貂蟬見了面,夫妻倆悲喜交集。王允說,雖然你們本是夫妻,但貂蟬既然是我的女兒,還要按照嫁女兒的流程來操作,你們再等兩天,我先把董太師請來,算家長見個面。

於是王允請董卓來做客,進入貂蟬色誘環節。寫到死胖子好色的醜態,深諳觀眾心理的作者,顯然也很興奮:

(旦兒上,正末云)兒也,把體面與太師遞一杯酒者。

(旦兒做遞酒科)

(董卓笑雲)夫人遞酒,休道是酒,便是尿我也吃。拿大鍾子來,若沒大鍾子,便腳盆也罷。好女子,好女子,越看越越生的好。岳丈,今日難同往日,多承款待,酒已勾了,我吃不得了。看定明日是個吉辰,就送令愛過了門罷。我則在太師府裡坐下,專等岳丈送夫人來,我也備一個小小席面,管待岳丈,休得錯過了佳期,使我懸望。

(正末云)既然太師看得來日是個吉日良辰,老夫倒賠三千貫房奩斷送,將小女送過太師府中來也。

(董卓雲)岳丈,我聽的你對堂候官說,喚甚麼刁舌小姐?恰才見他說話是好好的,舌頭一些也不刁。

(正末云)不是刁舌,小字喚做貂蟬。

(董卓笑雲)公侯帶的冠是貂蟬冠,令愛小字貂蟬,這是明明該做我家夫人了。

(梅香雲)俺小姐如今做了太師爺夫人,太師爺戴了平天冠,俺小姐也不叫貂蟬了。

(董卓雲)我明日在太師府裡,專等岳丈送貂蟬來過門,我告回也。 (下)

王允把貂蟬送到董卓府裡,呂布聞訊後打上門來,王允說貂蟬是被董卓搶走的。於是呂布就去找董卓算賬,打倒董卓後,呂布又跑到王允那裡。

董卓派李肅去抓呂布。王允向他解釋說,貂蟬是呂布的妻子,所以董卓不對,又跟李肅講你祖上李通是東漢開國功臣(《平話》則說李肅是李廣之後),你也應該反董啊。李肅被說動了:

原來是這老賊無恥。倒是呂布兄弟還容忍得過,若我白袍李肅呵,殺了那老賊多時也。如今呂布兄弟在那裡?待我助他一臂之力,同殺那老賊去。

於是大家聯手,把董卓殺了,happy ending。

以上,是雜劇《錦雲堂暗定連環計》的劇情,《三國志平話》的設定差不多但更簡單,呂布聽說貂蟬被董卓接進府去,直接過去一劍把董卓宰了。

(三)

《三國演義》裡,沒有貂蟬的身世,貂蟬也不是呂布的妻子。

羅貫中拋棄傳統設定,可能是因為他的道德感比元雜劇的作家們要強。

雜劇裡,呂布與貂蟬的夫妻感情非常深厚真摯,王允利用他們渴望團圓的心理,逼迫貂蟬去挑撥呂布和董卓的關係,可以說手段相當卑鄙齷齪。

羅貫中還是敬王允是大漢忠臣的,不想讓他如此。拿掉了貂蟬與呂布的舊情,只保留貂蟬是王允幹女兒的設定,讓她主動為國盡忠為父盡孝,王允就完全洗白了。

但這麼一改,另外帶來一個問題,呂佈為了貂蟬反叛董卓,動力就顯得不足了,所以還要放到貂蟬的魅力和手腕。所以《三國演義》加了很多戲,講貂蟬怎麼在呂布和董卓之間挑撥搓火。

這就又有一個疑問:貂蟬作為一個沒什麼社會經驗的女子,這情場老手綠茶無雙的本事,是哪裡來的呢?

從小說的內容看,是解釋不通的。所以《三國演義》的改造,實在也不能算成功。如周澤雄先生就直言:「 貂蟬寫砸了。」

不過也不妨,呂布與貂蟬的經典人設已經立在這裡了,實在太撩人的創作欲,將來又更精彩的改變版本,是可以預期的。

順帶一提,雜劇《關雲長單刀劈四寇》裡有一個橋段:李傕郭汜反長安,呂布因為流鼻血而戰敗,之後和貂蟬有這樣一段對話:

(貂蟬見科,雲)交遼王征戰不易,喚妾身有何事也?

(正末云)夫人請坐。你不知,自從我到西涼,又折了李肅兄弟,某與四大寇戰不上三合,我就鼻漏了。我想來我平生無此疾病,莫非上天不佑麼?我請你來商議此時。你意下如何?

(貂蟬雲)交遼王,你不問時,我不勸你。我想來,你就戰退了四大寇,成的你甚麼大事?依著我的心,聖人封你做交遼王,你則往交遼地面上為王去,可不強似你與人閒爭氣也?妾身不敢自專,大王尊鑑不錯。

(正末云)正是這等……

交遼是膠東半島、遼東半島一帶。這樣,就不是貂蟬一個人已隨那清風去,而是呂布和貂蟬一起,乘風破浪會有時,直掛雲帆濟滄海了。

讓呂布從此遠離中原紛爭,成為那個被稱為海賊王的男人,還是挺帶感的。

來源      不是東西劉老師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