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德喪盡,就會滋養告密者

文:昨夜長風  

一、告密者的土壤

爽妹子把好男人都作沒了,強大的吸渣的體質,引來了陰毒賤人——張恆。曾經的親密戀人,原來像鬣狗鷹隼一樣,時時刻刻盯著自己的一舉一動,處心積慮的收集「 罪證 」,隨時準備喝血吃肉。

美德喪盡,就會滋養告密者

爽妹子的經歷,普通人哪怕稍微「 代入 」一下,設身處地想一想,都嚇出一身冷汗。好人、壞人並不會寫在臉上,人心隔肚皮。假如我們生活中有這樣的賤人,這樣的告密者,該怎麼辦?

告密者之所以橫行,是因為滋養告密者的「 土壤 」肥沃。

人之所以有別於動物,是因為人們認識到互不侵犯,相互合作交易能夠帶來好處。人類所有的美好的情感,所有崇高的美德都出自於自願的合作交易,而不是相反。

當沒有的「 自由 」的時候,當你不能和別人互惠互利,而需要像狗一樣仰仗「 統治者 」鼻息的時候,美德和人倫就會喪盡,人就會變成野獸,變成告密者。

二、千年告密史

告密這件事,在人類歷史中源遠流長。幾千年裡,告密如同長了翅膀的瘟疫虐行大地,催殘和折磨著無數人的肉體和心靈,成為揮斥不去的夢魘。

告密惡法出自漢武帝。公元前119年,漢武帝下達了「 算緡令 」,徵收富商的財產稅。為了防止富商偷漏虛報、隱匿財產,朝廷鼓勵民眾對隱匿財產者進行告密。告密有功,把被告者的一半財產獎給告密者。這一舉措幾乎使所有的貪利者紅了眼,以至於告密者絡繹於途,不絕如縷。社會惡果也是顯而易見的,民風敗惡,誠信淪喪,中等以上的商家全部破產,商貿業終武帝一朝陷入了毀滅性的泥沼。

另一個告密高峰,出現在武則天時期。武則天為脅制君臣,公然鼓勵告密。告密無論是否屬實,均可受到朝廷高度重視,隆重接待。如此一來,告密成了一樁害人利己,且毫無風險與成本的好生意。於是「 四方告密者蜂起,人皆重足屏息 」。索元禮、周興、來俊臣之類的酷吏,因告密有功,被武則天重用,個個封官晉爵。

公元684年某日,十幾個侍衛軍士在客店飲酒作樂,一個人開玩笑說:「 早知今日得不到功賞,不如去扶持廬陵王了。 」這個「 廬陵王 」就是已被廢黜的唐中宗李顯。有一個人趁大家不注意離席走出,去向上司呈文告發,酒席還沒散,羽林軍已破門而入,把他們全部抓獲,經審問屬實,告發者授五品官銜,說那句話的人處斬,其餘在場的人屬於 」知反不告「 ,一律處以絞刑。

滿清時代,文字獄登峰造極,大都由告發而起。明史案,是由莊廷鑨編寫《明史》而引發的清初最大的文字獄案。雙目皆盲的浙江湖州富戶莊廷鑨出錢購買明人朱國禎一部未完成的《明史》,然後延攬名士,增潤刪節,補寫崇禎朝和南明史實。其父莊允誠於順治十七年冬(公元1660年)將書刻成,即行刊書《明史輯略》。順治十八年(公元1661年)為歸安知縣吳之榮告發,這時廷鑨、允誠已死,被掘墓刨棺,梟首碎骨,屍體被懸吊在杭州城北關城牆上,示眾三個月,廷鑨弟廷鉞被殺。所有列名參校、刻印買賣者均因此獲罪,重闢70餘人,凌遲18人。

三、未曾遠去的年代

「 告密 」的年代,其實離開我們並不遠。我們也才剛剛享受了40年太平而已。

馮驥才和妻子在同一家單位,是書畫社,1968年的某一天,妻子和另一個女同事印完了一塊畫版,要一起送到車間去。這塊畫版是領袖像,包裝紙有些油膩,還帶著些紅顏料,用繩繫著,妻子拎著畫版交給女同事時,隨口開玩笑說「 像是塊火腿 」,馮驥才一聽,大驚,正想著岔開話,女同事已經開口說:「 馮驥才你可聽見了,你老婆可說領袖像是火腿! 」

馮驥才竟然馬上回口說:「 我沒聽她說,倒是聽你說了,這屋裡可就咱們三個人。 」馮驥才這樣寫道:「 拔劍相向,好像瞬間來到你死我活的時刻。運動中有時就這樣,忽然反目、生死立見。 」這個女同事楞了一下,馬上笑著說:「 那就誰也沒說唄。 」

文革時,戲曲名家裴艷玲在平山毛澤東思想學習班改造思想。清晨,她去院外山上喊嗓子,看到樹上柿子紅了。恰逢大隊的社員出早工,有社員認識裴艷玲,就摘了一對又紅又大的柿子給裴艷玲。裴艷玲回到宿舍酒吧兩個柿子放在床頭,沒想到被人舉報:裴艷玲是在紀念國民當的雙十節,雙柿是雙十的諧音。因此,裴艷玲被打成現行反革命。

四、懲罰先進,鼓勵懶惰?

鄭爽到底有沒有偷稅漏稅,觸犯法律,有待稅務和司法部門的裁定。但是歸根到底,是「 限薪令 」,是高額稅率,給了無恥惡棍,張恆這個機會。

而這種「 限薪令 」,高額稅率,本質就是懲罰「 先進 」「 勤勞 」,鼓勵「 懶惰 」。

詹姆斯年薪3744萬美元,扣稅後實際到手有多少?說出來你可能不信。在納稅這方面,美國的設置可以說是層層把關,首先是聯盟的稅負,比例超過了三分之一,對於詹姆斯來說,單單是上交給國家的錢就超過了1200萬美元。其次,根據所在的不同州,規定也是不一樣的,有一些州是沒有州稅的,但是在加州,還有超過11%的個人所得稅於是乎詹姆斯的收入又減少了446萬。

再次,NBA聯盟如今的發展比較完善,設計了類似於養老保險性質的託管基金,在球員還打球的時候會對他每年的薪水做10%的扣除,等他退役之後再把這筆錢返還給他,避免出現球員因為不善理財而導致破產的尷尬局面,所以這也需要詹姆斯交納超過374萬美元。

扣掉這部分大頭之後,還有兩筆費用也是不可避免的,其一是經紀人的收益,一般球員經紀人需要從球員的工資當中抽成2.75%,也就是103萬美元給里奇保羅;其二就是日常的一些雜七雜八的費用,每年也是會有10到15萬美元的付出。

這樣最終下來,3700萬的年薪,最終到詹姆斯手里居然還不到一半,大概也就是剛剛超過1500萬美元。

近日,三星家族將繳12萬億韓元遺產繼承稅,創下韓國史上最高!據韓國國際廣播電台網站報導,三星家族28日公開了有關已故三星會長李健熙遺產的繼承計劃。李健熙的遺產包括三星生命和三星電子等20萬億韓元規模的股份以及房地產和藝術品。根據這份遺囑,遺產繼承稅達到12萬億韓元(約合人民幣699億元)以上,佔比超過遺產總額的一半。這是韓國有史以來最高的遺產稅額,相當於去年一年韓國征收的繼承稅總額的3倍還多。遺囑決定將在今後5年內分6次繳清稅額。

如果沒有這麼高的稅率,各行各業的精英才俊,他們像天上閃閃發光的星星,將給人類社會創造更多的財富。而高稅率是在狠狠的打擊他們,嘲弄他們的「 活該 」,讓他們停下前進的腳步。

如果那麼高遺產稅,不被政府徵收,而是繼續那麼用於投資,那麼精明智慧的企業家,將為消費者,生產更多更好的產品和服務,進而提高工資,降低生活成本,造福整個社會。而是韓國人民自己的愚蠢和短視,終究斷送了一切。

人性經不住考驗,永遠不要去考驗人性。要遠離告密者,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要給他們滋養的土壤。要遠離那個「 人非人 」的年代,最好的方法就堅守自由的底線。

 

來源       昨夜長風123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