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左的段位

賈斯廷·特魯多

文:西奈山峰

其實白左都是好人,像農夫與蛇裡的農夫一樣好,像東郭先生和狼裡的東郭先生一樣好。

白左本意是西方白人左派,現在泛指所有高喊「 平等、博愛、自由」的人,無論地域和膚色,也包括天朝中的這類人。

人類起初並沒有白左,只有自然法。自然法講的是弱肉強食、自我保存,人與人之間除了血親本能例外,所有的關係都是競爭、敵對、頂多是不餓的時候暫時玩耍。

最早的白左出自東方,2500年前的佛教,發明了「 眾生平等、因果輪迴」,因此出現了「 捨身飼虎,割肉餵鷹」,這些典型的白左行為,目的是消除業障,究竟涅槃;

同時代的儒家也發明了「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仁者愛人」。

而同時代的西方,較之自然法狀態也有進步,遵循的是「 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的公平。

西方白左後來居上,是拜公元後基督教興起所賜,「 打完左臉給右臉,要了裡衣連外衣也給他;原諒他們因為他們做的自己不曉得;無限忍耐且有恩慈」… …

儘管會有許多基督徒不愛聽,我也必須要指出這個事實——基督教的這些教導,最終超越了佛儒,成為了後世白左的精神源泉。

白左是分段位的,不同的段位,反映的其實是不同的宗教信仰層次。

初段白左:從弱肉強食、以牙還牙的自然法中醒來,意識到「 只要人人獻出一點愛,世界就是美好的人間」,開始有意識地助人為樂,成了大眾眼中的「 好人」;

中段白左:開始為貧困弱小的利益抗爭,為他們爭取福利,像什麼免費教育、免費醫療、免費住房之類。他們的愛心甚至包涵對小動物、某些看上去無害的眾生的憐憫和欣賞,包涵對自然環境、臭氧層子、性異常者的熱心,為所有這些督促甚至逼迫政府立法;

初段和中段白左,有的是從基督教裡汲取的覺悟和動力,有的是從人文主義那裡受到的教育,這兩​​伙人經常還吵架,因為有神與無神的問題。他們不知道的是,無神論的白左人文主義,也是從基督教裡逐漸滋生壯大起來的。

無神白左和有神白左,區別不在他們的行為上,他們一樣都會高舉「 黑命貴」,一樣都會跪舔黑墨綠的臭腳,一樣都會有女性向「 難民」免費獻B,一樣都討厭「 法西斯種族主義瘋子」川普。

他們的區別在心理上。有神白左認為「 我無限忍耐且有恩慈,原諒他們因為他們做的自己不曉得」,這樣神就會記念我,天堂就有我的份;

而無神白左認為:「 你們這些怪力亂神的貨,有天堂才那樣做嗎?那是向神行賄知道不?去尼瑪的天堂,沒有那玩意姑奶奶也跪舔黑墨綠,比你丫境界高多了!」

嗯,不管怎麼說,這二位的境界在天朝都沒幾個人能理解,無論是庚子年間的傳教士,還是戊戌年間的譚復生,統統吃了丫的人血饅頭。

高段白左:高段白左心如止水,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講什麼民主法治,說什麼平等自由,都是捨本逐末多起愛憎。一切都是神的安排,佛教叫諸法隨緣。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念天堂經,坐等嗝屁朝涼之日,就可以回天家,或者入涅槃。

不是諷刺,這種境界挺好,至少比身家千億猥褻幼女的王富豪好,如果身邊都是這樣的人,雖然談不上溫暖,倒也比進了黑人社區感覺更安全。

說完了白左的段位,那麼右是什麼呢?

右,也是分段位的,並且比左更複雜,今天只說以川普團隊為代表的右——保守主義。

其實,要把「 保守主義」說清也不容易,沒有幾萬字是很難講清的。我感覺川普團隊的「 保守主義」,其實是以 洛克 思想為代表的「 古典自由主義」。

這一派,以《聖經》中的上帝為思想前設,以「 十誡」為倫理秩序原則,推導並確立一系列的政治、經濟的運行規則。

有人會問,各段白左不也是來自《聖經》嗎?為什麼會和川普截然對立?

這是因為古典自由主義是從「 舊約」中推導出的社會公義,而各段白左是從「 新約」中推導出的個體私德。二者的矛盾,本質是白左要以私德凌駕於公義之上。

打個比方,按照公義,殺人償命、欠債還錢是天經地義,但各種有神無神的白左,卻可以做到原諒殺人犯。做為私德這無可厚非,也能感化許多人的心腸,但是,這些白左卻想把他們自己的這種私德推廣為全社會的法律。

再比如,有的白左同情各種性變態者,同性戀,雙性戀,亂倫,亂交,都無所謂,先說是憐憫他們,又說這些本來就是正常的,平等的。嗯,這些做為個人私德,其實也無可厚非,但白左是想把這些確定為法律,讓所有上小學的女孩,接受那些聲稱自己是女性的大男人與她們同廁同浴同更衣。

不僅僅是這些扯淡的事,白左們更把這個思路推而廣之,包括難民問題、意識形態問題、文明衝突問題等等,統統按照他們這個思路處理,否則就是「 法西斯、納粹、種族歧視」。

西方正在發生的、並且越來越激烈的各種亂象,最根本的問題就是這些。首先是基督教與人文主義的矛盾,其次是基督教內部舊約秩序與新約道德的矛盾,或者叫公義與恩典的矛盾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