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張國榮搭戲,做梅婷閨蜜,20年前就拿過國際大獎,她怎麼才紅?

劉琳
文:醋罈子

《隱秘的角落》大火,豆瓣開分9.0,知乎評分9.2。

除了秦昊、張頌文,我還看到了她。

面對情人的拋棄,她沒有掙扎吵鬧,從知道結果到接受現實,只用了吃完一個橘子的時間。

4分多鐘的時長,屏幕上只剩下吃橘子的咀嚼聲,還有她無聲的哽咽。

吃完橘子,弄髒的手直接抹在精心打扮的裙子上。

一個女人的死心過程表演得不輕不重,火候剛剛好。

她是周春紅,劉琳演的周春紅

1974年劉琳出生,一個土生土長的北京姑娘妞兒。

父母在航天院工作,家庭環境殷實。

劉琳從小熱愛表演,在初中的時候就接受了戲劇和表演的培訓。

高中畢業後,她考入了北京電影學院表演系,與徐靜蕾成為了同學。

當時,她們兩個與謝潤、劉玫被稱為北電93級的「 四朵金花」。

1994年,她與張國榮、吳倩蓮、黃磊共同主演劇情電影《夜半歌聲》。

在那個年代,能夠與張國榮這樣熾手可熱的香港一線明星合作。

20歲的劉琳無論從顏值、演技方面都不容小覷。

1999年,劉琳主演家庭倫理劇《沒有家園的靈魂》,這是她畢業後首部擔當女主的電視劇。

戲裡的劉琳優雅感性,含情脈脈,眉眼皆是戲。

雖然如此,在那個已經產生了偶像的年代,劉琳卻感到有點自卑。

五官比較硬朗,大喇喇又豪氣的性格,她一笑牙齒常露十顆。笑起來憨憨的劉琳,似乎又太接地氣。

演員生涯的十年裡,她接到的最多的是極具正義感、接地氣的角色。

她曾在節目裡自爆,大學畢業一年之後就想轉行,因為每次接到電話去試鏡都被拒絕。她甚至懷疑自己,是否適合繼續走演藝這條道路。

但想到大學時班主任給過自己的評語:「 劉琳是一個視藝術為生命的人,她又繼續堅持了下去」。

她的好友戴軍曾評價她:「 沒有特別年輕的時候,但是永遠不會老」。

從那之後,她決定了會繼續走表演之路的她,開始挑戰各種角色。

2000年,26歲的劉琳迎來了自己事業的一個高峰。

26歲的劉琳在電影《過年回家》中與李冰冰一起擔當雙女主,飾演被允許回家過年的女犯陶蘭。

這部電影讓劉琳獲得了第13屆新加坡國際電影節最佳女主角。

這是劉琳的第一個影后獎,也是她的第一個國際性的影后獎。

20年前,她的演技已經問鼎影后桂冠。

最頂級的演員就像水,本身無形無味,而角色,就像一個個容器。

2004年,劉琳和梅婷在拍攝《香樟樹》時,因為太過沉迷於角色,有一段吵架的戲拍完之後,她甚至仍然為「 自己」懊悔不已。

梅婷大聲呵斥道:「 劉琳!你到底知不知道這是在演戲?拜託你跳出來好不好!」

劉琳氣憤的吼道:「 你怎麼能這樣對我呢?」「 我實在是受不了了,陶妮太慘了,我不演了」。

梅婷被她這一舉動給嚇到了「 劉琳,你幹嘛呢?這是在演戲呢」。

吵歸吵,梅婷非常能夠理解劉琳對於演戲的喜愛與痴迷。

她們的友誼就這樣互相牽絆、互相鼓勵走了二十多年。

20多歲的劉琳愛上了大她23歲的導演,飛蛾撲火,所有事情都以他為中心。

她很想和這位導演結婚,但是導演當時說:我想我應該和你說清楚,我是不想結婚的。

她和男友分享得獎的時刻,男友卻打擊她:獲個獎有什麼了不起的,你們女人就是急功近利,怎麼這麼膚淺啊?

可分手半年後,這位導演就和別的女人結婚了,那時候劉琳覺得似乎這個世界只有她一個人。

好友梅婷霸氣說:「 沒關係,你還有我,我給你養老,我的房子永遠給你留一間」。

或許上天也憐愛這個傻氣可愛的女人,她在相親局上認識了現任老公,相親相愛。

藝術源於生活,又高於生活。

劉琳對於演戲的熱愛,滲透到了骨子裡。劉琳生子難產,生死未卜還告訴梅婷:「 終於找到了極致痛苦瀕臨死亡的感覺,以後演戲用的上。」

在鬼門關上徘徊的女人,竟然在這個時候還在想演戲的事情,她真是個戲痴。

在潮濕昏暗的燈光裡,周春紅端著一杯牛奶進來。

她雙手輕輕攥了下睡褲,尷尬又緊張。她眉眼低垂、目光閃躲,昔日的凌厲偃旗息鼓。

被兒子拒絕喝牛奶,母親憤怒了。她的眼神發紅,窒息得讓人恐懼。

想給兒子擦嘴巴,兒子卻下意識躲閃,失控的周春紅捏著兒子嘴角狠狠的撕扯。

有人說,這哪是喝牛奶,這明明是一場戰爭。

現在很多中年女演員臉僵得沒法再「 表演」時,45歲的劉琳,依然能夠調動得起臉上的每一個器官、每一條肌肉,以及每一絲皺紋。

劉琳曾在接受采訪時說:我這一輩子,最重要的兩件事,一個是我演的戲,一個是我的孩子。

劉琳把生活和工作分開得明確,她給自己要求:半年拍戲,半年在家照顧孩子。

劇組再苦再累,拍戲完回到家,兒子的一聲「 媽媽」讓她立刻秒回母親的身份。

能把周春紅詮釋得這麼到位,離不開她跟兒子日積月累的相處。

再看,近兩年熱播劇《知否》中出身高貴卻飛揚跋扈的大娘子,幾乎成為劇中最具存在感的角色。

網友戲謔說:「 劉琳長著一副沒文化的大臉盤子,確實很適合演大娘子」。

2012年,劉琳出演大型情感劇《父母愛情》。

在劇中,她飾演沒文化,卻善良樸實、任勞任怨的姑姑江德華。

剛開始性子潑辣,舉止粗俗,和自己的嫂子一言不合就嗆聲,也鬧了不少矛盾。

《父母愛情》中被評為觀眾淚點最高的哭戲之一,是老丁終於開口說要娶德華的一幕。

德華一邊笑著一邊哭著回家,一種苦盡甘來的情緒,不僅感染了觀眾,連現場的工作人員也跟著落淚。

一組長達幾十秒的長鏡頭,劉琳一條通過。

在江德華身上,劉琳傾注了大量心血,拍《父母愛情》的四個月,她說:「 我都不是演,我覺得我就是在過德華的一生。」

聲臨其境第三季圓滿落下帷幕。劉琳力壓張含韻奪得了2020年度聲音之王。

郭麒麟甚至當場表白:「 我特別喜歡這個可愛的女人。」

《紅櫻桃》中小女孩楚楚稚嫩又動情的聲音,感情層層遞進,處理細緻入微。

《誤殺》中拉韞喪子後焦躁、狠厲,她嘶吼的聲嚇壞了在場的其他參賽者。

為《後來的我們》周冬雨配音時,濃郁的京腔中夾雜隱忍的哭腔

當配音結束後,劉琳哭了。

把演戲當成一生的事業,曾經劉琳說過:「 除非將來有一天我記不住台詞了,演不動了。我只要能動,就一定會演到老。」

這是對演戲有信念的演員。人至中年,現在才開始走紅。

「 我其實特別害怕別人關注我,就是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特別害怕。就像演戲,我也只能演腳踏實地的,普通生活中真實的人」

不想紅的演員劉琳,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為觀眾所熟知。

而她的可貴之處就在於,無論是對自身,還是對演員這份職業,她一直都有著非常清醒並且正確的認知。

另一位沉穩大氣的女演員47歲那年,在自己的微博寫下:

「我在等著屬於我的角色,我不急,你也不要急。」

後來她拿了柏林影后。

詠梅和劉琳屬於同一類演員。

看清自己,看清別人,才能確定方向。

無論是劉琳還是詠梅,一個願意等待的演員,她們值得擁有一個好角色。

紅與不紅,絕對不是評判她們的唯一標準。

來源    一日一度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