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花清瘟:從薩斯火到新冠的神藥是怎麼煉成的?

蓮花清瘟
文:王犀知 

01

連花清瘟膠囊疫情之前一款適用於普通感冒的普通藥物,卻在最近一躍封神,成為了能夠抗擊疫情、幹掉奧密克戎的神藥。

尤其是許多身在上海的朋友,手頭上蔬菜可能沒幾顆,而連花清瘟膠囊卻基本上已人手好幾盒。蔬菜食品供應不上,還可以讓大家再扛扛;而連花清瘟膠囊一旦供應不上,想方設法、排除萬難也要堅決送到每一個上海人的手上。

一時間,號稱可以預防、治療新冠疫情的連花清瘟膠囊引來群嘲。

圖片

這裡面最神奇的也就是,功效備受質疑的連花清瘟膠囊,卻一度成為了上海此次疫情裡,唯一被這般大量派發的用於預防或治療新冠的藥品。

在上海市衞生健康委員會、上海市中醫藥管理局官網上發布的《中醫藥預防新冠肺炎十問》裡,連花清瘟膠囊也早已經被官方推薦為預防用藥。

連花清瘟膠囊的諸多神奇之處,還不僅僅只是體現於上海健康委員會和上海市中醫藥管理局的認可。早在2020年,神奇的連花清瘟膠囊就被納入了《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並且先後足足27次獲治感冒、抗流感和防治新冠方案指南推薦。通過這一系列的操作累積下來,也就使得連花清瘟膠囊一步步躍升成為新冠時期的第一神藥。

圖片

與此同時,神奇的連花清瘟膠囊也帶來了巨大經濟效益。連花清瘟膠囊背後唯一的生產廠家以嶺藥業迅猛崛起,在近兩年的中醫藥市場上,以嶺藥業直接反超大家極為熟悉的雲南白藥、同仁堂等等老牌中醫藥大哥,其收入同比上年增速更是達到極為驚人的149.89%。

2020年,能夠具有預防和治療新冠功效的連花清瘟,也讓他71歲的老板吳以嶺斬獲了210億元的財富,得以在全球富豪榜上坐上第251把交椅,同時也當之無愧的成為了石家莊首富。

圖片

那麼這號稱擁有著預防和治療新冠的神奇效力,並以此占據著巨大運輸物力、產生了具大經濟效益的連花清瘟膠囊,到底是怎麼被捧上神壇的呢?老王今天就給家人們認真扒一扒。

02

連花清瘟膠囊起源其實很早,但研發過程近乎神奇。

在《中國中醫藥報》裡,相關連花清瘟膠囊的研發過程是極為戲謔的「經過沒日沒夜地翻閱醫書,終於從大量古方中汲取到營養」、「研發過程足足有十五天」。

這般魔幻的制藥過程,對於以嶺藥業來講,其實已是常態。像另外一款通心絡的「五龍丹」,就是吳以嶺使用「水蛭、全蠍、土鱉蟲、蜈蚣、蟬蛻」五種蟲子做藥引,最後凝聚成一丸可以通經絡的五龍丹。為甚麼具有通經絡的的功效呢?無它,只因為這五種蟲子都很擅長打洞。

相比較之下,再看看我國的新冠疫苗、美國的輝瑞,當初投入的研發力度何其之大、耗費的資金何其之多、各項研究又何其嚴肅鄭重。但即便如此,二者所花費的研發時間,再快再快也都得有數月之久。並且後續還在不斷地持續投入、深入研究,不斷在更新加強。

這般一對比,一個十五天研發出來的連花清瘟膠囊,就說是能預防和治療新冠疫情,神奇荒謬到讓人感覺到這大概就是在開玩笑。

我們看看連花清瘟膠囊的歷史。早在2003年非典興起的時候,為了抗擊非典,作為醫衞界委員的吳以嶺及以嶺藥業團隊就開始研發連花清瘟膠囊。之所以叫這個名字,是因為該藥的主要成分是由連翹和金銀花組成。

從該藥的研發歷史看,最開始它是用於防治、抗擊非典的中成藥。但很可惜,也很遺憾,該藥在2004年5月9日研發上市時,非典的陰霾已過。

但這根本難不倒連花清瘟膠囊,它極為絲滑地又成功轉型成了「針對流行性感冒」的創新專利中藥,並且成功上市。

此後,對於每一次疫情,連花清瘟也都能非常及時的做出改變,或者說擴大自己的產品功能。2003年的非典它能治,2008年的手足口病它能治,2009年的甲型H1N1它還能治。總之,這些年裡,連花清瘟膠囊無所不能,無所不治。

至於這款專治各種不服的連花清瘟膠囊,又能夠預防和治療新冠疫情的新功能,則是近兩年剛剛興起的事。

03

為了讓連花清瘟膠囊能治療新冠病毒的觀念更加深入人心,以嶺藥業對此大概採取了明暗的兩種手段。

第一,策劃大量眾所周知的名人廣告。

為了給連花清瘟膠囊搞宣傳、找依據,以嶺藥業就讓眾人皆知的名院士站出來表示:「我有底氣、有證據來說,連花清瘟真的有效。」

同時為連花清瘟膠囊搞學術研究的團隊也非常強勁,課題負責人主要有兩位,一位是院士鐘南山,另一位則是河北醫科大學附屬以嶺醫院院長賈振華。

圖片

在這兩位的帶頭主持下,很快就分別於2020年5月、2021年11月在《植物醫學》和《循證補充和替代醫學》兩樣頗為權威的醫學期刊上,發布了相關連花清瘟膠囊對於新冠的治療和預防效果。這一招效果也確實極為顯著,頓時讓許多人就此深信不疑,連花清瘟膠囊是能抗擊疫情的!

然而,人們現在就又發現了其中這位賈正華院長還擁有另外一個身份,即「以嶺藥業創始人吳以嶺的女婿」;同時也有媒體挖出廣州醫科大學成立南山—以嶺肺絡聯合研究中心。研究團隊與以嶺藥業的利益關系如此休戚相關,其研究真假性也就不得不令人質疑。

第二,疑似購買了數量極為龐大的水軍。

最開始就有許多大V、博主紛紛發言表示支持連花清瘟膠囊,之後卻又默默撤回刪帖。

當然也有直接拒絕的,就比如這位叫徐祥Bit的博主:

圖片
除了知名的博主、大V外,疑似還購買了大量的普通水軍。但此招風險系數極高。因為一旦數量過於龐大,其質量就難免下滑,很容易引起反噬。
就比如下面這位最為典型的水軍:
圖片
要知道微博的暱稱比較難換,於是該水軍小號也就順其自然的換湯不換藥,換頭像而不換暱稱。
就頂著一糢一樣的暱稱,一會兒在法國留學,一會兒又在日本留學,但一致表示吃了連花清瘟膠囊後,效果非常好,全無後遺癥。
嗯,對此,微博上的兄弟們也都紛紛表示:
圖片
圖片
圖片

04

從4月17日淩晨開始,好些平臺開始掀起質疑連花清瘟膠囊的熱潮。像丁香醫生就逐條辨析並駁斥了連花清瘟膠囊的預防和治療效果。
圖片
就在同一天,首都醫科大學校長饒毅教授的發文雖然未曾明確表示連花清瘟膠囊一定沒有預防和治療疫情效果,但也認為已經占據了巨大物資運力的「連花清瘟膠囊到底有無療效」的真相至關重要。
圖片
我們不妨再回看丁香醫生對連花清瘟膠囊給出的結論:
圖片
除此之外,相比連花清瘟膠囊在國內一時間賣得大紅大紫的情形不同,我們也能從其他國家對該藥的態度看出端倪。
 
像向來以經濟發達、永久中立的國家瑞典的海關就禁止連花清瘟入關,並且明確不認可該藥品對新冠治療有效。
 
而接受新加坡的衞生科學局也表示連花清瘟膠囊僅僅只是輔助保健品,不能用來診斷或治療傳染病等病狀。除此之外,像澳大利亞、意大利、紐西蘭等國家也都不認可連花清瘟膠囊有如此療效,並且禁止該藥品入境。
如果該藥真的具有神奇效力,真能治療新冠,其他國家能不引進?印度能不抓緊仿制?
 

05

說到底,連花清瘟事件之所以一下子引起全網關註,就是在於它本沒有所謂的預防和治療新冠的作用,卻在物資調配工作極為緊張的時候,占據、消耗了大量運力,以至於使得那些被困區域的人民,眼下更為急需的食品和其它應急藥品反而輸送不上。
 
4月17日,頗為客觀的《中國企業家雜志》聯繫以嶺藥業,希望以嶺藥業就上海市區內同城配送問題、連花清瘟是否能預防新冠等關鍵問題給予回覆,但以嶺藥業至今仍舊沉默,未有半點回覆。
老王來算一筆賬,即便連花清瘟未曾像丁香醫生說的占去了極為恐怖的足足三分之一的運力;即便連花清瘟屬於藥品,屬於醫療物資更加便於運輸,跟蔬菜等生活物資屬於不同的部門,在運力感覺好像並不沖突。
但要經過的公路防疫檢查站、以及最後到小區用人力派發等等卻又都是一樣的。讓連花清瘟先通過檢查、先派發連花清瘟,就勢必讓運輸蔬菜的停一停,讓派發牛奶的等一等。
除非連花清瘟自己單獨造出一條路,單獨派遣檢查的人員,以及單獨安排派發的專員。我們說連花清瘟相當影嚮了其中一部分被困區域人民的正常物資救濟,想必也是事實,也並不過分: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另外還有一點,連花清瘟膠囊盡管被這般大規糢發放,卻也僅僅只是發了就了事。對於到底這藥到底該甚麼時候吃?能不能吃?該怎麼吃?適合甚麼人吃?已經人手幾盒的上海居民們幾乎也都一概不知,這總不能是發來給大家當飯吃的吧?
老王只希望這類營造、鼓吹神藥的騷操作;精確到按人頭配送假神藥的迷操作也都能夠少一點,再少一點。
畢竟歷史經驗早已告訴我們,總會有號稱包治百病的神藥一個接著一個跳出哄騙世人,就像當初的板藍根,而今的連花清瘟。
圖片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