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間,下飯劇江湖

武林外傳

文 / 鄒帥

「我看了 10 次小郭包餃子,5 次小郭和無雙比賽,7 次臭豆腐蛋,8 次挖地道。」 付竹在網上發帖,講述自己在直播間裡看《武林外傳》時經常遇到的劇情。

不過,從今年年初開始,付竹和經常聊劇情的同好們發現,B 站上的《武林外傳》直播間漸漸消失,大家推測是版權問題導致的停播。

據深燃觀察,《武林外傳》的直播消失之後,還是有許多老劇、老電影仍被博主搬到直播間裡 24 小時輪播,或者在固定時間段直播。平臺也不止是 B 站,還有虎牙等直播平臺也是劇迷的根據地。《武林外傳》《大宋提刑官》《蠟筆小新》《炊事班的故事》《龍門鏢局》等等最常出現在直播間裡,也就是劇迷口中的 「下飯劇」。

這些直播間大多是個人主播在運營。他們直播的方式大致相同,都是打開來自視頻網站或者網盤保存的劇集內容,通過同時開啓的直播軟體抓取,只要一臺電腦,就能 24 小時不眠不休地直播,持續播放時長高達 2000 多小時的主播比比皆是。據一名主播介紹,好的時候同時有上千人在直播間觀看。

下飯劇,對於劇迷來說是特別的存在。「吃飯的時候想看點輕松的、不用動腦的東西,但也不能太無聊,這樣飯也變得不好吃了。」 一位劇迷說。所以,能成為下飯劇的劇集,不僅情節好看,以單元劇、情景喜劇為主,而且還要經歷過時間的洗禮,過了質量關,才有資格上餐桌。

根據地又為甚麼是直播間?據幾位劇迷講述,在直播間看劇,就好像是小時候在電視上看劇,隨機性和偶然性更強,「像抽盲盒一樣,不一定就看到哪集了。」 直播間又比電視多了一個實時討論的功能,錦上添花。

雖然這類直播間受到一部分人歡迎,但從法律上來說,以直播的形式播放受版權保護的影視劇、動漫、綜藝作品,屬於侵權行為,例如,此前直播《武林外傳》的 UP 主們採用的視頻來源多為愛奇藝。在這種情況下,主播需承擔責任,平臺縱容的話也要被追責。不過,直播人氣劇集能高效地積累流量,因此主播們冒著被停播的風險,還是通過只播放聲音、改名換號等方式繼續直播。

表面上是同福客棧的嬉笑怒罵,炊事班的日常瑣碎,野原新之助一家的奇思妙想,但更往深了說,直播間裡下飯劇的江湖紛爭,要複雜許多。

在直播間看下飯劇,上千人陪我吃飯

付竹從 2020 年年末開始追 B 站上的《武林外傳》直播間,一直追到 2022 年年初。

即使看了很多遍《武林外傳》,對劇裡的臺詞、畫面、角色特徵等等都已經了然於胸,付竹仍然希望有個能和同好們共同討論的空間。文字討論、詳盡的劇情剖析,可以在豆瓣小組完成,而單純調侃劇情、玩梗,直播間是一片沃土。

付竹很喜歡直播間的彈幕,「B 站直播的彈幕是實時的,同樣一個劇情,每次都有完全不同的彈幕可以看,每次還都有人可以造出新梗,光是讀彈幕都覺得很有意思。」

《武林外傳》的 「梗文化」 也是一道 「奇觀」。在直播間裡,彈幕被分為臺詞派、穿幫派、主題派、原著派、子 why 派。

付竹解釋,臺詞派就是劇裡說一句,彈幕馬上接下一句;穿幫派是專門調侃《武林外傳》劇情中的現代元素,比如唱了王菲的歌,就故意說是穿幫;原著派和穿幫派一樣屬於 「揣著明白裝糊塗」 的一派,經常發 「其實原著裡老白和小郭結婚了」 之類無中生有的彈幕。主題派和子 why 派都有固定的句式:「我們這個劇的主題就是撒謊 / 暴力。」「如果打工這麼好,那麼子(指呂秀才經常掛在嘴邊的孔子)為甚麼不去呢?」 付竹說,就連 「某某派」 也是衍生於莫小貝建立八大派的劇情。

來源 / 《武林外傳》劇照

付竹回憶,之前這些直播《武林外傳》的 UP 主還會在春節等特定的節點播放對應的劇情,「有一年除夕,有個直播間特意放了郭芙蓉包餃子那一集,卡著點祝大家新年快樂。」 她表示,大家離不開的就是直播間的良好氛圍。

據付竹說,由於《武林外傳》的劇迷比較多,各大直播間播得最火熱的那段時間,「最高的時候人氣能有 200 多萬。」 尤其是 12 月底學生開始陸陸續續放假,直播間的人數飆升,就連付竹自己,2020 年都有一兩百個小時泡在直播間裡。

拿 B 站來說,深燃於 2 月初觀察到,同一時間內,能有三四十個直播間在輪播《蠟筆小新》,多個 UP 主的直播持續時間都在 500 小時以上,甚至還有上千小時,假設 24 小時輪播不間斷,也就是播了至少有一個月。

目前來看,直播上述老劇的賬號大多是個人運營的,其 ID 也都取為和劇集相關的梗,或者直接帶上劇名。主播鄭新從 2020 年年底開始在 B 站直播《蠟筆小新》,到現在已經有一年多的運營經驗了。他向深燃介紹自己的直播流程:一臺性能良好的臺式機,穩定供電,不用盯著,24 小時輪播。

可見,直播的成本很低。那麼主播們為甚麼要做這樣的直播?能不能變現?

有主播純粹是因為喜歡某個老劇,抱著試一試的心態開始做。「我以前經常在別的直播間看《蠟筆小新》當睡前背景音,後來覺得聲音太大了,就幹脆自己開播,做了個低音量版本。」 鄭新說道。

鄭新是 「為愛發電」,主播劉龍表示,自己開播的初衷是 「蹭個熱度」,因為當時正好 B 站也有《龍門鏢局》的版權,可以直接播放。

還有一些主播沒那麼 「佛系」。他們本來就在經營自己的賬號,定期發布投稿視頻,直播更像是一種引流方式。對於一部分博主來說,產出視頻,苦心經營賬號,也不一定能迅速積累流量,俗話說就是 「把號做起來」。但直播下飯劇,卻可以借助老劇自帶的大量粉絲獲得人氣。只要有人氣,號就有價值。

據深燃觀察,排名靠前的幾位 UP 主,粉絲量都在萬人以上,其中更知名的、運營時間更長的 UP 主,粉絲量在 15 萬左右。劉龍也積累了 2.6 萬粉絲,他坦言,看到自己已經積累了這麼多粉絲,就想著繼續把這個號做好,除了直播,也會發布投稿視頻。「因為投稿視頻發得好、發得多,等級才會漲。」 對於他來說,直播和投稿是互相助益的。

深燃發現,多位主播都會在直播間的公告欄,或在直播畫面的下方打上一行字幕:添加 QQ 群,不過此類群聊也大多是閑聊群,算是主播維護的私域流量。

至於變現情況,劉龍翻翻自己過去一段時間的收益,「很少。」 他告訴深燃,直播下飯劇的現金流收益微乎其微,他的收益主要來自打賞,以及 B 站偶爾舉辦的官方活動。「30 天內打賞大概 100 塊錢左右,其他活動收益也就幾十塊,夠我交個電費。」 鄭新的變現來源也是一樣,此外偶爾接一下其他 UP 主的互動合作,賺個幾百塊。即使最多的時候直播間裡有一兩千人觀看,他也比較淡然:「沒指望通過這個賺錢。」

不管怎樣,具備了一定的粉絲基礎,經典下飯劇的直播間就這樣火熱地開播了。

主播與平臺 「打游擊」

今年年初開始,這種情況發生了變化。

「已經快兩個月沒有直播了。」 付竹和豆瓣小組的同好們討論,發現從 1 月初開始,直播間慢慢不再播《武林外傳》,「有的改播《琅琊榜》《潛伏》《炊事班的故事》,後來有的直播間幹脆甚麼都不播了。」 她記得,以前也經常停播,但是 UP 主都會寫公告說明再播時間,但這次,付竹了解到停播是版權問題,可能沒辦法重新開播了。

上述幾家 UP 主沒有給出明確的停播原因,但直播間的版權爭議確實存在。鄭新告訴深燃,就在幾天前,他剛剛還被管理員提示存在版權問題,請盡快更換直播內容,他的直播也被掐斷。

付竹介紹,此前虎牙平臺有一位很知名的主播直播《武林外傳》,後來那個賬號不播了,停了一段時間之後又換了新號重新開播。深燃在虎牙平臺上搜尋前賬號的 ID,顯示用戶不存在,來到劇迷們指路的新號 ID,深燃看到《武林外傳》的直播還在繼續。不過,直播標題沒有《武林外傳》的相關字眼,而是在原 ID 的基礎上改動了個別字。付竹表示,一般這種情況就是既能讓大家找到直播間,又能躲避平臺的審核。

換號,是主播們最基礎的對策。鄭新透露,2018 年左右,版權問題還沒被查得這麼緊的時期,有一位 UP 主同時擁有多個賬號,直播不同的影視劇、動漫內容,「現在只剩一個號了,直播《蠟筆小新》。」

來源 / 《蠟筆小新》劇照

深燃觀察到,UP 主們還有一種 「自保」 的方式是只播放聲音。以《武林外傳》為例,目前 B 站已經看不到直播《武林外傳》的 UP 主,不過仔細檢索可以發現,有直播間會放一個靜止的畫面,背景音是《武林外傳》。畫面上還標註一行小字:不要提及相關劇名、角色名。

付竹向深燃透露,最近一位劇迷開了一個騰訊會議室直播《武林外傳》。即便彈幕和評論沒有直播平臺方便,但參會人數也基本保持在 170 人左右。

鄭新介紹,《蠟筆小新》的前 6 季是 B 站的大會員專享內容,不能用來直播,於是他目前在播 7-9 季,相對安全。他還總結了規律,「《蠟筆小新》1-4 季的畫風和 5-9 季的畫風不一樣,1-6 季不能直播,但是因為 5、6 季的畫風和 7-9 季的畫風一樣,所以有時候播一下 5、6 季,會被錯認成 7-9 季,查得比較慢。」 不過,鄭新笑言,最近一次直播被掐斷,就是因為直播 5、6 季被發現了。

主播們游走在平臺之間,游走在聲音和畫面之間,可見版權問題確實是此類直播的 「定時炸彈」。

北京至普律師事務所李聖律師向深燃解釋,視頻網站的會員,對視頻內容的使用權需以購買會員時簽訂的《視頻 VIP 會員服務協議》為準。根據《著作權法》規定,視聽作品中的電影作品、電視劇作品的著作權由制作者享有。所以,不管是會員還是非會員,對於視頻網站的視頻均沒有所有權,僅僅擁有觀看權。

李聖同時強調,直播渠道和是否通過直播獲利,並不是判斷是否侵權的標準。「通常情況下,未經許可便把版權內容用於直播,本身就屬於侵權行為,不論渠道來源。」 此類行為屬於侵犯版權所有人的資訊網路傳播權,如果平臺明知這種侵權仍聽任發生,平臺應該和主播承擔連帶責任。承擔的民事法律責任主要是消除影嚮、賠禮道歉、賠償損失。

北京金誠同達事務所米新磊律師告訴深燃,判定直播影視劇是否侵權,要看直播的是何內容,以及具體的侵權行為,和資源的出處關系不大。

也就是說,假如主播在網路上找到一個非愛奇藝來源的《武林外傳》用於直播,但它還是《武林外傳》,該劇的版權屬於誰,誰就可以維權。

不管從直播形式還是直播內容來看,侵權是事實,被停播也是常有的事,但對主播來說,流量紅利誘人,即便版權風險是懸在主播頭上的 「達摩克利斯之劍」,他們也抱著 「能多做久做多久」 的心態繼續著,直播被停,起碼還會留下粉絲。

難理清的版權賬

主播侵權,平臺也要擔責。實際上,各平臺之間的版權糾紛也是常事。

此前,網易公司指控華多公司擅自在其經營的直播平臺上組織主播人員直播《夢幻西游》和《夢幻西游 2》游戲,構成侵害著作權及不正當競爭,請求法院判令華多公司停止侵權、賠禮道歉和賠償網易公司 1 億元等。最後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判決華多公司賠償網易公司 2000 萬元。

2021 年 3 月,愛奇藝訴嗶哩嗶哩侵害作品資訊網路傳播權糾紛案件開庭,此前愛奇藝也和嗶哩嗶哩就《中國有嘻哈》等內容有過糾紛。不僅是這兩家,各大視頻平臺之間經常因版權問題出現爭議。

深燃咨詢 B 站客服能否直播《蠟筆小新》《炊事班的故事》等劇,對方回覆 「這些涉及版權,不建議直播。」 但實際上這兩種內容在 B 站上仍有不少直播間在播。

截至發稿前,上述虎牙平臺的《武林外傳》直播間已開播 2422 小時,也就是 4 個月左右。深燃咨詢虎牙客服,對方表示需開通 「一起看」 權限後才能得知具體的影視劇直播規則,但目前 「一起看」 主播沒有招募消息。

根據一些 UP 主反饋,目前,客服 「不建議」 直播的內容也能正常開播,且暫時沒被停播。抱著僥幸心理,很多主播也就幹脆播下去了。

來源 / pexels

那麼,平臺方在做甚麼?

從鄭新等主播經常被停播的經歷來看,平臺在審核層面確實會對版權內容有所監督。但是,審核並不保證可以覆蓋全部內容。業內人士向深燃解釋,一般來說,直播要靠 AI 審核和人工審核結合。AI 審核可以識別一些基礎糢型,人工巡檢是進一步的保障。

所以,如果侵權內容已經在後臺有過備案,AI 審核就能輕松識別,但如果主播採用了一些手段逃避審核,識別速度就會變慢,或者不會被識別出來。加上,平臺無法對未開播的內容進行預判,只能後續跟蹤監督,這也解釋了為甚麼主播可以順利開播 「不建議」 直播的內容。

從維權一環來看,實操起來也不容易。

米新磊向深燃解釋,雖然說侵權事實存在,但要不要維權取決於出品方、版權方的主動性。游戲直播同樣也是侵權行為,但游戲的生產方不一定會逐一進行維權。「有些游戲需要主播通過這種方式進行推廣,這對游戲生產方來說其實是件好事。影視劇也是一樣,版權方可能有利益相關的考量,如果有引流作用,或許不會直接進行維權。」

米新磊解釋,如果要正式維權,收回利益,第一步要將市場上的盜版全部肅清。「要是找盜版很容易,觀眾就不會看正版了,所以要讓看正版非常方便,找盜版非常麻煩,才能實現正版化。」 不過,肅清的工程量巨大,實施起來比較困難。

另外,下飯劇大多是老劇,容易在版權上有所松動。米新磊律師表示,有些老片因為時間久遠,版權歸屬很複雜,維權就更困難了。

如此種種,使得版權賬很難理清。

90 後莫聲也是《武林外傳》的 「十級學者」,閑來無事,她就會打開一集當作背景音,陪伴獨居的自己。偶然發現了直播間之後,莫聲覺得通過彈幕 「找到了同福客棧以外的朋友」。但她的心情也很複雜,因為知道這些直播間有侵權風險,劇迷們也會像劇情一樣,散落在江湖。

在莫聲看來,老劇有靈魂,經久不衰自然也有它們的魅力。在她和其他劇迷的設想裡,如果既能不為版權所困擾,又能擁有良好的討論氛圍,就是兩全其美了。「等到那時候,江湖再見吧。」

* 題圖來源於《武林外傳》。應受訪者要求,付竹、劉龍、鄭新、莫聲為化名。

來源 / 深燃(ID:shenrancaijing)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